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84-85)
    2018-12-07字数:8647第八十四章黑色的周末(末篇)迪克以一个公主抱,将莹莹带回了卧室的大床上。

    莹莹后仰上身,两臂反手撑床,大腿并拢着被迪克抬高架起,继而把一双小脚缠上他的脖子。迪克抱住她的腰,将她的下体用力往肉棒上压。

    就这样被半抱着,莹莹的翘臀压在巨大的肉棒上,时而起落、时而转圈,双乳和两只小脚都在轻轻摇晃,摇得真是赏心悦目,晃得令人心旷神怡。

    两人的亲热又持续了接近二十分钟,莹莹已经达到了三次高潮,可这场淫戏仍在持续。

    杰早就看得心情荡漾,他不想再忍耐了,脱下内裤,开始慢慢的打飞机。

    四五分钟之后,迪克终于说道:“再过一小会我就要射了!换姿势,你到上面自己动!”

    莹莹二话不说的推倒迪克,骑到他的胯上。

    她双膝着床的跪着,两手撑在迪克的胸口,俯下身开始耸动翘臀,时而腰部用力前后扭动,时而臀部抬起上下升降。

    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的激烈性爱让她的俏脸上布满香汗,被打湿的乌黑秀发贴在额头和脸颊上,为本已足够诱人的娇颜更舔了几分魅力。

    从脖子往下,她的整副躯干也挂上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在灯光下闪烁着原始的美感。

    明明这副外表就像如梦似幻的纯洁仙女,她的动作却像是献身给野兽的性感女神。

    她不时动作妩媚的拨开脸上的乱发,轻轻拢到肩后,再埋下头为迪克送上甜蜜的香吻。

    “主人……女奴伺候得……好不好?哦,又要……高潮了!好舒服,啊……”她屁股颤动着,整个人失去了力气一般,瘫软如泥的伏倒在身下的黑色躯干上。

    才缓了不到半分钟,迪克就焦急的催促起来:“快点动,好好把我的精液榨出来!”于是还没休息够的莹莹喘着气起身,继续她的女上位运动。

    她身体后仰,反手撑到迪克的大腿上,一鼓作气的提起腰腹,快速升降娇躯。

    小穴里多次射入的精液正在顺着她的大腿流淌,迪克伸手抹掉,再用沾着精液的大手不断抚摸她流淌汗水的翘臀和修长的玉腿。

    莹莹故作不依的撒娇:“嗯~主人好坏哦,弄得女奴……的屁股……和大腿上……都是你的精液~”

    迪克无耻的要求道:“骚女奴,主人又要射给你了,快点做个最骚的表情给我看看!”

    莹莹继续起落屁股:“主人……你的黑肉棒……顶进……女奴的……子宫口了,就这样……射吧,全都……直接射进……子宫里!”

    她像个妖女一样做出最淫荡的表情:“哦,你射了!我感觉到了……好有力的喷发……好烫!主人你真厉害,明明射过那么多次了,还有……这么多精液!

    你让……女奴好爽啊!啊~~~~~”

    最后那个满怀春意的长长的“啊~~~~~”听得杰都受不了了,他双目发红,加快了打飞机的手速。

    视频里,激情过后的两具身躯男下女上的紧紧互拥,迪克拍拍莹莹的屁股,满足的说道:“爽完了,睡觉吧,小骚货,今晚就这么插着你睡。”

    莹莹笑嘻嘻的表示反对:“才不要!你的肉棒那么大根,插在我身体里,我会睡不着的啦。”

    迪克坚持的看着她:“睡不着就半夜起来继续干!”

    莹莹想了想,又说:“而且小穴里面你的精液都要满出来了,这两天我可是在危险期啊,先让我去洗掉好不?”

    迪克做出了然的表情:“哦,你不提醒的话,我都忘了你在危险期了!那确实不应该用这个姿势睡!”

    听到这话,杰以为他是要放莹莹去清洗,结果这个黑人抱着莹莹翻了个身,变成男上女下,肉棒仍然插在她小穴里:“不准洗掉,就用这个姿势睡,把主人的精液保留在子宫里也是女奴的义务!”

    “那好嘛,不洗就不洗,睡觉。”莹莹顺从的伸出双臂搂紧迪克,双腿环上他的腰。

    随着迪克伸手按下床头的开关,灯灭了,画面一片漆黑,只听到两人热情接吻的“哧溜哧溜”声持续不绝。

    放荡的淫戏之后,莹莹居然还和这个黑人如此缠绵,忍耐了许久的杰终于爆发了,射到了早已预备好的手纸里……************周日的视频刚开始就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一大早的被源源不断的潮头时而掀起,时而抛下。

    莹莹已经快要乐晕了,她一个劲亲吻迪克的脸颊:“好……好棒!好开心,你让我……好开心,我强壮的……种马主人!”

    她将自己的娇躯完全依附在漆黑的男体上,形似癫狂的起伏纤腰,将极富弹性的翘臀向黑人的巨大阴囊拼命撞去。

    两人又开始了淫荡的一问一答:“骚货女奴,你喜欢和黑人做爱吗?”

    “喜欢……好喜欢……黑人肉棒的……这种感觉……让我……全身舒爽!”

    “那我昨晚提的那个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改天我要和另一个黑人一起干你!”

    “好!改天……你们一起……来干我,这么强烈的……多次高潮,我就算……被你们干死……也乐意!”

    在他们对话的间隙中,“啪!啪!”的响声不断传来,尽管明知这是当黑人齐根而入时,阴囊在撞击莹莹下体的声音,但杰产生了一种错觉——这好像是黑人龟头正在奋力戳穿莹莹子宫的声音。

    迪克抱着莹莹走动起来,随着他的迈步,粗大有力的黑色肉棒在莹莹的娇躯中深深搅动,又一次让她攀上了快乐的高峰……杰有些自叹不如的盯着画面——这个黑人的耐力真好,他已经抱着莹莹边走边干快十分钟了,现在两人来到了客厅里。

    莹莹已经爽得快要说不出话,她的两次潮喷把地面打湿了好大一片!

    看来迪克也到了强弩之末,他喘着粗气问:“骚女奴,你真是太好干了,我就这么抱着你射进去,怎么样?”

    莹莹大口喘息着,重重的点点头。

    迪克不满的提出要求:“说出来,说要主人再射给你!”

    莹莹鼓起最后的力气,喊了出来:“主人……骚女奴……要你的精液!骚女奴想……被你的精液……再次灌满!”

    迪克闷哼一声,停下走动,漆黑的阴囊剧烈跳动起来,开始往这个至少被他内射了七次的小穴里再次灌精。

    莹莹的俏脸露出极度享受的表情,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四肢却不知哪来的力气,反倒像八爪鱼一般紧紧缠住这个黑人,似乎是想要将精液一滴不剩的吸收进她的子宫。

    这一轮的狂野之后,迪克也累了,就这么抱着莹莹,仰靠在沙发上休息。

    莹莹将他的两只黑手拉到自己的翘臀上,贴着他的胸膛,用香舌顶开了他的大嘴……“妈的,这与其说是事后休息,不如说是又开始调情了,看来他们还准备再来一炮!”杰在心底这么骂着,急促的鼻息却暴露了他的亢奋。

    播放器自动跳入下一个视频,看时间已经距离上一场淫戏结束十多分钟了,两人正一上一下的躺在沙发上,与刚才相同的是,迪克的肉棒仍然插在莹莹的小穴里。

    恢复了体力的莹莹翻身下地,将小脸埋到迪克胯下,熟练的将残留在黑棒上的精液舔食干净,再将巨大的龟头含入小嘴慢慢挑逗。

    在她惊喜的眼神中,黑色巨物快速恢复了雄风,精神十足的冲着她昂首挑衅。

    她嘻嘻的调笑起来:“主人的肉棒好坏,又想欺负小女奴了?今天让我潮喷了那么多次,都担心要脱水了。”

    迪克不怀好意的看着她:“骚女奴,担心喷得脱水的话,就乖乖让我玩不会潮喷的那个洞!”

    身为老司机的莹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眨眨眼,吐出肉棒,趴起身,翘高屁股,转过头来对他盛情相邀:“那就来嘛,主人,像前晚那样,用你那巨大的黑肉棒,插爆女奴的骚屁眼!”

    杰更加来了精神,看得目不转睛:“可惜他们的第一次肛交没有录下来,这一次我可要看清楚,这么粗的黑棍是怎么来回捅莹莹菊花的!”

    狗交式!迪克毫不客气的抓稳莹莹的纤腰,将雄壮的肉棒插入她填满精液和淫水的小穴,搅动几下后拔出来对准小菊花,借助润滑猛的用力,巨大的龟头一下就挤了进去。

    杰的脸一抽——真不怜香惜玉,这粗野的动作看着都觉得会很疼啊!

    莹莹发出一声痛呼,然后强作笑颜:“我没关系的,再继续进吧!”

    迪克那张黑脸上浮起了欠揍的坏笑:“可是我不想动了啊。还想要的话,你就自己往后顶,把它全吞进屁眼里!”

    莹莹撒娇般的嗲着声音:“嗯~主人,你好坏啊,像这样羞辱小女奴~你的黑肉棒那么粗大,人家自己好难把它全吞进屁眼的!”

    说归说,她还是听羞的~”

    杰撇撇嘴,心想:“你这也叫害羞?明明就是在借机调情好吗?”

    迪克催促道:“说嘛,我很感兴趣!”

    莹莹还是满足了他的好奇心:“人家是在被明调教的过程中把处女给了他,是自己对准他的肉棒慢慢坐到底,就这么破掉处女膜的。”

    迪克笑着拍拍她的屁股:“果然是骚女奴,连破处的方式都这么骚!”

    “嗯~是明要求我那么做的。好了,不要说那个了嘛!”莹莹不依的转移了话题,又回到了女奴模式,“女奴的菊花已经好些了,主人你慢慢动起来吧。”

    其实,经历过那么多次肛交,莹莹早已学会将菊穴作为一个合格的性爱通道,用主动的技巧来取悦男人。

    不但杰对此深有体会,现在迪克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又热又紧的直肠包住我的肉棒,还像小嘴一样吸的感觉让我非常爽!要不是之前得装作不会中文,前天晚上第一次和你肛交时我就想说了:你很有经验嘛,自己在收缩肠道,还会让肉壁一动一动的。说,你和几个男人玩过肛交?”

    莹莹模糊的回答:“不……不记得了,估计有三十多个吧……”

    迪克都愣住了,然后笑骂起来:“干!你不去当妓女真是可惜了,干脆下次我给你介绍个嫖客怎么样?”

    一边说,他一边缓缓的运动起下体,同时关注着莹莹的反应。莹莹一开始还在倒吸凉气,不过很快就适应了他的抽送。

    于是他渐渐加速,如同一只得到了更多动力的活塞。

    仅仅两分钟后,他的肉棒就像发了疯的野牛般在莹莹的菊穴里横冲直撞起来,两只巨大的睾丸一次又一次的奋力拍击她菊穴下方的娇嫩花唇,似乎是在发泄它们无法像棒身那般挤进菊穴的不满。

    杰瞪大了眼贴上屏幕——爆菊啊!这才叫真正的爆菊!体现着暴力美学的爆菊!充满了黑白视觉反差的爆菊!

    莹莹如母狗似的跪趴在地,承受着菊穴里疯狂的暴力侵犯,圆润饱满的双乳在强烈的冲击下振动着、摇晃着,那幅度和力度简直就像随时有可能被甩离她的身体。

    她痛并快乐着,高声的浪叫起来,将蜜桃般的翘臀一次次卖力的向后挺耸,用默契的节奏来充分迎合插入臀瓣之间的巨大凶器。

    胯下美女的无尽浪态深深刺激了正在享受的黑人,黑人更加彪悍的撞击身前雪白的翘臀,就像那想要撞塌城墙的攻城车一样!

    眼见着源源不断的巨大冲力撞击得莹莹不断弓起背部,杰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她的纤腰一直被这黑人牢牢抓住,恐怕光是一次的冲击就足够将她整个人撞飞出去!

    迪克继续羞辱莹莹:“贱货,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像个女人,纯粹就是一只发情的母狗!”

    莹莹的眼神迷离:“对,我不是女人,只是让主人随便玩弄的母狗,我的菊花也是用来给主人发泄性欲的,哦,主人,你好棒!”

    迪克猛拍她的屁股:“承认是贱母狗的话,就快点往前爬,哦不,绕着茶几爬!对,就这样!我给你数着,看你能爬几圈,哈!”

    被身后的黑色雄躯扶着腰肢奋力侵犯,莹莹将她的双臂和小腿贴上地面,好似拉着重逾千斤大车的牲畜,费力的慢慢前行。

    她已经绕了茶几一圈,雪白的臀肉布满红印,菊花里插着的黑色东西就像是天生的尾巴。

    她已经绕了茶几两圈,俏脸上虽然带着一丝痛楚、两分忍耐,但更多的却是欲望得到满足之后的幸福。

    她已经绕了茶几四圈,明显有了高潮,却仍在浑身颤抖着继续爬行,迪克还嫌不够,卖力的指奸她的小穴,带得她发出狂热的浪叫。

    ……在杰口干舌燥的注目下,这场充满征服感的疯狂肛奸持续了十来分钟,那朵娇嫩的菊花蕾已经被粗黑的棒身带得里进外出了不知多少个来回。

    来了两次菊穴高潮后的莹莹早已没有力气爬行,她瘫伏在地,神情满是迷乱,颤抖着声音说道:“插爆了……菊花要被插爆了啊!你还射不出来吗?我要…坚持不住了,再继续……干下去,我会……晕倒的!要不然……我换用嘴……给你吸出来?”

    迪克仍然在全力冲刺,继续宣泄他的欲望:“不行,我要射在里面!快了,就快射了,你坚持住!”

    “啪!啪!”的撞击声又回响上百次后,他再也把持不住精关,大吼一声:“射了!”将烧火棍似的巨意,但又显得有点犹豫的没有开口。

    根据以往的经验,杰从她这副样子就能看出,她马上就要挑战新的大尺度项目了。

    终于,莹莹还是放下脸面,贴着迪克的耳边轻语起来。

    迪克先是嘴张成了O型,然后满意的笑了:“这主意不错,我还没试过呢,你还挺会玩的嘛,没想到你连这个都能接受!走吧,就按你说的,我们去厕所玩!”

    ************画面一转,他们已经在厕所里了。

    莹莹先是蹲下来为迪克乳交,让男根在她的两团软肉之间慢慢硬起。

    然后,她转身趴到地上,回头说道:“可以了,来吧!这套有点变态的玩法是一个喜欢SM的老男人教给我的,不过我没有和他玩过,第一次就献给主人你了!”

    眼见迪克将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棒插入莹莹小穴,杰奇怪的心想:“嗯?才只是半硬就插入了?”

    几幅似曾相识的画面在脑子里闪过,他突然反应过来:“不对,他们不是要做爱!莹莹为了满足迪克要求的骚贱大尺度,还专门来到厕所,难道是准备做那件事?”

    只听迪克说:“骚母狗,乖乖等着,让主人酝酿一下,再把尿赏给你。”

    果然是要做这个!莹莹都至少和五个男人这么玩过了,杰已经从一开始的有些茫然,到渐渐接受了她的这种变态行为。

    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的对象是个黑人,杰的心底泛起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感觉。

    迪克慢慢的酝酿着尿意,好一会后才又开口:“小母狗,准备接好,主人要尿进你肚子里了!”

    莹莹马上把脸贴近地面,屁股往上翘到最高,骚骚的发话:“来嘛,帮小母狗冲洗一下子宫里的精液!”

    迪克弯下腰,将小腹顶上她的翘臀,前胸贴着她的后背,让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到她身上,然后紧握双乳,肉棒斜向下的插在小穴中,开始了变态的放尿。

    体会着小穴里被放尿的异样感,莹莹竟然发出了嗲嗲的声音:“呵呵,主人你尿进来了~好热啊,冲击得小母狗的子宫好暖和!”

    第一次这么玩的迪克显得很兴奋:“骚货,你可真够贱的,被男人这么糟蹋还一脸高兴的样子!好吧,我还有很多,全都尿给你!”

    只是过了一小会,莹莹的小穴就再也容不下他的发射,淡黄的尿液开始加速往外渗出。

    察觉到这一点的迪克挺起身来,后退了一步。随着肉棒的抽离,小穴中被灌入的尿液飞快的流淌而下,形成一道悬空的瀑布,其中还夹杂着一团团白浊的精液。

    观赏着这极为少见的场景,迪克笑呵呵的继续对准了莹莹放尿,还故意围着她绕过半圈,让尿液充分浇淋在她让男人迷恋的身体上。

    现在,莹莹从小腿一直到面部,整副身躯都覆盖上了这个黑人的尿液。这就是刚才她向迪克提的建议吗?

    迪克终于转到她面前,将淡黄弧线的末端对准她的小嘴。莹莹干脆张口含下整个龟头,让口腔直接容纳喷射的尿液,再咕嘟咕嘟的大口吞咽下去。

    将最后的腥臊都吞进肚里,她先为迪克舔干净了整个下体,这才站起身来,叉开双腿,掰开小穴,让还残留在其中的尿液顺着大腿流下。

    明明是从头到脚都滴着男人尿液的贱样,她却用小手在脸上一抹,露出天真的表情对迪克撒娇:“主人~小母狗洗完圣水澡啦!这样是不是让你很有征服感?”

    迪克仍然很兴奋:“对,不错的征服感!被主人尿遍全身内外的感觉怎么样?”

    莹莹故意眉头微皱:“黏糊糊的,臭臭的!”

    迪克又笑起来:“我想到个好主意,下次你就当我和我那黑人朋友的公用小母狗吧,让我们一前一后的插着你,向你的嘴和小穴同时灌尿,怎么样?”

    莹莹白了他一眼,却没有明确反对:“讨厌~你可别以为人家非常骚贱哦,这只是作为你两天多时间里让我好满足的回报,我可从没和别人玩得这么疯过!”

    “欲盖弥彰啊,你要不是非常骚贱才有鬼了!不过后半句话倒是真的,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你给人做这么淫贱的全套尿液服务。”杰如此想着,嘴里低声念了出来,“唉,亲爱的老婆,你这么用心的伺候一个黑人,看得我也好想体验下啊!”

    他一边加快打飞机的手速,一边拉回进度条,准备再完整的看一遍这套尿液服务。

    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