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63-64)
    第六十三章 欲望拘禁(序篇)

    第二天,杰接到了莹莹打来的电话。莹莹草草的说她现在在家,一切都很好, 不过有点忙。还没好好说上几句,她就急着挂断了。

    后续的日子里,杰发现莹莹没怎么上微信,而他每次打电话过去,要么莹莹 不接,要么甚至是关机的。要不是她每隔一两天会给杰打过来,杰都怀疑她是不 是要准备做失联人口了。

    不过,两人的每次通话总是还没说上太长时间,莹莹就找理由要挂断电话。

    杰有些奇怪于这情况的不太对劲,直到在一次通话中,杰听出莹莹正明显压 抑着娇喘,这才自以为明白了原因。

    他带着些醋意的心想:「她还真是离不开男人的滋润,在老家也忍不住要找 乐子啊!不知道正和她做爱的是谁呢?熟人还是陌生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听了好几次莹莹在电话里的娇喘,在杰眼巴巴的盼望中, 二十天的期限马上就到了。

    这天,杰在通话里可怜巴巴的问:「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分别这么久 了,我好想见到你!」

    莹莹的声音充满了想念:「我也好想见到你啊,可是我现在还是走不开!你 再耐心等等,最多十来天吧,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 之后的几次通话都没有什么异样,两人尽情的互诉了几番衷肠,直到已经过 了一个月零几天的那次通话。

    这一次,莹莹的娇喘比之前还要明显!

    听到这样的声音,杰禁不住想和她聊久一些,于是就有了以下的对话:「呃 嗳用力,再用力点……」

    「老婆,你现在在哪呢?」

    「我还在老家啊。」

    「哦,那你在干嘛啊?我好像听到你说让用力?」 「啊?我说了吗?哦,对,对,是这样的,我没在家里……现在和一个姐妹 出来……做按摩护理……我是说让技师用力……呃……又来了!」 「原来是对按摩技师说的啊,你是不是找了个帅帅的男技师来做服务?」 「乱想什么呢?你老婆……是这样的女人吗?当然是漂亮的女技师……在给 我做服务了……呃嗳……你俩再快点……呃……舒服!」」 「这技师的技术有这么好吗?感觉你好像非常舒服的样子?」 「唔,好舒服,要到了啊啊!」电话里传来莹莹急促的声音,「老公,我先 不和你聊了,晚点再给你打电话!」

    通话就这么中断了,看来莹莹是不想让杰听到她濒临高潮时的浪叫。

    「你自己就是那个在做服务的女技师吧!」杰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怏怏的 念叨。

    「嗯?不对,刚才她说的是:「你俩再快点」?难怪声音怎么急促,原来是 在被两个男人齐插双穴啊!」杰兴奋的幻想起莹莹刚才的骚劲。

    「那她现在到底在哪呢?总不会在自己家里就这么大胆吧?」杰突然想到, 自己和莹莹用的都是苹果手机,应该可以定位看看!

    从网上查询到定位的方法,他好奇的立即试了试,结果却把自己吓了一跳— —莹莹现在不在老家,她是在刚下火车的那个中转小城里,而且看样子她所在的 地点还很偏僻!

    「她为什么要骗我?不对啊,只是为了偷情的话,她没有必要特意跑到那么 远的地方去!唯一的解释是,她可能出事了!」

    如一盆凉水淋到头上,浇灭了杰满心的性幻想,他甩甩头,找回理智,开始 认真的回顾起莹莹回老家之后的反常。

    打电话她不接、每次的通话时间短……再想到之前莹莹明明声音充满了思念, 却不愿立即回来,杰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测!

    从刚才的通话听来,莹莹的人身安全应该没有问题,那么她是遭遇了绑架?

    软禁?甚至是被监禁起来轮奸?一时间杰想到了好几种可能,每一种都让他 很担心。

    唯一能安慰到他的,是刚才的通话中莹莹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情绪。

    再打电话过去她已经不接了,杰再也坐不住:「老婆,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他急慌慌的买了当天晚上的火车票,要直接过去那个小城,看看到底是什么 情况。

    ************

    第二天大清早六点多,一夜未眠的杰到达了那个小城,他找个地方吃了早餐 恢复体力,再向摩的司机们问询定位中的那处地方,果然,司机们都嫌太偏僻, 不愿意载他过去。

    他只好凑活着被一个司机送到半途,然后又走了很远的路。

    离那处地点越来越近了,杰的心里却升起了浓浓的不安——他发现这里到处 是拆迁的痕迹,一片片的废墟中立着一些半坍塌的平房和矮楼,虽然不时能遇到 几个公交站牌,但看那样子也是被废弃多时的了。

    「不会有事的,昨天我才和她通过话。」杰压抑住躁动的心情,继续向着目 的地前进。

    到了定位地点附近,杰小心仔细的搜寻了一圈,发现有几栋平房的外观还保 持完好,而其中一栋平房的外面,很显眼的停着一辆摩的。

    应该就是这了!他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八点多,他担心会惊动里面可能存在的罪犯,壮着胆,猫 着腰,轻轻绕着这栋平房走了一圈,确实听到里面传出断续的说话声。

    还是忍不住担心,他大着胆子趴到窗口上往里看,却发现这窗玻璃油腻腻的, 视线很模糊,只能勉强看到屋内的情况。

    房屋内部完全没有分隔,看起来就像是个集装箱。连单独的厕所都没有,只 是在角落里建了个老式便坑,还没有东西遮拦。

    杰心想,这也太不讲究了吧,哪里像是过日子的人家啊。

    还好,屋里只有一个男人,正搂着一个女人进行着火热的羞羞事,虽然看不 清女人的脸,但听声音就知道她是莹莹!

    找到她了!看到自己的女友仍然完好,杰终于松了一口气。欣喜之后,他摸 着兜里的手机,考虑着是不是现在就报警。

    屋里的男人明显身板很壮实,正面硬刚的话,杰肯定不是对手。如果不报警, 单凭他一个人,救出莹莹的把握并不大。

    「那么,还是报警吧!交给警察来处理,我就可以不出现在莹莹面前,好让 她继续以为对我保住了秘密,不至于加重心结。」杰暗自点头。

    他打算离开这栋平房远点再打电话,不过才走出几步路就停了下来,脑子里 突然闪现出一个疑问:「等等,以她的淫娃心态,有没有可能是自愿跟男人来这 种地方的?万一,我是说万一,她真是自愿过来的怎么办,我要是就这么报了警, 结果岂不是有可能害了她?」

    这不明的情况让杰犹豫不定,他决定再观察一阵来做确认,最起码得知道莹莹是不是自愿来这的。

    他下定决心,不管是报警,还是由他自己智取,一定要在今天之内找机会救 出莹莹。

    屋里的男人痛快的内射了莹莹,然后抱着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虽然听不清楚他们在聊什么,但杰看不出莹莹有被强迫的样子。

    「一直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再观察一小会,如果还看不出什么名堂,就想办 法智取吧。」虽然可能会使莹莹已经淡化的心结再次加重,但杰此刻已经顾不上 这个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没过十分钟,远处传来了一阵摩的声,从常识来想,很 可能是冲着这里来的。

    杰赶紧躲得远远的,接着果然看到两辆摩的在这栋平房的门口停下,各自下 来一个男人,一起进了屋。

    担心被他们发现,杰耐心的等了十来分钟,才回到这栋平房的窗口边往里看。

    最早在屋里的那个男人又在干莹莹了,刚进来的两个人里,一人坐在床上观 战,另一人拿着一台DV在录视频。

    虽然看不清莹莹的脸色,但杰能从她的动作感觉出,跟之前相比,现在她的 情绪不太对劲,好像有些……伤心?

    她刚才经历什么了?杰有点后悔自己错过了这可能是事情关键的十多分钟。

    窗口的位置并不算隐蔽,而且现在屋里有四双眼睛,杰怕被发现,只看了几 眼就不得不离开。

    过了几分钟,他再次往里看,干着莹莹的男人现在站着不动了,看来是正在 往她的小穴里射精。

    咦,莹莹腿上那些亮闪闪的是什么?淫水吗?竟然流了这么多?不敢再看下 去,杰又离开了窗口。

    每隔一会看一次的,杰往里观察着——莹莹正在为刚内射她的男人做扫除口 交。

    莹莹被新进来的两个男人夹成了三明治。

    两个男人射进她的身体后还舍不得离开。

    这时,最早在屋里的男人朝窗户走了过来,杰赶紧离开这栋平房,躲得远远 的。

    「三个男人,怎么办,要是现在冲进去的话,我能在莹莹不受伤害的前提下 把她救出来吗?」杰握紧了兜里的多用途小刀。

    没过多久,房门打开,莹莹跟在三个男人的后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拉着当时 带上火车的那个拉杆箱。

    男人们锁上房门,嘴里嘟囔着要遵守约定把莹莹送走,然后带着她上了其中 一辆摩的。

    三辆摩的都开走了。杰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

    他目视着摩的走远,才来到锁上的房门前,用力撞开,闯了进去。

    之前在窗口观察的时候,他就锁定了两样东西——DV和电脑,这会直接冲 着放在桌上的DV走去,把录了视频的存储卡卸下来放进衣兜。

    然后,他走向放在另一边的电脑。这破电脑连机箱盖都没有,他直接拔掉硬 盘的电源线和数据线,掏出多用途小刀,拆掉螺丝,取下硬盘带走。

    消除了这几人可能用来威胁莹莹的把柄,他报复的把DV、显示器、电脑机 箱都砸烂,再把窗玻璃也全都敲碎,这才走出门外。

    徒步走回城里的路上,他不放心的试着给莹莹打电话,这次电话没响几声就 被接通了,莹莹说她刚刚买好明天中午的返程票,语气很肯定。

    没事了……杰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半道上,他终于拦到一辆摩的,直接去了火车站,坐上了当天最近的一班返 程火车。

    ************

    长途跋涉回到家中,看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杰却顾不上休息,直接打开电 脑,要赶在莹莹回到家之前看完那些视频。

    他先确认,DV存储卡里的视频时长大概有五个小时,再用易驱线连上带回 来的那块硬盘,果然在里面找到了更多的视频。

    粗略估算了一下,这些视频的合计时长超过了四十个小时!

    我去,莹莹到底和这三个男人做了多少次啊?好吧,看来这次得有选择的快 进播放了。

    按修改日期排序后,杰意外的发现,第一个视频拍摄于莹莹下火车的那天!

    难道,在这三十多天的时间里,莹莹并没有回她家,而是一直住在那栋平房 里,每天都要被这三个男人干?

    我去,这也太淫乱了!杰耐不住从心底涌起的那股兴奋,点开第一个视频, 开始观看。

    第六十四章 欲望拘禁(前篇)

    莹莹赤裸着仰躺在一张大床上,看样子是正在睡觉。

    她相貌艳比花娇,身段玲珑美好,曲线凹凸有致,肌肤细腻白皙。

    与这样的玉体横陈,撩人遐思相比,破坏了画面美感的是,一具只穿着内裤 的黢黑男体侧躺在她的身旁,两手正分别玩弄着她的胸部和小穴。

    男体性致勃勃的翻身压上她,品尝起她的樱唇。

    一把破锣似的声音在画面外响起:「老王,一大早才不到七点,你就反常的 打电话叫我带上DV,过来你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说是不来会后悔。还好我真信 你了!可真有你的,从哪儿弄来个这么漂亮粉嫩的小妞?」 压在莹莹身上的男人吻了她的小嘴好半天,才不舍的抬起头回话:「怎么样, 是不是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妞?告诉你老邢,今天我真是走桃花运了,大清 早六点出头,这小美妞从火车站出来坐上我的车,让我载她去汽车站。」 他又低下头,重重的亲了莹莹一口,才继续说:「这长相让我都要看呆了, 一路上都在从后视镜里偷看她,还没话找话的和她聊天,她那好听的声音让我当 场就鸡巴硬起来了!」

    老邢问了个最关键的问题:「然后呢,她怎么会在你家里?」 老王得意的说:「本来,我只是想多听听她的声音意淫下,结果还没开到半 途,她竟然在后座上睡着了!我精虫上脑的心一横,就把她带回家来蒙了点药, 让她睡得更香。怎么样,老邢、老刘,兄弟我够意思吧,弄到了这么好的东西, 第一件事就是约你们过来分享!」

    第三个男声在画面外响起:「够意思,够意思!这妞真是女人中的女人啊, 有个词叫什么来的……对了,「羞花闭月」,就是指这样的妞吧!妈的,她什么 都没穿,看得我鸡巴硬到不行了!」

    老邢却有点发憷:「干,我还以为你真有这么大本事,唬得她自愿过来玩呢, 原来是打算迷奸啊!犯法的,要是她之后报警怎么办?」 「胆小鬼!要不我为什么强调让你带DV过来?待会肏她的时候多录点做为 把柄,看她还敢不敢报警?听听你们那吸着口水的声音,一起上来玩她吧,别憋 着你们的色胆了!」老王让开身,对他们发出了邀请。

    另外两个男人听他这么一说,也色胆包天的进入了画面,看样子是准备一起 爱抚床上的绝色佳人。

    杰已经听出来了,这就是今天轮流着和莹莹做爱的那三个摩的司机!

    今天上午没能看清这三个男人的面容,现在杰终于看清了:他们看起来都是 三十多岁,共同的特点是相貌奇丑无比,而且皮肤又糙又黑。

    看得杰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三人比之前和莹莹做爱的陌生男人们丑多了, 和他们相比,连和莹莹打野战的那个猥琐大叔都足以称得上是帅哥。

    想到莹莹接下来要被这样的三个丑男玩弄,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巨大反差让杰 再次兴奋起来。

    「都是丑得让女人不愿搭理的那种啊,他们一定对莹莹这么极品的女人充满 了性饥渴吧,只希望他们在办事时能悠着点,别伤到莹莹。」杰这么想道。

    视频里,三人像色中饿鬼一般扑到莹莹身上,两人各瞄准一只乳房,而另一 人的目标是小穴。

    三只舌头同时在卖力运动,「哧溜哧溜」的舔吸声不绝于耳。

    敏感三点同时受到刺激,莹莹皱起可爱的眉头,扭动着身体,然后,她慢慢 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是三个丑男正在玩弄自己,她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叫什么叫!给我乖乖听话,不然可有你好看!」老王扬起巴掌作势。

    莹莹一下就明白了眼前的情况,把后续的尖叫吞回嗓子里,有点害怕的盯着 他的巴掌。

    老王淫笑着问她:「小妞,你刚才怎么在我的摩的上睡得这么香啊?难道是 上火车前和男朋友干炮太累了?」

    被他这么一问,莹莹应该是想到了那天晚上和我的疯狂,红着脸不说话。

    老王见到她这副样子,来了精神:「靠,我就随口一说,竟然猜对了啊!老 实告诉我,在上火车前,你被男朋友连着肏了几次?」 莹莹还是不打算理他。不过看到老王再次扬起巴掌作势,她吓得赶紧开口:

    「三,三次!」

    老刘也淫笑起来:「妈的,难道你屄里现在还留着他的精液?」 莹莹辩解道:「没有!我都洗掉了!」

    老邢用羡慕的语气说:「哇,她男朋友可真有福,能和这么美的妞玩内射!」 「羡慕个毛,现在有福的可是我们,给她男朋友戴绿帽,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老王对莹莹提出要求,「喂,小妞,你乖乖的陪我们,让我们肏够了,自然 会放你走!」

    莹莹打量了一圈这三个男人的脸,没有回话。

    看来老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什么意思,是不是嫌我们长得丑?啊?」 莹莹仍然不回话,明显是默认了。

    老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哈哈,这小妞嫌弃我们呢,不过这样更好,想 想她等会要被我们肏得求饶,就觉得真他妈刺激!」 老邢盯着她的下体,色迷迷的说:「老王啊,难得遇到这种极品,玩一次两 次可不够,怎么也得玩至少十天才行!」

    莹莹急了:「不行啊,我还有事要办,最多陪你们两天!」 老王斩钉截铁的说:「少废话,在这里是我们三个男人说了算,由不得你!

    提醒你一下,自己看看窗外,这一大片地方里只住了我一个人,你别妄想能 找到人来救你!」

    莹莹真的走到窗边看了看,然后又回来央求他们,三个男人就是不同意只玩 她两天。

    莹莹认栽了,她咬着牙思考着,一番权衡后终于下定了决心:「算了,十天 就十天,我乖乖的让你们玩,然后你们必须放我走!」 老王笑了:「那是必须的,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就说话算话!对了,告诉 你一件事,我们可不喜欢带套套玩。」

    莹莹提出一个要求:「可以,那你们得给我买短效避孕药吃,连吃21天的 那种。」

    老王眼光闪烁:「行,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就有现成的避孕药,等等 我找给你。」

    他拉开抽屉翻了几下,找出一个药盒递给莹莹。

    莹莹接过来一看:「上面都是英文啊,就药品名是汉字。」 老王解释道:「这是进口的,我刚离婚的老婆留下来的。」 莹莹念起药名:「枸什么酸氯米芬?和我之前吃过的不一样啊,这真的是避 孕药?」

    老王夺过药盒看了看,又递给她:「你自己看盒子背面的小汉字。」 莹莹又念起来:「什么孕药,口服50~100mg/ 日,连续五日。第一 个字已经模糊了,只能看出字的右下是这样写的。」 她自言自语的用指头在空中比划,杰看出她写的是「一横,一竖,半横,一 捺」。

    老王有些不耐烦了:「废话,不是「避」孕药还能是什么孕药?你自己想想 「避」字的右下是不是这么写的?」

    莹莹想了想:「还真是。」

    老王问:「我有骗你吗?」

    莹莹点点头:「你没骗我,我相信了。」

    老王说:「我刚才看了你手机里的月经小助手,昨天你大姨妈刚走,这样吧, 你从今天起一次吃两片,连吃五天,到下次来姨妈前都不用吃了。」 他又找出一个药瓶递给莹莹,说:「这个是搭配着吃的,你从今天开始每天 吃一片,五天之后也还得吃。」

    莹莹接过来一看:「全英文啊,连汉字都没有了。Die什么什么rol?

    好吧,我会记得吃这两样药的。」

    杰点下暂停键,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老王怎么看都不像是安了好心, 他给莹莹的该不会是春药或者摇头丸那类吧?枸什么酸氯米芬和Die什么什么 rol?我得搜一下!」

    啪嗒啪嗒的一阵敲击后,搜索结果出来了——「枸橼酸氯米芬:排卵药(促 孕药),从月经周期的第5天开始,口服50~100mg/ 日,连服5天。药 效:在停药后第5~11天排卵。」

    杰大吃一惊:那个「什么孕药」原来是「促」孕药啊!可恶的老王,他一定 是故意把「促」字涂得只剩下和「避」字相同的右下角!

    杰又想到:「如果他以前就是用这种方法欺骗他前妻的还好说,可如果是把 莹莹带到这后才把字涂掉的,那这个人的心机也太深了!」 杰继续看搜索到的药物说明:「单

    独服用枸橼酸氯米芬促孕,排卵率为70 %-80% ,受孕率为20% 左右。如果搭配服用雌激素(如己烯雌酚),则会将 受孕率大大提高。」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搜了下「雌激素己烯雌酚」,发现己烯雌酚的英文名 是「Diethylstilbestrol」,和莹莹看着药瓶念出的「Di e什么什么rol」一致!

    老王不让莹莹避孕不说,还坏心眼的骗她吃促孕药,并且故意搭配那个雌激 素来大大提高受孕率!

    天啊,不带这么坑人的!莹莹会顺了他们的意吗?

    杰十分担心,然而他内心里的恶魔却在高声号叫:「吃下去,把这两样药都 吃下去!然后被这三个丑男干,让他们内射!」他用有些颤抖的手点下播放键。

    老王接了杯水递给莹莹,然后,在屏幕外杰紧张的注视下,莹莹果然把这两 样药都吃下去了!

    完蛋!杰差点瘫倒在座椅上。不过他马上又坐直了腰,自我安慰起来——就 算是吃了促孕药,也还得起码到第十天才排卵,而莹莹只陪他们十天,事情应该 没有这么糟糕!

    他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如果莹莹真的是只陪了这三个男人十天,那他在时 隔三十多天后,于昨天上午所见的那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老王的嘴角浮起得意的阴笑:「准备工作做完啦!这妞是我弄来的,我要第 一个上!」

    他脱掉内裤,露出挺立的粗大肉棒。

    这人连肉棒都是黑黢黢的,而且和他的人一样丑陋异常——就像是一根略微 弯曲的橡胶棍,上面还盘绕着一道道狰狞的血管。

    用肉眼就能看出棒身十分黏乎,明显是好长时间没清洗过了。

    龟头已经憋得赤红,肉冠的下面布满了好大一圈发白的污垢。

    同样布满了污垢的尿道口微微敞开,渗出一小团透明的粘液。

    整根肉棒就这么挺立在莹莹面前,显出它的无比丑陋和肮脏。

    莹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肉棒,她鼓起勇气靠过去,伸出小手轻捏棒身, 又把鼻子凑上前去闻了一下。

    只是一瞬间,她就撤了回来,用小手在鼻子前方用力扇动,小嘴里发出一连 串训斥:「天啊,黏死了、脏死了、臭死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太恶心了,你 是不是都几个月没洗下面了?先去洗洗再来!」

    杰睁大了眼睛,他心底那只变态的恶魔又开始大叫:「不要去洗,就这样让 她给你口交!我想看看她到底会不会这么淫贱!」 老王没有辜负他的期待,一句话就把莹莹怂了回去:「老子就不爱洗!除非 你用小嘴给我洗!」

    莹莹一直盯着这根十足肮脏的肉棒,没有回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渐渐的,她嫌弃的神色越来越淡,表情开始变得困惑,嘴角不知不觉的慢慢 上扬,眼神中出现了道道迷离的水波。

    杰看出来了,这是她的淫奴属性又一次开始发作。

    杰已经知道,这种深深的卑贱感将会带给她异常的性奋。

    杰可以确定,她真的会用自己的小嘴来清洗这肮脏至极的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