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465章 鬼门关前竞生死
    众人立刻知道,生死便在眼前,而此时,李乘风他们一共救出二十七人,包括李乘风、苏月涵、赵小宝、欧阳南、天俊、苏由、孙永才、左飞、以及两名藏剑阁叛逃出去的弟子,其余人都是皇甫松的下人和婢女们。

    而这些下人和婢女们因为不像这些修士那样,天然的具有一定的抵抗力和更强的生存能力,他们有的已经窒息而死,有的已经被吸得生机全无,甚至有的已经被吸成了人干。

    此时这些树人开始反吐,说明正在进行最后的吸榨,这时候,哪怕是修行人只怕也是撑不住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李乘风等人开始拼命撕扯树人的体腔,将里面被困的人拉扯出来,但他们此时拉扯出来的更多是那些皇甫松的下人和婢女们,他们此时都被吸榨得身形佝偻,缩成一团,形状十分恐怖。

    孙永才此时也清醒过来,他惊恐交加,拼命挨个撕扯着这些树人的腔体,将里面的人拖拽出来。

    孙永才的运气不错,每个拖拽出来的都是藏剑阁的叛逃师弟,可是,这些弟子因为修为低下,又处于最后被吸榨的关头,没能及时抢救出来,等孙永才拖出来时,他们基本全部都已经被吸榨成了佝偻人干。

    孙永才拖拽出来一个,只看了一眼,眼圈便红了一分,神情中的悲愤之色便重了一分。

    当孙永才又拖拽出来一个人的时候,他发现手中的这人不是别人,便是左飞!

    左飞此时倒是尚未被吸成人干,但是他面色极为惨白,全身青筋更是根根暴起,像是要炸裂开来一样。

    孙永才用手一摸左飞的脉搏,发现毫无动静,他顿时发出一声极为痛苦悲愤的嘶吼:“啊!!!”

    “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害了他们!!”孙永才泪流不止,捶胸顿足。

    李乘风等人却没有心思和时间去安慰他,他们疯狂的拖拽着人,拖出来以后也顾不上“喊醒”,只是往地上一扔,便扑过去继续抢救其他的人。

    而此时的树人疯狂的蠕动扭曲着,它们一个接一个的开始吐人,李乘风他们能够明显的看到这些树人原本鼓胀的体腔明显的缩了下去,然后再体腔打开,吐出一具尸骨来。

    李乘风他们满头大汗,不敢耽误,疯狂的与死神竞赛。

    此时,赵小宝忽然一喜,高声道:“找到韩天行了!”说着,他拖出一个身子蜷缩成一团的人来,面色同样极为惨白,但身子微微颤抖着,能看得出来还活着。

    左飞也高声大喊道:“找到裘楚囚了!”

    李乘风听着这此起彼伏的声音,他顿时一喜,自己飞快扑到一个体格特别大的树人跟前,他用力撕扯开树人的体腔,在里面伸手一摸,果然摸到一个体格特别大的人,李乘风顶着树人的嘶吼,用力将里面的人拉扯出来,刚出来一个头,李乘风便大喊了起来:“找到傻大个了!!”

    傻大个个头特别大,以至于一旁的苏月涵也过来帮忙,两人用力拉扯,将傻大个拉扯出来,这傻大个两百多斤的体重一下压下来,李乘风和苏月涵都是一个趔趄。

    李乘风伸手将傻大个身形接住,手在傻大个脖颈处一摸,大喜道:“还活着!”

    此时秦灭亲、苏由、韩天行等人都接二连三的醒了过来,他们有的咳嗽着,有的哆嗦着,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四周,那些树人开始大批量的吐着体内的尸骨,一时间四周腥臭扑天,骸骨遍地,十分恐怖。

    韩天行哪里想得到自己一睁眼,从幻境回到现实中时,看到的竟然是比幻境中还要恐怖的景象,他声音发颤的问道:“这,这是哪里?这是什么情况!”

    李乘风下意识看向苏月涵,却发现她神色紧张恐惧的盯着四周这些树人,随后他也将目光看去,却见这些吸榨完毕的树人开始迅速枯萎,仿佛要将吸收而来的营养全部传送回地下扎根的树根之中。

    苏月涵扭头朝着众人,惊恐大声道:“快跑,快跑!一会他就要恢复了,快!”说着她扭头便跑,可是冲出去几步,却见其他人都还没回过神来,便又朝着他们一声尖锐的厉吼道:“不想死就快跑啊!!”

    李乘风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一把将还没缓过来的傻大个半边身子撑了起来,他大声吼道:“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赵小宝也立刻搀扶起韩天行,应和道:“大家快跑啊!”

    李乘风等一众人互相支撑搀扶着,有的一瘸一拐的跟着跑着,有的尚未恢复过来,只得咬牙姿势怪异的跟着跑,孙永才却含着眼泪,回头嘶声大喊道:“师弟们都还没有救出来啊,他们还有救,他们还有救啊!!”

    李乘风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好看见这些树人将剩下的尸骨全部吐了出来,然后它们纷纷缩成一束干瘪的枯枝,往地面下面缩了回去。

    一时间这荒田之中所有的树人都消失不见,只有荒田的沟壑上一个又一个的洞,以及满地腥臭的枯骨尸骸能证明着它们曾经的恐怖存在。

    孙永才绝望悲痛的跪倒在地,双手捶地的狂呼道:“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啊!”

    李乘风犹豫不定的站在原地,咬牙不决,傻大个此时渐渐回过神来,他喘息:“师弟,俺自己能行的咧,你去带孙师兄走吧,带他回藏剑阁吧!”

    李乘风看了傻大个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不行?”他这一拍,却将傻大个拍得一个趔趄。

    傻大个勉强笑了笑:“没问题的咧。”

    李乘风朝他点了点头,然后高声对欧阳南:“欧阳师兄!”他指了指傻大个,示意让欧阳南来帮傻大个,欧阳南立刻赶了过来,不由分手,扛起傻大个半边身子便跟着苏月涵跑。

    李乘风则冲回道孙永才的跟前,伸手想要将他拉起来,可他这一拉,却觉得孙永才身子沉甸甸的,根本没有想起来的意思。

    孙永才哽咽着哭道:“是我害死了他们!我应该给他们赔命!”

    李乘风大怒,一把揪着孙永才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鼻子顶鼻子的咆哮:“所以,你就打算让他们白死了,对吗!你这个懦夫,你这个就知道逃跑的孬种!!”

    孙永才泪流不止,眼中毫无求胜欲望,李乘风恼怒的一掌砍在他脖颈处,像扛麻袋一样,将他扛了起来,此时他看见左飞挣扎着起身,想要跟着他们一起逃走,李乘风便朝他大喊道:“快点,快……”

    他话没说完,忽然间听见一阵叮铃铃的铜铃声传来,他们两人顿时脸色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