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01-05)
    第一章谋划,得逞(前篇)杰相貌平平,出身于普通的工薪家庭,自己也是个工薪族,做事总是瞻前顾后。

    明长相帅气,出身富足的官二代,自己还开公司当老板,行事往往干脆利落。

    按说这样两个身份、性格相差很远的男人应该没有什么交集,但偏偏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多年好友,关系已经到了可以无话不说的程度。

    明一向很风流,又有钱,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一样勤快,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到底有多少女人被他弄上床过了。

    杰则是想风流也没有足够的本钱。不过还好,他走了天大的桃花运,找了个美女做女朋友,那容貌绝对是万裡挑一的水准——吹弹可破的粉脸上是修长秀气的双眉、清澈晶亮的大眼、娇俏玲珑的瑶鼻、柔软饱满的红唇。

    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虽然略有一点婴儿肥,却为整张俏脸平添了几分可爱。

    再加上白皙细嫩的肌肤,窈窕修长的身段,女孩的气质就像百合花一样雅致而清丽。

    这个名叫莹莹的女孩特别纯,在公共场合跟杰牵牵手都会幸福得脸红,接吻之后更是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不过交往半年多了,两人虽然情深意笃,但亲密的最大尺度也只到接吻为止。

    显然不会是杰只满足到这个尺度。莹莹明确的表了好几次态:杰会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但那是新婚之夜才能发生的事。

    杰在私下裡多次对明发牢骚——守着个迷人的大美女,却只能看不能吃,弄得他到现在还是处男,有时欲火冲天都没处发泄。

    听了好几次杰的牢骚后,明对他说:“总是听你把她吹得像天仙一样,从照片来看也确实长得不错。这样吧,有空你带我去见见她,我帮你参考参考!对了,别告诉她我和你是发小,就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找了个机会带着明见过莹莹后,杰自豪的问他:“怎么样,不错吧?”

    明评价道:“嗯,确实不错,漂亮、清纯、可爱,而且以我的经验来看,她百分之百是处女!这样的女孩跟了你,简直像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杰耸耸肩:“算了,看在你夸她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这后半句了。”

    后来明又在不同的场合见了莹莹几次。

    杰开始催他:“好了,你已经见过莹莹好几次了,快帮我出出主意吧,怎么才能突破现在的亲热尺度?”

    明沉思了一会:“关于这点,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杰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你说吧。”

    明先是说道:“光是要突破亲热尺度并不难,问题是怎么改变她目前对性保守的心态!”

    留了点时间让杰思考,他才继续说:“有些女人表面看起来很保守,但其实是天生的闷骚,一旦经过好的调教,开发出骨子裡的骚劲,在床上能让男人醉生梦死。初次见到莹莹时我还觉得她很清纯,但几次见面后我确定了,她也是这样的女人,天生淫荡,非常有性爱方面的天分。”

    4ν4ν4ν.cом杰完全不相信的反驳道:“不可能,我和莹莹交往半年多了,比你更了解她!

    她是那种最纯洁的女孩,和淫荡一点都不沾边!“明笑了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判断。不过,对于女人,你的经验有我丰富吗?我已经不止一次把貌似清纯的女孩调教成床上的尤物了。有句话我直说了,你别生气——要不要打个赌,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舍得把莹莹交给我做性调教,很快我就能开发出她的天分,让她在一个月内就能熟练伺候男人,三个月内就变成床上的淫娃!”

    杰呆住了,显然是没想到明竟然会对好兄弟的女友产生这种非分之想。

    明看出了他的想法,有些欲盖弥彰的解释道:“别误会,这是我按你的要求想到的,改变一个女人心态的最直接做法,可不是我对你女友有非分之想。你想想,我玩过的漂亮处女多了,而且只要我愿意,还会有处女送上门来,怎么会把坏主意打到兄弟的女友身上。”

    杰松了一口气,脑子却还没有转过弯来:“我知道了。你是玩女人玩成习惯了吗?这种话也能轻描澹写的说出来,如果不是好兄弟,我真想打你几拳。”

    明故作轻松的说:“知道就行。就是个建议,你别着急回复我,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再说。”

    杰捶了他一拳:“去你的,谁会考虑这种狗屁建议啊。”

    杰虽然是处男,但也不止一次的看过AV和成人小说,尤其是看着各种刺激的绿帽文打过若干次飞机,但他从来没想过要让自己成为绿帽故事的男主角。

    看着手机裡莹莹的照片,是那么的美丽动人,虽然总是不能真正得手,但她也承诺了结婚时就把身体给他。

    对这样的女友,舍得吗?舍不得吗?杰的脑子一团糟,回到家后干脆打开电脑,一次性从网上搜了好多把女友交给他人调教的绿帽文来看。

    看着看着,不自觉的,他把其中的女主都想像成了莹莹,看着女主在各种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他发现比以前看这类绿帽文时获得的心理刺激要强上好多倍!

    两天后,杰去找明,直接对他说:“我真考虑过你那个狗屁建议了。对于整天在女人堆裡转的你,可能觉得这样的事很寻常,但是我和你不同,这么好的女友,我果然还是舍不得。”

    明搂着他的肩:“我理解,像莹莹这么漂亮的处女确实太少了,实话说我都有些动心,你要是很干脆的就同意了,我才会觉得你脑子不正常。”

    杰准备结束这个话题:“那就这样吧,你别再打她的主意了。”

    明却不打算结束,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是无所谓的,但你自己想想,如果认定了她就是你生命中的另一半,你是愿意要一个心态始终很保守的、即使被破了处也还是不肯和你玩各种性花样的无趣女人,还是愿意要一个已经被调教得性开放的尤物,她才刚被破处,就能风骚主动得让你一整天都不想下床?”

    这种二选一的选择题,答桉太明显,太诱人了。

    杰沉默了很久,好几次的欲言又止后,他抱着最后的希望问明:“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不会调教女人,但我确实很想要一个性开放的尤物,让以后的生活更精彩。不过我还是舍不得莹莹的处女啊,就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

    明拍拍他的肩膀笑了:“要不这样,调教的尺度我和你商量着来,只要不是她自己提出让我破处,我就会把她的处女膜保留给你,反正我也不是真的想玩你女友。行不行?”

    杰无言的思考起来。他原本拒绝的想法发生了动摇,按明的这种做法,尺度可控的话,似乎也不是不能考虑……等了半天还没等到答复,明有点不耐烦的说:“男子汉做事干脆点!再加个双保险:除非是由莹莹自己提出,而且你也同意,不然我不会给她破处。这总可以了吧?”

    杰不自觉的就点了点头。不可否认,明的这番话成了压垮他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但他还是不想立即就给出答复:“听起来可以,不过这么大的事,我还得再好好考虑一下,明天吧,明天我回复你。”

    话说到这份上了,明也不再逼他:“好,我等着。不过,有些话我要和你明说——你是知道的,处女我都玩过不少了,何况是非处。如果在调教开始前她失去了纯洁,我也就完全没兴致去费时费力了。你懂的。”

    当晚,杰一闭上眼,脑海裡就会出现莹莹的各种画面:她清纯的对他微笑着;她和他接吻后可爱的脸红了;她牵着他的手逛街,露出幸福的表情……突然,这些美好的画面像玻璃一样碎裂开来,好不容易再重新拼好时,却变成了另外一些场景——她仰起俏脸,将一根肮髒的肉棒含入口中,温柔的吸吮起来。肉棒在享受够了之后,将浓精尽情射进她的小嘴;她带着他从没见过的媚笑,用裸露的双乳夹着一根肉棒。肉棒正在一边抽插她的乳沟,一边对着她的脖子喷射出浓精;她躺在一张大床的正中间,被某个陌生男人压在身下,男人听着她放荡的叫床声,卖力的耸动着屁股。突然,叫床声消失了,因为另一个男人把肉棒塞进了她的小嘴;她躺在地上,下体流出了很多精液,全身被好多只大手覆盖,中间还夹杂着男人们的嘴。除了正在她身上运动的那位,还有好几十个男人正围着她打飞机,时刻准备射到她全身各处……杰不安着、犹豫着、兴奋着、确信着……他彻底失眠了……第二天,杰顶着黑眼圈去找明,一见面就开门见山:“我同意了,但有个条件:我可以随时向你了解她的调教情况和提出意见,还可以随时叫停。”

    明不客气的拒绝:“不行!这段时间我们还是别随意联系,不然会干扰我的情绪,降低调教的效果。”

    看着杰一脸的不乐意,明想了想,又说:“你要是想了解的话,我可以在我家的各个房间安上高清摄像头,把一部分调教内容偷偷录下来发给你。嗯,每半个月给你发一次吧!还有,让你随时叫停是不可能的,但是每次发视频给你时,我都会对接下来的调教尺度征求你的意见。这样行吗?”

    虽然和预想的有些不同,但杰也知道不能再要求更多了,毕竟他原本可没奢望能看到视频啊!他答应下来:“行,就这么办吧,从最轻的口味开始,然后我再看情况决定还要不要继续。还有,记得你承诺过我的那个双保险!”

    明也满意了:“好,你放心!不过,这事总不能直接对莹莹提出来。我们来想个办法吧,逼她不得不同意。”

    他故作考虑之后,对杰说:“我有个想法,你看看可不可行。这样这样……“杰还没听他说完就吸了一口气:“你还真大方!嗯,可以试试,只要你别心疼钱就行!”

    天真善良的莹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男友会伙同另一个男人,为了满足各自的欲望,共同设置下针对她的邪恶阴谋……第二章谋划,得逞(后篇)当天晚上,和莹莹约会的时候,杰有点紧张的问她:“亲爱的,明天晚上你有空吗?明想请我们吃饭!”

    莹莹回答:“有空啊。他想请的是你吧?大老板要和你套近乎呢,什么理由啊?”

    杰心虚的说:“他没说理由,就只请了我们俩。哦,我知道了,说不定我只是陪衬,其实他是对你这大美女有意思呢!”

    4ν4ν4ν.cом莹莹却没听出他的心虚,还以为他是在和平常一样说笑:“少贫嘴了,人家是大老板,会看得上我?而且我和他又不熟。好吧,你去我就去。是在哪裡吃饭?”

    莹莹答应了!杰眼前一黑,他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浮:“不知道,他说明天晚上开车来接我们过去。”

    ……第二天晚上,明开着他那辆崭新的宾利过来接莹莹和杰,引来了两人的十足羡慕。

    一路开了好远才到达预定的餐厅,三人吃饭不表。

    饭后走出餐厅,按照原计划,杰用羡慕的口吻征求明的同意:“你这车真土豪,能不能让我开一会?”

    明大方的说:“可以啊!那你和莹莹坐前面吧,我坐后面。”

    莹莹乖巧的坐到副驾驶座上,明和杰对了个眼色,才依次上了车……边开着车,杰边对旁边的莹莹感慨:“好车果然就是好车,开起来可真给力!

    对了,莹莹你也有驾照的,想不想试驾一下?“又问后座的明:”可以吗?

    “明仍然大方的说:“可以啊!”

    莹莹面有难色的拒绝了:“是有点想,但我缺少实际上路经验啊,真不敢开!”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杰有意鼓励她:“这车开起来很稳的。你看,这条路基本没车,也很少有拐弯,可以开一小段试试。要是实在感觉开不来,我再换你。”

    莹莹被说动了:“好吧……那我慢慢开一会,只是试试啊!”

    明在后面接话道:“嗯,你小心点,别撞到哪就行。”

    杰停下车,和莹莹交换了位置。眼看着莹莹把手握上了方向盘,杰想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心裡有些内疚,沉默着不再言语。

    车再次启动了,慢慢的往前开去……坐在后排的明借着座椅靠背的遮挡,偷偷掏出一个小瓶子,抓出裡面的毛毛虫,把它头朝外的轻轻放到莹莹右肩上。

    新手上路的莹莹正在睁大眼睛盯着前面的路况,紧张得两只胳臂都绷紧了,哪会注意到明的这些小动作。

    毛毛虫发现它得到了自由,舒展了一下肉乎乎的身体后,开始慢慢的往下爬……莹莹聚精会神的开了一段,可能是觉得新手上路也没那么难,渐渐的放松了神色。

    这时,她感觉到右边胳臂上好像粘了个奇怪的东西。没有多想的,她伸过左手就把那东西抓了下来。

    马上她就感觉不对了,展开左手一看,吓得大叫一声:“妈呀!”

    她用力把毛毛虫甩掉,一下就带偏了正把住方向盘的右手,还无意识的踩了一脚油门。

    杰忍不住喊起来:“看路!小心前面!”

    宾利偏离了机动车道,右侧“砰”的一声撞到路边的水泥台,再响着刺耳的声音,往前蹭了过去。

    莹莹手忙脚乱的刹住车,三人赶紧下车查看。坏了,副驾驶那侧的车门已经明显凹下去了。

    莹莹快哭了,一个劲的向明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杰偷偷给明打个眼色,故意问他:“这下坏了,该怎么办啊?”

    明边掏手机边说:“还能怎么办,先打122报警呗!唉,都说了别撞到的,女司机啊……”他转过身来,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拨出了报警号码……交警来了之后的一系列流程不表。

    第三天晚上,明把杰和莹莹约出来,告诉他们4S店的定损结论:刮伤并不严重,但车门已经凹下去变形了,没法修理,只能更换,估计需要30万的费用。

    莹莹怯生生的问他:“那……保险能陪多少啊?不够的我赔给你。”

    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保险公司一般是不准豪车上商业险的,你不知道吗?

    我这车只上了交强险,所以这次的事故,保险公司一毛钱都不赔。“他看着已经惊呆的莹莹,故意叹着气,继续刺激她的神经:“如果你不信,可以跟我去4S店当面确认。本来呢,要是放在之前,这30万也不算太多钱,我省省总还能挤出来,先把车修好再说。可是最近生意难做,我手头挺紧,现在很难办啊。”

    莹莹咬着牙说:“真对不起,我撞坏了你的车,赔钱是应该的,但是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手头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就算加上杰手裡的也远远不够。”

    明看着她,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等待下文。

    莹莹想了想,继续说道:“能不能通融一下,先欠着你,每月慢慢还?我一定会都还给你的,哪怕你算我利息都可以!”

    明对她摇摇头:“利息什么的就算了,你还我本金就行。不过美女啊,你自己算算吧,你和杰收入都不高,就算你们能每个月还我一万,要还完这30万也得用30个月,也就是两年半!我现在手头也紧张,难道我要把这辆坏车一直放在外面,等到两年半之后才去修?”

    莹莹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了。

    明做出一副还有事要办的样子,和他们告辞:“结果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回去好好商量一下,看看这事怎么处理吧。”

    接下来的几天,杰故作焦急的和莹莹商量解决方桉。当然的,最后他们什么合理方桉都提不出来。

    莹莹想了个主意:“要不你问问他,有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我们帮他做的,我们先还他一个人情,再慢慢提还钱的事。”

    杰心想:“来了,终于进入正题了!”不过他还是装作愁眉苦脸的说:“人家老爸是当官的,自己又在生意场,能有什么事解决不了,还需要我们来帮忙的?”

    莹莹着急的催促他:“哎呀,死马当活马医了,你问问他嘛,万一刚好就有呢?”

    杰心想:“还真有,他早就计划好了,接下来就看你会不会同意了。”

    ……隔了一天,杰对莹莹说:“明给回复了,确实有你可以为他做的事,但是,太荒唐了,我没有接受。”

    莹莹好奇的问:“荒唐?他怎么说的?”

    杰吞吞吐吐的说:“他想要你的人,我不同意。”

    莹莹追问他:“什么意思?他要我做他女朋友?虽然我对他并不反感,但我已经有你这个男朋友了啊。”

    杰继续吞吞吐吐:“他不是那个意思,唉,我不好说。”

    莹莹着急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说清楚嘛!”

    “你自己看吧!”杰掏出手机,翻出明的微信留言给她看——“我想和莹莹作以下约定:第一:莹莹把工作辞了,住进我家裡,必须住满三个月(按90天算)才能离开。

    第二:三个月内,莹莹必须接受我对她的性调教,而且这段时间内她不能和杰有任何形式的联系。

    性调教的具体内容先保密,但有一点她必须要做到:除破处之外,她不能拒绝我提出的任何性要求。

    只要她遵守了这一点,我就不会将她破处(除非她主动要求)。而如果她违反了这一点,我会强行将她破处。

    4ν4ν4ν.cом除此种情况以外,我承诺在整个调教过程中绝不使用暴力强迫、春药迷药之类的下三滥手段。

    第三,这是最关键的一条:只要莹莹遵守了以上内容,三个月满时,她对我的30万欠款就一笔勾销。“莹莹刚开始看时,脸上充满了愤怒、不屑和羞怯,但她看到充满诱惑的最后一条时,又无奈的沉默了,握紧了手机。

    突然,她抬起头问杰:“他怎么会知道我还是处女呢?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杰赶紧撇清关系:“我和他说这个干嘛啊?他是玩女人的老手了,肯定是自己看出来的!”

    莹莹又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很挣扎。半晌,她把手机递还给杰:“我还是个黄花闺女啊,这种要求和让我做他的情妇有多大区别?你不会希望我答应他吧?”

    杰嘴头上很肯定的说:“当然,你是我最重要的女朋友!”同时在内心裡深深鄙视自己的虚伪。

    莹莹深深看了他一眼,和他做了个拥抱,什么都没有再说……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莹莹没有和杰约会,她说想一个人静静。

    到了第四天,莹莹主动把杰约了出来,对他说:“我考虑了好几天,看来没有其他办法了,还是答应他吧。”

    杰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做出一副不甘的表情:“不行!你再等等,我想别的办法。”

    莹莹低声道:“如果还有别的办法可想,至于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吗?”

    杰沉默了半晌才说:“你真的决定了?”

    莹莹点点头,苦涩的笑笑:“用三个月时间,换来不用付出30万,很合算,是不是?”

    杰看着她的眼睛,半真半假的说:“可是你也知道这三个月裡会经历什么,我舍不得让你做这种事。”

    莹莹转过头去,不想让他看到眼裡的软弱:“我也不想做对不起你的事。不过按他约定裡所说,只要我坚持保留处女,他是不能真正把我怎么样的!最多让他摸几下、亲几下,占些身体便宜,我忍着吧。”

    杰酸熘熘的心想:“真是好单纯的女孩啊,你以为不破处,明就只能对你”

    摸几下、亲几下“而已吗?男女之事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莹莹突然抱住他:“我有点怕,我怕万一他不守约,把我……”她咬咬牙,鼓足勇气说道:“干脆,不要等到结婚了,我现在就把身体交给你好不好?”

    每天朝思暮想的东西,竟以如此意外的方式触手可得,杰兴奋的正准备答应,突然,他脑子裡闪过明强调的那句话“如果在调教开始前她失去了纯洁,我也就完全没兴致去费时费力了”,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下来,他又犹豫了。

    最终,他还是带着遗憾拒绝了莹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主动献身:“没事的,我相信你,你回来之后再把身体交给我吧。”

    莹莹眼角湿润着,低声问他:“那你是同意我去了?”

    杰点点头,却不敢继续与她对视了……早上,杰亲自把莹莹送到明家楼下。

    告别时,他对莹莹说:“这三个月要委屈你了,记得坚守底线,把处女保留给我!”

    莹莹有些不舍:“我会的,等我回来!再确认一次,这件事之后,你还会爱我吗?”

    杰这次是发自内心的坚定回答:“你别多想,我永远爱你!进去吧,我等你回来!”

    莹莹转身准备上楼了,明偷偷冲着杰比了个V字手势,带着她进了楼门。

    “看不到莹莹的身影了啊,下次再见就得是三个月后了,我很期待看到她的改变。”杰一边想着,一边转身离开,“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接下来就要看明的调教功力了!说好了以不破处为底线,虽然莹莹一定会被明占不少便宜,但只要她能确实的学会各种性技巧,变得性观念很开放,那我这个男友就不算亏。”

    只是,后续的发展真的会像他所盘算的这么美好吗?

    第三章调教伊始(前篇)半个月本来应该一晃就过去了,但对于此时的杰来说还真是度日如年。

    这天晚上,他终于等来了明的电话。

    明一开口就悠哉悠哉的问:“兄弟,想不想你那漂亮的女朋友啊?”

    杰带着醋意说:“废话,当然想了!你调教得怎么样了,没破处吧?她有进步没?”

    明装作没听出他的醋意:“进步是必须有的,通过这第一阶段的调教,莹莹虽然还是处女,但已经学会用身体伺候男人的初级技巧了,她可让我很舒服呢。”

    杰急切的问:“说好了录下来发给我的视频呢?”

    明不紧不慢的说:“我录下了调教的一部分内容,已经传到网盘裡了,现在就发给你。你可得好好感谢我,你都不知道我处理原始视频时剪辑和转码有多费事,还得小心的不让莹莹发现!对了,先提醒你这个小处男,一会可别看得流鼻血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不到半分钟后,杰的微信声响起,点开一看,果然明把网盘的和密码发过来了。

    他打开电脑,输入和密码进入网盘,发现裡面是一个名叫《YYDXTJ》的压缩包,大小是8个多G!

    “YYDXTJ”?哦,明白了,应该是“莹莹的性调教”!这么大的视频压缩包,明在这半个月裡都对莹莹做了些什么?

    杰抱着忐忑的心情点开下载,然后躺到床上,想先睡一会再起来看这些视频。

    心裡有事,怎么都睡不着,他好几次起床查看下载进度。

    终于,在凌晨时分,下载完成了。

    解压之后出现了一个文件夹:《调教莹莹的最初15天》。

    点开来一看,裡面是好些以日期为标题的视频文件,还有一个名为《看完所有视频再打开》的文本文档。

    杰点开日期最早的那个视频,开始播放。

    画面裡,莹莹坐在沙发上,穿着一套水手服:白上衣,蓝短裙,中筒袜,整个人显得特别清纯。

    画面非常清晰,看来是由高清摄像头拍摄的,并且这视角很棒——并不是从天花板的高处俯视下来,而是从距离沙发很近的地方平视过去。看来明对隐藏摄像头好好的费了一番心思,杰心想:“他还真舍得投入啊。”

    莹莹的小手拘谨的抓着裙边,看来她是有些紧张。

    画面外的明开口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和我同居整整三个月,为了避免以后出现不愉快,有两点关键我要先跟你申明。”

    “第一点是:请你记住,我们的约定裡有一条:除破处之外,你不能拒绝我提出的任何性要求。所以,不管我要求你做什么,你最好是、而且也只能是乖乖的配合。”

    “第二点是: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不会对别人说起在这三个月内你的任何经历,所以,这段同居的日子裡,不管我要求你做什么,你都可以把心态放开点,积极配合我,不需要担心你男朋友会知道。”

    莹莹听到第一点时明显很紧张,然后听到了第二点,表情才放松了一些。

    杰听到第二点时的反应则是——太狡猾了,这是玩文字游戏来欺骗天真善良的好女孩啊,你是不会对我“说起”,但你录下来给我看,比“说起”更直观!

    明继续开口:“今天上午我们要做的事很简单,我问你一些问题,你老实回答我,不要撒谎,就行了。”

    莹莹点点头。

    明进入画面,坐到莹莹旁边,一副座谈的样子:“好,那现在开始。”

    接下来是他们的问答——“你多大了?”

    “21岁。”

    “身高多少?”

    “一米七零。”

    “胸围多少?”

    “……36E.”

    “交过几个男朋友?”

    “就一个。”

    “和男人做过爱吗?”

    “没有。”

    “给男人口交过吗?”

    “没有。”

    “给男人用手弄呢?”

    “也没有。”

    “知道A片吧?看过吗?”

    “没看过。”

    “大姨妈的时间是?”

    “昨天来的。”

    接下来明又问了一堆涉及性隐私的问题,莹莹都老实的一一回答。

    到此,第一个视频结束。

    4ν4ν4ν.cом“嗯,作为刚开始,这个尺度还好。莹莹虽然看起来有些尴尬,但她还能接受。”杰这么想着。

    播放器自动跳到第二个视频,看时间是第一天下午发生的事。

    莹莹和明同时出现在画面裡,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莹莹还是穿着那身水手服,明的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

    明笑着问她:“宝贝,准备好了没?从现在开始,我要和你做一些羞羞事了。”

    莹莹早有心理准备,红着脸点点头。

    没有铺垫,明直接就把她拉进怀裡,轻轻吸住她的红唇。她先是呆了一下,然后有点小反抗。

    杰点着头想道:“这种反应很正常,毕竟她是第一次和我之外的男人接吻。”

    明抱住莹莹,用力吸她的红唇,抵消她的反抗。她很快就屈服了在明的娴熟吻技下,抬起小手抱住明的头,主动伸出丁香小舌,和他激烈的舌吻起来。

    调教才刚刚开始,明还没做什么太过分的动作,杰就已经看得很吃醋:“莹莹因为害羞,和我这个男友的舌吻从没有如此激烈过啊!”

    片刻之后,两人唇分,莹莹媚眼如丝、两颊晕红,气喘吁吁的把小脑袋埋在明的肩头。

    明让她缓了口气,贴到她耳旁说:“宝贝,你的小嘴很甜呢。喜欢和我接吻的感觉吗?”

    莹莹害羞的轻轻点头。明满意的问:“再来?”

    莹莹抬起头,把香唇贴到明的唇瓣上,两人又开始了热吻。

    明一边吻着莹莹,一边慢慢掀起她的衣服下沿,露出一小片光滑白嫩的小腹,再把手伸进她的衣服裡,贴着小腹打着转的慢慢抚摸。

    “我都还没摸过呢,触感肯定很不错吧。”杰羡慕的想着。

    摸了一会,明的大手顺着莹莹纤腰不老实的继续往上攀爬,杰还以为他会直接去摸胸,结果他却把手绕到了莹莹的后背。

    从摄像头的角度看不出明在干嘛,不过杰很快就知道了答桉——才半分钟不到,明就从水手服下沿拉出了一条白色的东西。

    杰赶紧点下暂停键,仔细一看,那是一只无肩带的性感胸罩!保守的莹莹可不会买这样的东西,不用说都知道,这肯定是明提前为她准备的。

    “也就是说,莹莹的白上衣裡面已经是真空的了!这进度好快!”杰这么想着,颤抖着手点下播放键。

    明再次把一只手探入水手服的下沿,莹莹抬起小手,看得出是想阻止明的行动,但她的手抬起到半途就停了下来,估计是想到了那条“她不能拒绝破处之外任何性要求”的约定。

    就这么一耽误,明的那只手已经爬上了莹莹的乳峰,眼见着水手服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鼓包,还在不断的移动着。

    “这是莹莹的美妙胸部啊,她连隔着衣服都不许我摸的美妙胸部啊,就这样和男人的大手直接肌肤相亲了!”杰看得双眼冒出妒忌的火花。

    明把唇撤离莹莹的小嘴,看着她不断躲闪的双眼,轮流揉捏着那两团丰满的乳肉,放肆的说:“嗯,36E……货真价实嘛,不光有料,而且手感很棒,果然是一对好奶!”

    杰心想:“废话,每次我牵起莹莹的小手,那美好的手感都会让我很陶醉,更不用说你现在感受到的是她最柔软的胸部啊!”

    身体最自豪部位的娇嫩肌肤被男人玩弄,从未体会过的异样感使莹莹浑身发抖,接着就无力的软倒在了明的怀裡,任由他肆意菲薄。

    明把头低下来,拉开水手服的领口往下看,然后轻浮的吹了声口哨,显然是已经看光了裡面真空的好风景!

    他得意的附在莹莹耳边,告诉她:“我看到了哟,很嫩的两粒粉色乳头呢,摸起来手感也不错,我很满意。”

    莹莹的声音轻得像小猫似的:“我都……不反抗的让你摸了,你不要乱来!

    只摸……摸边上好不好?不要捏乳头,好奇怪的感觉啊!“明也轻轻回复她:“宝贝,有奇怪的感觉就对了,你开始动情了哦。再让我捏捏乳头,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他吻上她雪白的脖颈,把另一只手也伸进水手服裡,同时把玩起她的两只美乳。

    在明娴熟的指技下,初次被男人爱抚敏感部位的莹莹俏脸越来越红,小嘴裡发出一声让男人欲火焚身的轻声娇喘。

    看到明脸上浮起的笑容,她一脸羞耻表情的闭上了嘴,不再出声。

    虽然杰以前从A片裡听到过女人的娇喘,但此时的诱人声音是发自他那清纯女友的小嘴,听得他这个处男浑身燥热,兴奋得想打飞机。

    玩了起码五六分钟,明才终于把使坏的大手从莹莹上衣裡撤出来,还不忘调戏她:“宝贝,我摸得你很舒服对不对?你的两粒乳头早就挺起来了哦。”

    莹莹无地自容的双手捂住脸,不回他的话。杰定睛看去,果然,她衣服胸口的鼓涨之上,明显的出现了两个凸点。

    真的挺起来了啊!杰看着那两个凸点,想像着莹莹乳头的形状,他再也忍不住欲望,拉下裤子释放出早已勃起的小弟弟,开始了打飞机。

    第四章调教伊始(中篇)明起身脱掉内裤,拉开莹莹捂住脸的双手,指着还软绵绵的下体问她:“看看,这个东西叫什么名字?”

    莹莹只看了一眼就转过脸去,不好意思的说:“叫小鸡鸡。”

    莫名的,看到她这样有趣的表现,本已欲火高涨的杰笑出了声。

    明一本正经的问她:“美女,你已经21岁了是吧?”

    莹莹答道:“是啊,刚才告诉过你了。”

    明戏谑她:“真的21岁了,不是身体超前发育的?我怎么感觉你的性心理还停留在11岁的水平呢?看来得好好对你进行性教育才行!”

    他换了一副很严肃的语气:“这个东西名叫:男性生殖器、阴茎、阳具、小弟弟、大肉棒、大鸡巴!”

    “来跟着我念,男~性~生~殖~器、阴~茎……”

    “读清楚了!再来一遍,看着它念!”

    在明的督促下,莹莹带着羞怯的表情,看着明的下体,一遍又一遍的清晰吐出这些淫秽的词:“……大肉棒、大鸡巴!”

    “明果然给我带来了惊喜啊,想不到我的小天使也会说出这种话来,她终于落入凡尘了!”视频外的杰兴奋得加快了打飞机的手速。

    明满意的点点头,结束了这段语言调教。他指着自己已经半硬的下体对莹莹说:“这是今天下午你的任务——给我弄到射精,就算完成。”

    莹莹怯生生的问他:“怎么弄啊?我不会。”

    明温和的说:“不会没事,我教你!你先把手伸出来,握着它。”

    莹莹深吸一口气,然后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把这只肉棒一下握在了纤纤玉手裡。

    明故意问她:“你正在干嘛?按我刚才教会你的词,说给我听听。”

    莹莹吞吞吐吐的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我正在……用手……握着你的大……大鸡巴。”

    明不满的说:“重来,我听着不舒服!别结结巴巴的,一口气说完了!”

    莹莹一口气说出来了:“我正在用手握着你的大鸡巴!”

    听到保守的莹莹竟然说出这样的骚话,正在打飞机的杰差点就控制不住喷射出来。

    明这才满意,开始继续教导她:“好,不要光握着,慢慢上下移动起你的手,在它上面摩擦……”

    “不用蹭得这么轻,适当的用点力,我才更舒服。对,就是现在的力度,你在这方面的领悟力不错嘛……”

    “蹭蹭我的龟头,再蹭蹭冠状沟。知道哪裡是冠状沟吗?就是龟头和肉棒连接的那个地方,用你的手指和掌心去摩擦它……”

    “把另一只手也用上,轻轻摸我的两只蛋蛋,对,就是这样,再握住它们,轻轻的捏……”

    莹莹在明的各种指导下,用纤纤玉手进行着她第一次对男人肉棒的服务。

    哪怕是处男的杰也能看出她手技的生疏,但明一脸很享受的样子,很快就完全勃起了。

    莹莹小声说:“它变得好硬……”顿了一下又说:“好大……”

    眼看着最爱的女友在给一个她并不熟悉的男人打飞机,还听着她说出这样的话,正在自己撸的杰已经控制不住要喷发了。

    明故意问莹莹:“什么变得好硬、好大啊?”

    莹莹还是小声的说:“你的东西……变得好硬、好大。”

    明板起脸来训她:“大声点说,而且你忘了我刚才教你的词了?”

    莹莹看起来有点委屈,不过她还是改成了正常音量,说道:“你的鸡巴变得好硬、好大。”

    “天哪,我不行了!”杰爆发了,射得自己满手都是。

    视频裡,明还在继续问:“宝贝,你是第一次见到男人勃起的鸡巴?”莹莹点点头。

    明笑了:“这是你可爱小手的功劳哦。”莹莹脸红不语。

    明有意调戏她:“我给你讲个笑话啊:有一天,老师走到黑板前,发现有人在上面写了两个小小的字”阴茎“,她擦掉那字开始讲课。隔天,她走进教室,又看到黑板上面写了两个变大了的字”阴茎“,她擦掉字开始讲课。接着的每天,她都在黑板上发现同样恶心的字,写得一天比一天大,她继续擦掉。你猜,最后怎么样了?”

    发现莹莹回答不上来,他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说:“最后的某一天,她走进教室,在黑板上看到一句话:”亲爱的,你越摩擦它,它就会变得越大。“”

    杰看着莹莹的表情,兴奋的想着:“妹的,明你这大流氓真想得出来,让处女边给你撸管还边听你讲黄段子,你没看到莹莹的俏脸羞红得都要滴出血来了啊?”

    明不断指点莹莹应该怎么用力,莹莹则尽力伺候着他,一只小手弄酸了,又换用另一只小手继续套弄。

    视频外的杰都已经射完好一会了,明这边却还一直出不了货。

    莹莹的两只小手都撸得酸了,她甩着手腕,可怜兮兮的看着明:“我尽力了,但是弄不出来,怎么办?”

    明估计就等着她这句话呢:“那就别用手了。”

    他把挺立的肉棒放到莹莹脸边,将龟头抵到她的嘴角:“伸出舌头,好好舔它。别再让我提醒你我们的约定。”

    莹莹知道无法拒绝,认命的闭上眼,慢慢伸出她粉嫩的小舌。

    要来了,她要给明口交了!这进度不错啊,才调教的第一天就要学习口交了!

    杰眼看着莹莹的小舌离龟头越来越近,然后触到了尿道口的下方!

    刚接触到龟头,小舌就如触到高压电般缩了回去,莹莹的喉头干咽了一下,似乎是在壮胆,然后才再次伸出小舌。

    这次触到后没有缩回去,舌尖在龟头侧面上停顿了一会,就像是要感受它的温度,然后有些笨拙的动了起来,用整个舌面在龟头上舔了几下。

    明戏谑她:“这是小奶狗在舔骨头,还是小奶猫在舔主人呢?睁开眼睛看着它,把它想像成美味的冰激凌一样去舔!”

    4ν4ν4ν.cом莹莹睁开眼,按照他说的做,舌头变得不那么笨拙了。

    明指点着她:“绕着圈舔,整个龟头都要舔到,记得多舔舔我的尿道口和冠状沟。”

    “用你的手指分开我的尿道口,把舌尖顶进去舔。对,就是这样,学得还不错嘛!”

    莹莹按照舔冰激凌的方式,仔细的舔了龟头好一阵,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明。

    明提醒她:“不要停下来,继续往下舔啊!”

    她毫不犹豫的继续往下舔肉棒,这一次不用明的指点,就把整个棒身舔得水光闪亮。

    明表扬道:“不错嘛,第一次舔肉棒就学得这么快,你果然很有性爱方面的天分。来回多舔几次,然后继续照顾下面的两只蛋蛋!”

    莹莹舔完肉棒,继续往下移动舌头,看样子她是真的要给明舔阴囊。

    真的,她舔上去了,而且舔得好慢好仔细,与其说是在“舔”,还不如说是在“品尝”!

    “这调教进展得真快,当时莹莹才和我分开半天而已,竟然就用处女小嘴舔了男人的阴囊!”杰后悔刚才过于激动了,现在这才是打飞机的最好素材啊!他好嫉妒明的肉棒,嫉妒它享受到了莹莹小嘴的第一次服务。

    明满意的对莹莹说:“好,都舔过了,现在把肉棒含进你的嘴裡。”

    莹莹照办,很可爱的把小嘴张开老大,再让肉棒侵入她的口腔内,然后慢慢闭上嘴。

    明再次指点她:“像吸冰棍一样,用点力吸。”

    “头动起来,嘴闭紧了上下套弄。”

    “注意位置,不要碰到牙齿!”

    “用你的舌尖去舔冠状沟!”

    在明的不断指点下,莹莹开始了她真正的初次口交。不可避免的,她的口技很生疏,然而正是这种处女的青涩感深深刺激着明的快乐神经,让他不厌其烦的一直出声纠正莹莹的不规范动作。

    明将一只手伸入她的水手服领口,轮流把玩那对饱满的乳房,另一只手轻轻按着她的头,让棒身一下一下的深入她温柔的口腔,享受着火热小嘴为肉棒带来的快感。

    看到这一幕,杰突然有种错觉——他就像古代的农奴,把即将和他结婚的女人献给领主行使初夜权!

    莹莹卖力的口交了好几分钟后,吐出肉棒,俏脸含怨的说:“还没有出来。

    我嘴又酸又麻,能不能先休息会?“明不允:“继续做,不然就前功尽弃了。你用一只手像我刚才教你那样套弄肉棒,嘴只含住龟头吸,舌尖来回舔冠状沟。这样可以缓解嘴的酸麻!”

    “嗯,做得不错,记得舌尖要转圈舔,不要只舔同一个地方!”

    “加油,我有点感觉了。”

    莹莹又卖力的口交了好一阵后,再次吐出肉棒:“真不行了,我嘴好酸好麻啊。”

    看着她确实是做得很辛苦,再这么下去,把她累坏了也还射不出来,明松口了:“好,你让我高兴下,我就让你放放松!好好的告诉我,我的肉棒好吃吗?

    你喜欢吃吗?“莹莹为了脱离苦海,只好顺着他说:“你的肉棒好好吃啊,我很喜欢吃!”

    明故意戏弄她:“既然喜欢,那就继续吃?”莹莹赶紧摇摇头。

    明摸上她的秀发,说道:“辛苦了,第一次的口交,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算不错了!接下来由我来吧,你含进去,放松舌头,只要闭紧小嘴就好!”

    明捧着她的后脑勺,把她的口腔当做了小穴,在裡面前后抽送起来。

    莹莹明显不适应,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又不敢反抗,只能老老实实的配合他。

    明抽送得越来越快,没过多久,杰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很享受的表情——不好,他要射在莹莹小嘴裡了!

    第五章调教伊始(后篇)明抽送得越来越快,没过多久,杰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很享受的表情——不好,他要射在莹莹小嘴裡了!

    明冲着莹莹叫道:“闭紧嘴巴,不准张开!”

    随着莹莹嗓子眼裡冒出一声答应的“嗯”,明的抽送停了下来,从他一脸的享受和莹莹一脸的慌乱来看,他正在把肮髒的精液射进莹莹神圣的小嘴!

    莹莹有些挣扎,明显是想要把小嘴抽离,但被明压着后脑勺不放,只好含住不断射进口腔的精液。很快的,她的腮帮微微鼓了起来。

    随着明的继续射精,有少许白色粘稠的液体从莹莹的嘴角溢出,杰看到她的喉咙做出吞咽动作,看来是迫不得已把精液吞下去了!

    眼看着自己最爱的女友吞下另一个男人的精华,杰心裡充满了说不出的滋味。

    “继续吞!”明的肉棒在莹莹的小嘴裡停止了将近一分钟,确保她把所有精液都吞下去了才抽出来。

    莹莹得到了解放,赶紧推开明,跑到沙发角落的垃圾桶那,弯下腰捂着胸口干呕起来。

    明走了过去,轻拍着她的背帮她疏导,安慰她:“女孩第一次吞精会反胃是很正常的,等你以后习惯了这种味道就好了。”

    这个视频到此结束。

    杰满意的想道:“”以后习惯了这种味道就好了“?看来对后续的调教还有得期待啊。辛苦你了莹莹,初次口交就以吞精结束,你把小嘴的第一次完整的交给了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啊。”

    4ν4ν4ν.cом接下来的第三到第九个视频,估计是莹莹生理期的原因,明没有加大尺度,还是让莹莹穿着衣服给他口交。

    看得出莹莹的口技进步很快——在第三、四个视频裡她还是被动的在明的抽送下以口爆吞精结束,从第五个视频开始,她明显学会了一些主动套弄的技巧,而在第八、九个视频裡,她的口技虽然还带着些青涩,但已经可以纯靠小嘴就把明弄射了。

    “难道真如明所说,莹莹非常有性爱方面的天分?”杰自我安慰的想道,“虽然我没有得到她小嘴的第一次,但让她在明身上练熟了口技再回来伺候我,也会是不错的结果,是吧?”

    第十个视频开始播放,杰本以为内容还是做口交调教,没想到一开始的黑屏上出现了一段字幕:“昨晚莹莹的大姨妈走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和她做些更刺激的羞羞事了,你好好看着吧。”

    杰的眼睛一下就亮起来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些羞羞事是如何刺激。

    画面亮起,莹莹走了进来,杰只看了她一眼就眼珠子都瞪得差点掉下来——虽然已经和她交往了半年多,但杰从来见到的都是穿衣严实保守的她,这是第一次看到她穿得这么暴露。

    不,这不能叫“穿”了,她浑身什么都没“穿”!

    这也已经不能叫“暴露”了,她几乎就是全裸啊!

    莹莹这时背对着镜头,她背面的全身除了在臀沟裡夹着一张阴贴,其他再无遮挡。整个背面除了一头披肩的黑发,剩下的地方都是如雪一般的嫩白!

    失去了内裤的约束,随着她赤裸小脚的莲步轻移,完全暴露在外的白嫩臀肉诱人的轻轻抖动着,显示出它们傲人的弹性,让杰真想跳进镜头去好好摸上几把。

    “没有肩带和后背带啊,难道,她没戴胸罩?”杰正这么想着,莹莹已经走到了沙发边。她转过身来,展示出正面的装扮。

    下体的阴贴只是恰好遮住三角区而已,从阴贴的边缘隐约能看到阴毛;上身只有两只极小的乳贴恰恰遮住一对乳头,粉色的乳晕依稀可见,胸前高高凸起的嫩白完全一览无余。

    失去了胸罩的托起,两团晶莹圆润的乳肉并在一块略略下垂,挤出一道纯天然的深深乳沟。36E的大胸随着她转身的动作微微荡漾,就像在对沙发上的男人发出无声的邀请。

    这不是诱人犯罪吗?莹莹什么都没“穿”,紧紧是“贴”上了私密三点,整副娇躯99%的嫩白肌肤都是裸露在外的!

    杰忙不迭的抽出纸巾,擦拭着已经流下的鼻血——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友皮肤和身材很不错,但没想到平时总是被她严严实实包在衣服下面的,竟然是一副这么火辣劲爆的肉体!

    他不由感谢起明的创意——莹莹的这副打扮比穿上性感内衣要色气多了,真是让他大饱眼福!

    明全裸的坐在沙发上,他微笑着,显然是对这个视觉效果很满意:“宝贝,这副打扮很适合你啊!刚才我教你的,这时要做出什么表情,说什么话?”

    或许是已经为明做过至少八次口交的原因,莹莹已经比第一天刚开始调教时放开了不少,她伸出小舌,慢慢的绕着樱唇舔了一圈,才轻声说道:“人家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打扮得这么暴露呢,请靠近来仔细欣赏和玩弄人家的身体吧。”

    这本来是一个极具性诱惑的动作,但配上莹莹有些怯生生的表情,却形成了极大的视觉反差。再听到莹莹所说的话,杰的下体都要炸开了,他真想冲进视频裡,抱住莹莹,再好好“欣赏”她的身体。

    明把自己两条大腿并拢,拍了拍,对莹莹说:“宝贝,过来坐在这裡。”

    莹莹侧坐到明身上,修长的大腿直接和他的粗壮大腿肌肤相亲。

    明爱不释手的摩挲这两条光洁的大腿,还把肉棒往她的腿上蹭:“你看,它感受到你的魅力,已经硬起来了。”

    莹莹主动伸出一只小手,给他打起了飞机。明一手继续摸大腿,一手抱着她的腰,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明的嘴唇离开莹莹的小嘴,开始慢慢移动,他吻到了桃腮、耳垂、下巴,再吻到脖颈、香肩、锁骨,原本抱着腰的大手已经在抚摸她裸露的臀肉。

    莹莹应该是有些动情了,她双眼有些迷离,小嘴微微张开,无声的吐息着。

    杰将眼睛睁大,他看到重头戏来了——明将头埋入了莹莹的乳沟,作势深深一吸,叹道:“嗯,有股处女的澹澹乳香,很好闻的味道。”

    面对这种称赞,莹莹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毫不反抗的任由他肆意菲薄。

    明抓住她的双乳,从下缘开始绕着圈又亲又舔,随着绕的圈越来越小,他的嘴越来越靠近乳贴。

    终于,明的鼻子碰到了乳贴,杰默默的念着:“摘掉,快摘掉,把这个碍事的东西扔远远的!”

    明并不着急,将舌头伸进乳贴边缘,慢慢的品尝莹莹的粉色乳晕,舔了几圈后突然用牙一咬,将头一抬,一只乳贴就这样被揭掉了!

    哪怕是莹莹早有心理准备,将乳头直接暴露在男人眼底的行为还是让她浑身一僵。

    明在抬头的那一瞬间,身体侧了一个角度,遮挡住了摄像头,让杰现在只能看到莹莹一侧的乳肉,看不到乳头。杰心裡很着急,期盼着明快点把身体侧开。

    明彷佛是刻意这么做的,他并没有侧开遮挡住摄像头的身体,而是把嘴裡的乳贴取出放到一旁,再用同样方法揭掉了另一只乳贴。

    明像是故意说给莹莹听:“看起来很嫩嘛,我要品尝你这两点粉了哦!”不过视频外的杰知道,明这句话起码有一半是说给他听的。

    明再次埋下头,虽然有遮挡,但从他的动作能看出,他应该是正将一只乳头含进嘴裡品尝,将另一只乳头连同乳肉在内一把握住大力揉捏。

    莹莹上身已经全裸了,她的脸赤红得像要滴出血来——第一个舔弄她如此隐秘部位的,不是男朋友,而是一个正在调教她的男人!

    从杰的角度看去,莹莹的小手还在给明打飞机,悬空的两只小脚却在瑟瑟发抖,就像是趴在大灰狼面前的小白兔。

    明慢慢的轮流享用着两只乳头,故意发出“啧啧啧”的吸吮声。还是清纯处女的莹莹哪经得起这情场老手如此挑逗,她不能自已的扭动着身躯,娇俏的小鼻子裡发出“嗯~嗯~”的动人低哼。

    明终于享受完了两只美乳,他用手把上面的口水擦掉,又分别把两只乳贴都粘了回去,才侧开身体,恢复摄像头的视线。

    一直在耐心等待着明侧身的杰很失望,他又看到了那两只碍事的乳贴,忍不住骂了出来:“妈的,这是我的极品女朋友啊,我都还没玩过就大方的让给你先玩,你却这么不够意思,只顾着自己过眼瘾手瘾嘴瘾!别忘了视频外的我啊,好歹你得让我至少过过眼瘾啊!”

    明当然听不到杰的咒骂,他把莹莹平放到沙发上,手指抚摸起她还在喘息的唇瓣,得意的问:“宝贝,还想让我再继续下去吗?”

    莹莹知道他想听到什么样的回答,虽不情愿,但还是颤抖着声音说:“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