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82)
    嘴唇突然被思建吸住,可心瞬间睁大了眼睛,她睁大的眼睛中带着惊讶和慌乱,此时思建闭着眼睛仔细品尝着可心的嘴唇,在以往的时候,可心即使和思建做爱,也不会让思建亲吻嘴唇的,毕竟这是一种另类的突破,能够和思建性交已经突然了她最大的底线,或许在她心目中想自欺欺人的为自己保留最后一部分尊严。

    此时看到可心瞪大的眼睛,我可以确定,或许这是思建第一次亲吻到可心的嘴唇,以前有过尝试却没有成功,这一次思建趁其不备,偷袭成功,而我有幸的看到这样的第一次。」

    唔······唔······

    可心反应过来后,用一双小粉拳使劲的敲打着思建的肩膀,可以看得出来,可心在使劲的挣扎,但是可心这对小拳头给思建捶背按摩还差不多,根本让思建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另一边思建的嘴紧紧的吸住可心的嘴唇,由于思建的嘴唇很大,他轻易的把可心上下两片红唇吸进了嘴里,此时我已经看到思建的两个嘴唇,可心的嘴巴已经完全消失在思建的嘴里,彷佛被思建吞噬了进去,思建的上唇偶尔还会触碰到可心的鼻尖,而思建的下唇几乎已经延伸到了可心的下巴中段。

    「滋......滋......滋......」可心此时睁着大大的眼睛使劲的挣扎捶打着思建,奈何今天思建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没有遵从可心的意见,任由可心怎么挣扎。

    思建紧紧的把可心顶在墙壁上,可心的身体虽然扭动着,但是根本挣脱不了思建的压制,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是可以挣扎捶打的时间太久了,她消耗了体力,可以捶打的动作和力度越来越小,最后双拳从思建的肩膀上移动到思建的后背,捶打思建的后背几十下后,可心的双拳停止了动作,最后双手伸开,抚摸上了思建的后背,看到可心双手最后的动作,我知道一来可以是没有力气了,二来她屈服了·········此时我的目光转移到了可心的眼睛上,可心的双眼不是再睁得大大的,而是闭上了,偶尔睁开也是很窄小,眼神变得很迷离,而发觉到可心已经屈服,思建的亲吻也不由得变得温柔了一点,把可心的嘴唇吐出来了一部分,至少我可以看到可心嘴唇了。

    虽然可心不算主动,但是已经安静下来,任由思建温柔的索取她口中的香液。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嘴唇彼此纠缠,唾液彼此交融。

    思建掌握着主动,身体开始慢慢的后退,此时他的双手已经伸到了可心的身后,搂住她的细腰。

    此时的思建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思建了,他现在比可心足足高了大半个脑袋,此时和可心亲吻,他低着头,可心不得不微微昂着头。

    在两年前,可心和思建的身高持平,那个时候两人站在一起,至少还像是母子,但是现在的两人,思建又高又大,还很成熟,而可心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是年轻犹如少女,我在视频中看到现在两人的样子,已经不是那种母子了,而且情侣,爱人,夫妻······可心的细腰被思建禁锢住,随着思建的后退而移动着,而在转身的过程中,思建的眼睛瞄向了墙上的那个时钟,时间已经是3点22分了,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除非可心今晚不按时回家,如果要是在我出差期间,或许什么问题也没有,但是我现在已经出差回来了,思建知道必须速战速决。

    思建一边亲吻着可心,一边收回了放在可心细腰上的双手,他的双手攀上了可心的衣襟,准备脱可心的衣服,当察觉到思建要脱她衣服的时候,可心的眼睛也瞄向了墙上的时钟,自然也看到了时间。

    「啵......」

    随着一声脆响,可心勐然的推开了思建,思建的双手放在可心的前胸准备脱可心的衣服,没有禁锢住可心,所以顺利的让可心逃离了,可心此时的衣襟已经被思建解开了,只是解开了外衣,露出了里面的吊带,隐约还能看到胸罩罩杯的轮廓,可心此时整个嘴唇和周围都湿漉漉的,沾满了思建的唾液,可能是思建最初的时候亲吻得太厉害,她的嘴唇已经有些微微有些红肿,只是不是太明显,而分开后,可心似乎是恢复了一些清明,拿出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她似乎想把口中的唾液吐出去,但是看了一眼思建后,似乎是害怕伤害思建的自尊,最后她没有这样做。

    可心赶紧来到镜子前检查自己的嘴唇,看看有没有吻痕和其他的东西留下,而思建则站在一边看可心清理着,脸上似乎后悔不已,被可心挣脱,想再来第二次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看到这里,我的双手才慢慢松开,刚刚看到可心和思建进门的时候,我的双拳一直握得紧紧的,尤其是看到思建亲吻可心的时候,我的心彷佛是在滴血。

    看到那一幕,一下子把我原本已经封存的记忆全部解封了,原本愈合的伤口似乎又被人从新扯开,而且比以前更加的疼痛。

    画面中陷入了短暂的平静,而我也难得有的短暂的思考时间,虽然看到可心和思建交流的话语并不多,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可心跟思建的关系,他们的关系和两年前有了本质上的区别,在两年前,思建向可心求欢往往都是撒娇卖萌装可怜,妈妈妈妈的叫不停,但是最近的几次,我发现思建竟然没有叫可心妈妈,一句都没有,是思建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或许在思建的潜意识里,想改变与可心之间的关系,如果和可心交流的时候叫妈妈,就已经把他们的关系定位在母子之间,或许思建正在温水煮青蛙,潜移默化的改变与可心母子之间的关系。

    我既然能够察觉到,可心会察觉不到吗?但是她却没有说什么,此时的可心让我感觉到陌生我回想起以前的种种,现在的状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可心到底是因为什么再次沦落到思建的胯下?如果说两人发生性关系让我痛苦,但是让我最痛苦的却是可心的背叛完全超出我的预料和认知。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42分了,现在离可心必须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了,看到可心站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容装,我的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以可心小心谨慎的性格,她绝对不会冒险的,如果两人继续偷情通奸,机会有的是,所以不在乎今天一天,可心肯定会放弃和思建今天做爱的,毕竟万一做爱的话,脱衣服加上爱抚等前戏,再加上思建的强大持久力,两人没有一个小时是完不成的,等完成后,可心赶回家里,如果她再洗澡把痕迹洗掉就已经很晚了,可能会晚于我到家,这种做法是很危险的。

    只是正当我松口气的时候,画面中的可心有了动作,她看了一眼自己敞开的衣襟,之后直接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吊带。

    此时可心的双肩和双臂裸露,丰满的胸部被胸罩和吊带包裹,白色的吊带几乎是透明的,可以看到浑圆的乳球轮廓和深深的乳沟。

    脱去衣服后,可心又在我目瞪口呆之下撩起了自己的裙子,她的裙子很长,裙摆已经过膝。

    撩起裙子后,露出了可心白色的内裤,可心直接把自己的内裤脱下,之后抬起双脚把内裤摘了下来,在可心弯腰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可心的阴户似乎已经湿润了。

    「直接来吧...时间不多了.....」

    脱去内裤后,可心回头对着身后的思建说道。

    不,她不是可心,可心不是这样的,,她不是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