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489章 落日长虹势惊雷
    苏月涵看见大师姐,立刻目光躲闪,她对李乘风微微笑了笑,说道:“我在家里面等你。”

    李乘风微笑着摸了摸苏月涵的头发,道:“嗯,我一会便来。”

    李乘风看着苏月涵和赵小宝离去,自己朝大师姐走去。

    大师姐微微偏着头看着李乘风,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

    李乘风也似笑非笑的回答道:“哦?那你是想我回来,还是不想我回来?”

    这句话说得有点暧昧,像是在占大师姐的便宜,大师姐自然听得出来,她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她冷哼了一声,道:“听说你们遇到了戏梦才?”

    李乘风脸色顿时一变,戏梦才俨然成为了他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可怕的敌人,那种怎么杀也杀不死,怎么逃也逃不掉的梦魇一般的经历让李乘风永生难忘,尤其是戏梦才的一路追杀,逼得傻大个、天俊和秦灭亲接二连三的牺牲,这成了李乘风心中最大的痛。

    李乘风沉着脸道:“是又如何?”

    大师姐淡淡的说道:“你们是第一批从戏梦才手中幸存下来的人。”

    李乘风咬牙道:“那我是不是该放烟火庆祝一下?”

    大师姐哼了一声,道:“那就大可不必了,你以为你从戏梦才的手中死里逃生,回到这灵山之中来,又是什么人间天堂么?”

    李乘风恨恨的说道:“自己选择的战场,就算死也要战斗下去!可是,这戏梦才……他们,他们本不应该死在神京的!就算要死,他们战死的地方应该是在这里!而不是尸骨无存,客死他乡!”

    大师姐冷笑了一下,冷冷的说道:“李乘风,你别天真了!要知道,他们虽然修为低下,可他们都是修士!既然是修士,那便要有随时战死的心理准备!你真以为修行是藏在深山之中,苦练长生呢?别做梦了!”

    大师姐扭头看向问天山,那里即便是隔着老远也能看到淙淙山水在半空中洋洋洒洒而下,宛若银链,在天空中勾勒出一道长虹,宛如人间仙境。

    她冷笑着说道:“人世间的资源是有限的,而修行人如果都和气生财,苦练长生,那天底下修行人越来越多,资源越来越少,你觉得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

    李乘风心中猛的一惊!

    李乘风他当然知道,这个宇宙中的能量是永恒不变的,当人口膨胀到一定阶段时,有人多吃了一口,就一定会有人少吃一口。

    修行人也是如此!

    当修行人的数量多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产生僧多粥少的情况!

    所以灵山派才会有各种残酷的奖励机制,以优胜劣汰来保证灵山派的修士始终处于在一个充满危机感的状态中,让他们明白:修行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李乘风呆了一会,他一声喟叹道:“所以说,修行能长生不老……这果然是骗人的么?”

    大师姐哈哈大笑了起来,她笑容中带着强烈的讥讽,道:“在很久以前,有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曾经登上过问天山,他在问天山山峰高处两千多米的地方摔了下来,但幸运的是,他落下来的时候一路被树枝山藤挂住了好几次,所以当他摔到地上的时候,他竟然毫发无损!”

    大师姐冷笑道:“所以,他回去以后,逢人便说,他从问天山上摔下来,毫发无损!世人大为震惊,以为他已经得到仙术。可后来才发现,他依旧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的普通人,所以,大家都认为从问天山上掉下来,是摔不死人的!”

    大师姐看向李乘风,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觉得从问天山上摔下来,会摔死么?”

    李乘风不假思索的说道:“如果就这样直直摔下来的话,是肯定会摔死的。”

    大师姐冷笑道:“可世人见有人从问天山上摔下来却毫发无损,所以他们便理所当然的认为,从问天山上摔下来是摔不死的。而对于我们灵山派而言,我们也并不想去揭穿这个谎言,因为这个谎言会给问天山带来极强的神秘感和世人的敬畏感。”

    李乘风叹道:“我明白了……修行能够长生不死,得道成仙的人,就像这个从问天山上摔下来的人一样,是超级幸运儿!这个幸运儿从山上摔下来没死,不代表其他人摔下来就不会死!所以,那些幸运长生,幸运成仙的人,他们能够长生,能够成仙,不代表其他修行人也可以。”

    大师姐点了点头,道:“修行确实可以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但修行与文武科举一样,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残酷和惨烈的程度远胜科举。科举不成,你还能留条性命,下次再来,至不济也是一声蹉跎。可是修行呢?”

    李乘风心中一沉,他不禁便想起瞿同秋和赵一白,他们两个便是最好的例子!

    若是修行人变成他们这个模样,那当真是生不如死了!

    李乘风定了定神,道:“所以,在这次考核评级中,我一定要取得一个好名次,对么?”

    大师姐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不错!”

    李乘风道:“所以,帮我打造的法宝呢?”

    大师姐笑道:“终于忍不住了,我还以为你要憋多久呢?”

    大师姐手往旁边一摊,李乘风却见她手心中空空如也,顿时脸色一变,道:“你耍我呢?”

    大师姐也不言语,只是戏谑的盯着李乘风,过了一会,李乘风忽然听见天空中轰隆作响,似风雷滚滚。

    李乘风仰头看去,却见天空中一道小小的黑影划过一道长线朝他们飞来,这个黑影速度极快,发出雷鸣般的破空声,在它周围爆出一个音障空气环,整个身影拉出一个椭圆形肉眼可见的气罩。

    李乘风知道,这是速度快到一定程度以后,突破音速产生的音障气罩,没等他回过神来,这个黑影已经从天而降,带着惊人的气势和威压,还没落地,产生的气流便已经让李乘风所站之处狂风大起,砂石乱飞,李乘风甚至觉得呼吸都为之窒息!

    等这个黑影扑到近处时,李乘风甚至产生一种:一定要躲开,否则会被轰得粉身碎骨的恐怖感觉!

    轰隆一声巨响,这个黑影骤然轰落,大师姐手掌一翻,改摊掌为紧握,一把握住扑下的黑影,四周顿时尘烟四起,将两人身影笼罩。

    李乘风以极大的定力咬牙控制住了想要拔腿而逃的双腿,但依旧不可控制的微微偏了偏身子,一只手挡在了身前,他咳嗽着,等烟尘消散后,才看清大师姐手中握着一杆长枪!

    李乘风顿时心中狂跳,热血贲张:这是什么枪?来时如惊鸿贯日,落地若雷霆万钧!

    李乘风狂奔两步,狂喜道:“这便是我的法宝?给我看看!!”

    大师姐笑了笑,手腕一抖,挽了一个枪花,道:“不,现在它还不能给你!”

    李乘风顿时目瞪口呆:“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