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55-56 )
    [第五十五章厕格之外]本章继续以莹莹的视角来描述。

    明不是在说笑,他真的打开了厕格的门,拉着我来到小便池边。然后,他扶着墙,撅起了屁股。

    我明白他的意思,于是把脸贴上去,为他服务起来。

    突然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男人,看到有个全裸的美女正在认真的舔男人菊花,他吓了一跳,不敢把目光投向我们这边,赶紧尿完就出去了。

    异样的刺激感在我的体内回荡,我娇声对明说:“你好坏啊,进来的男人们会想玩我的。”

    明问我:“那你想让他们玩吗?”

    我乖巧的回答他:“我的身体是你的性玩具,要怎么玩,由你说了算。”

    这时第二个男人走了进来,虽然也吓了一跳,但与上个人不同,他眼馋的扫视我的全身,而且尿完了还不出去。

    明对他招招手,问道:“是不是想玩她?”那人盯着我饱满的胸部,咽咽口水,不敢回答。

    明问得更清楚了:“我让她给你口交好不好?”那人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欣喜的表情,连连点头。

    看来他确实垂涎我的身体,以至于明接下来要求他趴在地上接受我的口交,他也毫不介意的答应了。

    明对我示意:“去吧,给他口爆了再回来找我。”

    我向已经脱掉裤子趴下的那人走去。

    看到他胖乎乎的样子,我玩心大起,蹲下身,把双乳贴上那个高高翘起的大屁股,摩擦起来。

    他全身激动得发抖呢,太好玩了,我暗笑着趴下,向他分开的两腿间探进头去。

    在整个头都探到他胯下后,我努力将脸扭转过来,含住他已经勃起的肉棒。

    “哦,美女,你舔得我好舒服!”他的声音在颤抖。

    虽然这句话我已经听很多男人说过,但我还是自豪的充分施展起口技,带给他更多的快乐。

    明站在一旁说:“见过小狗尿尿吧,把他摆成那个姿势。”

    我听话的将他一条腿往侧面举高,架在墙上,加快了口交速度。

    觉得自己像是个全力讨客人欢心的妓女,内心中的耻辱感为我带来一种异样的快乐。

    没多久,他的肉棒就一阵阵狂跳起来,我知道那是射精的前兆,于是收紧唇舌,为他做最后的刺激。

    膨胀的龟头如火山般爆发,一蓬蓬灼热的岩浆尽数喷射进我的口腔,灼得我有点眩晕。

    他就这么以小狗尿尿的姿势射在了我嘴里,然后仰首歇息,回味着刚才的高潮。

    我为他舔干净龟头,再将口中的精液咽了下去。

    明拍拍手,对他示意游戏已经玩完,请他出去。他转过身,狠狠捏了几下我的双乳,才依依不舍的提起裤子向外走去。

    我转过身,爬到明的脚下,抬起头来用喷着欲火的双眼望向他:“我乖过了哦。”

    明对我笑笑,把他火热的龟头放在我小穴口摩擦起来。

    “好高兴啊,这次他是真的要和我做爱了。快点,快点插进来!”我正这么想着,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大头,你进去吧,我回吧台那等你。”

    第三个男人走了进来,看到这边的情形,他先是一愣,然后一脸兴奋的朝我们走来,还和明打了个招呼:“哥们,好棒的妞啊,你们可真开放!”

    看到这人是如此的自来熟,明想了想,停下正要插入的动作,问我:“宝贝,干脆让他来肏你,好不好?”

    “好啊。”既然同意裸着来到外面,我就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

    “我去,你们是说真的?”那人听到我们的对话,又看到明让到一旁笑着冲他点头,于是飞快的脱掉裤子,那样子就像是怕我们反悔似的。

    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奇怪,这个外号叫“大头”的人,头并不大嘛。

    现在看到他露出下体才明白,所谓的大“头”,原来是指龟头啊,这名字起得真有意思。

    看着他从地上的裤兜里摸出个避孕套,撕开后熟练的往大龟头上套,我心想:“随身带着套套啊,看来这人是采花老手了。”

    不过,我并不喜欢他这么做。我从没让男人用过套套这种东西,因为不乐意隔着一层胶膜与他们接触——不能直接享受到阳具的肉感,做爱不就会少了几分乐趣?

    更何况,我那已经一个月没有男人光临的小穴正强烈的渴望着肉味。

    于是我在“大头”惊讶的注视下,把他肉棒上的套套摘了,再翘起屁股告诉他:“我喜欢直接来。”

    “美女你果然很开放,谢啦。”他兴奋的抓住我的臀,直接插入。

    寂寞了一个月的小穴久违的感受到火热充实的饱胀感,我一边自豪的想:“果然没有男人能抵挡我的这种邀请。”一边喊了出来:“好大!好硬!好热!”

    告诉身后的男人,他让我很快乐。

    明站在前面微笑的看着我的表现,想必是在为把我调教得这么淫荡而自豪吧。

    于是我先用小舌对他的龟头扫荡几圈,再熟练的将整根肉棒送入口中边吸边套弄。

    身后传来了好舒服的感觉,我的下体正与“大头”的肉棒亲密结合、反复摩擦,他粗大的肉棒撑得我的小穴胀胀的,比常人大得多的龟头一次次撞击我敏感的花芯。

    他的深入抽插让我感到无比充实,肉体最深处传出的阵阵酥麻使我浑身舒泰。

    明问我:“喜欢他的大龟头吗?”

    我口齿含糊的说:“喜欢,他插得我好有感觉。”身后的男人闻言,抽送得更带劲了。

    我努力收缩着穴肉,紧紧吸吮住“大头”的肉棒,娇嫩的花芯好像也给他顶开了,像鲤鱼小嘴一般咬着他的大龟头不愿放开。

    可能是太刺激了,还没有享受多久,他就喊了起来:“我快射了,可以内射她吗?”

    明满不在乎的说:“可以啊,我们一起射进她的两个洞!”

    “好!美女,射给你了!”“大头”将肉棒停留在阴道深处,用龟头顶住花芯,向着子宫奋勇的喷出一股股炽热的液体,烫得我浑身战栗。

    就在我放松着身体接受这份炽热的时候,面前的明也爆发了,浓稠的精液灌满了我的口腔,我用力的吮吸着,把他的精华全部咽到肚里。

    热烈的爆发结束了,满足了欲望的两人同时从我身体中抽出肉棒。

    这时又一个男人嘴里念叨着进入厕所:“大头,你掉坑里了?这么久还不出来!”

    然后刚好看到我夹着精液为“大头”做扫除口交的画面,他眼都瞪圆了:“我靠!让我在吧台那干等,你却在享受这么好的妞,太不够朋友了!”

    “大头”不好意思的说:“小刚,我只是刚好碰到这事,这个美女是别人的,想玩的话得经过正主的同意。”他指了指明。

    明看着一脸期待的小刚,对他发出邀请:“来玩吧,不用带套。”

    小刚二话不说的脱掉裤子,长驱直入,然后深入浅出。

    我的下体与新的肉棒紧密结合,男人的强壮让我再次兴奋,浑身的血流都加快了速度。

    小刚自以为理解了我和明的关系,对明露出一个“懂了”的微笑:“大哥,你的漂亮女友真好肏,你们这是出来寻刺激?”

    明露出“你想多了”的讥笑:“要是我女朋友,还会给别的男人玩?这是我炮友,她可是另有男朋友的!”

    他拍拍我的脸蛋:“宝贝,把你刚才对我说的话重复一遍,你的身体是我的什么?”

    好羞耻啊,他竟然对两个陌生人公开我是他的“炮友”!我不由收紧了穴肉,故作娇羞的说:“我的身体是你的性玩具,要怎么玩,由你说了算!”

    明指着他已经软下的肉棒,坏笑着对我说:“我又有点存货了,正好让他们看看,你刚才在厕格里是怎么伺候我的。”

    我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好讨厌啊,又要对我做那种事!很变态的,我可不喜欢这么重口!刚才的那次只是因为事发突然,我就顺势而为了好不好?

    而且他好着急啊,我还没从初次的意外经历中缓过心态呢。确切的说,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反胃。

    刚才厕格里只有我和他还好点,我要是在两个陌生人面前再做一次这种特别服务,就更显得卑贱了呢……内心泛起了深深的耻辱感,再迅速流过我的全身,我却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得高亢,肉体越加兴奋,就算是没有身后的抽插,我也体会到了这种变态性游戏所带来的快乐。

    好吧,盘踞在我内心深处的贱贱本性又暴露出来了。我承认,我就是喜欢挑战自己的淫贱下限,就是享受扮演听话女奴的异样快感,就是对男人的各种变态要求缺少免疫力!

    所以,我乖乖把明那软绵绵的肉棒含进了嘴里,静静等待他的动作。不,是期待他的动作。

    有液体流出来了,又有那么多了!我知道自己的口腔不能装下,于是干脆直接的大口吞咽。

    小刚在我的身后维持着抽送,观察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我是在做什么,用难以置信而又十分羡慕的语气对明说:“大哥,我太佩服你了,这种事她也愿意为你做啊!这么漂亮又温顺的性玩具,你是怎么调教出来的?”

    明低头看着我:“宝贝,告诉他。”

    我等到他完事,才吐出肉棒,回答道:“从……从我还是处女时就开始调教的!”

    “哇,这么爽!”小刚更羡慕了。

    明并不满意我的回答:“再说详细点。”

    我很甜蜜的回想:“我用一个月时间熟练了口交和肛交,然后带着想当你炮友的心愿,主动爬到你身上,自己坐下来插破了处女膜!”这话刺激得我阴道里的肉棒一跳一跳的。

    明看看“大头”和小刚抽搐的面孔,点点头,继续问:“嗯,还有呢?”

    我很甜蜜的继续回想:“我的第一次很难忘,不光是自己坐下来插破处女膜,还全程起落着屁股伺候你,没有让你动一下,直到被你射进处女小穴里。”

    小刚听得快羡慕死了,抱住我的腰狂插几下:“极品美人的极品破处,我怎么就遇不到这种好事呢!”

    “大头”揉着我的胸,砸吧着嘴说:“知足吧你,能玩到这种大美女,足够你回味一生的了!”

    小刚淫荡的一笑:“也对啊!美女,你的声音真不错,叫床给我听听好不好?”

    他加快了下体的运动。

    他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我张开小嘴,发出让自己都脸红的呻吟:“嗯……啊……好舒服噢……你加油……好好肏我……”

    小刚听得高兴,受到鼓舞似的增强了抽送的频率和力度,我淫叫得更大声了。

    我知道,在这两个陌生男人眼里我很骚浪,但无所谓,我只想尽情品尝性爱的甘美。

    小穴深处传来的阵阵快感如同洪水泛滥一般,向着全身漫延。作为回报,我夹紧双腿,用力收缩阴道肉壁,让体内的肉棒得到更高的享受。

    小刚喘着粗气说:“不行了,我要射了,不用拔出来吧?”

    “来吧,射……射在我里面!”我向他发出诱惑的邀请,双腿像抽筋一样抖动,娇嫩的穴肉裹紧了棒身,准备再一次迎接精液的洗礼。

    小刚大喊:“来了!”

    我也在心里大喊:“给我播种吧,都灌进来,一滴也不要剩!”

    一股灼热浓稠的液体冲进了我的小穴深处。龟头继续脉动,让更多的液体一波波灌入我的身躯,直到填满阴道里的每一寸空间。

    嗯,又是这种熟悉的欢愉感。我默默接受着他的精华,喜悦的享受着高潮带来的那种舒爽。

    高潮的余韵过去,他从我身体中抽出肉棒。我的大腿根部传来液体的流动感,不用看都知道,是这两个陌生男人的精液流了出来。

    明递给我几张纸巾,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样,玩得很开心吧?我说我没有厌倦你,现在相信了?”

    我已经玩得心满意足:“嗯!相信了。”

    告别这两个陌生男人,明直接把我带回家,和我共度了接下来的愉快时光……[第五十六章乡村脱衣舞]七天之后,杰出差归来,莹莹提前清理完家中的积灰,容光满面的迎接了他。

    当天,明在微信里对他们两人发出了邀请,约他们这周末,也就是明天,一起去乡下玩。

    虽说感觉明应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当着莹莹的面,杰不会马上就接受这种邀请,毕竟他还不想让莹莹怀疑他和明的串通关系。

    看样子莹莹有些心动,但又不方便说出口。听到杰明确表示不愿去,她倒也没多说什么。

    收到他们拒绝的回复,明直接打电话过来了,又是一通盛情相约。有莹莹在旁边听着,杰当然还是装模作样的再次拒绝。

    不过,推托再三后,明还是没放弃,杰想道:“明这么坚持肯定是有原因的,十有八九又是想借机调教莹莹。好吧,可以答应他了,反正台阶也铺够了。”于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周六早上,明带着他们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外地真正的乡下。

    三人先是在外面玩了一下午,然后在村里找了个农家乐,打算在这住上一晚,第二天再返回。

    农家乐里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在打点,刚为他们端上晚饭,外面就传来了丧乐的声音。

    老板娘解释,这是村里有个老人过世了。她说,按老规矩,办丧事那家请来了一个巡回艺术团,今晚八点在小广场那演出。

    莹莹不以为意:“艺术团啊,感觉没什么意思,我宁愿在屋里休息。”

    老板娘有点神秘的说:“这小姑娘可以不去,你们两个男的还是去看看吧。”

    杰来了兴趣,问道:“为什么?”

    老板娘压低声音:“按老规矩,这种表演的最后,压轴的都是脱衣舞,一男一女的哦。”

    “哇!”杰怪叫一声,心想:“早就听说过有些农村办丧事很不检点,原来是真的啊!”

    莹莹狠狠的瞪着杰:“要去可以,看完前面的表演就回来,不准看那什么脱衣舞!不然……哼!”

    杰举手投降:“好,好,我不看,我不看!”心里却泛起了好奇。

    吃完晚饭天色尚早,找了个理由把莹莹留在屋里,明和杰一起向村里的小广场走去。

    所谓的小广场,其实只是一块不大不小的平地,上面已经搭好了简陋的舞台,有几个人正在忙碌。

    明问杰:“你还想不想看到莹莹被调教?”

    杰说:“想啊。”

    明坦白了:“我原计划是今晚在野外调教她给你看的,但现在想来有个更好的主意。”

    杰好奇的问:“怎么做?”

    明自信满满的说:“交给我来。”他走到舞台那边,找到一个看起来像是艺术团团长的男人,递上一根烟,攀谈起来。

    杰看到那个男人露出惊讶的表情,继而是表现出了不信任。明拉着准备离去的他说了几句话,再掏出一叠钱递过去。

    那个男人犹豫一会后,还是接了钱,又和明聊了一会。

    明大大咧咧的回来了,告诉杰:“我让他们今晚再加一场脱衣舞,由莹莹和这边的男演员来搭档。我还给了他们小费,要求这一场表演得更刺激些,一定要是超大尺度。”

    杰有些怀疑:“莹莹曾经学过舞蹈,跳舞不是问题,但是在大庭广众下跳脱衣舞给一群人看,她会同意?”

    明还是充满了自信:“放心,交给我来。”

    他俩回到农家,杰找了个借口出门,再悄悄回来,躲在房门边偷听明和莹莹的谈话。

    不出他所料,莹莹果然不同意:“舞台下面有那么多人,而且杰也在场啊,不行!”

    明劝说道:“这些人都不认识你,有什么关系?你都和那么多陌生人干过炮了,还在意被男人们看到身体?至于杰,很简单啊,在第一场脱衣舞开始前,你让他离开不就行了,我帮你监督他回屋。”

    莹莹又提出:“那这农家乐的老板娘认识我啊。”

    明很强势的问她:“老板娘认识你?她知道你姓谁名谁,是做什么的?再说她一个女人,去看脱衣舞干嘛?”“我们只在这待一晚就走,情况有变的话甚至连夜出发都可以,你还怕村里人把你找出来?”

    最终他还是说服了莹莹,带着她向小广场走去。

    杰远远跟在他们后面,看到明和团长打过招呼,把莹莹推了上去。

    一会之后,明自己回来了,喜滋滋的对杰邀功:“没问题了!他们都不敢相信要跳超大尺度脱衣舞的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一会要和她搭档的那个男演员兴奋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搭上杰的肩,继续说道:“莹莹要留在那一段时间,他们要教她具体怎么表演,我们先回去吧。”

    ************快到八点了,两人一起来到小广场,莹莹已经在那等他们了。

    艺术团的演出果然很乏味,尽是老掉牙的唱歌、跳舞、相声,还有低俗的二人转。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杰看得都快睡着的时候,舞台上突然响起震天的音乐,主持人大吼:“接下来是压轴演出!”

    既然是按老规矩,村里的人应该都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内容,可主持人还是故作神秘的烘托了好半天气氛。

    震天的音乐持续了五分钟后才被调小了一些,一对男女在主持人的介绍下走上舞台。

    男的有点小胖,长了一张大众脸。女的身材还不错,但脸上浓妆艳抹的,让人看了觉得挺不舒服。

    台下的观众在吹口哨,年轻的妈妈们带着孩子开始退场。

    莹莹果然不许杰再看,她注视着明把杰拉走,才松了一口气。

    离开她视线的两人并没有回屋,而是绕了一圈回到舞台前,躲到一个角落里,准备看戏。

    五月初的晚上,乡下还有点凉,台上的男女都穿着薄外套。

    表演开始了,先是两人互相应和着讲了几个黄色笑话,然后他们活动起身体。

    花样一项接着一项:背媳妇、攀绳梯、爬钢索、跑马遛、跳蛙步、上桌台……名字起得还行,但实际的表演基本就是上窜下跳而已。

    许多动作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但他们应该是在借此暖身,毕竟大晚上的,直接就脱衣服容易着凉。

    男演员把外套脱掉,露出赤裸的上半身和只穿了一条内裤的下半身。没有人在意这个,反正大家又不是来看他的。

    女演员只是拉开了外套的拉链,露出里面直接穿着的胸罩,然后和男演员热舞。

    跳了一会,她脱掉外裤,让男演员把下体贴到她的内裤上摩擦,做出各种猥琐下流的姿势。

    她把外套也脱了,又表演了一轮上窜下跳,然后背对观众,拉下内裤露出整个屁股,风骚的扭了一会,再把内裤提回,转过身来。

    男演员和她表演嘴唇都没接触的“热吻”,隔着胸罩摸她的胸,下体继续贴着内裤,模拟起抽插的动作。

    接下来不外乎是为了保持神秘感的各种煽情,若干来回之后女演员才完全脱光,又搔首弄姿的展示了几下隐秘部位,就对观众们鞠躬示意表演已经结束。

    自始至终男演员都穿着内裤,而女演员脱光后就再没和他有身体接触。

    杰只是对脱衣舞本身好奇,他对这种庸脂俗粉可没兴趣,而且这庸脂俗粉还太不专业,所谓的“脱衣舞”只有前两个字名副其实,至于那个“舞”嘛,大半时候就像是发神经似的胡蹦乱跳。

    观众们乱哄哄的准备散场了,主持人突然大喊:“等等,今天本艺术团来了一位优秀的临时女演员,她只待一天就要离开!所以,我们准备了第二套压轴演出!”

    看着观众们停下脚步,主持人又开始烘托气氛:“刚才你们看得过瘾吗?”

    台下传出稀稀拉拉的声音:“过瘾。”

    主持人再问:“接下来的演出会更带劲、更刺激,保证能让你们终生难忘,你们想不想看?”

    台下的声音齐了一些:“想看!”

    主持人笑眯眯的说:“那么请还留在场里的女士和孩子们退场,接下来的演出不适合你们观看!”

    台下传来大声的哄笑。

    杰发现刚刚还在身边的明不见了,仔细一找,原来他正在舞台边与莹莹和男演员对话,还把主持人也叫了过来,再交代了好一会。

    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只见男演员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的激动,而莹莹露出先惊讶后为难的表情,但还是点了点头。

    又过了两分钟,女人和孩子退场完成,主持人也将气氛烘托够了,在喧闹的音乐声中,莹莹和那个男演员联袂登台。

    莹莹的绝色让台下响起一片吸气声,有人不敢相信的大声问主持人:“这么漂亮的女人,真是要跳脱衣舞?”

    主持人笑着扫视全场,然后大声说:“是!而且尺度会比刚才那场更大!”

    台下掌声雷动,中间夹杂着欢呼!

    除了没有讲低俗笑话,一开始的过程和前面那场差不多,台上的两人还是先进行各种热身。

    热身之后,男演员牵着莹莹的手,来到舞台最前方,他脱掉外套,露出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身体,再将手放在下体上,猥琐的模拟起打飞机的动作。

    莹莹可能是紧张得忘记了原定的流程,一下就把外套脱掉了,然后马上开始解裤带。

    台下响起好多口哨声!

    她现在上半身只戴着性感胸罩,窄小的胸罩恰恰包住乳头周边,极少的布料被坚挺的乳房高高顶起,让人怀疑那两团白肉随时都有可能冲破这碍事的束缚。

    她有点慌乱,裤子都脱到膝盖了才发现还没脱鞋,于是踢掉脚上的休闲鞋,再将袜子脱下来往台下一扔,引来人群的一片哄抢。

    成功抢到的人面带笑容,颤抖着手把她的袜子放到鼻下,深深的嗅了起来。

    裤子也脱掉后,莹莹的下半身现在只穿着性感内裤了!她的身体在哆嗦,可能是觉得有些冷,只好用热舞来暖身。

    如水蛇一样扭动起纤腰,美人跳起了性感的舞蹈,杰在台下看得津津有味:“还是我的莹莹给力,跳得比刚才那个庸脂俗粉好多了!”

    伴随着她的舞姿,男演员不时把已经膨胀的下体挨到她的屁股上,隔着内裤与她摩擦。

    男演员半搂着莹莹表演“热吻”,突然的,他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眼前的红唇。

    莹莹有点懵,他趁机直接吻下,这次是真的嘴对嘴,扎扎实实的热吻!

    台下的口哨声响翻天了!

    他把手指放到胸罩那极少的布料上,捏捏莹莹的乳头,继而整只手慢慢的爬进乳沟,不安分的探索起来。

    这回台下没有声音了,观众们都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接下来的每一个细节。

    莹莹转身背对台下,两只手指从裤裆处往上捋,让内裤陷入臀缝,露出两片雪球一般的臀瓣。男演员将双手贴了上去,感受着柔软滑腻的肉感。

    主持人在舞台后方大喊:“观众们,尺度由你们来选择!还要不要他们继续?”

    台下的叫喊声此起彼伏:“要继续!”

    “还没看过瘾!”

    “说好的大尺度呢?继续脱啊!”

    “美女,脱光吧!”

    “快点,露出你的小洞洞和大咪咪!”

    听到男人们的心声,莹莹弯下腰,用颤抖的手指勾住内裤边缘,将它慢慢剥到膝盖,再松开手,让它自由掉落。

    翘起的美臀已经不着片缕,极为完美的臀形搭配上浑圆白嫩的臀肉,带给众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她拾起脚边的内裤,递给男演员,男演员激动的接过来放到鼻下,像小狗一般的使劲嗅着。

    她背对台下,光腚热舞,刚开始还有些紧张,但不久就收放自如。

    稚嫩的小菊花随着两腿的叉开时隐时现,每当她弯下腰时,台下的眼尖者能窥见那粉红色的小穴口!

    热舞的最后,她像寻求交媾的雌兽一样高高翘起屁股,妖艳的扭动着,大方的展示出两个肉洞。

    然后,她停下动作,立起身体向后转,暴露出她漂亮的阴毛。

    台下的很多男人已经在咽口水。这让身为莹莹男友的杰十分自豪。

    男演员左手环住莹莹的腰,右手将她的一条腿抬高过头,让粉红色的小穴口被观众们一览无遗。

    台下再次响起一片呼声:“好漂亮!”

    “粉木耳啊!”

    “还没怎么被男人干过吧!”

    足足展示了一分钟,莹莹才放下腿,再次转身背对观众。她将两手伸向胸罩肩带,慢慢的解开扣,慢慢的松开,慢慢的摘掉,然后递给男演员。

    她真的在数十人面前一丝不挂了!男演员使劲嗅着手里的胸罩,双目圆瞪的盯着她裸露的乳头,咽着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