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师 > 第1193章 崩溃的小二
    店小二只能把东西原封不动的拿回库房,又在库房里仔细的翻找起来,这次他又拿了一对元代的琉璃宝瓶端着走向前,小心翼翼的问张峰道:“老板,是这个吗?”店小二把布一揭开,递到张峰跟前。天籁『小说Ww『

    张峰还是没抬眼,仍然摇了摇头,店小二有些茫然,这到底啥意思啊,你连看都没看就说不是,难道你用鼻子闻味儿就能问出哪个年代的?这不是溜我玩呢吗?

    不过店小二也就内心这么叨叨几句,当着张峰面他可是啥也不敢说,毕竟张峰是老板,而他只是老板手下的手下,老板愿意让他干活已经是抬爱他了,他可不能不识抬举。

    店小二屁颠屁颠的跑回库房,此刻已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七上八下的,这好不容易有一个没有掌柜的早来的早晨,谁知道迎来了另一尊大佛,他可真是运气好啊。

    店小二此刻内心已经接近崩溃了,这老板到底要什么宝瓶啊,他找了半天,找到一对南宋的琉璃瓶,心想没错了,应该是这个了,老板每次来要电箱无非是给人家送礼,这个已经非常高级了。

    想到可以完成任务,店小二的内心十分的激动,他拿着琉璃宝瓶赶紧跑到前面恭恭敬敬的递给张峰,小声的说道:“老板,这是南宋年间的,市值二百多万了,您看看是不是这一对。”

    可是张峰听完以后,连动都没动,还是看着街面上的人,答了一句:“再找。”店小二听到这句话简直要哭了出来。

    他端着琉璃瓶走到后面,这时刘三赶紧追了过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找什么瓶子怎么好几趟都不对啊?”刘三看着奇怪,这张峰平时可不这样啊。

    店小二的一张脸都要哭了出来,他对刘三说道:“这我哪知道啊,我这和你说的好好的,我正要走,这大爷叫住我了,让我找瓶子,你不也听到了么,你说让我怎么找啊。”

    店小二内心一片哀嚎,这店里的瓶子这么多,他要怎么找啊,而且这琉璃瓶要是说起来都能追溯到西汉了,他难道全部找出来?那今天一天都找不完。

    店小二灰溜溜的回到库房,刘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店小二被张峰溜了小一上午,店小二已经筋疲力尽了,在张峰第七次说不对以后,店小二跑到天井里洗了一把冷水脸,然后了两分钟呆。

    待他回过神来端起盘子又进了库房。这缘宝斋内大大小小收藏成品的库房有十几间,虽然大多数都是按物品归类,可有些特别贵重的也分别放在不同的房间内。

    还有好些东西被掌柜的拿出来做装饰用,每个房间内都有古董,这张峰就随口说了几个字,已经把店小二折腾了一上午了,不过店小二还是不气馁的一直在找张峰说的宝瓶。

    刘三这时拿着热水往前凑了过去,给张峰的茶壶里续上了水,满脸小心的问道:“爷,您这是要找啥啊?”他这一句其实就已经把自己从苏明徒弟的身份里摘出来了。

    按理说张峰让店小二找什么东西都轮不到他刘三来过问,可他这一声,是用他刘三的身份来问张峰的,张峰自然知道他和店小二关系好,这眼看着替店小二着急呢。

    不过张峰可不会买他的账,他把茶杯往桌上一放,抬眼看着刘三,“你小子,这才来缘宝斋几天,居然就跟着他们学坏了,去后边待着去,把这屏风给我撤了。”

    张峰一句话噎的刘三半天没回过神来,这张峰今天是怎么了,不过张峰话已经说了,刘三也不敢反抗,只能乖乖的跑到后面去候着,不管张峰是用老大哥的身份还是老板的身份,刘三都只有听从的份。

    店小二辛辛苦苦从库房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刘三在天井站着,一动也不动,他过去问道:“你咋在这呢,前边不看着了啊?”奇怪,这刘三不是在前面看店吗,怎么跑后面来了。

    刘三摆摆手,示意前面有张峰呢,“你赶紧去吧,老板心情似乎不大好。”刘三现在也相信店小二的话了,看来老板今天真的心情不好,否则怎么会连他也训了。

    他还是待在后面安全一点,店小二屁颠屁颠的端着盘子走到前面去,现屏风已经撤了,张峰坐在前面,原来如此,看来老板今天亲自镇守了。

    不过这个时候一般都没什么人来买东西,早上都是自由散漫的打扫时间,真正的客人通常是下午来,而下午也会有一些常客过来晃一晃,这似乎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

    所以很多真正的古董店是要中饭以后才开门,不过那些都是小店,像他们这种大店铺现在早上也开门了,迎接美好的一天,自然是要从早上开始。

    店小二端着瓶子上前说道:“掌柜的这可是镇店之宝了,汉代的,您瞅瞅。”店小二把布头掀开一个角,张峰瞥眼一看,色彩绚丽,璀璨夺目,这一对琉璃瓶十分精妙,成色相当不错。

    张峰嗯了一声,把瓶子拿过来仔细在手里把玩着,“有色同寒冰,无物隔纤尘。好,就它了,去找个锦盒给我包起来。”张峰看完瓶子随意夸了两句又给店小二下了个任务。

    店小二一听,还好,东西对了,找锦盒,这不难,店里大大小小的锦盒多的是,他赶紧退到后面去找锦盒。

    这时苏明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哎哟呵,我还以为我走错地方了呢,想着这是谁家掌柜的,还做得一手好诗,没想到是我家的稀客啊!”苏明酸不溜秋的说道。

    他刚才去隔壁拿东西,还没进隔壁的门就听到张峰在这吟诗作赋的,没想到张峰今天会在店里,也没给他打电话,看来是不忙,特意在这里等他,也不知道什么风把他给吹来的。

    张峰嘿嘿一笑,“你小子,还在门外偷听我说话是吧?来了都不进来,特意在门外看戏呢?”张峰想着苏明也没这么无聊吧,怎么还干起这事儿来了。

    苏明一听,撇撇嘴,立即反驳道:“别说的这么难听,我是去隔壁拿东西,昨天和他们掌柜的说好的,什么叫偷听,你声音这么大,街口都能听见,还需要我偷听?”

    苏明看到张峰已经喝了一壶茶了,茶叶渣滓倒在垃圾桶里还冒着热乎气,看来张峰来了有一阵子了,虽然心疼他的茶叶,但苏明嘴上也没说,只是在心里暗暗的想着,看来这茶叶还得再换一换啊。

    把外面的茶叶再换便宜一些,不然经不住张峰每来一次造一次,反正他也喝不出啥好赖茶,可别糟蹋他这些好东西了,想着这些苏明看看张峰问道:“你一大早跑过来该不会只是折腾店小二给你拿东西吧?有啥事你说吧。”

    苏明一副早就猜到你来没好事的样子,他倒要看看张峰今天又要起什么幺蛾子,反正他一来准没好事,更何况现在他工地这么忙,他还有闲情过来喝茶?开什么玩笑。

    张峰知道他就这么把刘三要走了,似乎显得有些不仗义,当初是他死皮赖脸的把刘三硬塞给苏明的,现在说要用人了就直接过来带走,这样似乎显得有些不尊重苏明。

    看来还是先得给苏明长一些甜头,收买收买他才行啊,没想到现在做老板的日子也混的这么艰难,真不知道他这个老板什么时候才能活的更轻松一些。

    “苏大掌柜,过几天我酒店奠酒仪式要开始了,到时候要请你过去吃吃饭喝喝酒啊。”张峰想了半天,最近也没啥事情,总不能叫苏明去自己家里吃饭,得找个由头才是,也只能有这个事情来说说了。

    苏明一听,觉得奇怪,这他工地上的事情,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张峰怎么会忽然叫他去呢,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这张峰可是从来都不会把店里和他公司的事情搅和在一起的。

    而苏明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从不越界,古董店就是古董店,博物馆就是博物馆,虽然他管着张峰两个项目,但是账目方面都是分开的清清楚楚的,从来不混淆在一起。

    张峰在外面的那些公司他更是从来不过问,也不会多去管一些不属于他该管的闲事。苏明很有分寸的拿捏着这其中的关系,半分也不敢逾越,这也是他的职业道德。

    “老板,你这不是和我开玩笑吧,你酒店的奠基典礼和我这小小店铺掌柜有什么关系,一大早你就别寻我开心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我受得了。”苏明从心里感觉张峰今天来肯定没好事,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什么奠基典礼的剪彩啊,什么开幕式啊,这也他有什么关系吗,开玩笑,以为他是三岁小孩呢,在这忽悠他玩儿啊。

    张峰两眼一瞪,反问苏明:“怎么和你没关系?你不是缘宝斋的大掌柜的吗?这华市明面上有一半的古董不都攥在你的手里吗?这和你没关系和谁有关系?我的酒店将是一个气势恢宏里面充斥着各种文化碰撞的后现代主义酒店,必须要有古董装饰啊,我可不会弄虚作假,要放咱们就放真迹!”

    张峰这么一说,苏明当即就明白了,不过还别说,张峰这几顶高帽子捧的苏明已经有些飘飘然了,他现在已经快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要不说姜还是老板的最辣呢。

    张峰想着这么一来苏明肯定就会找不到北了,等到他飘飘欲仙的时候,再顺理成章的把刘三借走这事儿就算成了。

    苏明听到张峰的这一席话,已经满脸是笑,他赶紧凑过去问道:“哎,你还别说,这华市敢在酒店里放真迹的,除了你还有谁?到时候想必又是响当当的大新闻吧?”

    苏明没想到张峰居然要把酒店弄成一个艺术级别的殿堂,这在酒店里面放真迹古董,这是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这不要说其他的了,就放眼整个国内市场,估计也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财大气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