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773章 进退两难扪心问
    宁同义是一个精力极其旺盛之人,所有政务都是他自己一手处理,每天只睡两个时辰,并且精神奕奕,即便是堆积如山的棘手政务在他手中也处理得井井有条,因此他从来不用师爷,也非常鄙视用师爷的那些官员,更加瞧不起师爷这个群体,事实上,也正如他所说,师爷是一群帮助主政官员负责处理繁琐政务的编外人员。

    可正因为他们是编外人员,又掌握经手着大量的政务权力,这就导致了更加严重的腐败!

    这群人如果拉出去砍头,全部砍了肯定有冤枉的好人,可砍一个放一个,肯定有无数漏网之鱼!

    在大齐,厉害的师爷甚至能够直接影响操控一名主政官员,从而成为背后的影子官员,他们吃拿卡要比这些官员更加的凶残更加的没有底线,因为他们是藏在幕后的!

    而且往往他们害得一任主政官员们倒台后,大多数师爷因为是编外的缘故,拍拍屁股扭头就走,然后去往下一个官员那儿继续充当狗头军师,或者摇身一变用贪腐积攒下来的金银买下大片田地,成为乡绅地主,从此逍遥法外,纸醉金迷。

    可以说,这些师爷已经成为了大齐腐败官场上的一个可怕毒瘤,引起了许多有志有为官员们的集体敌意。

    宁同义很快便将季晨的事情暂时抛在脑后,他在赶走其他官员后,自己不顾地上污浊没有退去的洪水,便跪下来磕了几个头,他哽咽道:“罪臣宁同义救驾来迟,请殿下责罚!”

    赵汗青微笑着说道:“快起来吧,爱卿何罪之有?倒是宁爱卿来了,孤便放心了,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

    宁同义没有起身,他依旧磕头道:“殿下以后切勿再抛下护卫和臣子们私下出访,否则今日惨剧,必将再现!”

    赵汗青苦笑道:“孤知道了,孤知道错了,快起来吧,地上的水凉,而且还很脏。”

    宁同义这才爬起身来,他躬身道:“殿下从善如流,乃圣明之举。”

    赵汗青并不喜欢听人拍马屁,他岔开话题道,咬牙切齿道:“这场灾祸,太守李天难辞其咎!我要严惩李天,将其剥皮凌迟!”

    宁同义似乎料到了赵汗青所说,他又一躬身,沉凝道:“殿下……不可!”

    赵汗青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死死的盯着宁同义,道:“为何不可?就因为他是孤的人,孤就不能动了么?”

    宁同义轻声一叹,道:“当然可以动,但不能是现在!”

    赵汗青沉声道:‘为何?’

    宁同义沉默了一会,声音有些发紧的说道:“四皇子已经开始私下串联,准备在下一次的大朝会上向殿下发起攻击!”

    赵汗青心中一紧,他立刻知道,他的这个四弟敢在大朝会上发起这样的攻击,就意味着这是一场总攻,四皇子要赤膊上阵了,而且对方显然有非常大的把握!

    宁同义涩声道:“殿下,若是四皇子成功,那殿下……怕是要有不忍言之事呀!”

    赵汗青拳头用力一捏,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虽然让天下百姓们过上了几年好日子,可是他到处反腐抄家,早就惹得无数官员怨声载道,而且他获得的巨大声望也让皇帝感到了威胁,如果四皇子这一次攻击成功,宁同义所说的“不忍言之事”只怕就是……废除太子!

    常年在权力场上摸爬滚打的赵汗青更是瞬间想明白:之所以不能现在对付太守李天,就是因为对方很可能就是拿李天来做文章,以此为突破口猛攻太子阵营,只要把李天定罪,那么他后面的那些太子一系的官员们都会被株连,一个一个的被拉下马来,太子一系的力量将会受到沉重打击,随后,带来的则是整个太子阵营的崩塌!

    连自己人都保护不住,谁还敢投效太子呢?

    靠理想么?靠义气么?

    官场战斗不似斗法,也不似战争,但同样惊心动魄,由小见大!

    古今中外多少次掀起官场地震的大动荡,哪一个不是由一个最小的突破口开始的?

    深谙这一点的太子和宁同义根本不敢大意,夺嫡之战凶险异常,胜之则登基为帝,败之则当一良民也不可得!

    赵汗青两眼发红,他无奈而悲愤的一声长叹:“为了保住这太子之位,孤……竟然要去保一个贪赃枉法,昏聩无能,害死无数百姓的混账王八蛋!?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什么世道!?”

    宁同义也感同身受,他眼睛发红,再一次跪了下去:“臣,有罪!”

    赵汗青哈哈悲愤大笑:“你没罪!有罪的,是这混账不清,不分善恶的世道!!”

    宁同义大惊失色,立刻扭头看向窗外,又惊恐的对赵汗青道:“殿下,慎言!”

    赵汗青不顾因为激动脖颈处又渗出的鲜血,他冷哼了一声,转移话题道:“父皇呢,父皇知道这里的消息么?”

    宁同义沉声道:“陛下已然知晓!”

    赵汗青立刻带着期盼的问道:“父皇是何态度?”

    宁同义道:“陛下未置一词。”

    赵汗青大失所望,心里面痛苦而悲伤,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弃儿,连自己的父皇也不支持自己的所作所为。

    赵汗青缓缓跌坐下来,他苦涩的说道:“当今之际,如何是好?”

    宁同义显然已经打过底稿,他不假思索道:“分化团结,释放友善!”

    赵汗青不解的问道:“甚么意思?”

    宁同义沉声道:“此次刺杀事件对于殿下来说不啻于是一记沉痛的警示:大修行人已经正式入场了!以往殿下与四皇子夺嫡之争,修行人只是作壁上观,可这一次却截然不同。接下来的斗争可以想像得到,一定会有更多的修行人入场,而那时候殿下身边若是没有修行人支持,只怕……形势会发生巨大改变!”

    赵汗青明白了过来,他愣了一下,道:“爱卿意思是……”说罢,他眉头一挑,怒道:“不行,绝对不能把小妹卷进来!”

    宁同义也似乎料到了赵汗青的反应,道:“臣来时打听到灵山派弟子李乘风击毙两大魔头,此人可否拉拢?”

    赵汗青又愣住了,他再一次陷入了纠结和痛苦之中,他与李乘风一见如故,对其十分敬佩,而且对李乘风在泰阳城死战不退,仗义出手的事情非常感激,也正因为这样,他不愿意将李乘风拉到这个可怕的旋窝中来。

    一旦李乘风被卷入到其中来,那就相当于李乘风被强行推到了太子阵营的先锋位置上,他必须要去面对整个修行界的敌意,等待他的将是整个修行界的攻击。

    而如果不拉拢李乘风,那李乘风又极大可能会被四皇子拉拢走,那这等于是在资敌!

    怎么办?

    赵汗青一时间进退两难,天人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