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53-54)
    【第五十三章温泉中出事件(末篇)】温泉泡得差不多了,我准备起身,姐突然语出惊人:“抓紧时间吧,回家之前我们还能再做一次。”

    我惊讶了:“不是吧,你还没要够啊!我已经不行了!”

    她淡定的说:“哼哼,少装!看你的样子还没完全被我榨干嘛。”

    我哭笑不得:“没装,我的小弟弟好累,是真的硬不起来了。”

    她看起来挺有把握的样子:“看我的,给你点视觉刺激。”

    走出了温泉池,姐双膝着地的跪在地上,将傲人的胸部挺起,指着它们对我说:“想不想往上面尿尿?”

    “啊?”我以为我耳朵出了问题。

    她用两只小手托起一双乳房的下部,挤出深深的乳沟,对我一努嘴:“往这里面尿。”

    看到我还呆坐在池子里,她有些不耐烦了:“别以为姐很随便啊,我可从没被人尿到身上过,这会心血来潮了想把第一次给你,不要就算了!”

    “我要,我要!”知道又可以有一次难得的体验,我赶紧走出温泉池,把软绵绵的小弟弟悬垂到她的乳沟里,努力放松尿门。

    尿出来了,我在姐的胸部上尿出来了!体验着这种奇异的感觉,我控制好排尿的速度,让尿液不快不慢的积入深深的乳沟。

    尿液从狭窄的沟缝里流下,在姐平坦的小腹上形成了一道小溪。

    渐渐的,狭窄的沟缝已经满足不了尿液流下的速度,微黄的尿液浸没过我的小弟弟,开始沿着乳房的边缘外溢,形成了悬空的瀑布,姐的腰身两侧也各自出现了一道溪流。

    姐白嫩的胸部现在就像忘记关上水龙头的浴缸,带给我另类的视觉刺激。

    膀胱里的尿液已经排尽,随着沟缝的不断泄洪,我的小弟弟从水面下露出,已经有了硬起的征兆。

    “还差一些是吧,那再给你个福利,我之前只为男人做过一次的哦!”姐松开托起双乳的小手,拽过我那湿漉漉的小弟弟,也不嫌脏,直接就放进嘴里吸了起来,还不断用小舌来回舔弄。

    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下,我瞄着开始慢慢硬起的肉棒,不由得对姐比起大拇指:“哇塞,姐,你好污啊,真让我意想不到!”

    她吐出肉棒,得意的说:“污你个大头鬼!看,它是不是开始硬起了?”

    她拉着我下到温泉池里,将身上的尿液清洗干净,然后说:“还没完全硬呢,看来得再给你点甜头尝尝。”

    在她的指挥下,我站起来,双手扶着池边,两腿大大分开的把屁股翘高。

    随着她绕到我后面,我有些难以置信的暗想:“难道我可以体验到在A片里见过的那项服务了?”正欣喜着,一条温润的小舌头已经舔上了我的阴囊。

    姐从我的阴囊处舔起,渐渐向会阴前进,然后移到菊花边缘。她扒开我的臀缝,“哧溜哧溜”的吸掉菊花外面沾着的温泉水,再用舌头灵巧的舔起洞口周围的褶皱,不时的轻轻打着转。

    我激动得发出了呻吟:“太好了,姐,你真的给我做这个了!”

    “这个叫毒龙哦。”姐的舌头正忙碌着,她口齿含糊的告诉我。

    舔了好一阵后,她将舌尖抵在我的菊花洞上,柔柔的来回拨弄。嗯,不错,有一股与做爱大不相同的快感!我正舒服的放松括约肌好好享受,突然感觉她的舌尖开始用力往菊花里钻。

    她顶进来了!舌尖进入了菊花,在洞口直直的抽插。数十下后,她双手抱住我的大腿根,用力将小脸贴紧我的屁股,舌尖继续向菊花深处挺进,舌面则在直肠的末端来回搅动。

    哦,她让我爽得不能再爽了,我的肉棒已经彻底勃起!

    伸手到前面摸摸肉棒,姐却没有将脸脱离我的臀缝,她口齿含糊的说:“你硬了哦!等等,再让我舔一会。”

    什么,她还舔上瘾了?我热血上头,转过身来,抱起她就走向休息床。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在床边放下她,我往床上一躺,将屁股挪到床沿,双腿分开架起,让她满足我新的性幻想:“继续吧,姐,我要看着你给我舔!”

    姐温顺的面向我的屁股蹲下来,继续刚才那套让我激动不已的服务。比刚才更令我兴奋的是,这次我可以亲眼看到她的服务过程。

    在维持屁股不动的前提下,我很努力的挺起上身,仔细观赏她如何用小舌挑逗我的菊花。

    多美丽的一张脸啊,从小到大都让我百看不厌,而那条嫩红的小舌,又怎么看都觉得十分性感。哪怕是正在为我做这么淫贱的服务,她还是如同仙女一般的明艳动人。

    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火辣辣的目光,姐的俏脸可爱的慢慢变红,但她的舌头运动得更卖力了。我充分的感受到,原来在女人的殷勤伺候下,男人的菊花也能产生如此强烈的性快感!

    五分钟!虽然没有确切的计时,但姐给我做的时间绝不会短于这个数字。

    带着一丝倦意,姐终于站起身来,对我伸出双臂:“满意了吗?”

    我心怀感激的起身抱住她:“是的,姐,谢谢你让我这么有成就感。”

    她笑笑,脱离我的怀抱,拿起矿泉水瓶漱了漱口,然后走进温泉池,坐下,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昨晚在水里站着做的那次不算,我还没把身体泡在温泉水里做过呢。怎么样,这最后一次我们泡在水里做吧?”

    我吞吞口水,带着对水中做爱的好奇,走进了温泉池。

    姐背靠着池壁,将双臂展开放到池沿,两腿叉开,借着温泉水的浮力将屁股抬离池底,对我抛来个媚眼:“小光,来吧,来狠狠的蹂躏我!”

    佳人都如此相邀了,我怎能还不识趣?我站到她面前,放低身体,插入那泡在水中的小穴。

    池水之中,我和姐在面对面的做爱,她亲昵的把手环在我的脖子上,我则托起她的翘臀,让肉棒能更加深入她的身体。

    借助水的浮力,我托得毫不费劲,轻快的进行着与她的交合。

    肉棒从温热的小穴中抽出,又进入更热的温泉水,再回到温热的小穴,两种热度的交替让我的肉棒充着血,坚硬如铁。

    姐迷人的丰乳有一半露出水面,随着我的撞击,摇晃得就像海面掀起了阵阵波涛。

    距离吃完早饭还没有多久,就在热力十足的温泉水中做起了这般激烈的运动,大量的汗水不断从我和姐的身上涌出。

    姐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我,伸出小舌诱惑的舔着性感的红唇,进而把头埋到我的胸口,亲吻我沾满汗液的乳头。

    盯着她痴迷风骚的样子,我用力将她搂紧,一边吻掉她脖颈上的香汗,一边用力挺动屁股。

    她双腿紧勾上我的腰,挺臀迎合着我的抽插,再抬起头来用香唇封住我的嘴,将丁香小舌送进我的口腔。

    热吻并没有持续多久,坚硬的肉棒摩擦着湿热的穴肉,火热的龟头顶撞着娇嫩的花芯,强烈的刺激使姐松开了嘴,大声的呻吟起来。

    她的穴肉在不断紧缩,花芯如小嘴般吸吮龟头,我盯着姐漂亮的眼睛,向她宣泄出充满我全身的快感:“真爽快,姐,你好骚浪!”

    她也痴痴的与我对视:“是啊……我好骚浪,被小光……肏得……好骚浪!

    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我直白的对她宣示出爱意:“很喜欢!以后一有机会,你就和我做爱,好不好?”

    她气喘吁吁的回应:“好!姐是……你的女人,以后……一有机会……就……和你做爱!”

    姐的承诺让我欣喜若狂,在心里默念:“她是我的女人,我要再一次征服她!”

    肉棒像蛮牛一样,更加大力的冲击她的小穴。

    她也大力的紧抱我的腰,狂野的挺动下体来迎合我的抽插。

    “姐,和你做爱真是太美了!”我还想再次看看她小穴流精的美景,于是抱起她走出温泉,对着怀中的娇躯最后冲刺了几下,把昨晚以来的第六发精液连珠炮似的打入她的子宫,冲击得她瞬间达到了高潮……看着姐为我舔干净肉棒后,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恋恋不舍,我真有点心惊肉跳:“姐,你真是太性饥渴了,还会这么多大尺度的花样,我都要被你弄得精尽人亡了!以前我一直觉得你特别清纯,今天我才体会到你是个实打实的欲女!一晚到天明竟然要了男人六次,这频率姐夫能受的了啊?”

    她不满的反驳道:“切,真不知好歹,明明是难得有机会陪你一夜,我才想多满足你几次的!对你姐夫我最多就一晚要两次,而且之前和你玩的那些大尺度花样,我都没对你姐夫使出来过!”

    “知道你对我好嘛,这次出来我玩得太爽了,哪怕精尽人亡也值!”我高兴的想到一件事,“说认真的,昨晚我已经和你洞房过了,今后私底下你就是我的亲亲老婆了!”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然后认真的说:“小光你听我说,你现在还小……”

    我打断她,得意洋洋的指着刚射完精的肉棒:“我的肉棒可不小,亲亲老婆,你可别忘了,从昨晚到现在我把你干出多少次性高潮,又在你身体里射了多少精液!”

    她摆摆手,继续认真的说:“别打断我!你现在岁数还小,如果憋不住性冲动,姐可以为你解决,私下里要姐对你怎么淫荡都行!但是再过两三年你长大了,就该找个真正的女朋友了。虽然我们的关系已经很不正常,但姐始终是姐,不是你真正的老婆,你明白吗?”

    我点点头,继续指着我的肉棒:“明白了!老婆,等到后年我满十八岁了,我们就私奔吧,我会天天在床上喂饱你的!”

    她耸耸肩,笑眯眯的问我:“亲亲老公,老婆乖乖等着你来接我私奔,好不好?”

    我高兴得连连点头:“好!好!”

    她在我头上打个响亮的爆栗:“好个屁!敢情我刚才的苦口婆心都对牛弹琴了吗?”

    我去,好暴力啊!不过我还是很喜欢!我摸着头:“好嘛好嘛,那就先不私奔!对了,你昨晚说要去做处女膜修复术,然后让我重新给你破处,什么时候去啊?我好期待呢。”

    她在我头上打个更响亮的爆栗:“你个禽兽!那是在玩角色扮演助性,你还真当我会去做啊!”

    看来不能再调戏她了,我怕怕的捂着头:“明明是你自己主动提出的啊!女人为什么总是说话不算话,还老觉得自己好占理。”

    她不愿和我纠缠这个了,主动转移话题:“和你商量个事啊,从刚才开始我就有不好的预感。”

    我问:“什么预感?”

    她担心的说:“短时间里被你内射六次,昨晚还是仰躺着睡的,肯定有好多精液流进子宫了,感觉再不处理的话,我真的很可能会怀孕。一会回去的路上陪我去买事后避孕药好不好?”

    我干脆的应承下来:“好吧,那样保险点,我也不想让你真的大了肚子。”

    姐这才放下心来,又开始和我嘻嘻哈哈。

    ……然而,回去的路上我们忘了这事,临近到家时才想起,再去找药店时,却发现附近的那家临时停业了。

    我对姐建议,这会太累了,要不先回家休息下,之后再出来找药店。姐同意了。

    不过,回家休息过后的我们都没再想起这件十分重要的事,以至于数天之后产生了很严重的后果……************以下转回第三人称视角:从温泉回来,小光的寒假也过完了,依依不舍的回了自己家。杰和莹莹又恢复了卿卿我我的二人世界。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有天晚上,杰发现莹莹背着他,悄悄把一张纸撕成好几条,再各自揉成团,塞到了垃圾的最下面。

    出于好奇,等莹莹睡着后,他把那几个纸团翻出,重新拼接起来。

    哦,原来是医院的妇科检查报告单。

    先看一眼名字、年龄。嗯,确实是莹莹本人的。

    再仔细一看内容,几组关键字映入眼帘:“子宫妊娠”、“早孕”、“5周”!

    杰愣住了!一个大大的“孕”字在他脑中徘徊,他的第一反应是有些高兴:“莹莹升级为准妈妈了,我和她有了爱情的结晶!她不告诉我,难道想是过几天再给我这准爸爸一个惊喜?”

    “嗯?好像有点不对劲……”突然,理性回归了他的脑海,“我只有在每月她大姨妈刚走的那几天才内射,那是很安全的啊!”

    他想到了一个不愿承认的可能性:“难道,莹莹藏着掖着,是因为她怀上的孩子其实不是我的?”这个猜想如五雷轰顶,打击得他呆若木鸡。

    在沙发上呆坐了很久,他来到阳台,让夜风帮助冷静一下头脑,客观的分析起这个情况:“按照检查报告单上的怀孕时间推算,这孩子和明无关,因为这期间明没有约她;那么,小光和小豪3P她那次?也不对,几天后她就来大姨妈了……排除掉这些,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她和小光在后来的危险期里种下了种子,也就是他们去温泉的那次!”

    这小子太过分了!如果现在是白天的话,杰也许真会去把小光暴揍一顿。

    “我靠啊!”杰强忍住一拳锤到阳台玻璃上的冲动,花了很长时间来说服自己尽量保持平静。

    “等等,还是先别下定论,这事莹莹应该比我更清楚!”他回到卧室,把莹莹的手机拿到客厅来,翻看起她的各项记录。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果然,微信里有她和小光在今天傍晚的聊天记录!不过他们发的都是语音。

    杰带上耳机,一条条的点开这些语音听了起来——“小光,姐有急事和你说!

    你带上耳机再听,一定别用外放,一定!”

    “姐这个月大姨妈一直没来,今天去医院检查,确定是怀孕了!”

    “恭喜啊,那你和姐夫是不是要奉子成婚了?”

    “奉你个鬼,在安全期之外,你姐夫从没内射过我!这段时间里,安全期外我只让你一个人内射过!按检查出的怀孕时间推算,就是我们去温泉的那次留下的!”

    “不是吧?姐,你的意思是……你怀上了我的孩子?”

    “废话!那天我明明在危险期,说了不让你内射,你偏要乱来,而且我还忘了吃事后避孕药,这下真出事了!”

    “姐你别吓我啊,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谁有心思拿这种事和你开玩笑?你要不承认,我就把孩子留着生出来,到时拉你这个不负责任的爸爸去做亲子鉴定!”

    “姐你别冲动,我没说不承认啊!是我害了你,我负责,我一定会对你负责!”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不过你要怎么负责?能娶我吗?你还未成年,而且我俩是近亲!”

    “这……我不知道……”

    “要不是你们那次强迫我,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果然乱伦是应该受到惩罚的,你倒是爽够了,报应全落在了我头上!怎么办啊?我好对不起你姐夫,呜呜……”

    “姐,别哭了啊,你再哭,我都要心碎了!这事来得太突然,我一时也拿不出主意。这样:你先冷静一下,让我也仔细想想,明天我放学后,我们见面商量该怎么办,好吗?”

    “好吧……”

    杰无力的放下手机:“是真的,莹莹不但没把处女身留给我,连初次怀孕也给了别人!”

    莹莹之前也有过在危险期被内射的经历,比如去海南的那十天里就没吃避孕药,让同一个大叔内射了不下二十次。结果并没出事,她可能就因此产生了大意心理。不过,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她竟然栽在了自己的堂弟身上!

    确定了事实的杰反而慢慢平静下来,刚才的满腹气愤就像气球漏气一样散掉了,这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

    他有些无奈的自嘲道:“刚才的气愤是男人被绿的正常反应,现在这才是真正的我啊。到底是我的性爱观变得和莹莹一样豪放了,还是神经被以前的连续“惊喜”锻炼得足够坚韧了?”

    回到卧室,静静看着莹莹那可爱的睡颜,想着她肚子里的异样,杰却怎么也升不起要怪罪她的念头。

    为她开脱似的,杰又想道:“莹莹挺可怜,小光很可恶,但我自己是不是也有责任呢?从第一次起,我就没有制止过这两姐弟的亲热,甚至还主动为他们创造了好几次机会。包括最终出事的泡温泉那次,也是我提出让他们去的,而且都已经提前发现了她没带套套去,我也还是没有采取防范……”

    被莹莹带歪的性爱观让他得出了一个奇葩的定论:“对不起啊老婆,明明决定了要支持你追求性福,可老公对你的保护还是不到位啊!”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第五十四章厕格之内】本章以莹莹的视角来描述。

    又到了周五,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啊——杰出差去了,几天之后才能回来。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开始胡思乱想。

    距离那不堪回首的堕胎将近一个月了,我感觉身心已经完全恢复。

    本来我很担心这段恢复期内没法总是拒绝杰的亲热要求,可结果他除了要我为他口交出来外,根本就没碰我,总是说最近工作太累。

    不对劲,和前段时间天天向我索要的差别也太大了,难道是他已经知道了我堕胎的事?不可能吧,他对我还是那么柔情蜜意,一点埋怨都没有,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

    没事的,他不会知道,别自寻烦恼了。这只是一个意外,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

    努力的自我安慰着,我下床掀掉浴巾,站到大镜子前仔细打量自己的肉体。

    嗯,还好,身材并没有走形。

    这是一具多么美丽的肉体啊,从胸到腰,从臀到腿,每一处的肌肤都是那么细腻,每一条曲线的比例都是那么完美——这是我一直以来作为女人的最大骄傲,我有自信迷倒任何一个男人。

    回想起这副骄傲曾经毫无保留的献给了明,然后又在那么多男人的唇下、手下、胯下呻吟辗转,我的下体不禁有点湿了。

    我将双手抚上自己平滑的小腹——好奇妙啊,这里面被那么多男人射入过那么多精液,竟然从没有过饱胀的迹象。

    呸呸,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想得我自己都脸红了。

    回不去了。半年前那个纯洁保守的处女已经恍如隔世,现在站在这的只是一个沉沦于肉欲的骚货。

    琪琪姐说得没错啊,女人天性就是需要男人的,我已经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

    经历过了这么多次激烈性爱,现在的这副肉体已经离不开男人精液的滋润。

    快一个月的时间不能与男人交欢,我憋得很难受,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向杰索要了。

    哼,都是那个坏蛋小光害的,我好心替他解决生理需要,他竟然把我肚子搞大了。我人生的初次怀孕啊,竟然给了这个才6岁的堂弟!

    以后还是不和他做了吧。嗯,就借着这次机会,彻底把这种背德的乱伦关系斩断,量他也没法埋怨我。

    我不由得想起了在温泉的那次,他把我当做入洞房的新娘子,卖力的一轮又一轮在我身上征伐,强劲的把憋了半个月的精液一次又一次射入我的小穴。哪怕是冒着怀孕的风险,我还是和他一起陷入了乱伦的快感旋涡,无法自拔。

    和他欢好的时候,我不乐意被他称作“老婆”,反倒是他一口一声的叫我“姐”,时时提醒我正在与他乱伦,才是我所喜欢的刺激。

    那次在他火辣辣的直接注视下,我舔了他的菊花超过五分钟,想到他明明是我的堂弟,我竟然越舔越兴奋了!我是不是很变态啊?

    别看我有时对这小子很傲娇,其实那只是在掩饰我内心尚存的几丝尴尬——如果让这家伙知道他其实已经完全征服了我的肉体,我这个当姐的面子还往那搁啊?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堂弟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在危险期里说出要做他的“精液容器”。嗯,我的下体更湿了。

    算了,还是不要斩断这种关系吧。以后让他注意点,危险期别再内射就行了。

    噢,我不行了,现在好想要男人啊,一个月了,我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但是眼前没有男人,怎么办?

    我想起来了,明曾经送我一只电动阴茎。我要把它找出来,插入小穴,送给自己一个久违的性高潮。

    说做就做,我正要开始翻箱倒柜,突然,手机响了。

    是明打来的,他说很久不见了,约我一会见面。

    看来是用不着电动阴茎了。我快速的打扮一下,高兴的出了家门。

    ************明选定的见面地点是一个小酒吧,里面人不多,还挺安静的。

    我在他的身边坐下后,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穿的修身打底衫,胸口的位置悬着一枚银质四叶草吊坠。

    “好久不见了,今晚的你真美。”明的眼睛里闪着光。

    “为你而打扮的,喜欢吗?”我微笑着问他。

    “很喜欢,至少我的肉棒在说它很喜欢。”他诚实的说。

    我也很诚实,看着他的眼睛,把小手放进了他的大手里。

    他拉着我去了男厕,进入最后一格。刚锁上门,我就迫不及待的扑到他怀里,和他热吻起来。

    “宝贝,你今天很主动啊。”明笑着说。

    “嗯,我想你。”我开始解他的衣扣。

    他看着我的动作,默不吭声。直到我脱掉了他的外裤,才开口说道:“之前我就和你说过,我只喜欢插什么样的女人。”

    “全裸的,是吧?”我站起身,脱至一丝不挂,连鞋和袜子都没有留下。

    赤着脚站在瓷砖地面上,有些许的冰凉,但与我此刻内心的火热相比,这并不算什么。

    “很美的身体。”他赞道。

    “这副身体就是你的玩具。”我拉住他的右手,压在我的下体上。

    “很湿了啊。”他笑。

    “在听说你的肉棒很喜欢我的那刻,就已经湿了。”我也对他笑。

    “等等,我要先撒泡尿。”他还真是不紧不慢。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gmail.com">[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我为他脱掉内裤,蹲下来,牵起他的小弟弟对准坐便器。

    他尿了。我侧着身,静静看着一道晶莹的弧线从他的龟头喷出。已经禁欲一月的我,好想让这个龟头插入我的身体,然后在里面翻江倒海。

    我想为他口交,给他舔硬了,再让他插我!

    可是,已经过去将近半分钟了吧,他为什么还没尿完?

    不管了,我憋不住了,我现在就要他!

    一口含住还在放尿的龟头,我用唇将它包严实,贪婪的吮吸起来。

    明显然是愣了一下,放尿随之中断。然后,他的脸上绽放开一丝笑意。

    被含住的龟头微微膨胀,在我的嘴里继续发射温热腥臊的液体,让我的舌头产生出一股酸涩感。

    “唔!”我意外于他的举动,却乖乖的没有躲闪,只是静静含住这些越聚越多的液体,将它们保留在我的口腔里。

    随着我的腮帮完全鼓起,终于没有液体再从龟头射出了,看来他已经尿完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用嘴来承接男人的尿液呢,并没有预料中的反胃感,看来只要不咽下去就没事!

    我这么想着,准备松开龟头,再将口腔里的这些腥臊吐进坐便器。但还没张开小嘴,我就停下了动作。

    因为明阻止了我。他对我露出期盼的眼神,还比划了一个仰头的动作。

    是吗?有点过分呢,他是想让我做这么卑贱的事吗?

    我犹豫了十秒钟,然后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

    好吧,谁让他拿走了我几乎所有的第一次呢,也不差这一项了。虽然以前想都没想过这么重的口味,但我愿意为他试试!

    头脑一热,我鼓起勇气,仰起头,想象成自己是在喝水,开始吞咽口腔里的液体。

    呃,有点咸,还有股好奇怪的腥臊感,和熟悉的精液味道大有不同。

    强忍住反胃的感觉,我张开嘴给他看已经空荡荡的口腔,想要寻求他的表扬。

    “不错啊,你的心态又有进步了,真是个乖巧的女奴!”他轻轻摸着我的头。

    “他在表扬我!”我开心的想着。

    再次将他的龟头送进嘴里,我贪婪的吮吸起来,感受他浓烈的男人味道。

    我用舌尖在他的冠状沟处打转,还不忘仰起脸,对他投以含情脉脉的目光。

    我知道他喜欢这个。不,不光是他,男人们都喜欢这个。

    肉棒很快就勃起了,如烙铁一般的火热。

    “来插我好不好?”我把手撑在隔板上,分开双腿,期待他的宠幸。

    “好!”他扶着我的腰,把龟头贴在花瓣上仔细的抹着,直到抹得龟头上一片湿润。我满心欢喜的期待着他的插入。

    结果,他却插入了我的菊花。

    “嗯~插我的小穴好不好?我的小穴更想要你!”我恳求他。

    他不答话,只顾着在我的菊穴里快速抽送。

    我也沉默了,静静的感受着他的冲击。

    一阵激烈的抽送,刚使我产生快感,明就把我整个人往后拉。

    他坐到坐便器上,我坐在他的大腿根上。

    “自己动吧。”抓住我的胸,他霸道的提出要求。

    我喜欢他对我霸道,于是开始努力的移动屁股,迎合着他的要求。

    虽然,和大多数女人一样,我还是更喜欢被玩弄小穴,不过相比之下,爆菊的行为总是会为我带来几分另类的快感。

    况且,原本只是用于排便的通道被一根肉棒奋力抽插,那种淡淡的变态感,其实我是有些喜欢,甚至是有些着迷的。

    我卖力的运动着身躯,享受着直肠中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就在我准备与他一起达到高潮时,他突然喊起来:“快下来,我要射到你嘴里!”

    我不想就这么放弃高潮,但还是听话的下来了。转身,弯腰,把他整只肉棒塞进嘴里吞吐。

    没几下他就爆发了,仍然是那种让我喜欢的味道,我咽下去,再为他舔干净精液和来自我肠道的污渍。

    “明……”我扑到他怀里,声音带着点呜咽。

    “怎么了?”他关心的问。

    “不要厌倦我,好不好?”我小声说。

    “为什么这么问?就因为我没插你的小穴?”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嗯。而且你也不让我菊穴高潮。”我有些委屈。

    “别想多了,这也是调教的一环。”他摸摸我的头,“放心,你的肉体这么棒,我不会厌倦的。”

    我这才开心起来。

    “还想要吗?”他继续诱导我的欲望。

    “当然想!”我服从于肉体的感受。

    “这次插你小穴,敢不敢出去,在小便池那边做?”他又冒出了新的坏主意。

    “在那里做的话,进来的人一眼就会看到我们了,好羞羞啊。”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些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