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农家仙泉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十几个耳光
    第三百三十三章十几个耳光

    田风听了,还是又劝了吴莲花一下说道:“能借到钱,干吗要贷款呀!这贷款的利息多高呀!纯粹是给银行打工吗!这两个月,我和李文雅一起开饭店,就是赚了一些钱,借给你几十万是没有问题的。天『籁小说Ww』W.『⒉”

    吴莲花听了,就又不好意思地说道:“就算你想要借我钱,可你的搭档也不一定会答应吧!”

    “吴姐,这个你根本不用担心,我完全可以用我自己的钱,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田风知道,自己身价上千万,拿出几十万借给吴莲花,还不是小菜一碟。

    吴莲花听了,也只好说道:“田风,这事以后再说吧!要买房子也不是说买就可以买的,这也要先看房之后,才能决定的事情,这事,我会慢慢来做的,要是到时候,真的须要钱的话,我再向你借吧!”

    “好,那就这样吧!吴姐,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报警,你不愿意,给我打电话总可以吧!让我来保护你,陈宏运他就不敢再欺负你。要是他再欺负你,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田风知道,只要有自己出面,来保护吴莲花的话,那陈宏运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行,要是他再强迫我,我就给你打电话。”吴莲花也感觉,这样也好,至少有一个人可以替自己教训这个混蛋。

    “好,就这样,我回去了。”

    田风说完,就是站了起来,想要到门口去。而吴莲花也站了起来,想要去送一下田风。

    可就在田风想要去开门的时候,突然间,门就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田风和吴莲花一看,当即就是全都傻眼了。

    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别人,竟然是陈宏运。

    陈宏运现在看着田风和吴莲花也是愣在那里了。

    一下子,这个客厅里的三个人,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终于陈宏运在惊愕之余,就是好象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他突然就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陈宏运先是没有说话,竟然是不停在大笑起来。这笑声,让田风和吴莲花听来,就是有些毛骨悚然。

    陈宏运笑了一会,就是突然走到吴莲花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说道:“吴莲花,真想不到呀!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你不会做背叛我的事情。没有想到,你是一直在隐瞒着我呢!原来,早就给我带了绿帽子了是不是。

    自己还口口声声地说是我背叛了你,说我在外面找小姐,说我不尊重你。可你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一样在外面养小白脸。我们俩谁也不用说谁。

    以后,你别在口口声声地说我对不起你,你自己把小白脸都带到家里来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呢!我再怎么在外面玩女人,可也没有把女人带到家里面来呀!

    可你呢!你这不是比我更嚣张,更不象话吗!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公吗!你眼里还有小伟吗!你还是一个乡长吗!你还配做人民的公仆吗!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看来,昨天我QB你一点也不委屈你。怪不得,你不愿意跟我上床了,原来是心里早了别人呀!有这么一个小白脸,自然对我这个老男人没有兴趣了。

    吴莲花,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说我不好吗!说我对不起你吗!说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吗!你呢!你现在还敢说,你是一个好女人吗!”

    “哈哈!哈哈!哈哈!---”陈宏运说完,就是又大笑起来。

    而吴莲花现在只是瞪着陈宏运,由于生气和尴尬,而产生的又羞又气的感觉,让吴莲花是全身颤抖,嘴巴张了张,就是说不出什么话来,毕竟,现在的情景,让她有一种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田风现在也是和吴莲花差不多,突然遇到这样的情况,让他也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毕竟,你一个年轻男人,和别的人老婆单独在一起,这还不是明白着,你们之间有暧昧情分吗!

    陈宏运看吴莲花说不出什么话来,而田风一时也是呆呆地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就更加嚣张起来。

    想到自己的女人,让这个小白脸给玩了。作为一个男人的陈宏运,那自然是不能容忍了。男人本来就是这样,自己可以在外面玩女人,但决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出轨,或者是别的女人欺负自己的女人,或者是玩弄自己的女人。

    陈宏运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具有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现在想到,刚才自己的女人这小白脸给玩了,那心里的火是一下子就冒了起来。

    “草尼玛的,臭小子,你他吗的敢玩老子的女人,你是不是活腻了。”陈宏运本来就是一个满身黑,社会气质的男人。特别是开了这一家酒店之后,他更是和县城的许多黑势力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现在他感觉是田风已经玩了他的女人,那自然是火冒三丈了。

    陈宏运一边骂一边就挥拳向田风的面门打来。而田风刚才听陈宏运骂了半天吴莲花,心里已经是十分生气了。想到这个混蛋昨天晚上还QB了吴莲花,他更是也一肚子火了。

    现在他还没有火,这个陈宏运竟然已经开始辱骂他,并且开始动手要打他了。

    这个时候的田风早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可以说是忍无可忍了。田风本来并不是一个爱打架的男人,可如果某一个男人太过分的话,那他也会毫不留情的教训他的。

    而陈宏运现在就是这样,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竟然还恬不知耻地骂他和吴莲花,自然让田风也是怒不可遏了。

    就在陈宏运挥拳打向田风的面门时,田风早有准备,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只是一挥手,就给了陈宏运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这一个耳光是非常的响亮,在这个暂时寂静的客厅之中,显得是异常的清脆悦耳,在吴莲花听来,就象一个清脆的音符一样。

    田风出手极快,可以说是一眨眼的功夫,连吴莲花和陈宏运都根本没有看到田风做什么动作,就只是一齐听到一个响亮的声音。

    之后,就看到陈宏运踉跄一下,就是摔倒在了地板之上。左脸之上,瞬间就是起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

    “啊!啊!---”

    陈宏运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就已经摔倒在了地板之上,脸上也是一阵子火辣辣的疼痛。

    “你他吗的,你玩了我的女人,你还打我,我跟你拼了。”陈宏运虽然知道自己不是田风的对手,可到了这个份上,他自然也是要和田风拼命的。

    陈宏运慢慢从地板上爬起来,然后突然又拿起茶几上面的烟灰缸,向田风再次打来。

    可这一次,他根本没有走到田风面前,就让田风一伸手,就抓住他拿烟灰缸的手,只是稍微一使劲,就听陈宏运‘哎呀’一声,手中的烟灰缸就是掉在了地上。

    “你这个畜生,你自己在外面玩女人,回到家里,还QJ自己的老婆,你还是个人吗!我告诉你,姓陈的。我和吴姐之间是清白的,我今天就是来安慰安慰她,不巧让你碰到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客气了,本来,我就想要去教训你的。可吴姐还怕你会报复她,继续对她施暴,这才劝我放过你。

    现在倒好,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得替吴姐讨回一个公道。按照法律,你是应该去坐牢的。只是考虑到吴姐的名誉,我们才不得不放过你。

    只是你这个畜生不如的家伙,要是不揍一顿也真是难平我和吴姐心头的气愤。今天,我就替吴姐教训你,让你知道你老婆也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田风说完,就是又左右开弓,打了陈宏运几个响亮的耳光。陈宏运顿时就是出一阵阵惨叫声,左右脸现在全部都是红手印子。嘴角也慢慢地流出血来,看来牙齿也连带着受到了伤害。

    看着陈宏运那惨不忍睹的样子,吴莲花一时就是有些于心不忍了。不管这个男人怎么坏,终究还是她老公,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还有,陈宏运已经让田风打的没有了还手的能力,嘴角也出血了,那样子让人感觉是已经懵了一样。

    吴莲花怕田风一时收不住手,把陈宏运打出个三长两短,那可就不好办了。于是就是赶紧过去拉住了田风的手说道:“田风,别在打他了,他已经懵了。”

    田风听了,这才收住了手,然后一松手,陈宏运就是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看来,田风下手也是有些狠,已经把陈宏运给打懵了。毕竟,田风的身手,那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他的手劲,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就这十几个耳光,已经把陈宏运给打懵了,他躺在地板之上,就是有力无力的呻吟着,连骂田风的力气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