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612章 大破大立忧天劫
    李乘风想了想,非常仔细,极其谨慎的说道:“掌门师伯所说,弟子实在不知。”

    马千里盯着李乘风,道:“哦?”

    李乘风被这轻飘飘的一个字说得汗出如浆,他低声道:“挟太山以超北海,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马千里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为长者折枝,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李乘风如针在背,他自然知道马千里这话是什么意思,两人借用圣人所说的名言打机锋,李乘风告诉马千里,这件事情并不是他不想告诉马千里,而是他实在做不到,就像是把太山夹在咯吱窝下面跳入北海一样,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马千里立刻用圣人所言的下半句来反问李乘风:这件事情就如同为长者折一根树枝一样简单,并不是你做不到,是你不想做而已。

    在马千里看来,李乘风是转世金仙,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九重天一百多年不接纳任何修士成仙。

    可马千里不知道的是,李乘风对于前世的记忆根本就是碎片式的,他至今都没有完全弄明白,为什么他会和孙义绝反目成仇,为什么她就一定要对自己赶尽杀绝,居然还动员了九重天所有的仙人来围攻自己?

    这些都弄不明白,李乘风怎么可能会知道为什么九重天一百多年不接纳修士成仙?

    可关键问题是,李乘风绝对不能当着掌门的面承认自己就是转世叛仙,他怎么认为,那是他的事情,但李乘风绝对不能当面承认,这是一个基本原则问题。

    一旦承认,那便是口供,等于亲自送上把柄给对方,将自己的脖子送到闸刀下面去。

    这样的蠢事李乘风绝对不会去做。

    可是不承认,掌门又会觉得自己跟他耍心眼,白白葬送了眼下的大好局面。

    李乘风一时间左右为难,他想了想,道:“弟子若是知晓,又岂会自投罗网?”

    马千里盯着李乘风好一会,似乎对他这个答案既满意,又不满意。

    满意是,李乘风话中暗示了他的确是转世叛仙,虽然没有确凿承认授人以柄,但是潜台词已经承认。

    不满意的是,他依旧一口否认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九重天一百多年不接纳修士成仙。

    马千里也不再紧逼,因为他知道步步紧逼下去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他微微笑了笑,道:“我便是随口一问,你且下去吧。另外,记住,你是灵山派的弟子,不仅仅是藏剑阁的弟子!你的未来无可限量,切勿自误!”

    李乘风心中一凛,知道马千里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只记得搞派系斗争,沉迷于天阁内战,而忘记自己同时还是灵山派弟子,而且马千里同时也在暗示他:自己未来前途无量,不要自误!

    前途无量?什么才是前途无量?成为天阁阁主?

    照这样走下去,李乘风有极大概率将来会成为藏剑阁的阁主,因为……实在是没其他人了。

    这种极大概率发生的事情,又岂是前途无量?

    而如果不是这样,那阁主再往上,就是掌门!

    莫非……掌门看好自己将来接任灵山派掌门?

    李乘风心中猛的一跳,随即便哑然失笑,心中很快将这个念头驱赶了出去,随即又往下想:自误?

    什么又叫做自误?

    或者说,李乘风做什么事情,才算是会触碰到马千里所不能容忍的底线?

    眼下李乘风所做的一切都没有触碰到马千里的底线,因为马千里愿意跟他心平气和的说话便是明证。

    李乘风心中飞快的思索盘算着,他恭敬的辞别了马千里,原路返回,在看到孔云真后,他恭敬的朝孔云真一礼,却见孔云真用一种极为不善的目光看着他,李乘风心中暗道: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方才的说话……

    孔云真目视着李乘风下山后,他快步走到马千里跟前,急切的说道:“师兄,这李……”

    马千里立刻打断了他的话,指着头顶,道:“你抬头看……”

    孔云真一愣,愕然抬头,马千里又道:“你看见了什么?”

    孔云真无奈的说道:“云彩……”

    马千里道:“云彩之上呢?”

    孔云真想了想,道:“日月繁星……”

    马千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那日月繁星之上呢?”

    孔云真又想了想,明白了过来,道:“是九重天。”

    马千里微微颔首:“不错,在这个世界之上,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叫做九重天。那么,你应该知道,传说中在九重天之上还有一个世界,你就不好奇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么?”

    孔云真苦笑道:“师弟愚钝,只怕这辈子都进入不了九重天,只能沉迷于这凡世间的世俗凡事了……”

    马千里微微叹息道:“师弟,你当初修行是为了什么?”

    孔云真愣了一下,低声道:“为了成仙……”

    孔云真出身富贵人家,虽然家道中落,但他的初心的确是为了成仙,毕竟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人世间的荣华富贵他都有,那他除了变强成仙,还会去追求什么呢?

    可是……漫长的修行之路一点一点的改变了他,磨耗了他的雄心壮志。

    马千里轻叹了一口气,道:“师弟啊,那你仔细想想,这一百多年来,可有修行人成仙?”

    孔云真一愣,随即他目露惊怖之色,摇头颤声道:“没有……”

    马千里点了点头,道:“你眼里只看到了灵山派的困境,却没有看到整个修行界的困境啊!灵山派现在固然如同一潭死水,左右斗殴,上下厮杀,下面的拼命想要往上爬,可上面的却又忌惮打压。这李乘风若不是机缘巧合进了藏剑阁,只怕现在也泯然于众生,或者在藏锦阁被人害死,或者在藏清阁被欺凌而逃了……”

    孔云真满脸羞惭,道:“师弟管教无方,还请掌门师兄责罚!”

    马千里摇了摇头,道:“这不是你的问题,这是天底下任何一个树大根深的大修行门派都要面对的问题。这也是整个修行界的问题!而这件事情的根源就来源于九重天!九重天一百多年不接纳修士成仙,就导致修士没了目标,他们修仙无望,就只能沉溺于内斗,争权夺利,互相厮杀……”

    孔云真低声道:“所以……掌门师兄认为,这李乘风……”

    马千里道:“是的,也许,能解开这个困境谜团的关键钥匙,便在他的身上了!”

    孔云真想了想,苦笑道:“可是……现在四天阁矛盾不可调和,接下来的天阁之战只怕……如果不强力弹压,只怕会杀个血流成河啊!”

    马千里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道:“正所谓大破大立,不破不立!而且,你只看到了几日后的天阁大战,却没有看到真正的危险来源于何方!”

    孔云真一惊:“真正的危险?”

    马千里抬头看向天空,看着远天处那厚厚云层中隐隐翻滚的红光,他声音低沉的喟叹道:“是啊……天有……不测风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