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13-14)
    第十三章破处进行时(中)莹莹可爱的小脸上露出既想看,又害羞的表情,处女的身体却情不自禁的悄悄靠了过去。

    明顺势分出一只手来,玩弄起她的阴蒂,直玩得她情欲上扬。她正要开口呻吟之际,明却毫无预兆的突然把手收回,再次集中精力到与琪琪的交合上。

    莹莹就像一个被吊起了胃口的食客,才正准备提起筷子享受,面前的美味就被别人抢先端走了。她小脸上写满了空虚,看着正在享受性爱的琪琪,眼神里竟然带了点醋意。

    杰看到莹莹的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下体,心想:“哟,难道她被这两人挠拨得忍不住要自慰了?”

    莹莹的手还真像杰所想那样运动了起来,很快的,她的手指缝间就溢出了水花。

    “咦?”杰发现了问题——莹莹会想要自慰,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的动作不像是第一次自慰该有的那么生疏。

    看来这也是明教会她的吧,虽然没有录在之前的视频里,但杰实在无法想象她在以前还非常纯洁的时候就会做这种事了。

    明转过头来,装作刚发现莹莹的一脸红潮,故作惊讶的问她:“哟,小处女是不是感觉寂寞了,想要我也好好疼爱你?”

    莹莹很干脆的承认了:“是,我也想要!”

    明拔出小穴里的肉棒,站到她面前,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可以,先给我好好舔它!”

    这根肉棒的整个表面都沾满了琪琪的淫水,换做今天之前的莹莹是肯定不会舔的,但是现在又如何呢?

    杰没法确定,他只知道自己的肉棒已经在裤裆里勃起,心底的恶魔再次苏醒:“舔吧,我希望你舔!难得的机会,我很想看到你仔细品尝另一个女人淫水的味道!”

    莹莹就像听到了杰的心声,她用小手把棒身上的淫水都刮擦到了顶端,彙聚到龟头上,在它们流下来之前,轻啓朱唇,整个包裹了上去,大力吮吸之后,再做出吞咽的动作。

    她双眼含情脉脉的和明对视着,吐出了龟头,杰清楚的看到,龟头上原本的那滩淫水已经消失了!

    明温柔的摸摸她的头,嘉奖她又突破了新的尺度。于是她更来劲了,再次将龟头吸入嘴里,然后慢慢埋下头来。

    随着她的头埋得越来越低,从龟头到棒身,再到肉棒根部,明的整只肉棒已经全部没入了她的小嘴里,她的嘴唇几乎亲吻到了明的阴囊!

    杰看得越来越兴起:“这个就是A片里的深喉啊!前面的视频里没有这项调教,莹莹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好家伙,明你又背着我偷玩!”

    他已经忘了,或者是故意忘了,明在一开始就告诉过他,录下来发给他的只是“一部分”调教内容。

    莹莹保持深含了大概十秒锺后,抬起头把小嘴回退到龟头处,慢慢的吞吐了几下,又再次埋下头深喉,就这么反複的做起来。

    杰看到每次莹莹深含时,喉咙处都会出现一块凸起,很显然,那是明的龟头!

    反複的做了两三分锺,莹莹再也坚持不住了,吐出肉棒,转头咳嗽起来。

    明帮她拍拍背做舒缓:“好了,做得很不错!你先休息一会,我和琪琪做完了就轮到你。”

    明回到已经有些等不及的琪琪那边,抬高她的两腿架到肩上,跪着把被莹莹含得湿淋淋的肉棒刺入她的小穴。

    这次明应该是想要速战速决,他悬空抬起了琪琪的屁股,一上来就快速突刺,琪琪被他插得双手乱舞,俏脸上散发的媚意简直就像玫瑰的香气一样浓郁。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她发出狂乱的叫床声:“哦~明,你干得我……好舒服,又顶到我的……花芯了!再来,我还要,用力干我,用力的……肏爆我!哦……”刺激得旁边的莹莹忍不住再次自慰起来。

    明很快就要坚持不住了,他大叫起来:“莹莹,快点过来,吸我的蛋蛋!”

    莹莹趴下来,把脸埋到这对淫男乱女的交合处,舌头乖巧的舔上明的阴囊,在上面绕了几圈后,把一只睾丸整个含进了嘴里。

    明抓紧琪琪的屁股,叫着:“要射了!”

    琪琪喘着气,热情的回应他:“我知道……你喜欢……内射,射进来吧,都射给我!”

    明没被莹莹含着的那半边阴囊开始交替的一胀一缩,明显是正在把精液都发射到琪琪的小穴里。杰看不到莹莹的表情,但知道她在用小嘴和舌头直接感受着睾丸射精的力度!

    明的阴囊渐渐平静下来,莹莹这才吐出一直被她含着的那只睾丸。

    肉棒慢慢从琪琪小穴里退出,莹莹从明的阴囊开始,一路往上舔到尿道口,将肉棒上的精液都吞进肚里后,再对他说:“刚才你射精的时候,蛋蛋在我的嘴里跳动得好厉害!”

    杰在肉棒在裤裆里跳动着,他耐不住的发出感慨:“让两位美女这么爲他服务,明真是会享受齐人之福啊!不过他调教得太棒了,莹莹的羞耻心确实已经被磨得很澹,如此淫荡的侍奉竟然是一个处女做出的,说出去谁会信?”

    明躺下来休息,莹莹跟了上去,继续爲他吮吸已经变软下来的肉棒。

    明问她:“看到刚才琪琪的表现了吗?这才是做爱的极乐,你还没有真正享受过这种滋味。”

    莹莹含着肉棒,双眼迷离的点点头。

    明再问:“那你想不想和我一起体验这种极乐?”

    莹莹再次点头,小嘴吸得更卖力了,估计是想起了前些天的处女膜口性交带给她的异常快感。

    肉棒在她的小嘴里勃起后,她主动躺下来分开双腿,自己掰开两片花瓣,无声的对明发出了邀请。

    明笑着对琪琪说:“过来,让你看看,过去那些天里,我是怎么在不破处的前提下和她做爱的。”

    在琪琪的火热注视下,明插入了莹莹,仍然是只插入龟头就抽了出来,然后再浅浅的插回处女膜口。

    琪琪看到长长的棒身整个都露在小穴外面,嘻嘻的笑了起来:“这叫哪门子的做爱啊?明明就像在过家家一样呢!”

    莹莹不满的瞪了她一眼,有些底气不足的反驳道:“胡说,他都已经插进我身体里了,这怎么……不算是做爱?”

    琪琪笑得更欢了:“好,好,你说是就是!慢慢享受吧!”

    明却没有让莹莹享受多久,他只抽送了一小会就停了下来。莹莹一愣,自己扭起了屁股,让龟头浅浅的继续进出。

    明用悠闲的口气问她:“还想要啊?”

    莹莹急切的说:“还想要!”

    明将口气换成了不满:“可是我不想要了!总是这么浅浅的进进出出没意思,既让我享受不到男人真正的快乐,也让你体验不到女人真正的快乐。琪琪说得对,这不叫做爱,只是在过家家!”

    说完这番话,明从处女穴中退出龟头,躺下来对琪琪说:“看来刚才那次你还不够卖力啊,没有让莹莹想明白。来吧,你再给她演示演示,什么才叫真正的做爱!”

    “那我上来啦。”琪琪用手撑在明的胸口,对准了肉棒一坐到底,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呼,再转头对莹莹说:“看到了没?刚才对你的那种浅浅抽插算什么,这样的全插进来才是真的做爱!”

    莹莹一时无言反驳,只是看着她像骑马般的在明身上驰骋,然后若有所思。

    琪琪的技巧很纯熟,极好的控制着插入的尺寸,肉棒每次齐根而入之后,都退出到只保留龟头还在小穴里,然后才往回再次一插到底。

    大幅度的快速进出数十下后,琪琪的脸上写满了快乐,小嘴里冒出与她清秀俏脸不符的骚骚话:“哦,好爽,我好爱你……的大肉棒!明,我伺候得你……舒服吗?我的肉体……比旁边的小处女……棒多了,是不是?”

    莹莹靠了过去,近距离观察起他们的结合部,眼见着琪琪自己用下体吞吐明的肉棒——娇嫩的小穴口被撑成了可爱的圆形,还依依不舍的紧箍住棒身;两片花瓣接受了淫水的充分滋润,闪动着晶莹的光泽,随着肉棒的快速出入,被带得像蝴蝶一样上下翻飞。

    直看得没有真正性爱经验的莹莹春心大动,双颊的绯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显得更加娇俏可人。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明竟然还能忍住不吃掉她:“小处女,看到了吗?我能和姿色不输给你的琪琪尽情享受做爱,爲什么还要憋屈的陪你玩过家家?”

    其实只要仔细想想就能发现这番话里的逻辑漏洞,但莹莹的思考能力已经被眼前的活春宫彻底剥夺了。

    她不甘心的继续旁观两人的交合,看那表情似乎还觉得明说得很有道理。杰看得有些不安,他有种预感,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出事!

    琪琪尽情的享受着火热奔放的性爱,很快就大叫着高潮了,带着满足的媚笑,坐在明的胯上喘息回複。

    看到这样的琪琪,莹莹此时的眼神竟然带了些羡慕!

    明敏锐的发现了莹莹的眼神,指着身上的琪琪对她说:“你看看,琪琪快乐得都要飞天了!只有像刚才这样被男人深深插入,女人才能体会到做爱带来的真正快乐。怎么样,想不想让我插到你的小穴深处?”

    莹莹抿抿嘴,有些局促的说:“看到你让她这么舒服,我有点忍不住想试试,可一想到要是和你这么做了,我就再没有第一次可以留给杰,又不想试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动摇了?”杰的不安感越来越重。

    明把莹莹拉过来,双手不安分的在她的全身四处游走,莹莹撒娇一般的“嗯,嗯”着,主动把他的右手拉到自己湿润的下体上,再俯下身亲吻他的肩膀。

    明右手搓着莹莹的阴蒂,左手富有技巧的挑弄她早已挺起的粉嫩乳头,还一边舔弄她的耳垂,一边在她耳畔发出恶魔般的呢喃:“想试就试嘛,爲什么非要把第一次保留给杰呢?你这么漂亮,他才不会在意你是不是处女。看看,你才只是对女人真正的快乐浅尝辄止,就已经这么喜欢我的肉棒了,你难道不想遵从自己的欲望,更进一步的尝试下我肉棒真正的滋味?”

    面对着这么明显的诱奸,莹莹却不回话,看样子她是真的在考虑明的建议!

    明继续爱抚着她,逐渐加大了力度,直弄得她娇喘连连,才再次问道:“还没想好吗?要处女身,还是要快乐?只能二选一,快点选!”

    杰有些不屑的想着:“这不是废话吗,莹莹肯定会选择处女身啊,毕竟她骨子里还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女孩,哪有这么容易被你的花言巧语说动。快点拒绝他吧,莹莹,让他知道你并不贪图那点快乐!”

    很可惜的是,莹莹再一次打击了杰的盲目自信。接受了明和琪琪的一再撩拨,她的情欲持续高涨,终于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泛滥出来,淹没了仅剩的那一丝理智。

    她下定了决心一般的说:“要快乐!”

    听到她做出的选择,明露出了可恶的得意笑容:“你不要处女身了?”

    莹莹摇摇头:“不要了!”

    明继续挑逗她的神经:“那就说出来,你要把处女身送给谁?”

    莹莹漂亮的眼睛里全是欲火:“我要把处女身送给你!”

    “完蛋!她真的主动提出要求了,她真的顺应明的诱奸了!”杰听到她的这句话,顿时感觉如五雷轰顶!

    他发现自己实在是低估了明的御女手段,更发现自己实在是高估了“遵循莹莹意愿,让她自己选择破处对象”的决心。

    刺激玩过头了,真的玩火自焚了!在这要命的一瞬间,他十分后悔自己之前回複了明那个选择!

    他点下暂停键,飞快的拿起桌上的手机,准备给明打电话,及时制止这出荒诞的行爲。

    可是刚翻到明的号码,他就苦笑起来——不对,这视频不是现场直播啊,里面的内容已经是好几天前发生的事了!接下来不管明对莹莹做了什么,都已经是彻底的过去式了!

    杰就像一只在配偶争夺中战败的公鸡,闭上眼,垂头丧气的瘫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良久,他都没有换姿势,好像是已经睡着了。

    杰当然睡不着,他倒是自欺欺人的真希望自己早就睡着了,现在的这出戏不过是他的一场梦而已。

    突然,他跳起来,飞快的解开裤带,抓着自己坚硬的小弟弟坐回椅子上,眼睛贴近屏幕,再点下播放键——世上没有后悔药,既然已经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就干脆放开心胸,好好欣赏这难得的破处美景吧!

    第十四章破处进行时(后)明向还坐在他身上休息的琪琪点点头:“好了,你下去吧,换她上来。记得去做你该做的事。”

    琪琪会意的起身退出明的肉棒,再翻身下床,离开了画面。

    “宝贝,我会给你一个今生难忘的破处回忆。”明指着他一柱朝天的肉棒,对莹莹说,“来吧,你对准它坐下来,把半个龟头放进小穴里。”

    莹莹就像前些天玩处女膜口性交时那样,用一只小手握住肉棒,导向双腿间的那道肉缝,慢慢的坐了下去,说道:“嗯,放进来了。”

    这时画面突然断开,再衔接上时出现的是莹莹惊慌的脸部特写:“琪琪姐你在干嘛?不要录啊!”

    画面下方出现一段字幕:“我准备给莹莹破身了,作爲对你的补偿,让你把这段宝贵的破处场面看得更清楚吧,这是琪琪拿着DV在拍特写。”

    DV的镜头开始往下移动,在莹莹的丰满双乳上停留了一会,又靠近她吞入了明半个龟头的下体。

    杰之前就已经注意到,莹莹的阴毛没了,整个下体都光秃秃的显得很稚嫩,镜头拉近之后他看得更清楚了:这下体稚嫩得真的好可爱。不过,这份可爱马上就要献给明了……画面下方出现一段字幕:“爲了让你把莹莹的处女下体看得更清楚,我事先给她剃毛了,这样很漂亮吧?”

    镜头外继续传来莹莹的声音:“别录我,别录,快关掉啊!”

    明的声音传来:“这是你人生难得的唯一一次,得录下来留给你我做纪念。

    你放心,我保证不把这段录像给外人看!”

    短暂的寂静之后,莹莹的声音传来:“那……你一定要说话算话!”

    她说完就不再发声,看来明的承诺还是让她妥协了。

    杰却想道:“狡猾的明又在玩文字游戏了,对于莹莹来说,我可不算是外人啊!”

    DV的镜头拉远了一些,把莹莹的全身放了进来,看得出她有些紧张。

    明嘚瑟的问莹莹:“宝贝,告诉我,你现在是要干嘛啊?”

    莹莹一脸羞涩的说:“我要把处女献给你。”

    明继续问:“你要以什么身份把处女献给我?”

    莹莹看着他,俏脸上再度升起红霞:“我当你私底下的老婆,好不好?”

    意外的,明竟然有些不屑:“切,我承认你确实是大美女,可是你看看旁边的琪琪吧,我的女人多了去,姿色出衆的可不止你一个,还真未必能轮到你来当我老婆。”

    莹莹应该是没料到明会拒绝,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却没有不悦,想了一下又说:“那,那……我做你私底下的情人总可以吧?我把处女给你后就真的是你的女人了啊,你不想对我负责吗?”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杰心想,如此美貌的莹莹,如此低三下四的近乎哀求,要是换了我,绝对就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可是明很强硬的回複道:“以后也许可以,不过目前嘛,以你的性技巧,连情人都当不成,最多就和琪琪一样,先做我的炮友慢慢培养!炮友你懂吗,纯粹的肉体关係,要了你的处女我也没义务负责的那种!”

    明给她安排的耻辱身份让莹莹身体一颤,差点小手没握住肉棒,让它脱离小穴口,她赶紧又再次握牢,一副舍不得的模样。

    明故意歎息:“唉,你不愿意吗?看来还是太勉强了。好吧,那你下去,换琪琪上来继续和我做爱。她的态度和技巧都比你强多了!”

    莹莹急了:“不要!不要换,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的,我……我愿意!”

    明顺着她的话问:“说完整点,你愿意什么?”

    莹莹一口气连说三句:“你不想对我负责也没关係!我愿意只当你的炮友!

    我想和你像刚才琪琪那样的真正做爱!”

    看来她原本保守的性爱观已经被明成功刷新了,杰听得打起了飞机:“莹莹,你可是我心目中高洁的女神啊,怎么能对明如此卑贱?你才和他“同居”了一个月零几天,就这么沉迷于他的肉棒和性技巧了吗?要知道,这家伙是个玩弄了很多女人的花花大少,你就算把处女身献给了他,他也不会好好珍惜你的啊!”

    被某人称爲花花大少的明很满意莹莹的表态:“很好!现在你按我说的去做——松开紧握住的那只手,只用两根指头扶稳肉棒根部,把双腿和腰自然放松,慢慢的坐下来,就这样把处女献给我。”

    说完这话,他把两只手都抱到了脑后,神情悠闲的看着莹莹,活脱脱一副要欣赏女奴主动奉献处女的土豪主人模样。

    琪琪又把DV镜头转到了莹莹那无毛的下体,向前推近,最后停留在极近的地方,拍摄两人结合处的特写。

    莹莹听话的松开了手,改用两根指头捏住肉棒根部,拜特写所赐,杰看得十分清楚,她和明的性器官正赤裸裸的连接在一起,两片原本合拢的精致粉嫩花瓣已经被半个龟头硬生生的破到两旁。

    没有了小手的遮挡,明那根不知猎取过多少女孩贞操的肉棒露出了全貌,长长的棒身上青筋毕露,就像是一把准备竖直捅入莹莹处女穴里的凶器,显得格外狰狞。棒身顶端的龟头也显得比平日里更加赤红肿大,似乎是在爲即将品尝到美人的处女血而兴奋不已。

    莹莹的身体开始下落,剩下的半个龟头也慢慢陷入小穴。

    整个龟头都陷进去了,明的声音再次传来,显然是要说给视频外的杰听:“不错,我已经抵到了你的处女膜,继续!”

    莹莹神圣的小穴口已经撑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形,穴口的淫水被龟头挤了出来,流到棒身上,闪烁着淫靡的光芒。

    杰竟然有些感谢明之前不断挑起莹莹的性欲,让她下体流出了大量的淫水。

    不管怎么说,有了充足的润滑,待会破处的疼痛总能减轻一些。

    这次与以往不同,明不再满足于只插到处女膜的深度,莹莹同样不满足于此,她身体的下落没有任何停顿,大大的特写镜头里,竖立的棒身开始以肉眼可测的速度,一点点的被吞入小穴。

    能如此清晰的欣赏到莹莹的破处过程,杰不由得感谢起明拍摄特写的用心,他心想自己或许是疯了——被明带得疯了,被莹莹带得疯了,这整个世界都疯掉了。

    莹莹的声音透着害怕:“好胀好难受,感觉里面绷得太紧了。”

    被两指捏着的棒身已经有五分之一进入小穴里了!

    杰看着他们肉体渐渐结合的过程,加快了打飞机的速度。

    明故意羞辱莹莹:“大美人,你的处女膜快被我顶破了吧?不需要扶了,现在把稳着肉棒的指头也撤掉!”

    莹莹撤掉指头,语无伦次的念叨着:“绷得好酸!痛!要破了!我坏掉了!”

    毫无遮拦的棒身已经有四分之一进入小穴里了!

    她肯定很痛吧!杰有些心疼的看到特写镜头里莹莹白嫩的大腿根颤抖得如同筛糠,看样子随时都可能软下来。

    明故意再次羞辱莹莹:“不错嘛,宝贝,你的处女膜还挺结实的,我的肉棒都插进来这么长一段了,还没有捅破呢。”

    不过,马上就要破了吧?莹莹的处女膜肯定已经出现了裂纹,但还在顽强的做着最后的坚持,而杰正在打飞机的肉棒已经有了射意!

    “啊!”伴随着莹莹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号,杰看到她的下体勐的掉落下来,瞬间就吞没了剩余的四分之三棒身,紧紧贴到了明的下腹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