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458章 回头原有生机存
    这股巨浪呼啸而来,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令人窒息的腥臭味和猛烈的排风扑面而来,李乘风、赵小宝和苏月涵转过身去逃走,都能感觉到身后一股劲风扑来,像是在他们背后猛力的推了一把。

    三人飞扑进屋,往卧室狂冲,身后大堂的门扉仿佛纸糊一样,刚接触到这翻滚的血浪便被腐蚀融化,摧枯拉朽一般被突破。

    李乘风等人拿出吃奶的劲往石室里面冲去,门口的韩天行和傻大个双股颤颤,大声嘶喊道:“快!!”

    苏月涵第一个冲进地道之中,紧接着赵小宝被李乘风推着进入石室的洞口之中,而此时苏月涵等人却已经看见血浪追到了李乘风的身后,他们绝望的嘶喊了起来。

    此时就算李乘风冲进来,他们也来不及关上石门,就算关上石门,这股血浪还是会冲进来,将他们腐蚀融化!

    李乘风一个飞扑,伸出手去,苏月涵和赵小宝伸手拉住他的手,将他猛力一拉,而李乘风人在半空之中,身子刚进密道之中,门口附近的花草树木便疯狂的生长起来,眨眼工夫便将石室外侧的门口处堵得严严实实。

    血浪扑在这密集厚实的花草树木结织而成的绿墙上,顷刻间便腐蚀掉外面的部分,但里面又顽强生长着,拼命阻拦血浪的侵蚀。

    李乘风飞快爬起来,朝着旁边被吓傻的赵小宝等人大喊道:“快跑啊!”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他们扭头便跑,断后的李乘风回头看了一眼,却见身后的石门缓缓合拢,将奔涌而来的血浪一点点阻隔挤压开来,虽然看有疯狂生长的花草树木之墙阻拦,但血浪还是冲进来不少。

    李乘风立刻调用仙力,将他们身后的通道又再次堵得严严实实,等到他们听到轰的一声闷响,石室的石门终于合拢,翻滚呼啸的血浪声一下被阻隔在他们身后,那些渗透进来的血浪被源源不断生长的植物绿墙一层一层的阻拦,终于前行的速度越来越慢,等李乘风等人冲进石室之中时,终于血浪被厚厚的绿墙完全阻隔开来。

    但此时逃进石室中的众人一个个惊魂未定,天俊正在紧张的为傻大个上着药,这个可怜的家伙每次战斗都会受伤,而且大多是看起来吓死人的伤。

    苏由苦笑着帮着擦药,说道:“傻大个啊,为啥每次倒霉的都是你咧?”

    傻大个面色如纸,他挣扎着伸出手,在自己伤口处残留着还在腐蚀的污血上伸手擦了一下,强忍着手指头上的剧痛,然后将这污血擦在了苏由的脸颊上。

    苏由顿时嗷的一声惨叫,拼命拿袖子去擦,他怒视傻大个:“你作死啊!!”

    傻大个勉强一笑,道:“不能光我一个人倒霉咧!”

    天俊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傻大个,干得好!这就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苏由怒道:“放你妈的屁!你倒是同当一个啊!老子的脸!!”

    天俊笑道:“你又不是靠脸吃饭,就别计较了。”

    苏由怒道:“老子不靠脸吃饭,难道靠屁股吃饭啊!”

    三人一阵苦中作乐的插科打诨,惊魂初定的众人都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但很快秦灭亲便扫兴而冰冷说道:“眼下我等如同瓮中之鳖,亏你们笑得出来?”

    苏由苦笑道:“秦师兄,都要死了,还不能笑着死么?”

    李乘风定了定神,道:“未必就会死了。”

    众人一愣,随即狂喜,纷纷朝李乘风涌来。

    苏由也顾不上自己的脸,他双手一把抓住李乘风的双臂,使劲摇晃道:“乘风师弟,关键时候,还是你最有办法,最靠得住啊!”说着,他斜了秦灭亲一眼,撇嘴道:“不像某些人,只会泼冷水!”

    秦灭亲这会儿也不生气,他不解的看着李乘风,道:“乘风师弟,你有办法?”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道:“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办法而已。”

    苏由赶紧道:“那总归是个办法,总比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的好。”

    仿佛为了应证他说的话,通道之中再一次传来隐隐约约的呼啸声和滋滋的腐朽声,整个石室之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和腐烂味,这些无一不在提醒着他们:他们身陷死局!

    李乘风道:“现在老管家死了,说明他和这大魔头不是一伙的!那既然戏梦才不是他找来的,说明他肯定是打算用其他的方法来对付我们!”

    孙永才依旧冷冷的与左飞呆在一旁,但此刻他也忍不住说道:“可他到死也没有用出你说的这种方法。”

    李乘风点了点头:“对!所以现在可能性只有三个:第一,他没有所谓的后手;第二,他被我们追赶逃跑的时候来不及发动这个后手;第三,戏梦才的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

    “从这三点来看……”李乘风思路清晰,不由得众人不认真倾听“第一点我觉得不可能,否则他煞费苦心把我们都弄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么?”

    秦灭亲沉吟着,接着李乘风的思路说道:“那如果是第二点,第三点,那他……应该有还没有启动的机关?”

    李乘风点头道:“对!要么是机关,要么是法阵!而且,这机关或者法阵肯定是布置在上面的……”

    李乘风话没说完,这里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

    戏梦才如果是老管家请来杀他们的,那他就不会连老管家一块杀,而且,老管家这种人不可能请得动天下十大魔头之一的戏梦才;而老管家要想将他们一网打尽,肯定就会在他们住的庄园内布下机关或者法阵,等他们都睡着了,他逃出庄园后,再发动法阵,便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而现在老管家并未启动机关或者法阵,那说明……在外面的庄园之中,还有一个机关或者法阵可以启动。

    李乘风沉声道:“我们不知道这个法阵威力多大,或者机关有多厉害,但……我们最好祈祷它足够厉害,最好能够争取一点时间。”

    没有人指望这个机关或者法阵能够击杀戏梦才,如果戏梦才这么容易就死,那他就不配成为天下十大魔头之一了。

    欧阳南忍不住啐道:“他奶奶的,这法阵威力最好能大一点!”

    众人忍不住苦笑起来,要知道,这法阵可是用来对付他们的,可现在他们却期望这法阵威力能更大一点。

    “那这机关或者说……法阵,在哪里启动?”韩天行问道。

    李乘风往之前老管家逃跑的地方走去,他来到被藤条托举而起的千斤石门前,道:“如果我没有料错,那这机关……或者法阵的触发点……便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