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584章 阳谋计策心理战
    第二天很快到来,李乘风这一夜并没有再闭眼睡觉,他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房梁下面,痴痴的看着这个房间中的每一样简陋无比的事物,尤其是他呆呆的注视着那扇破烂漏风的门板,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他和苏月涵顶着破门板一同躲雨时的情形。

    那一天,他们两人一人一头举手托着门板,外面黑漆漆的天空下暴雨大作,四处飞溅的雨水无孔不入的将两人打湿。

    他们在这暴雨下面相视而笑,笑得仿佛傻子一般。

    这个简陋的地方是他和苏月涵两人亲手搭建起来的小窝,很多时候,李乘风明明已经可以搬回到藏剑阁条件更优渥的住处去,但他却一直没有搬,因为他舍不得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他和苏月涵一草一木修建起来的简陋居室。

    虽然简陋,却有家的味道。

    这里虽然简居依旧,陋室犹存,可当那个俏生生的身影不在了以后,李乘风才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中缺少了什么东西。

    赵小宝和韩天行担忧的看着李乘风,几次来劝他回去休息,但李乘风却摇了摇头,柔和却坚定的告诉他们:“我已经睡得够多了,现在我只想拿下考核大战的第一。”

    李乘风这么一说,两人都没有办法再说下去,既然李乘风心中有数,他们也没办法多管,因为李乘风无论是在战斗经验、天赋以及资历、身份、见识都凌驾于两人之上。

    到了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问天山的演武场就已经开始围满了人,李乘风对战陈玄羽这一场原本赔率一面倒的斗法出现了全新的变化。

    一开始根本没有人相信陈玄羽能够赢下这场斗法,因此赔率达到了惊人的陈玄羽一赔十,而李乘风则是一赔一点一五,几乎毫无利润可言。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挡不住钱都砸向李乘风,可当李乘风夜奔寻婢女的事情传开后,李乘风的盘口赔率像血崩一样崩盘,迅速因为更多的钱砸向陈玄羽而被抬高到了一赔二点三。

    可依旧有许多人坚定的相信这一切很有可能是李乘风的计谋,都是他的算计!

    李乘风与欧阳绣打完的这一场斗法,让许多人对于李乘风善谋善算印象深刻,使得他们产生了李乘风一举一动皆是布局的可怕感觉。

    当李乘风来到擂台场地外的时候,众人更是一阵耸动,他们眼巴巴的盯着李乘风,像是想要从他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细小的表情来找出蛛丝马迹。

    李乘风面无表情的走上擂台,他只要再赢下这一场,他就将进入最后的决战,而这个对手,很有可能便是皇甫松!

    因此,这一场对于李乘风而言,绝不可失!

    李乘风一踏上擂台后,目光立刻便是一变,他像一个锁定了猎物的顶级掠食者一样,目光死死的盯着了陈玄羽,这样的感觉让陈玄羽背脊一凉!

    打到这个地步的修士没有弱鸡白痴,陈玄羽立刻意识到苏月涵的失踪和李乘风连续几日夜的奔跑并没有给李乘风带来多大的影响。

    而且,从他方才上台时的步伐和姿势来看,之前一场大战留给李乘风的伤势似乎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根本看不到李乘风的行动有任何的不变,意志更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动摇和犹豫。

    这让陈玄羽心中暗叫不妙,他可真没有信心去战胜一个一心一意投入战斗的李乘风,虽然说眼下的名次成绩对于陈玄羽而言已经十分心满意足,可……百尺竿头放步行,谁不想要能爬得更高一点呢?

    陈玄羽眼珠一转,冷笑着高声道:“李乘风,你还是认输算了,连自己的婢女都管不住跟人跑了,你还有脸上擂台?”

    李乘风盯着陈玄羽,一言不发,没有任何反应,但他额头青筋却明显跳动了一下。

    这极为细小的反应在场外的人根本看不清楚,但陈玄羽却敏锐的捕捉到了李乘风情绪的异动,他心中大喜,立刻加码加料的说道:“李乘风,你以为她为什么要跟着你?这些下人跟着你,当然是希望攀龙附凤,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现在你跟大师姐结为伴侣,自然对她始乱终弃,弃而不顾!”

    说着,他戏谑一笑:“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这婢女听说本事不小,自然心气也高,离你而去,也是意料之中。”

    “所以,李乘风,那个曾经在你怀里面百依百顺,百般奉迎的女子,从此以后就要在其他男人的怀中婉转娇吟,献媚迎上了。”

    这番话说得赵小宝怒气冲冲,两条秀气无比的眉毛几乎都倒竖了起来,他忍不住高声道:“你放屁!!月涵不是这样的人!!”

    陈玄羽瞥了他一眼,哈哈大笑道:“你如何知道?莫非……她才是你的女人?”

    场边有好事之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哄道:“原来如此,这个乘风师弟御下不严啊!”

    场外笑声起哄声此起彼伏,有的是不想看李乘风走到最后的修士,他们趁机大声嘲讽,用来冲击李乘风的心灵意志。

    “该死……”欧阳南低声咒骂道“这个肮脏下流龌龊的混蛋!”

    韩天行怒不可遏道:“这样也可以的吗?”

    欧阳南低声道:“擂台之上,为了取胜,无所不用其极。能够利用对方明显的心智破绽来打击对手,不仅允许,而且还会鼓励。心理战是斗法当中极为重要的一环,因为心理战不过关的修士不仅无法成为顶级大修行人,而且一旦遇到幻术师,那基本上都是毫无反抗余地的。”

    “那……师兄不会看不明白这么简单的心理攻击吧?”韩天行急道。

    欧阳南苦笑道:“有些话,你明明知道是在企图激怒你,可是当它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能扎在你的心上,让你流血,让你剧痛,甚至让你失去理智!心理战是一种阳谋,所有人都能看得穿,但有时候它就能起到作用……而且,现在已经对乘风师弟起到作用了!”

    李乘风站在擂台上,很明显这样的话的确让他胸膛起伏,呼吸急促,眼中更是血丝密布,他看起来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李乘风盯着陈玄同,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知道,你想激怒我,这样我的智谋和计策水平会急剧下降!可是……既然你想看到一个暴怒的我,那……我便成全你!因为,小爷我现在……也他妈的很想揍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