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傍晚,天色渐晚之际,终于是回到了Z市。

    我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象,油然而生了一种感慨,觉得Z市从没有像此刻般美丽。

    这座带着我的回忆和我所有一直以来的记忆的城市,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了,亦然我此刻知道回到家后还有一堆麻烦事等着我,不过我仍旧被车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和怀念的景象所吸引,可能这就是思乡情怀吧,无论去到多远,落叶总不忘归根。

    车子停靠在了小区的停车场,待得车子停稳,妈妈和孙淑琴同一时间打开了车门,两人同时一愣,对望了对方一下,随后妈妈瞅着孙淑琴,眼里透露的意思很明显。

    那就是虽然我同意让你跟回来,但是并不代表我原谅你,你最好清楚这一点。

    然而孙淑琴面对妈妈的威胁般的敌视,没有很多的表示,只是微微一笑。

    没有把妈妈的警告放在心上,先一步地走到车子的后备箱,打开欲要取出行李。

    我这时也从车里下来,见到孙淑琴要去提行李,便急忙走到孙淑琴的身边。

    “我来就好,你现在可不比寻常了”。

    “嗯”,孙淑琴露出了个浅意的笑容。

    把看到这一幕的妈妈,莫名的燃起一阵无名火。

    然即孙淑琴彷似感应到了什么,也向妈妈投过来一个善意的眼神,但在妈妈的眼里,孙淑琴无疑是在向她示威。

    其实是妈妈想多了,虽然孙淑琴有些疑窦,但仍旧没有往乱伦的方面想。

    对于妈妈,孙淑琴还是尽量地表现出她的善意的,因而她儿子的原因,自然不会表现得很热情,但也放下了恨意。

    倏而,毕竟她同意了跟我回来,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和妈妈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将来住在一起的话,关系总不能搞得那么僵吧。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妈妈已经在会错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怕不是将来会演变成六国大封相呐。

    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过度,以我的情商自然无所察觉,不过温阿姨倒是看出了几分端倪,但她却没有提醒我,只是在妈妈和孙淑琴之间流连,再看看我,想到跟后的发展,不由得会心笑了笑。

    我将行李箱拖回到家中,久违的家的味道,尽管孙家大宅,无论是大气磅礴还是岁月沉淀的古韵,内里外在的豪华,都不是我家这种制式的套间可比的。

    但是就跟温阿姨的家一样,与之相比,在我的心里无论哪里都比不过自己的家,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情愿回到我自己的狗窝。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每一个角落,熟悉的人儿,我差点就没闭上眼睛,学电视上那些装逼的家伙,细细的体会了。

    尽管我才离开家不到一个月,很多人会想说会不会夸张了点,但设身处地一想,这不关乎是时间的问题,而是心态。

    在离开家的时候,我近乎觉得我再也不会有机会回来了,真要形容我当时的心情的话,就宛如是即将要移民去国外的老人,不知道自己还没有机会再回到故土,害怕他们的年龄老死都不会再见到自己的家乡。

    待得再次回到家乡的时候,那种情怀,那种思念,全都涌了上来,最后化作泪眼婆娑,向着家乡道出现在说不尽的想念。

    “孙姨,我把你的行李放到我的房间了,这段时间你就用我的房间吧”,稍作感慨后,我恢复恢复了心情,对着后面的孙淑琴道。

    “不行”

    未等孙淑琴说什么,妈妈就先一步站出来反对。

    “额,为什么?妈妈”

    “难不成你要和她一起睡不成?”

    “家里也没多余的房间了啊”

    整个家也就三个房间,一个用作了书房,其余的就是妈妈和我的房间了,我不可能把孙淑琴安排在妈妈的房间吧?“那就让她睡沙发”

    “这不太好吧,不如这样吧,我睡沙发吧,房间还是留给孙姨吧”

    “不行,你现在还在发育阶段,万一睡沙发落下什么毛病怎么办?”

    “我……”

    “不行,不行,不行,总之就是不行”

    “妈妈,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感觉你很针对孙姨?”,妈妈的行为着实让我无法理解,就算是曾经孙淑琴陷害过妈妈,让妈妈一度陷入窘迫的境地,差点有了牢狱之灾,但是以我以往对于妈妈的了解,妈妈就算再怎么讨厌一个人,也不会像这样跟泼妇一般钉死一个人不放,流露出这般幼稚的举动,实在是不像妈妈的作风。

    “哼,针对?她有什么值得我好针对的?”,妈妈鼻子冷冷地哼了一声,不过这个动作落到我的眼里,怎么看都是傲娇。

    “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随你的便,不过你真要她住在你的房间,你就给我滚出去不要回来了”。

    “妈妈……”,见妈妈如此耍脾气,我不禁感到为难。

    全程温阿姨和孙淑琴都站在一旁不出声,孙淑琴脸色平静,让人看不出真实的想法,面对妈妈这般的刁难,不知道她会不会产生什么狭间。

    我和妈妈面面相对,亦然到了这时候,温阿姨不站出来怕也是不行的了,“你们都不用争了,真是的,这有什么好争的呢?不就是一间房间的问题么?淑娴你也真是的”

    “好了,小枫,你让她过来我这边吧,我这边还有两个房间空着的”

    “对哦,我都忘了,我家这边是没有房间了,但是温阿姨你那边还有啊,看我这脑子”

    于是我转过身来,看向孙淑琴,“孙姨,你跟我来吧”。

    随后孙淑琴没有说话,只是跟着我的后面,我接过了温阿姨给我的钥匙,打开了隔壁的门。

    而本来妈妈还想说什么的,温阿姨先一步走到了妈妈的身边,用手肘碰了碰妈妈。

    在温阿姨的调停下,妈妈便也不再咄咄逼人,反正不是住在我的房间了,她也退了一步,算是给温阿姨面子。

    “淑娴,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面呐……”

    见没人在了,剩下温阿姨向着妈妈深意一笑,经过了前些天的朝夕相处,原本不算是熟络的两人,渐渐的少了许多陌生与距离。

    一些轻小的小玩笑也能跟对方开了,一见没人在,温阿姨便忍不住调侃起妈妈来。

    而妈妈也不生气,“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碰到那个女人的事我就不由得失控,尤其是一和那小混蛋牵扯在里面,我就更加生气,一忍不住就……”

    “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说出这些幼稚的话,但是莫名其妙的就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了”

    “你和小枫还真不愧是母子,很多地方都很想像”。

    温阿姨嫣然一笑,“其实只不过是当局者迷而已,若是换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以你的阅历就会发现事情的本质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问题发生在自己身上,令你看不清罢了,所以才会使得你失去冷静”。

    “你并没有什么问题,你现在只不过是在吃醋而已”

    “吃醋?”

    “这里没别人,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有些事不用掖着藏着,我们都是女人我懂的,其实一开始我也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我原本的观念就和你的不同吧。

    这一路回来,我发现那个女人身上有着和我一样的特质,让我生不出什么恶感”

    “而且我能看出在她第一眼看见你,眼里揣带着无比复杂的意味,那一刹那间,从一开始的怨恨到纠结,最后变成了解脱。当初我们查到的只是知道因为你的原因害死了她的儿子,然而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并不清楚”

    “不过我想她能够放下对你的仇恨,在我们赶到的时候,我们看到她和小枫亲热的画面,现在仔细一想,倒是比较像是在离别,放任小枫回去。我们都是有孩子的女人,应该很能明白,若是我们的孩子在我们的面前死去,会是那么不敢想象的事情,尤其是自己儿子的死还是因为另一个人,虽然归咎到底与你的关系并不大,但是设身处地想想,若是换做我们,我们会怎么做?会埋怨,会把自己儿子的死怪责到那个导致自己儿子逝世的人?”

    “这应该是不用问的,答桉我们都很清楚,如果要我们放下这段仇恨,你觉得有可能吗?”

    妈妈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如果她的儿子逝世她会怎么样,因为她不敢去想,那个画面光是一闪而过的念头都让她觉得害怕。

    “所以,我想小枫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听完温阿姨的陈述,妈妈沉吟了一会儿,“且不论她怎么样,她是因为什么对付我,她曾经陷害过我确实是事实,我是对她不爽,我就是吃错了怎么了”

    “在今天之前,我醒过来的这段时间,我想过了很多。说起来还得谢谢你,是你让我明白了感情不是一味的逃避就能够消失的。我很羡慕你,可以如此坦白自己的情感,丝毫不作掩饰地去爱,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都把自己困在自己营造的囚牢里”

    “我也是到了今天才醒悟,可笑我先前居然会因为这样而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伤害自己又伤害了小枫。其实我对那个女人看似吃醋,不过是我放不下面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道出我对小枫的感情,毕竟我们怎么说都是母子,我一个做妈妈的,如何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说这样羞耻的事情?当然了,在看到小枫对那个女人越好,我的心里确实很不舒服,莫名的就忍不住表露了出来了”

    “呵呵呵,没想到淑娴你居然也有这样可爱的一面”,见到妈妈同样表露出心声,话题说开了,温阿姨也没了许多隔阂,当即取笑了起来,“这可跟我印象中,小沛跟我说的,灭绝女校长的传说可不太一样啊”。

    “连你也调侃我,那不过是我在学校的作风严格了点,学校里那帮兔崽子暗地里腹诽我呢”,妈妈露出了笑意,也不介意温阿姨的侃侃之言,彷似就像是两个很好的朋友在聊天。

    “从来都没想过我们会有如此交集,不知道该不该对亏了那个小冤家带给我们的缘分”

    “还说呢,简直就一小混蛋,有了你我还不满足,居然还给我在外面乱搞,如此以往,怕是就算把这一整层买下来都不够他金屋藏娇的,这样下去还得了?”,说着,妈妈忿忿恨地咬咬牙,整齐的齿根上下摩擦着,发出“吱吱”

    的声音。

    “不行,不能再让这小混蛋胡来下去,那个女人如果真的是怀了孩子,我可以容忍她,但是这绝对是最后一个了,如果他敢再带一个回来,我绝对不会让他进我的家门”

    “婉婷,你要帮我”

    “这方面我倒是没什么所谓,毕竟我也是这不知廉耻中的一人,以我如今之身,哪有资格去要求什么,只要能待在小枫的身边我就已经足够了”,温阿姨轻轻笑着说道。

    只是她的话语里并没有她说的那么轻描澹写,澹澹的哀愁与落寞。

    作为女人,如何不想自己心爱的男人只爱自己一个?只是她的过去,无论介意与不介意,事情都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还有她的年纪和她心爱的小男人相差了几乎两轮,单凭这一条就是她和他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至此,她又有何资格去要求独占一份爱呢?“你这样太纵容那个小混蛋了,他是我生的我很清楚,这小混蛋就是属于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你越是纵容他,他就越是嚣张越是什么都敢做,这种混蛋就应该给他点厉色,不然对他是没什么用的”

    “难不成你想我们家到时候变成一个后宫一样吗?你别小看那小混蛋,他是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我是没资格要求什么”,温阿姨沉吟了一下,顿了顿后继续道:“不过要是真变成那样,还真是挺糟糕的”。

    ……弯弯的残月高挂悬空,朦胧的黑夜宛若一团浓郁的黑雾笼罩整个天空,只有些许特别亮的星光才能穿透进来。

    这是我回到家的第一晚,自然不可能这么早睡,在安顿好孙淑琴以后,我也要回来自己的房间整理一下,毕竟离家了这么久。

    不过好在这些天都有温阿姨在家打理着,无论是家里还是我的房间都不显什么乱象,很快的,我便去洗了个澡出来。

    我披着毛巾,头上还洒着头发上湿哒哒未干的水渍,刚走出到客厅,便看见妈妈,温阿姨和孙淑琴三个人坐在了餐桌的椅子上,空气彷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那种紧张的气氛即便是我刚感觉到,都不免心颤胆跳的。

    妈妈三人好像在等着我一样,见到我出来,便同时抬眼看向我。

    顿时三道目光朝我扫过来,我浑然一颤,险些一个站不稳踉跄,尽管没有蕴含任何的杀气,但是像这般被看着,我如何不如履薄冰。

    “额,妈妈,温阿姨,孙姨,你们都洗完澡了吗?”,我尬然在笑着,只是妈妈她们都没有回话,让我很尴尬地站在原地。

    亦然我还是厚着脸皮悠然地坐到了孙淑琴的旁边,妈妈和温阿姨的对面。

    顿然才刚接近,一阵香气向我扑鼻而来,不是一种而是同时有着三种清幽的如同花香麝香般的气味,让人不自觉沉迷其中,不知不觉地就被吸引。

    这时我才发现妈妈,温阿姨和孙淑琴,居然都只是穿了一件睡衣。

    温阿姨穿的是一件紫色的睡袍,名贵真丝的顺滑肉眼可见,由上而下滑落,某些地方如同薄纱,让人隐隐约约看见里面的风光。

    没有任何的花纹,也没有任何特意的修饰,仅是纯色的睡袍,在宽松低下,竟掩埋不住温阿姨绝妙的曲线,无论从哪一个角度,都是无比的完美。

    而孙淑琴的则是大胆了许多,一身大红色的睡裙,三十六D的嫩乳在深V的领口形成了一道深邃的沟叡,那V型的领口几乎低到能看见里面的胸罩,仅见胸罩如同“U”

    型的弧形,两颗大白球呈半丘型的形状凸了出来,变成了两个半球体。

    如果在场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青春期小男孩,怕是会一道鼻血喷出来。

    尽然,如此风情依旧不是孙淑琴最诱人的地方,那丰腴的身形和雪白的肌肤,与之大红色的睡裙,相得益彰,给人相比黑色更加强烈的视觉冲击。

    然而只有我才清楚,孙淑琴真正最令人血脉膨胀的不是胸部,更不是丰腴的体态,而是她最最最肥美的大屁股。

    在那硕大挺翘的超级大肥臀面前,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呼吸都难以道续,网上经常可以看见的卡戴珊家族的肥臀,跟孙淑琴的一比,说天壤之别有点严重,但是小巫见大巫是一点都不虚。

    还好孙淑琴是生在有着封建气息的大家族,没有如同外国那般开放,不然早被人熟知了,若非如此,卡戴珊的家族历史都要被改写了。

    亦然温阿姨和孙淑琴就算了,毕竟她们的风格多多少少我都有了解,可是今晚的妈妈就让我大出所料。

    不同于以往保守到极限,也最为我熟知的睡衣,不是白色纯棉的那种,就是灰色的或者带了些花斑,就跟老人的睡衣差不多。

    然而今晚的妈妈,跟温阿姨一样的真丝睡袍,黑色的间接,某些地方渲染上了蕾丝。

    尽管在重要部位上,妈妈保护得还是那么密实,但是相对于温阿姨和孙淑琴,妈妈穿的睡袍就显得紧凑多了,不是因为妈妈穿的是修身的睡袍,而是妈妈胸前那对乳峰,把衣服撑出了一个新界限,感觉看上去就跟塞了两颗篮球在里面,把胸前的位置的睡袍扣子都给绷紧了,整个宽松的睡袍因此而拉紧。

    再加上妈妈此刻清幽的脸孔,清冷之中带着严肃,沉重的黑框眼镜依旧戴着,给人一种心颤的感觉,与之妈妈的睡袍和彷若随时会爆衣而出的巨乳,却是给人一种另类的性感。

    我仅仅是扫过一眼,内心竟止不住扑通扑通的跳,当场我居然硬了。

    是的,在看了温阿姨,孙淑琴,还有妈妈此刻的睡衣诱惑后,我很无耻的硬了,对着自己的亲生妈妈,生殖器居然翘了起来,顶着裤子。

    但由于我和妈妈,温阿姨,孙淑琴三个人的微妙关系,我倒不至于会羞窘,只是心里有一种很奇然的感受,在此之前从没有过的。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我炙热的目光,妈妈有些不太适应,所以直接面朝孙淑琴开口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目的,但是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你能骗到小枫这个傻小子,可是你骗不到你,你到底怀着什么目的?是为了报复我吗?”

    “不是这样的,妈妈……”

    “你先不要说话!!”

    听到妈妈的话,我首先忍不住跳了出来,就欲要向妈妈解释。

    只是妈妈一挥手,制止了我继续说下去。

    然即将目光继续投向孙淑琴。

    就听孙淑琴不慌不忙,也不因妈妈对她的态度而有所变化,彷似很澹然的,在述说一件事。

    “我已经不想报复你了,曾经我报复你,只是为了我的孩子常儿的死而找一个宣泄口,也是为了我自己有一个支撑我活下去的目的。虽然我知道常儿的死不是你的错,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恨你,只因我无法承受常儿就这样离我而去的痛,我唯有恨你,我才能让我的心里好过些,也唯有恨你,我才能有活下去的动力”。

    尽管孙淑琴没有细说,但是妈妈和温阿姨都能听得出来她嘴里说的常儿,是她的孩子。

    此前温阿姨虽说是有调查过孙淑琴,可是因为很多的原因,终究是只存留在片面。

    毕竟官场上的一些事,为了掩饰大众,有意封锁,不是那么容易被调查的。

    “我曾经确实是很恨你,为了报复你,我也付出了很多的代价,付出了在我现在醒悟后觉得无比的傻的代价,眼见就已经快要实现我的目标了,如果没有意外,你入狱是注定的,而且凭你那份项目上的金额,足够你坐二十年以上,同时也让你身败名裂”

    “但是在眼看我的报复就要成功的时候,我犹豫了。我本以为达成目标,让你也体会到我的痛苦,我会感觉到快乐。可是我并没有,反而感到无比的空洞,彷佛一时间没了活下去的目标。或许是天意使然,上天在怜悯我吧,就在前不久,我发现我怀孕了”

    “因为这个孩子,为我重新带来想要活下去的希望,那一刻我感觉我整个人生宛似有了新的活力。在此之后我满脑子都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相信你们应该能体会我的感受”

    妈妈和温阿姨点点头,她们两个人都是为人母亲,如何不清楚当自己怀了孩子的时候,那种孕育新生命的心情,孩子就是母亲的一切。

    她们没有出声,而是静静地聆听着孙淑琴继续说下去。

    “只是上天还是那么喜欢捉弄人,小枫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你的儿子”,孙淑琴看了看妈妈,便又将目光陷入了追忆。

    “当时我在见到他的时候,那时的心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居然找上门来,当时他见到我的时候亦是一副震惊,随后就变得忐忑不安,怕我怪责他对我犯下的过错”。

    “其实我怎么会怪他,我感激都来不及,是他给我带来了这个孩子。只是我当时没想到的时候,他居然会是害死我常儿的凶手的儿子,而且还是为他的妈妈求情而来的”

    当刻,妈妈的目光看向了我,原本是冷厉的眼眸,瞬时暖和了一些,多了几分柔和。

    “这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在我第一眼见到小枫他的时候,我是有想把我怀孕的事告诉他,我不要求他负什么责任,我只是不想我的孩子以后以为他是没有父亲的孩子,即便只是挂名的也好”

    “但是我在知道他是你的儿子后,我就忍不住生出冲动,而且是无法抑制的冲动。我当时想着,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呢?报复那个女人算什么,报复她的儿子,让她也体会到丧失儿子的痛,这才算是报复啊。这个念头的滋生,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亦然在我想要伤害小枫的时候,我想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当下我所有的恨意全都消逝无踪。我下不了手,因为我知道我一旦那样做了,将来我无法面对我肚子里的孩子,若是将来有一天他问起他的爸爸去哪了,我又该如何跟他说,我是可以有无数的理由骗他,但是我过不了我心里那关”

    “只是就这样让我放下,我内心又不甘心,我觉得这样会对不起我的常儿,我这个做妈妈的居然跟害死他的凶手的儿子发生了关系,还怀了孩子”

    “于是我做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决定,向小枫他提出了一个条件”

    “让他离开淑娴的身边,并永远都不准再回Z市,也不能再和任何熟悉的人联络?”,忽然温阿姨接过话道。

    孙淑琴垂了垂脑袋,承认了温阿姨的话。

    亦然这时妈妈开口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又会让他回来?”

    孙淑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了一下,呼出一道鼻息,“此前我并不知道你的状况,在不久前我在小枫的嘴里得知你好像失去了意志,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的‘植物人’,我不敢想象也无法接受,我付出了无数的代价去报复你,到头来原来我的报复是那么的可笑。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明明你变成行尸走肉的样子,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是我的心里却是一点快意都没有,反而觉得无比的憋闷,情绪一激动之下便晕了过去”

    “醒来后我就在医院了……”

    接下去的事情孙淑琴叙说了一遍,“或许是失去了报复你的人生目标,心灵变得空洞吧,但是在和小枫在医院里相处的那段时间,虽然不明显,但在不经意之间,一点一滴地流露入我的心里”

    “不管你信不信,现在的我已经没了要恨你的心思,报复你恨你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过去那段折磨我的人生我也过够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再为自己活一次,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活一次”

    到了此刻,妈妈和温阿姨再也没有了不信孙淑琴的意思,回想曾经,她们不也是这样爱上了如今坐在旁边两眼轱辘地在她们三人身上转悠的小色鬼吗?她们都是女人,更能理解女人需要的是什么,尤其是到了她们这个年纪的女人,更想要的是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同时还有一个稳定的家。

    想必这也是孙淑琴终究同意我的恳求跟我回家的原因。

    只不过妈妈还是有些不甘,毕竟她摆出这样的阵仗,加上她一路来的刁难,如果她遵从心里的意愿就这么原谅了孙淑琴,这岂不是让她很没有面子?终究妈妈还是放下内心的那一点小自尊,故作板起个脸,“那你又如何肯定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小枫的?该不会是你在外面和哪个男人生的,塞我们小枫吃死猫吧?”

    “是不是他的,他自己最清楚。我是为了报复你付出了许多代价,包括身体。只不过那些男人对这方面比谁都害怕,都是做了防护措施的,唯有你的儿子,二话不说地在我小屄里足足射了一床的精液,我第二天起来我整个屁股都是你儿子的精液,而且正巧那天我算错了,虽然我事后吃了药补救了,但是我那天是喝醉酒的,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早已经过了那个时间了”

    “况且大家都是女人,会不清楚自己被谁搞大了肚子吗?”

    “额……”,妈妈霎时哑口无言,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况且是不是,只要去医院一查就知道。

    甚至还有个妇科权威就在身边呢,只是妈妈她放不下面子作最后的死缠烂打而已。

    不过事已至此,妈妈就算再不爽也改变不了什么,难不成真的要把儿子把人家推之门外么?要知道抛开她和儿子的特殊关系不讲,孙淑琴肚子里的孩子也算是她的孙子啊……额……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