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452章 麻杆打狼两头怕
    孙永才和左飞本来就没有歇息,他们一直悄悄盯着李乘风等人,想要坏他们的好事,等到了半夜之中,却看见李乘风他们像是在四处搜索什么,尤其是到后面,李乘风严刑逼问中年男仆时,躲在暗处的孙永才和左飞他们才明白过来:原来老管家戏耍了李乘风他们,并且带着印章逃了!

    这一下孙永才和左飞就很是幸灾乐祸了,可很快他们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李乘风竟然逼问出了老管家的下落,并且找出了通道密室!

    这还能忍?

    左飞又对苏由和天俊实在太过于了解,所以他偷袭两人时,一击即中,倒霉的苏由和天俊连示警都来不及发出声来便被两人擒住。

    随后孙永才和左飞立刻押着两人跟了上去,在他们看来,不管怎么说:自己过得不好,李乘风他们凭什么过得这么好?

    一听见孙永才的声音,老管家便高声嘶喊了起来:“救我!你们若救我,我必在少爷面前为你们美言,让你们成为藏锦阁的弟子!”

    孙永才和左飞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怦然心动!

    秦灭亲顿时厉声喝道:“孙永才,左飞!放开他们!你们两个是要欺师灭祖么!”

    苏由和天俊嘴里面塞着布团,两人神色愧疚,不敢与李乘风等人对视。

    秦灭亲是藏剑阁除了大师兄以外最有威严之人,尤其是他多年掌管藏剑阁律法,平时为人又极其公正不阿,因此藏剑阁诸多弟子无人不对他敬畏三分。

    他这一声厉喝,孙永才和左飞心中皆是一颤,两人下意识的一抖,嗫嗫难言。

    老管家立刻厉声喝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以为你们叛出藏……”

    不等他说完,欧阳南便大怒一拳朝他砸了过去,一下砸得老管家满口是血,牙齿都跌落了几颗,赵小宝更是撕下他身上一块衣服,揉成布团塞在他嘴里,恼怒道:“闭嘴吧,老不死的东西!”

    可虽然老管家的话没说完,但是他的意思已经清晰的传达出来了,孙永才和左飞刹那间醒悟过来。

    是啊,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已经成为了藏剑阁的叛徒,难道……还有回头路可以走么?

    就算有,藏剑阁也愿意再接纳他们……可藏剑阁自己就是一艘正在下沉的破船,他们难道要跳回去跟这艘破船一起同归于尽么?

    如果他们愿意这样做,那孙永才他们又岂会叛逃藏剑阁?

    孙永才冷笑道:“欺师灭祖?你们算哪门子的师,算哪门子的祖?”

    左飞也冷笑道:“少拿这套来唬我们!我们早就已经不是藏剑阁的人了!”

    韩天行啐道:“对,你们是藏锦阁的狗!”

    孙永才大怒:“你这个藏清阁的叛徒,也有脸这般说我们?”

    韩天行冷笑道:“藏清阁视我如猪狗,欲致我于死地,他们也配当我师兄,当我师父?圣人云: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而你们呢?你们在藏剑阁最落魄最潦倒之时却叛出师门,投入敌营,甘愿做狗!”

    左飞狂怒,因为韩天行的这一番话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内心!

    无数次的午夜梦回,他都会在睡梦中惊醒,有的时候是泪流满面,有的时候是满头大汗,连他自己也不愿意再去面对以往的日子,那让他愧疚,痛苦,悲伤,羞惭!

    左飞持剑指着韩天行,厉声道:“多说无益,受死!!”

    韩天行目光一凝,他浑身微微颤抖着,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兴奋,他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孙永才和左飞一看,顿时大惊失色,脱口道:“天龙剑?”

    韩天行厉声喝道:“不错!正是凌天十三剑之首的佩剑!今日,你们便要伏诛在这天龙剑之下,去九狱之下面对藏剑阁先烈先祖们的英魂!”

    孙永才怒笑起来:“真是不知死活!以为拿到天龙剑,自己便是凌天十三剑之首了么?找死!!”

    他刚要动手,李乘风立刻上前,大声喝道:“且慢!”

    如果说在场这里所有的人,有人能够让孙永才、左飞两人忌惮的话,那非李乘风莫属!

    对于欧阳南、秦灭亲,他们都打了多年的交道,彼此知根知底,真打起来,孙永才和左飞两人还真不见得怕了他们,尤其是他们还可以把其他藏剑阁的叛逃弟子一起喊来,那压住秦灭亲、欧阳南等人则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可是……唯一的变故便是李乘风!

    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强?

    别说孙永才和左飞他们不知道这个答案,就连欧阳南、赵小宝、苏月涵他们也不清楚李乘风现在到底有多强,真正打起来,他究竟能够强大到怎样的程度?

    这可是敢硬碰千山雪,冲撞掌门,甚至是同时获得大师姐、柳素梅和赵飞月三大顶级修行人“青睐”的“幸运儿”!

    如果说李乘风是一个招摇撞骗的骗子,那天底下有哪个骗子能够同时欺骗大师姐、柳素梅和赵飞月?

    既然三人同时“倾心”,那李乘风必有极其强大过人之处!

    这已经是几乎所有灵山派年轻一代弟子们心中的共识!

    所以当李乘风站出来的时候,孙永才和左飞都犹豫了,他们盯着李乘风,目光不善,警惕提防。

    孙永才冷冷的说道:“你有什么废话?”

    李乘风道:“我只想问几句话,问完,两位师兄是战是和,悉听尊便。”

    左飞喝道:“有……话快说!”他本来想大喝一声“有屁快放”,但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道:“第一个问题便是:两位师兄,你们就算将我们都杀死在这里,难道以为你们真的就能进藏锦阁了么?你们仔细想想,这个老管家为什么要把你们从灵山带到这里来,还跟我们在一起?他但凡有一丝要抬举你们的意思,会把你们带到这个陷阱里面来么?”

    孙永才脸色一变,道:“什么陷阱?”

    李乘风冷冷的说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里就根本不是同远伯山庄么?如果这里是同远伯山庄,那我们现在为何能在这个密室里面?同远伯在哪里?他的护卫在哪里?这里的侍从,婢女们又都在哪里?”

    孙永才和左飞他们之前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李乘风他们的身上,此时被李乘风这么一问,顿时脸色大变!

    这个简单的问题,立刻就能暴露事情的真相!

    如果这里不是圈套,为何整个山庄如此诡异?

    事出反常必为妖!

    孙永才几乎立刻就相信了李乘风他的推断,可他还是问道:“这陷阱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李乘风冷笑道:“这个老管家想将我们一网打尽,难道你没发现么?如果他没有这个想法,为何他逃走的时候,不带上你们?为何他要用金蝉脱壳之计,从地道逃走?”

    孙永才和左飞的脸色顿时极为难看。

    李乘风接着说道:“第二个问题就是:就算孙师兄和左师兄在这里大获全胜,阻止了我们完成任务,你们又能得到什么呢?藏锦阁你们肯定回不去了,因为老管家想杀你们,是因为皇甫松的府邸出了大丑闻,他想杀人灭口!”

    他话音刚落,忽然间李乘风脸色一变,他猛的扭头盯着老管家,厉声道:“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老管家此时却出奇的安静,他盯着李乘风,眼睛里面满是兴奋和狂热,他塞着布团的嘴里面发出沉闷的笑声。

    李乘风冲上前,一把拔出他嘴里面的布团,揪住他的衣服,嘶声厉喝道:“你做了什么!!”

    老管家桀桀的笑了起来,他嘴里面满是鲜血,牙齿更是稀稀拉拉,笑容和笑声却都无比可怖:“你们都要死!大家一起死!哈哈哈哈哈!!”

    众人被他的笑声笑得毛骨悚然,正惊怒交加之时,他们忽然每一个人都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异味从密道的入口处飘荡进来。

    只一闻,所有人顿时骇然色变!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认出了这股味道,血的味道,无比浓烈的鲜血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