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59-60)
    更新字数:8192【第五十九章失控的脱衣舞(后篇)】不知是这个脱衣舞男真的天赋异禀,还是摆在他面前的肉体诱惑实在太大,射完精的肉棒竟然一直维持着坚挺,两人就这么直接进入了第二轮的肉搏。

    插了一会,小威笑着说:“来,妹子,我教你个好玩的姿势。”

    他放下莹莹的双腿,维持着肉棒的插入,小心切换成蹲姿,再双臂反手撑床,抬起两腿慢慢向前平伸,分别架到她的两条大腿上。

    随后,他牵着莹莹的双手,将她的上身拉得立起,自己则顺势往后躺下,两条大腿盘上她的纤腰。

    本来,这个体位很常见的用于男跪女躺的男干女,可是现在男女互换了角色,变成女跪男躺的女干男,看起来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了。

    莹莹应该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体位,她好奇而又兴奋的不断向前挺腰。

    明明是肉棒在不断进出她的小穴,从台下看来却像是她在用莫名长出的肉棒抽插胯下的男人。

    她玩得新鲜,玩得兴起,不但卖力“抽插”了好几分钟,还嘻嘻的笑着,不时俯下身和小威接吻。

    杰看得兴起,头脑一热,再次捏着嗓子冲台上大叫:“这女的太骚了,换个洞玩吧,插她的屁眼给我们看!”

    小威不确定的问莹莹:“可以玩吗?”

    莹莹回答得很坦然:“可以。”

    小威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坏笑起来:“你这漂亮妹子可真会一次次的带给人惊喜!那我们换个姿势,玩个更有趣的游戏,好不好?”

    莹莹的声音有些期待:“好啊!”

    不到一分钟后,她发现自己被坑了——现在她四肢着地,被小威以半蹲姿骑在胯下,接受着他对菊花的抽插。

    更为羞耻的是,小威一边玩着肛交,一边亢奋的拍打她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强迫着她如母狗一般向前爬行。

    进行着这种变态的行为,她的双目水雾弥漫,眼神里流露出三分羞耻,却又荡漾着七分媚意,俏丽的面庞上布满了红润和汗水。

    受拍打的翘臀渐渐泛起一层粉红,绽放的菊花被肉棒撑成大大的圆形,寂寞的小穴还在湿漉漉的闪着水光,溢出的精液随着身体晃动流淌而下,在诱人的美腿上印出白浊的痕迹,更为这一幕增添了几分视觉刺激。

    杰兴奋得差点叫出来,他捂住自己的嘴,在心里大喊:“我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个“遛小母狗”的场景!上次她是被那个猥琐大叔插着小穴遛,这次更变态了,被这个脱衣舞男插着菊花遛!上次她是在荒郊野外的树林里悄悄的做,这次更疯狂了,在村里的一大群人面前如此明目张胆!莹莹,你确实越来越豪放了!”

    “除了没有戴上项圈,这就是名副其实的M属性美女犬啊,是男人都会想养一只吧!”看着那些发出乱哄哄的呼喊,不断往舞台前挤,口水都顾不上擦的观众们,杰猜测着他们的心声。

    让莹莹无比羞耻的爬行绕场,遛了她整整一圈后,小威握住她的双乳,将她的上身往后拉。莹莹得以站立起来,身后插着肉棒,两腿继续绕场。

    又绕了一圈,小威才有些不舍的从莹莹菊花里退出,压低她的身体,用肉棒拍打她的俏脸。

    莹莹转过脸,深深含入沾着精液、淫水和肠液的肉棒,紧紧的用唇舌吸住,卖力吞吐起来。

    感受着台下射来的数十道嫉妒目光,小威面带成就感的享受一番后,让莹莹转了个身,面对面的重新插入她的小穴,然后托住翘臀,将她悬空抱起。

    莹莹双手搂住小威的背,把头倚到他的肩,丰满翘挺的双乳跳动着轻擦他的胸膛,修长优美的两腿藤蔓般紧绞他的腰身。

    小威就这样抱着莹莹走动起来,随着步伐的交替,插在她体内的肉棒有力的大幅进出。莹莹一定是感受到了强烈的愉悦,牢牢挂在他的身上,迎合的上下套动着屁股。

    小威走到舞台边缘站定,专心插着怀里的莹莹。肉棒狂暴的侵犯悬空的小穴,看样子是正在做最后的冲刺。

    在精液和淫水的润滑下,两人的结合处传来“呱唧……呱唧”的淫靡之声。

    小威突然大吼起来:“射了,接好!”

    他牢牢按住莹莹正在激情耸动的翘臀,将肉棒深深刺入她的体内,力度之大,仿佛是想要把正在跳动的睾丸也一并插进去。

    感受到了小穴里的团团灼热,莹莹的兴奋值也达到了顶点,吻住正在内射她的男人,四肢猛的收紧。

    明显可以看出,她在使劲用穴肉夹住小威的肉棒,力度大得连小穴下面的菊花眼都在紧缩。

    在台下如雷的呐喊声中,小威静止了好一会,默默的享受完高潮余韵,这才俯下身,将莹莹放到舞台上。

    莹莹脸色潮红,媚眼如丝,她的两片花瓣被干得完全外翻,经历了狂暴冲击的肉洞像是在呼吸般一张一合,洞里美丽的粉肉若隐若现,再次挑逗着观众们的视觉神经。

    习惯性的,她开始用小舌清理肉棒上的污渍。随着她的蹲下,小穴中的大量精液混着淫水呈线状流出,直接落到了舞台上。

    看到美女表演的活春宫以这样一种形式落幕,台下终于群情沸腾了!

    有个观众忍不住冲上舞台,也想插入莹莹,但还没来到跟前,就被主持人和小威拦下。

    又有两个观众冲上台要占便宜,主持人和小威一人挡住一边,已经忙不过来。

    眼看着场面将要失控,艺术团的团长向站在幕后的明跑去,估计是要询问他应该怎么善后。

    和明交流了几句,得到指示的团长又跑到台上,转达给主持人和小威。

    主持人把嘴靠近话筒,用快要刺破耳膜的音量,冲着所有人大吼:“停!”

    乱炸锅的观众都被这一下震慑住,停下了动作。

    主持人满意于自己造成的效果,继续说道:“你们对女演员尊重点!”

    他扫视着还不甘心的众人,缓了一下,话风一转:“不过可以理解你们的热情,因为连我都忍不住了!这样吧,只能摸摸,绝对不准和她干炮!”

    刚说完,他就扔下麦克风,第一个扑了上去,吮吸起莹莹的双乳。

    看到主持人都以身作则了,越来越多的观众欢呼着冲上台来,莹莹立即就被他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杰反应很快,第四个冲上去,占了个既不会被莹莹看到,又能把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的制高点。

    占好位置他才回首往台下一看,好家伙,才一小会功夫,台下已经空无一人!

    第一次全裸着被那么多男人包围,莹莹的表情有点害怕,她不但被几十根肉棒围着打飞机,全身还覆盖了好多只大手,不时有男人下嘴偷袭她的敏感部位。

    杰突然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莹莹绝对是第一次这么玩,可这画面我怎么看着好眼熟呢?”

    他努力的想了好半天,终于发现了原因:“对了,是那个梦!半年多以前,让我最终下定决心把莹莹交给明调教的那个梦!现在的情景和那个梦里的画面一模一样!”(备注:见第一章)“难道,这就是天意?我亲爱的女友本来就不该专属于我,而应该是各色男人们的公用性玩具?”胡思乱想着的杰从高处看得很清楚,不止一个男人把精液射到手上,再偷偷的塞进莹莹小穴和菊花里。

    接下来的动作就更出格了——主持人刚才只是说不准干炮,可没说不准把龟头放在小穴外啊,有几个胆大的一起合作,托起莹莹的屁股,让她小穴朝天,再掰开她的花瓣,将龟头放在上面射精,好几泡精液就这么很自然的流进了小穴里。

    莹莹的娇躯被众人摆布成各式动作:仰着、侧着、跪着、趴着……以各种姿势接受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喷射。

    海量的精液将她身体的整个正面都涂得满满,连秀发上都到处是黏糊糊的白浊。她的面部被精液覆盖,再也看不出表情,连眼睛都已经被精液糊得无法睁开。

    不少人已经在准备射第二次了,有人将她翻过身,射到她相对干净的身体背面上。

    渐渐的,莹莹的整具娇躯上遍布黏滑,连可以下手摸的地方都没有了。全身内外无处不是白浊,她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精液娃娃。

    鼻腔里充斥着浓烈得化不开的腥臊味,才刚高潮了三次就又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她终于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我是在哪里啊,眼前怎么一团黑,鼻子里还有这么浓烈的男人气味。”我迷迷糊糊的想道。

    一些记忆的碎片在脑中回放,哦,是吗,原来我刚才在被好几十个男人玩弄,那么,我现在是睡着了,还是已经被他们玩死了?

    感觉身体被温水浇淋着,有一双大手在做着清洗的动作,好舒服啊,我享受着这份温柔,意识渐渐沉入了黑暗……不知过了多久,我再度醒来,发现身上已经被清理干净,衣裤完好的坐在明连夜往回开的车上了。

    不过,衣裤里面是真空的,当初穿来的胸罩和内裤估计是被小威留下当收藏品了吧。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虚弱,下面两个洞里的精液还在往外流,裤裆已经被弄湿了一小块。

    我抱着一肚子疑问,又不好当着杰的面提出,只好以后再找机会单独问明了……悄悄遮住湿润的裤裆,我偷看起坐在旁边的杰,发现他的神色没有异常。

    “呼,今晚脑袋一热,都把可能被他看到给忘了!还好他没发现我的荒唐事。”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杰知道我醒了,发现我在偷看他,满面笑容的问道:“亲爱的,怎么了,不想回去吗?看你都累得睡着了,难道还没有玩够?”

    我回想起了自己今晚是怎样“玩”的,想着这次真是玩够了,天哪,几十个男人一起上,这也太放荡了!

    之前晕过去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意识,真的以为自己是被他们玩死了!

    正在开车的明转过头来,话中有话的说:“还想玩的话,下次我再带你们去别的乡下!”

    “不是吧,下次还玩啊!”我吓得身体一软,湿湿的下体却变得更加黏糊了……【第六十章言归于好】从乡下回来好几天了,莹莹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周四晚上,她和杰正在激情缠绵,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两人正在兴头上,便没有理睬。完事之后,温存了好一番,杰才帮她拿过手机,在点亮屏幕时顺便看了一眼,刚才的电话是小光打来的。

    莹莹看看屏幕,撇撇嘴,把手机又递给了杰,看来是并不打算回电话。

    “之前出了那么大的事,她现在还生着小光的气吧?”等她睡着后,杰偷翻她的手机,果然,微信、短信、通话里都没有回复小光的记录。

    “毕竟这两人是姐弟啊,老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我要不要制造个机会,让她和小光和好呢?”杰有点犹豫的拿不定主意……************周五下午,他向公司申请了早退,来到小光的中学门口附近转悠。

    不久,学生们放学出来了,他在其中寻找起小光的身影。

    找到了,那边个子高高的就是!

    杰没有立即上前,因为在学校门口打招呼会显得太过刻意,小光一想就知道,这肯定是专门过来找他的。

    他远远尾随小光走了好一段路,才追上去,像在路上偶遇般,拍了拍他的后背:“嗨,小光!”。

    小光一回头,看到是一向对自己不错的姐夫,愧疚之情溢于言表,毕恭毕敬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杰自然知道小光为什么对他这么毕恭毕敬,但还是装作没事人一样说道:“对我还这么拘谨干嘛?好久没来看我们了,最近学习很忙吗?”

    小光有些尴尬的说:“还好,学习不算很忙。”

    杰故意问他:“想你姐了没?”

    小光眼光闪烁着,喏喏的说:“挺久没见了,有点想。”

    杰拍拍他的肩,话中有话的说:“你姐最近身体和心情都不太好,这几天才刚恢复过来。有空你就过来坐坐,和她多多交流,就当是帮她散散心。”

    小光应诺着:“好的,那我过几天有空就来。”

    杰催促他:“别过几天了,要不,就这个周末吧?什么时候过来,记得提前和你姐说一声。”

    小光答应了,两人又在路边闲聊了几句,就互道拜拜。

    ************周末,小光果然过来了。杰热情的把他拉进家里,让他坐在沙发上,陪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虽说是三人聊天,可基本上只是杰和莹莹在对话,尽管小光在一个劲的讨好莹莹,但莹莹对他有点不理不睬,看来果然还在生着他的气。

    于是,杰决定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站起身说道:“我出去转转,你们姐弟俩在家好好聊聊!”说完,也不等两人回话就出门了。

    他在楼梯间里待了好一阵,感觉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才回到家门口,轻轻的开锁,推门进去。

    一看,嗯,客厅里果然已经没有人了,再一听,有说话声从主卧里传来。

    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从门缝里偷看:哦,姐弟俩正坐在床沿,衣服都还是完整的。

    小光拉起莹莹的一只小手,放在嘴边亲着:“姐,你这些天都不理我,我心里好难受啊!”

    莹莹扭过头去,发出傲娇的声音:“哼,你心里难受?那你知道我被你害得身体有多难受吗?”

    小光把她的手按到自己脸上:“所以我一直在跟你道歉嘛,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啦。”

    见莹莹不回话,他又自顾自的说:“对了,姐,你知道李敖吧?前些天我读到他夸奖女人的一句名言,感觉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

    莹莹有了点兴趣,转过头来问:“怎么说的?”

    见到自己找的话题有了效果,小光故作严肃的说:“这句名言说的是:“检验女人的唯一标准:真的女人是使你“硬体”、“软体”判然分明的。你一看到她,除了鸡巴硬,浑身都软了。这样的女人,才是真的女人。””

    然后他嬉皮笑脸起来:“姐,听听,这不就是在说你吗?”他把莹莹的另一只小手拉过来,盖到自己的裤裆上。

    莹莹顺手一摸,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不是吧,小色狼,姐只是和你普通的说说话而已,你怎么就这么硬了啊!”

    小光继续嬉皮笑脸:“好久没和你亲热了嘛,现在又一次和你一起坐在床边,你懂的,嘿嘿……”

    莹莹白了他一眼,并没有把手拿开,而是隔着裤子继续摸那已经硬了的东西:“哼!你老实交代,一个多月没找姐了,在外面和小女孩做了几次坏事?”

    杰伏在门边,听得有点酸溜溜的:“我去,她这问话怎么像在拷问情人一样,冒着一股明显的醋味呢?”

    小光连忙澄清:“怎么可能做啊?姐你别冤枉我,我可是很纯情的,一心只想着姐你一人!”

    莹莹的嘴角微微上扬,看来是有些受用:“哦?我不信,你这吃肉上瘾了的小色狼能老老实实的憋一个多月?”

    小光讨好一般的说:“是真的!我只对姐的媚和骚有兴趣!”

    莹莹双眼秋波微转,问道:“媚就算了,我是真的很骚吗?”

    发现她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嗔怪,小光大胆的伸手去解她的衣扣:“嗯,真的,让男人禁不住想征服你的那种!不过我很喜欢你对我发骚的样子!”

    看到莹莹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小光更大胆了,把她的上身脱得只剩下胸罩,吞着口水问她:“姐,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你下面可以做了吧?”

    莹莹柔柔的看着他:“嗯,可以了,因为你的原因,姐都忍了一个多月没做了。”

    杰差点发出笑声,心想:“骗人不打草稿,前几天在乡下你明明被插得很爽!”

    小光爱怜的摸着莹莹光滑的小肚皮,抒发着不合时宜的感慨:“亲爱的老婆,真看不出,这里面曾经有过我和你的爱情结晶。”

    莹莹拍开他的手:“去你的,什么爱情结晶,那是孽缘!你后悔把这孩子打掉了?”

    小光不放弃的再次摸上去:“不打掉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让姐夫当接盘侠把孩子养大。”

    杰点点头,心想,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小光马上就丢掉了这份良心:“姐,说来你别生气,我好得意,我是唯一一个真正攻陷你子宫的男人哦!”

    莹莹的语气有点无奈:“姐知道你的精子很厉害了。以后我危险期时可不能再让你内射了。”

    小光赶紧装乖:“对不起,姐,我知道了。”

    莹莹强调:“告诉你啊,今天我就在危险期,你看着办。”

    小光举手发誓:“嗯,我保证不内射。走吧,趁着姐夫不在家,我们一起洗个鸳鸯浴,然后再做!”

    听到这话,杰赶紧小跑着藏到阳台上,等到他们进了厕所,才来到厕所门前,把耳朵贴上去偷听。

    哗哗的水响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停了下来,半晌无声。

    接着,莹莹撒娇的声音传来:“讨厌~人家才刚洗干净的胸部,又被你舔得全是口水!”

    他们已经开始了!杰竖起了耳朵。

    小光没有出声,应该是正在努力干活吧。

    一会之后,莹莹的声音再度传来:“嗯,继续~你舔得我好舒服!不过别光舔菊花嘛,也舔舔小穴!”

    过了几分钟,小光发出含糊的声音:“姐,你的小穴还是那么美味。我要继续往下舔了。”

    里面又安静了下来,杰正等得着急,突然听到莹莹发出清脆的笑声:“哈哈,你轻……轻点!脚底被你舔得好痒!脚趾也轻点吸!”

    杰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全身被舔得湿漉漉的莹莹坐在便器上,小光蹲在她面前,捧起一只小脚丫,像小狗似的来回舔着她的脚底,再将她的纤纤玉趾一只只的吸入嘴里品尝。

    厕所里,小光呼出一口长气:“呼。换你来了,也给我舔舔!”

    很快,他就再度出声:“哦,好爽啊。真喜欢这种屁眼被你小舌头钻进来的感觉。”

    杰一边脑补着这副淫靡的画面,一边在心里叹道:“我去,别的男人也就算了,这可是她堂弟啊,她竟然在做毒龙钻的服务!而且从小光这并不惊讶的语气听来,他俩玩这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厕所里的两姐弟可不知杰在门外叹息,继续着他们乱伦的对话——“哦,姐,你真棒!没事,我脚底不怕痒的,你可以再卖力点!对,就这样!”

    “好,姐让你再舒服点。”

    “哈哈,真没想到你会给我做这个,我要对小豪卖弄!”

    “讨厌,告诉他干嘛啊,舔你的脚趾头很羞羞的好不好!给我闷在心里,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好,秘密!不行了,姐你这副骚样让我忍不住了,我们就在这做吧。”

    “那就来吧!”

    “你趴到那边,翘起屁股。”

    “好吧,连脚也给他舔了!不过看在你们马上要开始正戏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杰把耳朵牢牢压在门上,准备继续倾听,却发现里面暂时无声了。

    过了十几秒,两人淫荡的对话声再次传来——“怎么了嘛,不是说忍不住了吗,为什么还不插进来?”

    “嘿嘿,看着你翘高的漂亮屁股,我就回味起了在温泉那次你是怎么要求我后入的。真的好动听啊,我还想再听一次!”

    “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姐!很羞的好不好啊!”

    隔了几秒,莹莹撒娇一般的声音传来:“人家想当你的小母狗,和你玩小狗式的交配!”

    小光的声音带着些得意:“不错,还有下一句!”

    莹莹继续撒娇:“快点肏进来嘛~来和你的小母狗交配嘛~”

    “天啊,在温泉的那次她就这么说过了吗?莹莹竟然用撒娇的语气对自己的堂弟说出这么羞耻的话,简直就像他胯下的淫奴一样!她可从来没对我提出过这么淫荡的要求啊!”杰在门外都听得全身一激。

    他摸着自己坚硬得无以复加的下体,在心底埋怨着门内的两人:“你们为什么偏偏要在厕所里做啊,让我一点都看不到!我好想看看莹莹说这两句话时的表情,到底是痴,是媚,还是淫?是娇羞,是迷离,还是嗔怪?”

    小光满意的“嗯”了一声,插入莹莹,两人开始了正式的交合。

    小光虽然只有6岁,但在莹莹的肉体上体验过了那么多次美妙滋味,早已脱离了少男的青涩,用各种露骨的语言刺激着他的堂姐。

    而莹莹果然对这个堂弟怀有特殊的情愫,不但对他的语言刺激全盘接收,还不顾堂姐的颜面,说着风骚撩情的话来回应他的调戏。

    这姐弟俩充满“和谐”感的一唱一和,听得外面的杰也欲火沸腾……折腾了许久之后,小光终于问道:“姐,我快射了,射在哪呢?”

    莹莹喘着气:“不要射里面!我用嘴……给你……吸出来,很舒服……的哟!

    你还没……和我……这么……玩过呢。”

    小光急促的说:“好!准备射了,姐你快点转过来含住!”

    肉体撞击的“啪啪”声突然消失,只听到小光从嗓子眼里发出一阵闷哼。

    一分多钟后,莹莹满意的声音响起:“射了好多哟,而且还挺浓,看来这段时间你确实没有和小女孩干坏事。”

    小光的声音也很满意:“这就是口爆啊?姐你全吞下去了,好过瘾!”

    莹莹柔声说:“彻底舒服了吧?洗洗就该出去了,今天不能再做第二次,你姐夫随时有可能回来。”

    小光耍赖:“好,但是你得再给我舔舔屁眼,刚才那次我还没享受够。”

    莹莹很干脆的同意了:“好啦,来!”

    杰从厕所前离开,轻轻的走到大门口,出去后再轻轻的把门关上。

    他在外面溜了一大圈才又回来,发现小光已经走了,只留下容光焕发的莹莹。

    看到她这副小女人模样,杰心中想道:“挺滋润的嘛!”嘴上却说:“看来你很开心啊,姐弟俩“交流”得还不错吧?”他故意把“交流”两字加重。

    莹莹闻言有些脸红:“嗯,我们聊得挺好的!他说明天还要过来一趟!”

    下一次是明天吗?杰很认真的考虑着,是不是要在厕所的门缝边上弄个不起眼的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