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九十章 骑兵渡河袭辽东(二)
    了解甘宁的人可都知道,其人最擅长的,那还得说是水战,是步下的厮杀,可不是什么带领骑兵去作战。而张辽他确实,人家才是骑兵的大将,其人先是在并州军中,就是带领骑兵的将领,之后又跟着吕布,作为吕布非常器重的一个大将,他那指挥骑兵作战的本事,也是和吕布学了不少。而可以说在全天下来讲,好想还真没有指挥骑兵作战能超过吕布的人,至

    少在当世,真是没有了。因为从吕布为将以来,他就没落下过带领骑兵打仗,可以说他不是没领过其他兵种作战,可每一次都不会少了大规模的骑兵,所以说这除了他自身的武艺之外,这骑兵也一样儿是吕布最大的仰仗。而说起来吕布的人马,除了高顺的陷阵营之外,人

    们提到最多的,那当然就是吕布所带领的并州铁骑,当年的并州铁骑,说是天下第一骑兵,其实也并不为过。虽说以人数上来说,还是马超凉州军的凉州铁骑是第一,但是相比真正单兵战力,那还得人家才是第一,这是事实。所以说吕布死后,就再也没有并州铁骑,这确实

    是这样儿。就像当年高顺身死之后,也一样儿是没有了陷阵营;而公孙瓒死后,也是没有了白马义从,这都是一个道理。当然了,你要是有其他兵种,能超过这些,你也可以叫个陷阵营,什么白马义从,不过肯定就不是当初高顺的陷阵营,还有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了。毕竟陷阵营就是高顺训练出来的,而白马义从就是幽州,公孙瓒的。他们都不在了,那精锐的人

    马自然也是没有了。所以也确实,之后是再也没有这些,因为他们的主将早都不在了。所以陷阵营也好,是白马义从并州铁骑那些也罢,都已经是消逝在了历史长河中。有时候马超也是不得不感慨,这他们那几个都没了,这那些精锐也跟着他们一起没了,如果说还能传下

    去,那该多好啊。不过好在己方也有自己的精锐,比如说这凉州铁骑,不过要是自己不在的话,那么这还能不能有如此精锐,这马超至少这个时候,他也是不敢保证什么。就以如今来看,看那样儿是不成,不过这事儿也不好说,也没有就那么绝对。如果说自己不在了,那

    么凉州军估计也是被人灭了,所以自然是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如果传承下去了呢,那自然就是不好说。当然马超肯定是不希望自己不在,更是不希望这己方被灭了,那不开玩笑吗,自己不是接受不了失败,但是像那样儿的大败,这辈子还是别来得好,一次也别有。

    而甘宁是擅长步下作战,不过指挥骑兵,自然也是没什么大问题,毕竟人家可是大将,这个确实,不得不承认。而什么是真正的大将,那必须不管是马上步下,哪怕就是水战,都是没有问题。这三个确实,是有强弱,这个是很正常,不过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没有问题,都是全能的,这才能叫大将。至于说有短板,就是那种干脆就不行的,那这个就不好称作是真

    正的大将了,真正的大将,其实基本上都是如此。也许某一个方面,是更加擅长不假,但是不管是马上步下,还是水战,那都是比一般般的将领要强,这才是真正的大将。而不管是甘宁也好,是张辽夏侯渊他们也罢,三人中随便哪一个拿出来,可以说都是大将,无非就是自己所擅长的不同而已。比如说甘宁擅长的是水战,步下作战,而张辽和夏侯渊,自然是更

    擅长骑兵,这个就是他们每一个人所擅长的不同。步下不用多说,要说张辽他们就不会水战吗?显然不是,只是相比骑兵来说,他们自然指挥水军,肯定是不如骑兵来得这么顺手,这么习惯,这个确实是没错。同样儿,就算是让张辽夏侯渊他们带水军去打水战,估计还不如甘宁带骑兵呢。毕竟如今的甘宁,可以说基本上他已经暂时不带水军了,所以都是带着骑

    兵和步卒作战。但是对于张辽和夏侯渊来说,张辽还行,毕竟江东军水军天下最强,他怎么都能接触到这个。可夏侯渊就完了,这北方本来就没水军啊,如今曹操也才刚建水军不久,而且根本就没他什么事儿,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夏侯渊他没有张辽那个条件,更是没甘宁

    那个能耐,所以真要是带水军作战的话,绝对是他在最后。所以这个带兵作战的能力,是这么排的:陆战骑兵,张辽、夏侯渊、甘宁。陆战步下的话,是甘宁、夏侯渊、张辽。当然后两者基本上都差不多,所以可以是不分先后。至于说水战,那自然就是甘宁、张辽、夏侯

    渊了。所以如今这指挥骑兵作战,当然确实,还是甘宁要差点儿,因此,张辽和夏侯渊的意见,他是非常细心去听了。他虽说是有自己的傲气不假,可心里也清楚,这带骑兵,人家两个都比自己强,所以自己当然是要虚心听。最后三人终于是制定好了晚上袭营的策略,当然就是怎么进兵,不好说就直接带兵去冲杀,那样儿还是太乱。关键是有张辽夏侯渊他们两

    个骑兵大将在,所以这么也得是好好商讨一下才好吧。结果甘宁自然是同意,毕竟他虽说是有五千人马不假,这也是最多的,可谁让和这两人相比,自己确实是不擅长骑兵作战这个呢,而且关键是他觉得张辽他们所说的,确实是很有道理。如此的话,不说估计还能带回不

    少人马,至少是能以轻微的代价,重创敌军。毕竟人家也是有三万人马,是己方的四倍还多,己方也不过就七千人而已。但是己方可都是清一色的骑兵,这个却不得不说,是己方的优势。甘宁很清楚,这骑兵不光就是战力强那么简单,机动灵活,这想要跑的话,他们步卒

    是怎么也追不上。所以在这辽东这平原地带,骑兵自然是王者,什么样儿的步卒能胜过骑兵?那得有多少人马啊,所以这要是人马数量都一样儿,那显然还是骑兵占尽优势啊。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哪怕辽东军再穷,不过他们出产战马,倒是很多也给自己用上了。哪怕骑兵消耗的战马粮草,是让他们有负担,还不小,可那又如何呢?至少他们认为,一切都是值

    得的,这己方要是没那么多骑兵的话,估计早就让异族给灭了。三人商量好了之后,夏侯渊就先告辞离开了,这本来也不是他的大帐,是甘宁的大帐,凉州军大营,所以说完了,他自然是要早离开。而甘宁和张辽,他们是亲自给夏侯渊送了出去。三人约定好了晚上行动,

    当然曹操是马上就会知道,所以这个自然是不用再多说。而夏侯渊离开后,张辽也走了,甘宁也是亲自给他送出营外,张辽回了自己大营。对甘宁来说,他心里也是感叹,这一战之后,不知道己方还能剩下多少人马。是,己方战力强点儿,还有两千江东军的骑兵,可这七

    千对三万,怎么看怎么是己方不占优。当然了,如果说因为己方都是骑兵,这个是优势的话,

    可人家也不是没骑兵啊。根据探马所报,这在辽东军对面的三万人马之中,至少就有五千的骑兵,这还是至少,所以这真要是算起来,就看这人马的数量,其实己方并不占优。当然了,己方的战力肯定不是他们骑兵所能比的,更不用说是那些步卒了,这个绝对是甘宁他们的信心所在。哪怕就是张辽的江东军,那战力也是要超过辽东军的,所以这就是事实。夏侯

    渊回去后,他是先禀报给了自己主公,说之前在凉州军大营,甘宁大帐中,三人所商讨的结果,晚上就按照这个行进。对此,曹操其实也没有那么太大太多的关心,他对此所关心关注的,不过就只是结果而已,而不是什么过程。毕竟对他来说,再怎么出彩儿,那都是凉州

    军和江东军的,和己方是没半根毛儿的关系。当然了,他们要是失败了的话,最丢人的肯定也是他们凉州军和江东军,不过连带着,己方的士气什么的,肯定也是要大受打击,毕竟他们可是给己方帮忙来的,替己方作战的,所以这个要说不影响,那都是不可能的。因此,

    这在曹操看来,他怎么都是希望凉州军和江东军大胜,哪怕如此也是会让他们得到好处,可显然,那样儿的话,己方所得到的好处更多啊。毕竟不用浪费己方的人马,就能让辽东军败阵,这个说起来,自己又是何乐而不为呢。至少在曹操看来,这样儿的事儿,那有多少,就来多少,自己也就高兴,就爽了。可显然,这事儿不是自己想要什么,就一定会有的。凉

    州军和江东军,可没有一个是傻子啊,那种给别人做嫁衣的事儿,不管是马超还是说孙策,他们可没有一个人做得出来。这曹操早都想过了,自己是让人拿着天子诏书,特意去了趟长安和建业,这最后才逼他们不得不出兵啊。而两人就跟早商量好似的,各出了五千人马,加

    在一起也不过才一万人,之后来了辽东。是,要是人多了,自己还不能让他们过来呢,可这他们满打满算,就来这么多人,没多没少。可其实他们就算是真一方来个一万人,自己都一样儿会让他们过来,不会有什么阻拦,可这五位数和四位数的选择,他们果断还是选了后

    者。曹操当然是知道两人的想法,其实他想了,就算自己是他们的话,估计也就是这样儿了,都差不多少,大哥别笑话二哥,五十步别笑百步。但是怎么说呢,这还是以天子的名义,来这儿讨伐乱臣贼子,这两方一人就只出了五千人马,这和当年诸侯讨董的时候,差距实在是太大也太悬殊了。要说曹操一想到这儿,他居然还很怀念当年的那个时候。毕竟哪怕当年

    的诸侯心都不齐,可基本上能拿出来多少人马,他们却都没吝啬过。虽说不是把自己家底儿都搬出来了吧,可也真是,没差多少。可如今呢,再看看马超和孙策这两个人,就算是再让他们加五千人,那都是不可能的事儿了。所以自己也不得不感慨几句,当年的大汉,哪怕

    也是乱世慢慢开始了,不过却还是有真正为了大汉着想的人的。但是如今呢,不管是马超也好,是孙策也罢,哪怕就是自己,谁不是为了自身着想?哪怕当初诸侯讨董,是,各有各的想法,自己有自己的心思,但是那些人,基本上哪一个,真正心里都多少是装着大汉的,

    尤其是自己,刘备还有孙坚,那可以说更多还都是为了大汉过来的。但是如今呢?是马超眼里有大汉啊,还是说孙策眼中就有?不是说他们眼里心里就真一点儿都没有,可实在是基本上他们已经是无视这个了,因为大汉对他们来讲,早就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了,这就是曹操的想法。他认为,大汉也许对他们来说,更多的也就是个荣誉,毕竟大汉曾经的辉煌,大汉

    曾经的一切,这终究……不过他们此时此刻还当着汉臣,做着大汉的官职,所以不管心里眼里有多少大汉,至少这个却是改变不了的。和当初的时候相比,自己变了,曹操很清楚。而他觉得马超也变了,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这样儿的,当初无非就是做个样子?至于说孙策,

    当年他还小,基本没他什么事儿。不过他父亲要是如今还活着的话,那么会不会像他现在这样儿?也许不会,当然更可能的,还是会的,曹操也不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