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590章 算尽人心料先机
    最后一场大战,万众瞩目,中间休息时间长达五天,这五天当中,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的等待着。

    原本热闹繁华的集市此时也消停了下来,因为被淘汰的弟子们都不再进行买卖,唯一的买卖方只剩下了皇甫松和李乘风。

    当买家只有两人的时候,很显然这市场就自然做不起来,而且市集上贩卖的符箓、法宝都是针对更平民一些修士的,真正的强力法宝甚至是顶级法宝,这些商人是不可能有的,否则他们会招来杀身之祸。

    而那些普通平民法宝、符箓,打到最后一场的修士往往都用不上,自然就变成了有价无市,市集商人们也早早的关了集市,他们虽然逐利,但也同样好凑热闹,有精明的则开始在坊间开起各种盘口,下注赌最后这一场谁胜谁负。

    李乘风的盘口遥遥领先,居然达到了可怕的一赔一点一,基本上就是完全不看好皇甫松能够获胜。

    李乘风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他知道他走到最后这一场,一路上千辛万苦,费尽心血,他绝对不能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大意,他必须要集中所有的精神和力量,打赢这最后一场。

    李乘风有着强烈的预感,这有可能会是他目前经历过最为重要的一战!

    赢了,他就可以鲤鱼跃龙门,从此化身为龙,翱翔九天;输了,他就被打回原形,不仅自己完蛋,而且连累亲朋家人。

    可是,李乘风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虽然早就已经埋了雷在皇甫松处,但这颗雷是针对皇甫松的天火圣剑而言,如果他还有其他什么底牌,那李乘风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能否应对得来?

    而李乘风此时已经把基本所有全部的底牌都暴露出来了,原本与陈玄羽打的那一场使用出来的花草之力、树木之力以及虫蝥之力的三重合击,是专门为了皇甫松准备的。

    但是陈玄羽一激,让暴怒的李乘风将这三连击用在了陈玄羽的身上,随后他这三连击的秘密又被战齐胜当中揭穿,再用的话,就没有任何效果了。

    甚至他再想将草籽送入到对方体内,那都不可能了,所有人都会防着他这一招。

    修行人,没有傻瓜!

    而且李乘风使用法术的范围、威力都倍增,这也同样被暴露了出来,所以,李乘风此时看起来无比强大,但他自己心里面清楚,这反而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因为他已经没有秘密!

    而皇甫松手里面除了天火圣剑,还有什么?李乘风一无所知。

    时间过得飞快,李乘风心里面很清楚他这几天是不可能再突破到第四重天的境界,虽然他已经清晰的感觉自己站在了门口,往里面迈一步就是全新的境界和全新的力量,但这扇门似乎在躲着他一样,这一脚总是迈不进去。

    李乘风也并不强求,只是勉强控制着自己让自己平心静气的调养身体,安心养伤,同时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苏月涵的事情。

    而就在时间飞快流逝到了第四天,还有一天就是最后一场大战的时候,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不速之客来到了李乘风的房屋门前。

    “你倒是悠闲得很!”

    大师姐一眼瞧见李乘风坐在自己的小破屋外面几亩种植过七彩决明花的田地沟坎上正愣愣的看着远天的斜阳发呆,她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因为大师姐知道,这里是李乘风和苏月涵一块亲手开垦出来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到李乘风坐在这里这个模样,她就心里面微微有些不舒服。

    她不舒服,那她也想让李乘风不舒服。

    李乘风转头瞥了一眼大师姐,有些诧异,却又很随意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大师姐冷笑道:“现在皇甫松正在调动他能调动的所有力量武装自己,强大自己,你倒好,悠闲自在!就这么胜券在握么?”

    李乘风笑了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我又无法影响控制皇甫松,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自己,所以……就只能闲着晒晒太阳了。”

    大师姐站在离李乘风不到五米的地方,不远不近,她冷笑道:“哼,你若是输了,怎么办?”

    李乘风懒洋洋的往后依靠,枕在这覆盖着白雪的田埂上,道:“你不会让我输的!”

    大师姐眉毛一挑:“哦?”

    李乘风道:“你之所以定下第一才能给我落日枪的规矩,是因为你想看看我真正的能力和潜力,值不值得投资培养,现在,我想我已经充分的证明了我的实力和潜力,如果你看重规矩,那你还是会坚持原来定下的规则,不拿到第一,不给落日枪,但你一定会给予我其他方面的帮助,否则……你之前所有的投资都会打了水漂;如果你不看重规矩,那你现在就会给我落日枪,那我就更不用担心了。有落日枪再手,我有十成把握能击败皇甫松!”

    李乘风脸上的笑容又坏又痞,还透着一丝玩世不恭与看透世情:“所以,不管是哪一种,我都没什么好急的,你说是么?大师姐?”

    大师姐心里面没来由的冒起一股火来,尤其是当她看到李乘风这欠扁的笑容时,她就恨不得想要将这个家伙拳打脚踢,恶狠狠的出一口气!

    整个灵山派,甚至全天下的修行人里面,没有一个人会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

    哪一个男修士见了她不是惊艳、仰慕、艳羡、贪婪、渴望、甚至是占有和疯狂,可是没有一个人像李乘风这样,不仅不将她放在眼里,而且居然还将她揣摩得透透的,不仅揣摩得透透的,而且还调侃她,讥讽她,甚至是……取笑她,戏弄她!

    这种感觉让大师姐心中焦躁恼怒,有一种失控的感觉。

    自从潜伏在灵山派以来,她就习惯了慢慢布局,将一切事物都掌控在自己手中,一旦有事情和人超出了她的控制,她就痛苦,就忍不住想要抓狂。

    大师姐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痛扁李乘风的冲动,她冷笑道:“你就不怕你猜错了么?”

    李乘风悠悠的说道:“我如果猜错了,大师姐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你可是大忙人,心里面装着全天下,不知道想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我想,这事情一定需要我参与,所以,你就别顾着自己的面子再硬撑着绕弯子了,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是要把落日枪给我了么?”

    大师姐盯着李乘风,深吸了一口气,藏在袖子中的双拳紧紧握住,她看到李乘风大战欧阳绣那一场斗法后,对李乘风完全刮目相看,甚至有些佩服,开始有点认可李乘风。

    可现在,这一丁点的好感再次不翼而飞,她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