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99章 无惊无怒也无喜
    惊人的物资与财力在这个地下熔炉中被疯狂消耗,大师姐终于全部铸造完二十块透明如水晶状的灵石砖后,她右手一托,二十块灵石砖被冰成一团,漂浮在半空之中,随后她左手一压,伫立在熔池之中的熔炉轰隆隆作响的沉入熔池之中,过不一会,机关声大作,在熔池便的熔岩再次翻滚沸腾,过不一会,一座两人高的小型铸造炉缓缓升起。

    大块的熔岩从这个尖塔形状的熔炉上翻滚而下,将它烧得通体发红。这个熔炉看起来像是一个头顶烟囱的圆球,中间有一个方形的视窗,可以看到熔炉里面火焰的变化。

    在熔炉上方的左右两侧分别是进料口,大师姐一挥手后,手中托着的二十块水晶灵石砖便一一从左边的进料口倒入熔炉之中,随后大师姐催动法术真元,调动自己全部的力量,以最纯粹的五阳离火来熔炼这最为坚硬的水晶灵石砖。

    饶是以大师姐的力量这样坚持了一个时辰后,她也脸颊发白,额头冒汗,而此时透过开口视窗可以看见,里面的火焰变成了青蓝色,灵石砖全部融化成为粘稠发亮的液态。

    大师姐保持着熔炉中的火焰温度,同时招来另外一个乾坤袋,开始从另外一个进料口倒入灵玉粉。

    灵玉不像灵石,是无法淬炼提纯的,它像灵晶一样,天然的依赖矿体本身的纯度,越是纯净的灵玉便越是值钱。

    比起之前骇人的灵石消耗量,灵玉的消耗量便显得小了很多,她在倾泻了约莫三斤左右的灵玉粉后,便停止了倾泻。

    灵石本身传导性很差,哪怕是非常纯粹的淬炼灵石也是一样,之所以要淬炼,是为了去除掉灵石中原本的杂质,然后让具有绝佳传导性的灵玉粉完美的融入到其中,既可以起到让坚硬无比的水晶灵石增加弹性的作用,又能完美的起到将来的法力传导作用。

    大师姐在倾倒完灵石粉后,再一次全力施法,将熔炉的温度提升到顶点,一时间熔炉之中灵石的溶汁与灵玉粉迅速的融合在一起,而随后方形的视窗口咔嚓一声窗户落下,圆形的熔炉开始快速的旋转搅拌。

    大师姐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熔炉,生怕有半点差池,而就在她淬炼法宝之时,在遥远的天京,一道金光从远天而来,它如同流星一样从天边飞来,即便是在大白天,也极其引人注意。

    在京城负责警卫的修士远远腾空而起,刚要阻拦时,却发现来人狂暴无比,他们大骇刚要阻拦,很快便有眼疾手快的立刻拉住。

    “你疯了?”

    “你才是疯了,京城重地,竟敢不拦?”

    “这是公主殿下!你拦一个试试?”

    “哪个公主敢如此嚣张?”

    “又有哪个公主能如此强横?”

    “……”

    警卫修士眼睁睁的看着赵飞月横掠而过直入大齐重地:天微宫的天书台!

    赵飞月刚落地,便发疯一样扑向天书台,四周的星官和御星童子纷纷惊慌上前:“参见殿下!”

    赵飞月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她旁若无人的扑到天书台下,仰着头,看着遥指天空的天书台,大声嘶喊着:“让我回去,快让我回去!!”

    周围的众人骇然失色的看着赵飞月仿佛疯子一样,披头散发,声嘶力竭,她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太阳穴处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但巨大的天书台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方尖石碑宛若冷漠无情的神祇,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赵飞月狂怒,她手一抬,两团巨大的火球便轰向这个石碑,周围的星官和御星童子骇然失色,纷纷上前嘶喊:“殿下,使不得啊!”

    “轰轰”两声爆响,方尖石碑猛烈颤动。

    星官们纷纷跪下,大声哭嚎:“殿下,万万使不得啊!”

    御星童子哪里见过这等恐怖事情,瘫坐在地上,大声哭泣。

    此时皇宫中警戒的御林卫队轰隆隆的赶来,可他们一看到眼前这个情形,也顿时坐蜡,面面相觑。

    谁他妈的敢拦九天真仙?

    就算拦得住,也没人敢拦啊!

    真万一侥幸弄伤了……这被殿下和皇帝老儿惦记起来,那可还有活路?

    可是,天微宫的天书台乃宫廷重地,不仅是皇家脸面之所在,更是大齐脸面之所在,神教脸面之所在,这里若是毁了,陛下和国师一起怪罪下来,那可又有活路?

    这……这左也是死,右也是死,如何是好?

    他们正左右为难,进退不得的时候,赵飞月一声厉喝,浑身爆发出一阵金光,将四周的御星童子和星官纷纷炸开,强大的冲击波更是将御林卫队冲得七零八散。

    为首的队长福临心至,立刻咬破舌尖,狂吐一口鲜血,倒地装死。

    剩下的也都不是傻瓜,眼见自己虽然受到轻微震伤,可实力最强的队长竟然狂吐鲜血?

    他们一个个也都惨叫着东倒西歪趴在地上,倒地装死。

    赵飞月哪里知道这皇宫之中的人心鬼蜮,她此时的心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紧紧抓着,揪着,捏着,让她透不过气来,她的脑海中无数的画面纷乱闪过,让她胸痛头痛,几乎发狂。

    她意识到自己好像杀了一个曾经最亲近的人,但她又潜意识的排斥这个念头,想要躲闪,想要逃离。

    她想回到九重天去,看一看那个梦境中的人是不是还在,去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孙义绝会在她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以后放她回去吗?

    无边无际,万里无云的天空似乎便是最好的回答,它无风无雨,无云无雾。

    方尖石碑虽然受到轰击,但由于法阵的保护它只是微微散发着阵阵流光,却没有丝毫的损毁,它只是静静的伫立着,没有任何的回应。

    赵飞月疯狂的轰击了一阵方尖碑后,她终于哭着跪倒下来,痛哭流涕,放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回去!!”

    四周赶来的太监和宫女互相打着眼色,终于有赵飞月的贴身宫女大着胆子拿着一条绒毯上前,轻轻盖在了赵飞月的身上,她柔声道:“殿下,回宫吧?”

    赵飞月似乎听到了,似乎又没听到,她声音极低的哭着道:“我想回家……”

    这宫女哪里见过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赵飞月会有如此痛苦软弱的时刻,她也陪着红了眼圈,低声道:“殿下,您已经回家了呀!”

    赵飞月又低声哽咽道:“我……想回家!”

    这一句话虽然一模一样,但是这宫女听懂了,眼泪一下便掉了下来。

    是啊,这个偌大的宫廷,难道就真的是她们的家吗?

    自己的家在遥远的青山,那里虽然简陋,却有欢歌笑语,有自在随心,有亲情天伦,有爱情温暖。

    这里呢?

    前世为九天真仙的公主殿下呢?她以前的家,又是怎样的?

    原来,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也与我们这些可怜的宫中弱女子是一样的,是天地间的囚徒,背负着命运的枷锁,痛苦前行。

    这宫女搀扶着赵飞月缓缓的站了起来,赵飞月无助的依偎在她的身边,从天书台缓缓离开,临走之前,赵飞月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似乎认命一般低下头来,缓缓的朝着她的归宿,她的宫殿走去。

    虽然天下大事此起彼伏,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高高在上的九重天波澜不兴,无惊无怒,不喜不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