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我为帝 > 第三十五章 西方佛教(求订阅!)
    光和七年,秋。

    曹嵩任司空,彻查袁术谋逆一案,曹操持御赐杀威龙棒,查处数十洛阳官员,其中包括原太尉袁逢左右手,太常与卫尉,均属九卿。

    东宫门下通事陈群,献九品中正制,太子采纳,建制九品官人之法,设尚书台,监察百官,南顿太守袁空、丹阳太守袁安、济阴太守袁叙等十二郡最高官员,皆因无德无能被撤。

    各地初显动荡,然颍川陈氏、太原王氏、清河崔氏、河内司马四族弟子出仕,纷赴任职,大刀阔斧,清除僚属,将原本根深蒂固的袁氏势力一一拔起。

    这个过程无法一蹴而就,短要半年,长至一年,各州郡才能全部完成交接。

    传承千年,四世三公,荣耀到极致的汝南袁氏,短短一年内就将衰败,天下还平稳度过,唯有皇室领头,各大顶尖世家同时出手,才能功成。

    到那时,太子的威望也将达到极致,根本毋须逼父禅让,百官上书,皇族请命,表人君之德,号天顺民意,让灵帝自己乖乖去做太上皇。

    黄巾终平,大汉初定。

    ……

    驾!驾!

    山路之上,袁绍正在策马飞奔。

    明明是崎岖难行的羊肠小道,却是马蹄生风,离地寸许,快如闪电。

    此马名乌云踏雪,据说有天马的血脉,千沟万壑,如履平地,马王更能上九天,入幽冥。

    袁绍平日里极是喜欢,现在却觉得那毫无杂色的毛色太过刺眼,恨不得低调,再低调些。

    没办法,任谁经过近月逃亡,身边亲随全部牺牲,都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由于那首民谣,曹操怀疑袁绍与袁术本是同盟,事前暴露,才慌张离城,因此下令抓捕,各郡县都张贴了告示,发现行踪者就有重赏。

    再加上州郡的官员调动,新官上任三把火,涉及刺杀太子,谋逆犯上的重犯,谁敢不提起十二分精神?

    袁绍给碾得东躲西藏,根本回不了汝南。

    “我倒不信,天下之大,无我袁本初容身之处!”

    袁绍却是越挫越勇,他端坐于马上,通天桥沟通星空,浩荡的星力灌注下来,于灵台之上,一枚星辰徐徐转动,已近凝实。

    这便是无双第三境聚曜,星辰之影由虚转实,形成自己的本命星辰,星力便可淬体淬神,如臂指使。

    换而言之,这就是仙武世界的内力。

    袁绍已经到了聚曜境的巅峰,未过三十岁,就有如此成就,在天下八大世家的后辈中,绝对数一数二。

    可惜在这个世界,除非能以武封圣,否则个人的勇武永远是次要。

    甚至项羽以武成圣,天下无敌,依旧战败自尽。

    “袁氏败落,我日后岂不是要成为剑客游侠,为豪门士族卖命?这身勇武,可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啊!”

    “不对,那又岂是我的胸襟抱负?何人敢惑我心神!”

    袁绍心中刚刚涌起悲哀,身体一震,双目凌厉,拔出腰间长剑,向后方直劈过去。

    “嘻嘻!”

    一道轻盈悦耳,不含一丝杂质的声线响起:“袁公子身陷此境,依旧志比天高,小女子佩服!”

    袁绍一剑劈空,旋风转身,就见到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凭虚御空,款款走来。

    她柳腰轻摆,就似天上的神女,画中的仙子,忽然降临凡间,那出尘的美丽,令人呼吸屏止。

    “鱼肠剑?”

    袁绍却顾不上美色,目光落在女子手中转动的一柄短剑上,喝问道:“你是何人?”

    “小女子任红昌,久慕汝南袁氏威名,想要入贵府做个门客!”

    女子温婉地福礼,盈盈而笑,百花齐放,美不胜收,袁绍终于为之一怔。

    哪怕是庶出,但袁绍从小生得英俊威武,甚得袁逢袁隗喜爱,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这一刻竟有种目眩神迷之感,仿佛只要博得她的欢喜,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玄媚天生?妖女,休得惑我!”

    然而就在这时,袁绍胸前一热,一枚玉佩光芒流动,他双目一清,勃然变色,挥剑斩出。

    “中原就是富足,随便一人就有玄器!”

    任红昌灿若星辰的双目大亮,长袖拂扬,鱼肠剑刺,行云流水般将袁绍的剑势卸开,一股奇特的波动荡漾开来。

    “娘留下的玉佩,是玄器?”

    “不好!她在召集援手!”

    袁绍先是震惊,然后发现情势不妙,毫不恋战,拍马就走。

    “汉室在各地布下重重封锁,我的师弟们受到牵连,死伤了不少,袁公子不用玄器赔偿么?”

    任红昌俏生生地伸出嫩白的手掌,上有一卷天书沉浮:“还有你们袁氏从黄巾军内夺走的五万道兵,可是费了我教不少心血呢,一并还回来!”

    “原来是海外三仙教之人!”

    那巧笑倩兮的声音飘入耳中,袁绍连头也不敢回,埋头狂冲,却见彩云一飘,任红昌莲足轻点,立于前方的山石上。

    地遁——穿山透石!

    “遁甲天书?”

    袁绍心沉了下去。

    遁甲天书是道家玄器,攻伐方面并不擅长,却是困敌追遁的无双利器。

    而动静一旦闹大,被朝廷发现,这妖女遁术逃走,自己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行,必须往深山老林中走!”

    袁绍咬紧牙关,调转方向,往马头一按,乌云踏雪闪电飞奔,速度竟是比正常快出数倍。

    直到一片浓密森林前,袁术翻身下马,毫不迟疑地窜入林中,身后骏马呜咽一声,软软倒下,没了气息。

    此时任红昌身后,已经多了数名三仙教弟子,目光却凝重起来:“此人不凡,你们三人一组,结小三才阵,入林追拿!”

    “是!”

    ……

    “呼哧!呼哧!”

    一天后,袁绍背靠一颗参天大树,遍体鳞伤,剧烈喘息。

    他已是穷途末路。

    跟随任红昌来神州的,本就是三仙教最精锐的弟子,还有除葛玄外的八英,皆是无双第三境的修为,他受这么多强者围攻,还能活下来,全靠胸前的玄器。

    “娘!你在天之灵,在保佑我么?”

    他伸手将玉佩取出,看着上面幽幽的光泽。

    这块玉佩正是袁绍母亲的遗物,能被袁逢宠幸,生下长子,自不是一般的婢女,撒手人寰之际,给袁绍留下这块玉佩,一直贴身藏着。

    现在突然迸射出玄器的力量,保袁绍性命,他是又喜又悲。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可惜我终究无法得成大业!”

    就在绝望之际,那玉佩突然绽放出千万道明黄色的光泽,一道庞大的虚影升起,法相庄严,拈花一笑。

    “这是?”

    袁绍目瞪口呆,浑身再度涌现出力量,情不自禁地跟着玉佩,向着密林深处而去。

    两侧参天巨木飞速倒退,最终视野变得开阔,在空阔的深谷中,那玉佩升入半空,向下投射出一条通道,那头隐隐露出一座陵墓的轮廓。

    “原陵?不好!”

    袁绍莫名,怔怔看着,然后瞳孔猛然收缩,掉头就跑。

    可那金色巨影五指一招,浩荡漩涡将袁绍直接卷起,抛入陵墓之内,同时不断扩大,化作一道气柱直升。

    金色巨影,盘坐于上,一手指天,一手划地。

    “西方佛教?完了,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漩涡扩散,所有追踪袁绍的三仙教弟子都被卷入,任红昌俏脸变色,催动遁甲天书连连逃遁,最终还是消失在漩涡之内。

    与此同时,并州一地,粗豪丑汉虎立而起,披风猎猎,对着身后的文士道:“文优,我近来心绪不宁,可有教我?”

    文士掐指一算,露出一丝阴笑:“大人不必担忧,南下之期,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