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师 > 第910章 战国满工青铜壶
    张峰看看时间还早,王宇他们应该没有这么快回来,他干脆先出去一趟,张峰开着车来到古玩街,来到店内,意外的发现苏明居然不在。

    张峰问店小二:“你们二爷呢?”店小二回张峰道:“我们二爷一大早就出去了,没交代去哪了,要不您先歇会,我给他打个电话去。”

    “不用了,他有事让他忙着吧,你知道那个小叶姑娘在哪么,你去帮我把她叫过来一下,就说我找她有点事。”张峰吩咐店小二道。

    店小二听了张峰的吩咐,一刻也不敢耽误,连忙出了门去隔壁街找小叶姑娘,张峰等着也没事,给自己沏了一壶茶,点了一根香,拿着一把扇子坐在那就开始闭目养神。

    这时张峰听到一阵细微的声音,好像是有人进来了,来人脚步很轻,进来以后一直没动,张峰没有睁开眼睛,继续假寐着,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敢到他店铺里来偷东西,正好拿他练练手,

    等着等着不对劲啊,对方一直没动,难道是自己听错了?不可能啊,明明听到有人进来了,难道对方在看到底偷哪个最值钱。

    张峰越想越不对劲,搞不好是抢劫,人家带着枪来的,那他今天不就交代在这了,想到这里张峰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穿的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寒碜。

    蓝色汗衫洗的已经有点发白,一条蓝色劳动布裤子挽着裤脚,脚上穿着一双胶鞋,挎着一个帆布书包一边带子在肩膀上,书包里的东西紧紧搂在怀里。

    书包已经很旧了,肩带的地方一看就是坏掉从新打的补丁,看到张峰醒来略有些紧张的问道:“老板,你这里收东西吗。”一口湖北口音。

    张峰看到他这个样子,想着闲着也没事,就和他聊聊呗,“什么物件啊。”张峰摇着扇子问道,屁股却没有挪一下,他好不容易过把掌柜的瘾,架子要摆足了。

    男子看着张峰,又看了看张峰的店,好像是下了决心一样,往前走了一步,小声的说道,“古时候的壶,您要吗?您给个价。”

    张峰一听,乐了,什么叫古时候的壶,古时候又是哪时候,这人一看就是外行,该不会是被谁蒙了吧,那也太惨了。

    张峰不动声色的问道:“哪淘换来的。”那人好像没听懂一样,愣愣的看着张峰,张峰又说道:“我问你东西哪来的。”说着拿着扇子指了指他的包。

    这男人一看张峰指着他的包,赶紧把包又捂了捂,低着头说道:“家里后院挖出来的,您要吗,要我就打开给您看看。您给个价合适我就卖了。”

    张峰一听,自己挖的?看他裹的这么严实,还是一个完整的壶咯?那估计也就是清朝末年或者民国时期的,不是啥值钱的玩意儿,不然他都进了大观园了,怎么可能还能到他店里来。

    要是稀奇的好东西早就被别人劫走了,现在专门有一帮捡漏的就在外面瞎晃悠,逮着人就问:“买啥呀?到店里看看,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或者看人提着东西就问:“有啥好东西卖呀,我这里价格给的高,过来拿来看看。”

    就他这样的,一看就是第一次来,这地方就缺生面孔,一来肯定会被人盯上,张峰本想赶紧打发他走了算了,刚抬起手来准备要拒绝他的话不知道为何一开口却变成了:“拿来我先瞧瞧。”

    汗衫男走的靠近了一些,把书包拉链拉开,不过没有把东西拿出来,只是打开凑了过来给张峰看了一下,张峰凑过去一看,看到一个青铜器,上面好像是蟠虺纹。

    张峰一下来了兴致,不过面无改色又问道:“你这东西是自己挖出来的?”汗衫男点点头:“是的,我自己家里挖的,有两个,还有一个被村委会的人没收了,说是要上交,这个他们不知道,我本来也打算交给他们的。要不是家里出了事,实在需要用钱,我也不会拿出来卖。”

    汗衫男说着好像还怕张峰不相信他一样,又说了一句:“不信你可以到我家那边去打听打听,这真的是我自己挖出来的。”

    张峰一听还有一对,可惜了,要是一对估计更值钱了,张峰跑到门口把防晒布拉了下来,一般古玩店到中午的时候怕太阳晒到店铺内,门口都有一张厚重的防晒布,拉下来可以挡住太阳,有时候也用作于不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

    张峰把布拉下来以后,让汗衫男把东西拿出来让他仔细看看,“你拿出来我好好瞧瞧,才能给你报价。”汗衫男看到张峰把帘子都拉下来了,不禁觉得有些紧张,还以为张峰要做什么。

    张峰看到他有些害怕的样子耐心的解释道:“哦,你别怕。只是为了遮阳,这里面都是古董,经常被太阳晒会导致颜色脱落,有些东西还容易产生物质变化,会影响价值。”

    汗衫男听到张峰这么说,好像放心不少,他小心翼翼的把书包放在柜台上,又把拉链全部拉开,书包口显然比青铜壶肚子部位要小,也不知道当时他怎么装进去的,等到他费力的小心的把青铜壶从书包里取出来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

    张峰走近一看,口细腹稍大而深,通体红斑绿锈,能看出瓶口是蟠虺纹,下面肚身处饕餮纹,底部细细一圈错金铭文,左右两边各一饕餮浮雕铺首。战国时期的东西,不过好像缺了点什么。

    张峰问汗衫男道:“是否还有盖?”汗衫男点点头,从书包内侧袋内掏出一个巴掌大的东西,九莲花瓣盖,张峰拿起盖子轻轻放到瓶口,“这就对了,全乎。”说着细细看了起来,这东西张峰都不需要用他的右眼就知道是好东西。

    没想到难得来店里一趟,今天才刚来就被他得个宝贝,运气也太好了吧,张峰正想着不知这汗衫男要多少钱呢,汗衫男已经着急的问道:“老板,东西你也看了,你就开个价吧,我还有事。”

    张峰想也没想问道:“东西是你的,应该是你开价才对,价格合适我就收着,不合适你再找别人吧。”汗衫男似乎没想到张峰会这样说,他对这个完全不懂,来之前他就想着这地方总是宰人的,要是人家说一万,他就要两万,人家说三万,他就要六万,这总错不了。

    张峰看这人迟迟不肯说,心里也有些着急,怕到嘴的鸭子又飞了,但是他一点也没表现出来,他都是老油子了,心里再急,他也只是坐在那里轻轻的摇了摇扇子,喝着他的茶。

    汗衫男想了想,好像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伸出一个巴掌,张峰心里一惊,这男的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没想到心这么黑,倒真敢开口的,五百万,就算你这是春秋战国满工青铜壶你也不能一上来就要五百万吧,那他赚什么。

    张峰没有说话,走到他旁边,来回走了几步,这是心里战术,看看对方是不是沉得住气,汗衫男看张峰也不回答他,也不拒绝,只是在这走来走去,果然心里已经开始沉不住气,问道:“老板,你到底要不要啊,你不要我还得去问问别人呢,家里还有事。”

    张峰站定问道:“兄弟,一看你就是外行吧,你这个东西值不了这么多钱,不信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我这家店在大观园出的价格是最公正公道的,你这个价格你只管出去问问,看谁能收的起。”

    这个张峰倒是没说错,但凡在他家看过货出去再问别家的,几乎不可能再会有别人收,他张峰就代表着大观园的风向标,他都不收的东西,谁还敢收。汗衫男进来的他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但是他去拉布是肯定有人看到了,他张峰亲自拉的布验的货,只要他出了这个门,他这个货就算折了一半。

    汗衫男一听张峰这么说,就问道:“那你说你最多能给多少钱,我是真的家里有急事等钱用,要不然我也不会拿到这里来卖,我家在湖北,我们是坐汽车来的,一千多公里,坐了快一天才到的,都说你们华市大观园收这些东西价格公道,唉。”

    这个张峰到没想到,只是听他口音知道他是外地人,没想到他还是从外地赶来的,张峰也想速战速决,拖久了也没意思,于是张峰问道:“那你就给个最低价吧,合适我就收了,马上给你钱,你也好早点回去。”

    只见汗衫男擦了擦汗,手还死死的攥着他的书包,咬了咬牙说道:“那就四十五万,行不行老板。”张峰一听他的话,这次再也没忍住心中的惊讶,一口茶水直接呛在嗓子里。

    张峰脸都张红了,实在没忍住,咳嗽了起来,忙又喝了两口水顺顺气,他一直以为汗衫男要是的五百万,没想到人家说的是五十万,这个乌龙真是太大了,张峰不禁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如果他四十五万收下,那可真是捡了个大漏。

    但是以张峰今时今日的地位,他不差钱,可是这个汗衫男看起来好像真的是急需用钱,这个漏他可以捡,但是昧良心的事,他张峰做不了。

    汗衫男看着张峰突然咳嗽的样子,也没回答他,他还以为价格太高气到张峰脸都红了,汗衫男垂头丧气的说道:“算了老板,我也不为难你了,我再问问别人吧,谢谢你了。”说着便要收拾东西准备走。

    张峰一看,连忙拉住他的手:“我没说不要啊,你这东西我要了,你先别急,来坐下歇会,家里急着用钱么?我是直接转到你银行卡里还是给你支票呢?”

    汗衫男一听,张峰肯收他的东西,他顾不得坐下休息一会,屁股刚挨上凳子,马上站了起来,看着张峰高兴的说道:“老板,你肯要我的东西吗?是真的吗?这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汗衫男笑了,只不过这笑容看起来有更多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