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67-68-69)
    2018-11-05【第六十七章欲望拘禁(中三篇)】一旦下了决心,便不再犹豫,莹莹蹲下身,一口含住老王的龟头,用唇将它包紧。

    老王还不满意:“含深点!”

    莹莹闻言,把他整只软绵绵的小弟弟都含进嘴里,再次包紧。

    老王用两手夹住她的脸,手掌顶起她的下巴,使她的头高高仰起,小嘴朝天,就这么让小弟弟在她嘴里酝酿着。

    片刻之后,他说:“来了,接好!”开始在莹莹的嘴里射出温热腥臊的液体。

    莹莹没有躲闪,只是静静的含住这些液体,让它们在口腔里积累着,然后就像以往的吞精那样,一口咽了下去。

    “做到了,她真的做到了!”杰刚要悲从中来,却突然窜出一股兴奋的快感,两种相反的情绪在他头脑中交战,让他如处冰火两重天,已经无法正常思考,只能呆呆的看着屏幕。

    只喝一口的约定已经达成,莹莹想要吐掉小弟弟,但老王还在顶住她的下巴,让她没法低头。

    原来是这样吗?他原本就打算耍赖,难怪他之前要让莹莹含深点!

    莹莹的腮帮渐渐鼓起,而老王还在继续尿尿。她想要撤离,但头被两只大手死死的固定住了,动弹不得。她抬手想要推开老王,却哪里推得动那壮实的身躯。

    腮帮已经明显的鼓起了,她可能发现再这样继续下去会十分不妙,于是露出可怜兮兮的神色,从嗓子里发出“呜呜”的求饶声。

    老王突然松开两手,在莹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伸到她的两腋之下挠拨几把,再飞快的又收回来夹住她的脸。

    莹莹吃痒,之前努力闭住的喉咙一下就失守了,高高仰头的姿势让不少尿液直接灌进她的食道,差点被呛到的她再也闭不住喉咙,只得将剩余的尿液大口咽下。

    看样子老王还在她的嘴里喷射,她深深皱起眉头,应该是在强忍住反胃的感觉,同时仍在不断吞咽着新的尿液。

    少量来不及咽下的澹黄色液体顺着她的唇角流了出来,沿着脖子流到胸口,再流到小腹,最后在身下积成一小滩水洼。

    直到最后一滴尿液也在莹莹嘴里排尽,老王才撤掉两手,退身离开,对另两个男人发出满足的感叹:“呼,灌完啦!我早就想这么试试了,不过以前一直没机会。试过以后才体验到,用美女的小嘴来当便壶的感觉果然很好!”

    莹莹站起来,扶着墙,捂着胸口,作势欲呕,却什么都没能呕出来。

    她的嘴里被灌进一大泡尿,而她几乎全咽下去了!

    老刘和老邢看得心痒,也跃跃欲试,老王拦住他们:“今天到这就行了,让她先适应下,你们也想玩这个的话,等明天再来!”

    杰看得很无语,他想转换一下心情,于是去了趟厕所。看着自己的小弟弟向坐便器里喷出尿液,再联想起刚才的画面,他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他的莹莹被别的男人弄脏了……************好不容易抓到个难得的机会,以老王为代表,这三个平日里被女人轻视惯了的丑男表现出明显的变态倾向,他们对莹莹的调教比之前明所做的事过分多了。

    自从被老王以兽交为威胁的喂尿成功,莹莹就彻底放弃了反抗,让他们放肆的在她身上实现长久以来的各种性幻想。

    接下来的若干天里,她就像这三人的乖巧性奴一样,不但要满足他们正常的性需求,还得卑贱的迎合他们一时兴起迸发的种种变态欲望。

    一次又一次的变着花样,这三人让她把双乳抹上精油为他们做全身胸推、前后两穴各插半截黄瓜跳艳舞、向她的小嘴里尿尿……他们简直就是把莹莹当成了纯粹的泄欲工具啊!杰看得隐隐心疼,但同时他也叹服着大开了眼界——原来,一个女人要是淫贱起来,是可以这么的毫无底线。

    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三个男人都只是轮流的单独享用莹莹,还没有和她玩过3P4P。

    总结他们做爱时的种种只言片语,杰推出了一些情况——自从拐来莹莹,老王就犯起懒,不再出去开摩的挣钱了,他每天都待在家里守着,不是玩莹莹就是玩他那破电脑。

    他那两个兄弟每天上午都带着DV和食物过来,然后在莹莹身上玩爽,将录制的视频複制到电脑上后还总是把DV带走,说要回去再好好欣赏。

    老王把莹莹的手机锁进柜子,每隔一两天才取出来一次,而老王坏坏的说:“不能!有什么关系?给我口交又不影响你拉屎。”

    莹莹知道反抗无用,面色无奈的再次含住他的肉棒。

    “把屁股抬起来点!”老王命令道。莹莹听话的照做了。

    不知是哪个人在拿着DV,他放低了镜头,自下而上的给莹莹的菊花录制特写。

    莹莹的括约肌正在用力,可爱的小菊花微微的一张一合。一小会之后,菊花蕾凸起,菊花眼绷开,一条软绵绵的细屎从洞口顽强的挤出头部,越长越长,然后断掉,落入便坑。接下来又是一条细屎……“连这种场面也要拍,他们简直太变态了!”杰想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拉屎的样子,嗯,虽然好像有些对不住莹莹,但这种画面确实是没有什么美感可言啊。”

    老王猥琐的问莹莹:“拉完了?”

    莹莹吐出肉棒,说道:“拉完了,你等等!”将手中拿着的纸伸向下体。

    她才刚擦干净屁股,就被老王直接拉起来转过身,菊花口顶上了一个大大的龟头。

    莹莹提出抗议:“不要啊,才刚刚拉完!等等,让我先把里面清洗干净了,再给你玩好不好?”

    老王不理她,大力将龟头顶了进去,然后是棒身。

    他就这么在莹莹的直肠里抽动起来,还不忘故意羞辱她:“小骚,你没拉干净哦,肠道里面好像有小颗粒在摩擦我的鸡巴呢。”

    莹莹羞红了脸,并不回话,看来就算是已经如此开放的她也有些受不了这么变态的玩法。

    老王双手玩弄着莹莹的翘臀,缓缓将肉棒插入到根,再缓缓的往外抽出。

    眼看着棒身渐渐离开菊花,只剩下龟头还被包裹着时,他又缓缓将肉棒插了回去。

    他就这么在据说还留着一点残屎的直肠里慢慢的大幅度抽送。反複了上百下后,莹莹敏感的身体出现了生理反应,她的乳头膨胀起来。

    老王从后面抓上她的胸,用力的揉捏着,十根手指全部陷进了那两团白花花的乳肉之中,继而用指尖挠拨起她硬挺的乳头。

    感受着火热粗壮的肉棒在直肠里出入带来的丝丝快感,莹莹眼睛眯起,小嘴微张,诱人的呻吟起来:“嗯……快点……你别这么慢,动快点嘛~”

    老王这次满足了她,加快了运动,插得她前仰后合,小嘴大张着发出阵阵娇喘。

    老王突然从菊花里拔出肉棒,绕到莹莹面前,将带着一点点黄色煳状物的棒身塞进了她张开的小嘴里!

    “操!尿之后是屎啊,越来越恶心了!莹莹又被他弄脏了!”杰拍着桌,不忿的叫骂起来。

    莹莹条件反射般的含紧肉棒,卖力的吮吸起来,接着才反应过来不对劲。不过已经晚了,她的头被老王紧紧按住,抽不出来了!

    有了之前被强制喂尿的经验,这次莹莹直接就放弃了挣扎,虽然满脸都是嫌弃,但还是乖乖的吸起肉棒,然后开始套弄。

    看着她这副矛盾的样子,老王哈哈大笑起来:“是不是很臭啊?只是你的心理作用而已,刚才拔出来的时候我看过了,这上面一点屎都没有!”

    莹莹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砸吧着眼,似乎在问:“真的?”

    发现她这么好骗,老王干脆得寸进尺的将龟头顶入她的咽喉深处,足足在那里停留了一分钟,才放开按住她的手,退出她的小嘴。

    杰再次拍着桌,不忿的看到,这根肉棒已经被舔干净了!

    【第六十八章欲望拘禁(后篇)】莹莹用小手擦着嘴角,幽怨的看着老王:“好恶心的!人家怎么说也是个美女,都这么尽心尽力的伺候你了,你还从来都不怜香惜玉!”

    老王不屑:“怜香惜玉有毛用?我以前那老婆就是因为我的怜香惜玉,才这不让玩、那不让玩,也不肯喝我的尿。后来我强迫她不成,她还翻脸了!”

    莹莹不知哪来的胆子,竟然讥笑道:“感情你老婆是受不了这些变态的玩法才和你离婚的啊!也对,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变态恶心的男人!”

    “操,你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就替代她,好好陪我玩这些变态恶心的花样吧!”

    老王把莹莹翻过身,再次插入她的菊花,双手握住纤腰,拼命耸动下体,撞得她前摇后曳。

    没过多久,他就内射了,舔着莹莹秀美的脖颈,伏在她的背上休息。肉棒慢慢软下,恋恋不舍般滑出她的菊穴。

    老王蹲下来拨开莹莹的两片臀肉,只见那粉嫩的菊花蕾此刻被扩成了一指探入她的小穴:“也肏了你不少次了,我们想换换花样,玩个心理上更刺激的游戏——我们在你危险期给你“下种”,你呢就假扮着很想被我们肏怀孕,好不好?”

    莹莹爽快的同意:“好,我满足你们那变态的成就感!但有个要求:不能真的断我的避孕药!”

    老王亲亲她的小嘴:“放心,会继续让你吃那个药的。”

    杰在刚才就已经发现,莹莹的阴毛不知何时被剃掉了,整个下体都光熘熘的,看起来很是稚嫩可爱。

    老邢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红色记号笔,将笔尖触到她原本的阴毛区,嘴里边念,手上边写。

    很快的,三个红字“肉便器”就跃然而上。

    莹莹有点脸红:“讨厌啦,在人家的下体写这种色色的字,要是擦不掉了怎么办?”

    老邢指着红字,笑着对她说:“过几天慢慢就没了。我可是一直都很想听你说出那句话哟,你以前说给八个男人听的那句话!”

    莹莹顿了一下,满足了他:“人家想做你们的精液肉便器,射多多的到人家小穴里来嘛!”

    老邢露出满意的表情,得意道:“嗯,乖,真骚!那你转过身去,趴好了!”

    莹莹乖巧的转过身,跪趴着将雪白的屁股冲他高高翘起。

    老王接过记号笔,在她的左右臀瓣上分别写下“成功”和“受孕”。

    莹莹很好奇:“大变态,你在人家的屁股上写了什么淫荡的字啊?”

    老王坏笑:““成功受孕”,喜欢这样吗,我们的精液肉便器?”

    另两个男人也坏笑起来,莹莹面上的红霞越来越重,双眼中的媚意都要滴出来了。

    半天没说话的老刘开口了:“准备肏你了,快配合着说点骚骚的话,给我们助助性!”

    莹莹风骚的轻摆起她的翘臀,故意用甜得像蜜一般的声音说:“来嘛~快点来射到精液肉便器里面!人家已经进入危险期了哦,老公们都好好加油,早点让人家当上准妈妈~”

    老刘听得受不了了:“妈的,这欠肏的妞,骚起来真是要人命啊!这次我先来!”挺着肉棒就将莹莹扑倒在床。

    他紧紧抱住莹莹,与她舌吻起来,吻了好一阵还嫌不够,又一路往下边亲边舔,从脖子、乳房、小腹,到屁股、大腿、小腿,直到舔完脚趾,最后对准小穴埋下头去。

    老王在一旁看得笑骂:“妈的,这么急色干嘛,她的三个洞都被你射过多少次了,还觉得这么新鲜?”

    老刘边舔边呜呜的说:“不到二十次吧?不管肏她多少次都还觉得不够啊,这么棒的身材和皮肤,不好好让男人亲亲舔舔,可是天大的浪费!”

    被他卖力的舔着小穴,很快莹莹也有了感觉,轻轻的哼哼起来。

    老刘听到这种动情的声音,得意的继续舔。又舔了一会,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贴到莹莹耳边,笑嘻嘻的说:“小骚,是不是被我舔得想要了?你看你两只奶头都挺起来了。”

    莹莹妩媚的看看他,自己再次翘起屁股趴好,说道:“是啊,有感觉了。”

    老邢也靠了上来,左手沿着她充满弹性的翘臀向下滑动,右手两指并拢,挤开花瓣,探入那已经被他内射过十余次的小穴。

    然后,他露出了淫笑:“果然是小骚,老刘才舔了你一小会,你的屄里就湿透了啊。”

    他的右手两指旋转着插弄小穴,而左手滑到阴蒂的所在,挑出那颗敏感的小豆豆,手指轻捏上去刺激起来。

    “嗯~嗯~”莹莹嗓子里发出诱人的娇哼,慢慢的扭动着屁股。她的小穴口开始春潮泛滥,两片花瓣也被润得亮晶晶的,看上去淫靡不已。

    她终于明确发出了邀请:“嗯~不要用手了好不好?我想要肉棒~”

    老刘和老邢同时发声:“想要谁的肉棒?”

    莹莹真的是已经欲火焚身了:“随便谁的都行,快点给我嘛~”

    老刘故意让肉棒在她的眼前一跳一跳:“缺少诚意哦,你知道我想听到什么骚骚话。”

    莹莹明白的大声说:“小骚货想挨肏了,小骚货想被你们雄伟的大鸡巴肏!”

    “好,给你!”老刘兴奋的一把推开老邢,跪到莹莹屁股后面,扶住她的纤腰,将龟头贴上两片亮晶晶的花瓣,重重的摩擦几下,然后缓缓插入。

    “唔……好涨!”小穴的空虚得到填满,莹莹发出满足的欢呼,还不等老刘抽送,就迫不及待的前后摆动起来,用小穴吞吐起他的肉棒。

    身,滑嫩嫩的翘臀上,“成功受孕”四个红字又在充分刺激男人的欲望。

    不知转过了多少个三百六十度,莹莹再次和老刘面对面后,娇滴滴的撒起娇来:“人家累了,你来主动好不好嘛?”

    老刘一把抓住她的纤腰,二话不说便勐烈向上冲刺,百来下后速度依然不减。

    莹莹叫得很大声:“噢……对……就是这样……用力……干我!好舒服啊……我快要……飞了!”

    老王在一旁插嘴:“小骚啊,你明明在危险期还不吃避孕药,要是被我们三个每天轮流内射,会怎么样呢?”

    莹莹自以为会意,角色扮演似的配合着回答:“我没有避孕,说不定会……怀上你们中……不知哪个的……野种……呢。”

    老刘接着这话头问:“这么严重啊?那你想不想让我们内射呢?”

    “想!你们……尽管……内射我吧,一直到……让我怀上……你们的……野种!”莹莹断断续续的配合着,她的声音诱惑至极。

    老刘本来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听到这话再也憋不住射意:“很好,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我可要真的给你下种啰!”

    临近高潮的莹莹声音充满了愉悦:“来吧!给我下种吧……顶……顶到最深……再射!就这样带给我高潮!”

    看到这让自己坐立难安的一幕,如果可能,杰真想贴到莹莹的耳边把她吼醒:“老婆,你真是个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傻妞!你是真的没有吃避孕药啊,你是在邀请这个丑男实实在在的下种啊!”

    【第六十九章欲望拘禁(末篇)】在杰憋在心里的大吼声中,老刘将肉棒顶到小穴最深处停下来,浓稠的精液尽数射向莹莹的花芯。

    莹莹感受着精液的热度,与老刘同时攀上了性欲的顶峰。

    她双腿压实了老刘的下腹,默默的接受着精液的冲击,享受着高潮所带来的强烈快感。

    老刘享受了一会余韵,抱着莹莹翻过身来,变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位,再压着她舌吻了好一阵,才依依不舍的退出肉棒。

    龟头一离开莹莹的销魂洞,立即有白浊的精液从还微张着的洞口溢出,直流到她粉嫩的小菊花上。

    老刘抬起她的两条大腿,俯下身得意的欣赏自己的杰作。随后,他想了想,将莹莹的屁股也用力抬高。

    “不想让你的种子流出来啊?”莹莹的声音像小猫一样慵懒。

    “对啊,把我的种子好好留在你的骚屄里,这样才更可能让你怀上嘛。”老刘坏笑着说。

    “好嘛,满足你!”莹莹笑嘻嘻的说着,配合他将屁股努力抬高,让正在缓缓流出的精液再倒流回她的小穴深处。

    “好一个傻妞啊……算了,事已至此,就顺其自然吧……”杰已经无语了。

    两三分钟后,老刘才放下托起她屁股的手,转身离开。

    莹莹翻过身趴下,风情万种的扭着屁股,回过头嫣然一笑:“我已经满足老刘的成就感啦!接着是谁来给我下种?”

    小嘴里发出风骚的邀请,精液在微微张开的穴口挂成一条白线,屁股上的四个红字“成功受孕”随着臀肉摇来晃去,如此刺激的场景给视频外旁观的杰都带来了强烈的欲望冲击,更不用说带给在场这三个男人的深深震撼了。

    老王吞下口水,迫不及待的第二个上阵,先是抱着她修长圆润的大腿向前冲击,再是举着她软玉温香的娇躯上下套弄,接着让她站到床边翘高臀深深后入,最后和她坐在椅上面对面紧紧相拥。

    他恣意玩弄着莹莹的肉体,在她的小穴内不紧不慢的抽送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紧紧抵住花芯,射出她今天要接受的第二发种子。

    “精液流出来了哦,你还不快点把它们塞回去?”老王才刚离开,不带休息的,莹莹就冲着老邢发出了邀请。

    她立即被老邢插入,再被他面对面的悬空抱起,雪白娇嫩的诱人肉体缠到了全身黢黑的老邢身上。

    她拨开散乱在肩的秀发,两手抱紧老邢的背,双腿盘上他的腰,丰满翘挺的美乳紧贴他的胸膛要命的磨擦,白皙圆润的翘臀迎合他的抽送快速的起落……莹莹乖巧的跪在地上,为老邢舔干净他射精后的肉棒,早已休息好的老刘顺势插入她已经被三人份精液填满的小穴,在“吧唧吧唧”的声音中开始了她今天的第四炮。

    老邢看得兴奋,还未完全软下的肉棒酝酿了一会,直接将一泡尿液射进莹莹那个洞肏得你更爽?”

    “都……都很爽!哦……啊!”

    “哈哈,喷了,又见到这骚货潮喷了!”

    “哟,她的屁眼都在收紧呢,这屁洞夹得我鸡巴真爽!不行了,射了,哦!”

    “我也射了!哈,还是射在她屄里更爽!”

    “小骚,三个肉洞都被灌上精液,很快活吧?以后我们天天都这么一起肏你,怎么样?”

    “很快活!好……就天天这样……”

    “干,这对大奶子晃得可真骚!决定了,待会你用奶子把我的鸡巴再弄硬,然后自己把它坐进屁眼里,听到没?”

    “听到了……”

    “来来来,转过身翘起屁股,让我看看你被老邢插松的屁眼!”

    “哈哈,红彤彤的肠道看得一清二楚,不过看不到精液,老邢你刚才射得真深!”

    “我有个好玩的主意,待会我们再一起肏她的屄和屁眼,干到她爽歪歪的时候,让她给男朋友打电话,这次让他们聊久一点,哈哈!”

    ……这时,距离杰发现不对劲而找上门去,还有二十天!

    ************视频里的时间一天天过去,距离莹莹被他们拐来已经三十多天了。

    终于播放到了最后一个视频,杰知道,里面的内容是他当天找上门时所发生的事。

    连续纵欲了好多天的三个丑男脸色泛起了一层蜡黄,却难掩深深的得意和满足之色。莹莹则显得容光焕发,一副被性爱滋润得娇艳欲滴的样子。

    刚进屋的老刘把一个盒子递给老王:“给,这是你让我买的东西。”

    老王转手交给莹莹:“呐,给你买的早早孕试纸!最近你不是一直在念叨,怎么都晚这么久了还没来大姨妈?”

    也许是有了不好的预感,莹莹手抖的打开盒子,拿着试纸就去便坑那边淋尿了,然后一脸忐忑的等待着检测结果。

    慢慢的,试纸上出现了模煳的红线,两道!莹莹变了脸色。

    大概五分钟后,两道红线已经很清晰了,结果是阳性!

    杰从心底涌起深深的怒意,无可发泄的攥紧了拳头:“我靠啊,这三个混蛋!

    我的担心应验了,莹莹真的中招了,这距离她第一次意外怀孕才过了四个月啊!”

    莹莹的脸色很不好看,那表情带着疑惑、委屈、担忧、焦躁,还有点像要哭出来的样子,小嘴里不断念着:“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可能怀孕呢?不是每天坚持吃着避孕药的吗?”

    三个始作俑者眼见目的达到,带着想让杰一拳锤上去的贱笑,毫无同情心的对莹莹落井下石——“哈哈,真把她肚子搞大了!”

    “小骚,你的子宫已经彻底被我们占领啦!”

    “恭喜你升格成准妈妈,你是不是得好好感谢我们啊?”

    “前些天你不是很开心的和我们玩造小孩,还鼓励我们好好加油吗?现在你已经如愿怀上野种了哦!”

    “要不要猜猜看,我们三个里,谁是你的孩子爸?”

    “废话,让她中标的当然是我了,没听说过“隔壁老王”吗?”

    莹莹坐在床沿,对他们的调戏充耳不闻,只顾低着头、捧着脸发呆,嘴里不断的重複着那句话:“怎么可能呢,一定是弄错了……”

    三个男人看到她这副失去活力的样子,也没心继续调戏了,但脸上仍然挂着欠揍的得意表情。

    老王走到她面前,大大咧咧的开口:“别没精打采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我们昨天已经商量好了,今天就放你走!”

    莹莹勐的抬起头,眼睛里恢複了一点神采:“真的?”

    老王说:“当然是真的,我们每个人都肏了你好几十次,也该歇歇了!难不成你想让我们在你肚皮上精尽人亡?”

    看着莹莹眼睛里的神采变亮,他眼珠一转,继续说道:“不过嘛,在放你走前,我们还要和你打一轮分手炮纪念下。”

    与得知怀孕的悲伤相比,明显是离开这里的渴望更占上风,莹莹不假思索的咬着牙:“好!那就快点来吧,完事了就放我走,我要去医院检查!”

    她站起身来,让老王从后面插入。老王一上来就开始激烈抽送,但莹莹这次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她明显的缺乏性致……在便坑边上站着内射后,老王抽出肉棒,对莹莹说:“来,小骚,最后一次用小嘴伺候我尿尿!”

    莹莹干脆的把脸凑过去,张开嘴准备含住肉棒。

    老王却阻止了她:“这次我要试个新花样!你用下面那张小嘴着穴口与肉棒的交接处不停渗出,然后沿着莹莹的大腿流下。

    脑子里一团疲惫的杰这才明白,当时他从窗口外看到莹莹腿上的那么多“淫水”,其实是老王的尿啊!

    老王揉着美胸,吻着小嘴,阴囊被穴口渗出的尿液润得透湿,但他还没有打算离开莹莹的身体。

    老刘有些不满的问:“喂喂喂,老王,你可是爽了,就这么尿在她的屄里,一会我们还怎么肏她啊?”

    老王松开吻着莹莹的嘴:“就这么肏啊,或者你们肏她屁眼!”

    他终于拔出了软绵绵的小弟弟,对莹莹命令道:“呼,尿完了,给我舔干净!”

    莹莹从湿淋淋的阴囊舔起,将老王整个下体上的尿液都吮吸了个干干净净。

    老邢和老刘对了个眼神,一齐走上前去:“准妈妈,你的孩子爸要最后一次疼爱你啦!”“虽然肚子还没挺起来,但也是新晋孕妇啊,我还是第一次玩孕妇呢!”

    两人简单冲洗了她的下体,便抱起她分别插入两穴,抽送一番后各自内射。

    接着,老邢也酝酿了一泡尿射到小穴里。“好热啊!”莹莹这么喊着,竟然禁不住被这热乎乎的尿液射出了高潮!

    老刘也想试试,可他在莹莹过于紧致的菊穴里尿不出来,于是在老邢和老王的嘲笑声中退出肉棒,先在外面尿了一点出来,再插进菊穴里继续尿完。

    眼见他们已经完事,老王凶巴巴的威胁莹莹:“我们可是录下了你的不少表现,还把你通讯录里亲戚朋友的电话都记下来了,要是不想让他们看到你的精彩表演,回去后就乖乖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尤其是不许报警!”

    莹莹赶紧答应:“别发给他们!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报警!”

    老王的表情变得和蔼:“嗯,这才乖啊。对了,送你个临别礼物:我认识的一家诊所无痛人流做得很好,要不我现在就带你去那?费用我出!”

    莹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这份“礼物”:“不了,还是送我去医院吧,我要再检查确认下!也不用你出费用,送我到门口你就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她不再搭理老王,冲洗干净下体的各种污渍,开始穿衣服。

    老王吹着口哨耸耸肩,转身对老邢说:“DV别带走了,就留在我这吧,今晚我要好好回顾欣赏。”

    老邢答应下来:“好,你可别弄坏了啊,里面新录的东西我可还没备份。”

    黑屏了。

    终于黑屏了。

    从头天晚上八点多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漫长的半天多时间里,杰几乎没有休息,连着看完了所有的视频。

    跟随着视频的进度,他的情绪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脑子里的兴奋、悲哀、担忧、焦躁、愤怒整个乱成了一团。再加上来回长途跋涉之后立即通宵盯着电脑的疲惫,一离开屏幕他就感觉天旋地转,头都要炸开了,赶紧躺到床上休息。

    哪怕是已经坚持不住,他还是愤愤的想道:“三十多天啊!莹莹三十多天里每天都在和三个丑男做爱,还怀上了其中不知哪个人的孩子!”

    “一切都是那三个丑男的罪过!不能怪莹莹,毕竟她是被拐到那的,而且是被欺骗了,自以为已经吃了避孕药。”杰为自己心爱的莹莹开脱着,努力的平息下心中的愤怒。

    他还想最后确认一下,毕竟是否怀孕还得以医院的检查结果为准,万一是试纸验错了呢?

    抱着这最后的一线希望,他终于耐不住疲倦,就这么睡了过去……晚上,莹莹回到家中,杰不动声色的安抚了强行欢颜的她,看着她眼中的歉意,无言的搂着她一起睡去。

    确定她睡着后,杰偷偷爬起来,翻找她的钱包和带回的拉杆箱,却没发现医院的检查报告单。

    不过想想也对,这种东西莹莹肯定已经扔了,不可能还大老远带回来。

    杰又翻找起她的手机,终于找到了线索——她的浏览器记录里搜索了“氯米芬”,看来,事后她已经想到问题是出在那所谓的“避孕药”上了。

    接下来的搜索记录还有“刚堕胎能不能马上坐火车”、“第二次堕胎后要注意什么”,看这些搜索的时间是傍晚六点多,而她去医院检查是在当天的上午。

    这意味着什么?杰一下瘫坐在床上,看着莹莹那术后有些苍白的睡脸,心疼不已的想到:“我心爱的女人确实又一次堕胎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