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463章 一波方平余波在
    李乘风这一刹那觉得自己像跌入了一个黑暗的无敌深窟,四周腥风恶臭,浓烈得他闻之欲呕,他不断的下坠,也不知道究竟坠落了多久,以至于苏月涵脱手他都无法追回来,因为四周一片黑暗,他根本看不清苏月涵在哪里。

    直到李乘风猛然间摔落在地上,在撞击的一瞬间,李乘风觉得自己肯定要四分五裂,摔成肉泥。

    可是过了一阵后,他却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毫无感觉。

    “完了,这回摔成瘫痪了……”李乘风心中恐慌绝望的想着。

    可当李乘风尝试着动弹一下指头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头竟然能够动弹,随后他又动弹了一下胳膊,发现胳膊也能动弹,李乘风大着胆子微微动弹了一下身子,发现身体里面没有疼痛感,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没有骨折,也没有内出血?”李乘风用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低声喃喃道。

    “难道,我已经摔死了?”李乘风挣扎着爬了起来,四周看了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顿时吓得浑身寒毛倒竖,心都凉了。

    李乘风发现自己头顶是一片黑漆漆的天空,只有天仓太穷两颗星散发着冰冷的光芒,但是这两颗星比以前要大得多,而且在星球的中间有一只竖瞳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仿佛怪物的两只眼。

    在这两只眼睛的下面,李乘风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荒田之中,田亩被犁出一道一道的沟壑,它们一路延伸,伸向遥远深邃的黑暗之中,遥不见头。

    在这每一道的沟壑之中“种”着一株一株的血色植物,这株植物之恐怖诡异,让李乘风毛骨悚然,一见难忘。

    这植物看起来像一棵大树,但实际上却更像是一个人,这个人面孔看起来更像是戏梦才本人,双手双脚又细又长,他双手环抱在胸口,两只手在身后能手指合拢,如同一根肉绳将自己捆起来一样,而他的双足则生根长在沟壑之中,如同老树扎根,足部长出无数的根须,深深的扎进泥土之中。

    这个“人”下半身笔直与地面呈九十度垂直,但上半身却与腿部呈四十五度斜角,身子如同鞠躬一样,但脸部却高高的仰着,嘴巴朝天,大大的张开,一动不动。

    这模样姿态之诡异恐怖,让李乘风下意识便手脚并用的爬开,恐惧的看着这个“树人”。

    李乘风呆呆的看了一会,发现自己身后有一棵树竟然是已经裂开的,如同开膛破肚,整个树腔中不断的流淌着乌黑的鲜血,树人的面部更是扭曲狰狞,十分可怖。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李乘风浑身发毛,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但最让他觉得恐怖诡异的是,这些树人大概以五米左右的距离,一路在沟壑上延伸而去,前后左右,密密麻麻,自己如同置身在一片诡异树林之中。

    李乘风挣扎着站了起来,恐惧的盯着跟前最近的这个树人,他大着胆子伸出手想要去触摸一下,可当他手指尖刚刚触碰到的时候,这个树人忽然间低下头来,转过脸看向李乘风,以极快的语速朝着李乘风如耳畔喃喃低语的说道:“天地无路生死无门乾坤无命日月无辉阴阳无后黑白无序长幼无伦尊卑无常……”

    这一连串的话,如同连珠炮一样,李乘风几乎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但当他说完之后,立刻又抬头,仰头张嘴看着天空那高悬的天仓太穷,又恢复成一动不动的样子。

    但很快,旁边又有两名树人开始极快的低语着:“天地无路生死无门乾坤无命日月无辉阴阳无后黑白无序长幼无伦尊卑无常……”

    李乘风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既不明白这话说的什么意思,也不明白眼前这诡异无比的场景是怎么来的,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随后,又是四名树人极快的接着低语,再次重复着之前的话:“天地无路生死无门乾坤无命日月无辉阴阳无后黑白无序长幼无伦尊卑无常……”

    他们话音刚落,又是八名树人极快的接着低语,依旧是重复着这些话,紧接着是十六名树人,三十二,六十四,一百二十八……

    这样不断的扩散下去,没过多久,整个空旷的荒田之中密密麻麻的回响着着沙沙的低语声。

    “天地无路生死无门乾坤无命日月无辉阴阳无后黑白无序长幼无伦尊卑无常……”

    李乘风下意识的低声喃喃着这句话,这话也像烙印一样,深深的烙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他妈的到底什么意思?这他妈的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李乘风正毛骨悚然的想着,忽然间身后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这一惊,可把李乘风惊得一声惨叫,一跳三尺高,他像一只跳蚤一样的蹦了起来,身子在半空之中猛的回头,落地时全身汗毛倒竖,高度警惕紧张的盯着对面。

    而在他对面,却是一张面色发白,却勉强笑着的面孔,不是苏月涵又是谁?

    “月涵?”李乘风先是一惊,继而一喜,随后又是高度警惕起来“你是不是月涵?我第一次吻你,是什么时候!”

    苏月涵朝着李乘风急道:“你们中了幻术,我刚刚解开幻术!快救人!晚了,他们就真的都死了!”

    苏月涵走到旁边一颗“树人”的旁边,她伸出手去,以手为刀,朝着树人的胸膛里面便插了下去,这个树人顿时高声尖叫起来,发出极为刺耳凄厉的声音,他的脑袋凑到苏月涵的跟前,面部狰狞,尖声嘶吼着,像是在愤怒的咆哮,又像是在凄厉的哀嚎求饶。

    但苏月涵歪着头,依旧咬牙忍耐着,她双手都伸进了这个“树人”的胸膛之中,然后双手拖拽,硬生生的从里面拖拽出一个浑身鲜血,蜷缩成一团的人来。

    李乘风这才发现,在这棵树人的旁边已然有一个被“开膛破肚”的树人,他定睛一看跌下来的这个人化成灰他也认识,虽然身上满是血污,可那张俊俏的面孔却怎么也遮掩不住,尤其是身后还背着一把形状奇特的子母闪电剑,不是赵小宝又是谁?

    李乘风狂喜的扑过去,一把抓住赵小宝,怜香惜玉的抬手左左右右正正反反四个巴掌扇了过去:“小宝,小宝,快醒醒!”

    赵小宝被扇得脸颊都红了起来,他悠悠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又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李乘风,他忽然哇的一声大哭:“少爷,我们这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