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鉴宝师 > 第794章 歃血宝瓶
    待蒋雄跟了上来,张峰他们也无心多再在甬道停留,只能看着那整整一个堪称宝窟一样的甬道叹了口气,一行人便摸索着往洞口走去。

    邓亮和翟静在枣树下等的是心急如焚,翟静一直觉得自己是应该跟着一起下去的,都怪邓亮拖了她的后退,一开始她并不想搭理邓亮。可想起张峰临走前示意她开导邓亮,想了想,她先打开了话题。

    “你为什么想急着回去,不想再去找到真正的宝藏了吗?咱们现在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吗?”翟静不解的问道,本来大家就是为了宝藏而被张峰召集到一起的,现在没有达成目的,虽然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难和阻碍,可好歹也算是有惊无险。她对张峰还是有信心的。

    “这一路太邪门了,你想想发生的一切事情,我觉得再走下去,我们可能全部送命,我不是怕死,也不是胆小,我……”邓亮说着便把头沉了下去,下边的话再也没有说出来。

    翟静也没再细往下问,谁心底没有一点自己的私心,她又何尝不是,看着漫漫黄沙,苍凉的胡杨林孤独的屹立在着沙漠中,见证着一点一滴的变化,她瞬间也就能理解邓亮了,是啊,天下之大,怎么活着不是活着,死了就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们应该快上来了吧,我们过去看看,那些水应该好了,我们去收拾一下,看看他们下去能有什么收获。”翟静拍拍屁股上的沙尘站了起来,太阳晒的她觉得有些眼花缭乱的,差点眼一黑,一下没站稳。

    邓亮眼疾手快,看到翟静站起来摇晃晃的样子,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站起来,一把扶住她,“你没事吧?是不是中暑了?我去给你拿点水,你先在这坐会儿。”邓亮说着赶紧往那边跑过去把之前用吸滤器收集的饮用水拿了一瓶过来。

    邓亮拿着水赶紧跑了过去,看到翟静靠着树干,闭着眼睛,沙枣树的替她挡掉了一部分阳光。

    树荫下,翟静的脸上有一些灰尘,不过并不影响她的美貌,小巧的鼻子上有着一些细微的汗珠。额头的发际线上也闪着一些汗,饱满的额头下面有一双英气的眉毛,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十足,长长的睫毛伴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脸蛋被太阳晒的微微发红,有几缕头发从侧面掉了下来。树叶缝隙间有几束太阳穿透打在翟静的头上。

    这个时候放佛时间都静止了,邓亮只想为翟静把那几束刺眼的阳光遮住,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这一路上,翟静和他们一样,吃苦受累,遭遇凶险,却从来没有听到她喊一声累,叫一声苦,连自己这个大老爷们都快支持不下去要打退堂鼓了,翟静居然还能坚持下去,这让他对翟静不禁另眼相看起来。

    翟静睁开眼,看到邓亮拿着水瓶傻愣在那盯着她看,“看什么呢?能把水递给我吗?”翟静不禁莞尔一笑,想戏弄一下他,邓亮回过神了,看到翟静这样问,他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尴尬的挠挠头“没事,我还以为你坐下去又睡着了呢。”

    邓亮把水递过去,翟静接过水瓶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可能有点低血糖了,沙漠温度又高,还好有了水源,不然就麻烦了。看到翟静喝完水挣扎着要站起来,邓亮向前一步伸出手拽了她一把,“你确定你不要再休息一下吗,我过去接着他们就好。”

    “不用了,没什么大事,好多了,谢谢你,咱们一起过去吧。”翟静喝完水瓶里的水,就跟着邓亮往树洞口走去,估摸着时间他们也快上来了,再过不了几个小时天就要黑了,还要继续赶路。

    不一会儿,只听见树干的黑洞里面传来脚步声,张峰他们陆陆续续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下面都有些什么?”翟静因为没能下去,对里面的一切充满了好奇,连忙问着张峰他们。

    这一趟虽说没有弄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总算无惊无险还有收获,大家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神色,看到他们的表情翟静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等着他们坐下休息好看看他们都带了什么宝贝出来。

    张峰他们坐下喝了一点水,稍作了休息便和翟静、邓亮说起了下面的情况,邓亮一听下面还有整面墙的宝石壁画,眼镜都直了,要不是没有车,又没有工具,人力无法把这大宝贝运输出沙漠,看他的架势,都能把整个墙给卸下来。

    蒋雄边口沫横飞的说着下面的情形,边把他从甬道上面挖出来的宝石给他们看,只见他把包一拉开,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宝石在阳光照射下闪耀着光芒,翟静拿出来一颗放在手心,觉得手掌凉凉的,这块宝石是不规则切边,呈粉红色,在她手上格外夺目。

    看到大家这么兴奋的谈论着,看着一袋碎宝石,虽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可好歹能给队伍鼓舞了一下士气,张峰见此情景,心里也不由的开心了起来,想起不凡用神力掰下的那个瓶子里,还有个不知名的宝物。

    张峰把瓶子拿了出来,“我们还弄到了一个这样的东西,是里面的一个雕像,手上端着的瓶子,瓶子没啥特别,但是里面好像有东西,在里面太黑了,也没时间仔细研究。”大家围了上去看着这个不起眼的瓶子。

    只见这瓶子肚微圆,瓶颈不太高,口略小,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掂在手里还有些重量,瓶身有着细细的不规则纹路,和人体的血管一样,有粗有细,不规则的布满瓶身,像是材质自身的纹理,又像是被什么重物重击而裂出的纹路。

    可是先前在里面张峰那样一顿猛砍,都没能在瓶身上面留下任何痕迹,也就打消了这一想法,很有可能是材质自带的纹理。不凡给他掰下来以后,底部居然没有任何不平整的地方,看上去就像是瓶子本身就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一样。

    轻轻晃了一下,里面咯噔咯噔响,好像有个东西在里面,可是瓶颈太细,倒不出来,眯着一只眼朝里面看过去,隐约可以看到一颗珠子在里面,拿在手里,这么热的天,宝瓶居然散发出阵阵寒意,让整个人都感觉不到闷热,看来这个瓶子也不是个俗物。

    可它为什么会在这荒无人烟的沙漠的地底下呢?是谁放在这里的,它在这里又有多久了,按照这么说,瓶子是从雕像上面掰下来的,那就和雕像是一个材质,那刚才他们进去地窟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不一样。

    也没有现在把瓶子拿在手里这种寒意,如果真有这种感觉,刚才在大家都去雕像旁研究的时候大家都会发现的,难道整个雕像只有瓶子有这个功能?张峰带着一系列的疑问看着这个瓶子。

    这个瓶子究竟是什么来头,这让他越来越好奇,如果不是人力和资源都有限,他真的还想再下去一趟,想去弄个究竟,不然单单只带出一个瓶子,他实在是毫无头绪。

    蒋雄看着张峰发愣,还以为他一时想不到办法把瓶子砸开,不由得起急,从郑虎包里拿出一个工具就要往上砸。

    张峰也没拦着他,一个瓶子而已,就算是个宝物,他也损失的起,他倒想看看这个瓶子到底有多结实,只听的噗的一声闷响,原来沙地根本不受力,瓶子直接陷进去了,“哈哈哈哈,你在沙漠里砸东西,砸到明年也砸不开啊。”邓亮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给蒋雄气的满脸通红,“我就不信我还弄不了他。”蒋雄说着把瓶子收近包里,他决定等出了沙漠,第一时间就找个地方把这破瓶子给解决了。

    这时他才想起他最后还把雕像身上最对称的一对宝物给取了出来,于是拿出来给大家看,“你们看,这一对最完整了,刚才你们看的那些细小的都是壁画上面凿下来的,大小不一也不规整,这个才是好东西,说着便得意的把一对宝石给拿了出来。

    大家凑过来一看,只见这东西通体发着淡淡的绿色,呈水滴状,对着太阳一看,隐约透光,没有丝毫杂质,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而且还是一对,真是不可多得。邓亮伸出手来就想拿过去仔细端详。

    “啪”的一下邓亮的手就被蒋雄给打掉,“刚才是谁不愿意和我们一起下去,要在上面感悟人生。你可是参出什么人生奥义没有。”蒋雄调侃的嘲笑着邓亮,“你要是没感悟出来,那你就是胆小,不敢下去,你要是感悟出来了,那钱财对你来说也就是身外之物了,我们这些俗物,哪还入得了你的眼。”

    邓亮听到蒋雄这样的言辞,脸涨的通红,自己的确也不占理,只能悻悻的把手缩了回来,他倒不是想贪什么东西,只是觉得稀奇,想看看这个宝物到底有多神奇,凑个热闹,也是想看个新鲜,哪知道被蒋雄这一顿羞辱,给他气得够呛。

    蒋雄这一番话倒也不是真的针对他,大家都是兄弟,本来得到的东西到最后张峰都不会亏待他们,放在谁那里都是一样,只不过刚才下去的时候这小子打退堂鼓,这让他有点不爽,他就是怪邓亮太不仗义了,他在上面和翟静聊着天,他们在下面出生入死的把东西带回来了。

    虽说这一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可下去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能有这么顺利,这都是把命挂在裤腰带上拿回来的东西,现在不趁着这个机会让他醒悟,这一路上还长着呢,他怕这个兄弟信念不够坚定,到时候支撑不下去,拖累了队伍,这都是性命攸关的事情,绝对马虎不得半点,开不得玩笑。

    就在大家看着宝物,嬉笑揶揄的同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胡教授两眼发直的一直盯着那对水滴形的宝石,也顾不得涔涔的汗从额头直往下滴,眼神变得越来越奇怪。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风乱刀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