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师 > 第980章 一见钟情
    张峰一看苗头不对,再说下去云飞扬真的要生气了,连忙换上笑脸:“你看你,还当真了,翟静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不管她,只要她开口我什么时候说过一个不字,我这不是和你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吗。”

    “开玩笑?”云飞扬瞪大了双眼,张峰现在居然会和他开玩笑,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以前那么严肃,那么年少老城的一个人,现在居然会和他开玩笑,看来华市的人对他影响真的很大。

    张峰看云飞扬惊讶的样子,有什么奇怪的,他就不能开玩笑吗,“对啊,怎么了,还有你,也别一天到晚绷着个脸,多笑笑,这样才开心,人生苦短。”

    云飞扬听到张峰这么说才放下心来,他还是以前那个张峰,还是他熟悉的老祖,这就行了,刚才听他的话还真给他吓了一跳。

    这时张峰八卦起来,“飞扬,你是不是对翟静有意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翟静可不是寻常姑娘,而且亮子好像也挺喜欢她的,不过还是你占优势,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哈哈哈。”

    张峰想着到时候要是云飞扬和邓亮再为了翟静掐起来,那就有好戏看了。云飞扬看着张峰脸上看热闹的笑容,一副巴不得他也喜欢翟静,最好再和邓亮打起来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按好心。

    “你放心吧老祖,我不会这么不懂事的,也不会这么不识趣和邓亮去争什么女人,他是你的心腹,我不会给你造成任何困扰,我绝对不会喜欢翟静。”云飞扬低着头十分认真的说道。

    张峰一听,傻眼了,云飞扬真喜欢翟静,那他岂不是成了谋杀别人爱情的刽子手,这好戏还没开场就落幕了?这下轮到张峰干着急了。

    “别呀,你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去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爱你所爱。翟静是个好姑娘,值得你去拼一把,你放心,我绝对不C手管这事,你俩公平竞争。”张峰此刻显得十分大度一般。

    云飞扬心里一冷哼,没想到老祖现在这么八卦,这么爱管闲事,居然想看自己人掐起来,,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这次没想到回一趟华市,老祖变化这么大,看来深受他这位新朋友的感染。

    张峰见云飞扬自顾自的喝着茶,也不回他的话,坐在那里似笑非笑,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着了云飞扬的道,“好小子,居然和我睁眼说瞎话,我就说你怎么可能喜欢翟静那么清淡的女人。”张峰对云飞扬还是有些了解的。

    云飞扬听张峰这么一说,可不乐意了,翟静清淡不适合他,难道重口味的就适合他,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张峰又接着说道:“你当然是喜欢那种有生活情趣,能够是不是带给你新鲜感的,我说的没错吧。”云飞扬没有接话,张峰就当他默认了。

    何轩在云飞扬的休息室也没有真睡着,迷迷糊糊眯瞪了一会儿,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表,他看着镜子里不再年轻的自己,何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拥有真正的自由呢,或许永远也不会有吧。

    何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俩应该谈的也差不多了,正准备去云飞扬房间收拾一下自己,一出门忘记云飞扬告诉他的左边还是右边,站门口楞了半天,心想算了,不管了,反正他家也没别人,不是左边就是右边了。

    何轩下意识往左边的房间走了去,一打开门震惊了。这好像是一个女人的房间,可是房间内没有任何女孩子应该有的颜色和陈设,房间内只有冷色系,但是看起来很舒适,非常简洁,甚至说一切的摆放都是如此井井有条。

    如果不是墙上的照片,何轩很可能会认为这是云飞扬的房间。让何轩感到震撼的是卧室有半面墙是一整副画,画中的女孩有着浅紫色混合浅粉色的头发,如海藻般的长发微微曲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格外的慵懒,还透露着一丝叛逆。

    一张精致的脸上,有一双银灰色的双眸,眼神看起来冷冽又迷离,耳朵长长尖尖的,嘴唇由红到白的渐变在脸上尤为突出。身上穿着一件粉白色的长裙,光着脚坐在一根枯树枝干上。

    犹如一个从爱丽丝仙境迷路的精灵,那一回眸,让何轩心神为之一振。这应该是一套写真,何轩看到桌子上还有一张照片,应该就是画中的女孩子,除了发色和耳朵不一样以外,其余的都一样,不过眼睛是闭上的,他看不见。

    何轩在门口楞了半天,才想起来走错了,赶忙退出来,去向隔壁云飞扬的房间,心里不停的在想,奇怪,从早上交谈中云飞扬并没有结婚,也没有女儿,那这个女人是谁呢,何轩心里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没多久何轩整理好以后就回到茶室,张峰看到他还把自己拾掇了一下,打趣他道:“张少,你这是来相亲的还是来旅游啊,把自己弄的还挺花枝招展的。”

    何轩也没心情和他斗嘴,一心想着问问张峰那个姑娘的事情,可看到张峰和云飞扬在谈正经事,他几次欲想C话都没有机会,心里十分着急。

    这时张峰又问道云飞扬:“韩国人那边怎么说的?如果他们愿意和我们合作,这次就看他们的诚意,谈好了这几天就让他去华市,我有重要的事情。”

    云飞扬看向张峰,十分不解,之前张峰对韩国人都是采取拖的政策,怎么现在突然又要和他们合作了,张峰知道云飞扬心里的疑问,他说道:“这事啊,没办法,只能便宜韩国人了,要请他们配合我们演出戏。”

    “咱们自己人干不了,到时候要是被查到了,影响何少,所以我思前想后韩国人最合适。办完事拿了钱他们回韩国,山高水远的,任凭他们查到了也无能为力,而且韩国是金宇民的地盘,他们能怎么样。”张峰已经算计好一切。

    “我马上联系他们,估计他们明天就能来,到时候我和他们说。”云飞扬也不知道张峰这次来呆多久,不过他看到何轩跟着来,估计张峰最多三两天就会回去。

    “对了,你叮嘱他们,一定要颜值高的肌R男,别什么歪瓜裂枣的就过来那没用。我可能今天晚上就回华市。韩国人这边你先找个项目和他们谈,等事成以后华市那边很多项目我们都可以合作,你可以告诉他。”张峰对云飞扬说着。

    他也想在包市多待几天,可是华市的事情也是焦头烂额的,王宇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小事情,他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瓣来用。

    这时云飞扬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和张峰他们说先去酒店,边吃边聊。趁着云飞扬去换衣服之际,何轩总算有了说话的机会,连忙把张峰拽到一旁。

    “张少,咱们是朋友吧,我问你个事你可得摸着良心回答我。”何轩略显焦急的问道,张峰看他进屋以后就心神不定,好像丢了魂似的,现在又这么问他,还以为他出什么事了。

    “你怎么了?我们当然是朋友啊,我这次来不也就是为了替你找人摆平曾家父女吗,什么事你说吧。”张峰特别坦然,他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何轩听到张峰这么说,知道张峰会错意了,不过他也管不得这些了,“我不是说曾家父女,我是说这飞扬兄他结婚了吗?”何轩看照片那姑娘挺年轻,一时拿捏不住是云飞扬的什么人。

    可是如果是他夫人的话,为什么还要分开两个房间,而且也没听他提起过。难道是女儿?更加不可能了,年龄都对不上,云飞扬也不可能十几岁就生个女儿吧。

    张峰听到何轩这样问,一时间猜不透何轩的真正用意,张峰只能照实回答道:“没有啊,他还没有结婚,干嘛问这个?”张峰有些纳闷。

    听到云飞扬还没有结婚,何轩心里更没底了,难道这是云飞扬包养的金丝雀?一时间各种猜测纷纷涌现心头,但又没办法如实对张峰说,毕竟云飞扬可是他的亲戚。

    何轩一下情绪就低落了,唉声叹气的,直到云飞扬下来,看到何轩这幅没精打采的样子都觉得他好奇怪。何轩只觉得打开那个方面看到那个女孩子的第一眼开始,他的心里就空了。

    云飞扬开车带张峰他们来到酒店,直接走到包厢去。张峰看郑虎他们还没来,又把何轩拉到一边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从云飞扬家出来就不对劲了,三魂丢了七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峰的确是有些着急和担心,别在包市出点什么事,人是他带出来的,到时候他可不好和何家交代。只见何轩看着远处也不知道哪里,和张峰说了一句:“我好像爱上一个不该爱的女人了。”

    张峰一听脑子瞬间就凌乱了,什么叫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女人,云飞扬家里根本没有别的女人,难道是保姆?不会吧,那保姆年纪有点太大了吧。

    正想仔细问问,郑虎他们到了,只见郑虎和易豪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刘云和黄薇薇,张峰也顾不得再问何轩,心里想着等吃完饭再说。

    “峰哥,你回来也不提前告诉我。”易豪看到张峰赶紧跑过来,张峰看到易豪精神焕发的样子,也知道他有喜事,“好小子,不错啊,听说当爸爸了。”

    易豪显得特别不好意思,“还早呢,不过现在反应特别厉害,所以今天没来了。”张峰表示理解,拍拍易豪的肩膀,“对媳妇好点,该花的钱可千万别省,有什么需要直接和我说。”易豪点点头,其实有张峰这句话他就心满意足了。

    大家都围着桌子坐下,张峰问道:“邓亮他们呢?没去找翟静吗?”郑虎急忙说道:“去了去了,我们一起去的,不凡还没放学,翟静去接他了,亮子陪着一起去的,他们马上就来。”

    这时包厢的门被一把推开,一个穿着一身阿玛尼正装的女人出现在包厢门口,只见她一头栗棕色的长卷发被挽起束在脑后,有几缕看似随意的散落在两旁。

    雪白如象牙般的肌肤发像丝绸一般的光滑,眼眸里露出一丝精明的目光,如樱花般的粉唇微微轻抿,胸前的蔷薇胸针搭配使得这身衣服显得更有灵气,耳垂上挂着一幅星星耳钉,手上的卡地亚手镯格外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