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番外篇)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上)
    2018-12-16【字数:11136】【番外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上)平凡的生活往往节奏很慢,淫荡的日子却总是转眼而过。

    距离莹莹对杰彻底坦白,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零八个月,期间不知发生了多少骚得惊天地,浪得泣鬼神的故事……大家好,我是莹莹,现在由我来为你们讲述某个周末在我家中发生的故事。

    准备好了吗?那么现在开始……家中的主卧里,我正平躺在大床上,下体插着一根缓缓抽送中的电动阳具,嘴里发出阵阵快乐的叹息:“嗯,真舒服……我都忍了快三个月没被插了,好怀念的感觉!不过有些可惜,这根东西还是没有真正的肉棒来得舒服。”

    就在我的身侧,胸部发育得比去年更加饱满的小涵跨坐在杰身上,卖力的扭着腰,不甘落后的说:“姐夫……我好喜欢……这个体位,我们再……激烈点,我又要到了!姐只能傻乎乎的……自己在旁边玩玩具,她还一次都……没到呢,我赢她了……嘿嘿……”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杰一把拉下了身。于是她顺势弯腰,将一只乳头送入杰的嘴里,让他品尝。

    这股子亲密劲让我看得都有点嫉妒了:“坏妹妹,霸占着我的老公不说,还欺负我现在身体不方便折腾!”

    小涵仰起头来,露出了一脸的得意之色:“哼哼,这就是因果报应啊~别忘了,最开始的时候,是谁用把柄要挟我献身给姐夫的!”

    好一会后,杰才满足的松开嘴里的香嫩乳尖,转过脸来看着我:“老婆,你有孕在身,好久没做了,先慢慢的预热着,等我和小涵射过了第一发,再轻轻的和你做!”

    我乖巧的点点头,与他相视一笑。

    刚刚的抱怨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其实我还是挺感谢小涵在我怀孕这头三个月里对杰的多加“关照”。

    在小涵放肆的呻吟声引诱下,杰很快就憋不住了:“乖小涵,你好骚浪,我要射给你了,今天没问题吧?”

    “来吧,老公!”小涵换了个更亲昵的称呼,“我今天还没过安全期,可以随你!”

    在发出“哦……”的一声畅快长呼后,杰停止了胯部的上顶,露出满脸舒爽的表情。

    小涵低下头去亲亲他的嘴唇,然后冲我微微一笑:“姐,我感觉你男人在我身体里射出好多哦,距离上次才隔了一天而已呢,他还真是有活力!”

    我撇撇嘴:“哼,得意个什么劲啊,你自己算算,你男人射给我的精液总量比射给你的还要多!”

    该说是近朱者赤还是近墨者黑呢,小涵现在已经对两性之事放得很开了,这种淫荡风骚的拌嘴成为了我和她面对男人时的常态——当然,这里的“男人”只局限于小光或杰。

    小涵挪身过来,摸摸我的肚子:“嘻嘻,好好玩,仔细一摸,姐的肚子好像已经有一点点鼓起了呢!”

    “干嘛,羡慕我这个准妈妈啊?要不,过几天让姐夫在你肚子里也种出一个来?”我揶揄了她两句。

    “才不要呢,我可不想身材走样!而且有句话叫“一孕傻三年”,我不想变笨!”小涵笑嘻嘻的顶了回来。

    坏丫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啪!”我一巴掌拍到她的屁股上,表示惩戒,引来她的一声怪叫。

    姐妹间的嬉戏结束,转头望向正享受事后余韵的杰,我认真的提出一个问题:“老公,还记得我们最后的那次疯狂吧?”

    杰露出怀念的表情,慢慢的回答道:“记得很清楚啊,婚后第三天,我和你一起去参加了由明组织的地下性派对,在知道你初为人妻的身份后,那些公子哥们可是像吃了春药一样,个个都兴奋得不得了呢……那天结束后你都走不动路了,是被我背回来的。”听得一旁的小涵脸都红了。

    我继续认真的说:“当着小涵的面,我再重申一次哦——为了确保怀上你的孩子,那天过后我就停吃了避孕药,从此再没和别的男人做过爱!哪怕对小光,我最多也只是和他肛交!所以我现在肚里的小宝宝,百分之百是你的种。”

    杰对我投来深情的目光:“老婆,你真好,那我也再重申一次,我百分之百的信任你!”

    也许是发觉自己就像个电灯泡,小涵刷存在感似的贴回去又重重吻了杰一下:“哇,姐夫,虽说你和姐都好淫荡的,但看到你们俩感情这么头现在就在本地上大学,从大约一年半前起,几乎每周末都来我们家“做客”。在我怀孕之后,她更是隔个一两天就过来一趟,为杰解决生理需要。这两人对于床笫间的配合早已是轻车熟路了。

    通常,我会耐不住的一起加入战团,而已经和男友分手的琪琪有时也会不甘寂寞的过来住上几天,和我们一起玩。

    每到这时,杰总会感慨他过上了神仙一般的生活。

    是啊,他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有两个只是稍逊一筹的性伴侣。更难得的是,这三个女人还相处融洽,互不吃醋。

    我和琪琪自不用说,从来都是和他零阻隔接触的,而小涵虽然不许他在危险期里内射,但也从来没要求过他带上套套。

    能够经常和开发到位的三通美女们玩无套双飞甚至三飞,这种快乐经历是男人们都梦寐以求的吧。

    看在他对我这么宽容的份上,我给他多争取一些福利也是应该的。

    ……我飘忽的思绪被已经休息够的杰拉了回来,他把再度勃起的肉棒抽离小涵的樱唇:“辛苦啦,小涵,已经可以了。”

    他翻身抱住我:“亲爱的老婆,这段时间让你憋屈了,还得再过八个月,你才能恢复以前的快乐生活。”

    我顺势拔掉小穴里的电动阳具,引导他的肉棒插进来:“嗯,老公,乖老婆知道的,好好养胎不会多想,等到为你生下了小宝宝,再去和野男人浪给你看。”

    他会意的开始轻轻抽送:“乖老婆,你再出去浪的话,是要找上过你的老熟人,还是另寻新欢?新欢估计料想不到,他已经是你这个美女的第一百九十多个男人了,哈哈。”

    我撒起娇来:“嗯,老公你讨厌~这么在意你老婆的经历人数~你是不是要我去桑拿里当小姐,每天接待八九个嫖客,一个月下来就要被两百个陌生男人内射才满意啊?”

    这番惊世骇俗的对话让小涵听得脸更红了:“你们!你们太不羞了,放荡无边也就算了,还当着我的面说这种没脸没皮的话!”

    杰故意发出怪声:“噫~18岁的美少女受不了了哦!还是我们小涵纯洁,就只被小光和我两个男人上过,对不对?”

    小涵俏皮的吐吐舌头:“那当然,人家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我一边慢慢体会由下体传来的快感,一边用自身经历开导她:“小涵,都跟你说过好多次了,女人要骚气一些,男人才会更喜欢呢。你看看你姐夫,再看看小光,他们都多喜欢我啊。嗯,这样吧,八个月后姐一出关,就带上你一起去浪,好不好?”

    小涵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这个提议:“才不去呢,我可不要别的男人碰我!”

    我不屑的说:“切,真是保守!趁着年轻别虚度,得多体会几根不同的肉棒,才不会浪费了我们女人身体的美丽。话说你怕什么嘛,我们还是对小光保密就是了。”

    看到她还在摇头,我眼珠一转,换了个方式继续诱导:“大不了,姐浪的时候你不参加,只是在一旁看着。场面很刺激的哦,比之前我带你看的群交A片过瘾多了,你姐夫每次都觉得超性奋的!”

    “可是……”小涵还在犹豫。

    我猜到了她的小心思:“放心,小光又不会知道,而且你不脱衣服,我再让姐夫守着你,那些男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哦?”小涵的眼光有点闪烁,看样子,对未知的好奇更占了上风,她对这个提议开始动心了。

    真是个好单纯的小女孩,她没有注意到我和杰同时露出了坏笑……************一晃又是八个月过去。

    这是在某个周五的晚上。

    我们家的主卧里正洋溢着浓浓的春色。

    我躺在床上,已经出月子一个月的身体变得比以前要丰腴一些,但仍旧显得性感迷人。别忘了,我还是个没满25岁的少妇呢!

    终于可以尽情放浪的我揭掉刚才一直带着的眼罩,摸摸从小穴中流到臀缝里的那条白色小溪,欣然问道:“这三发精液,先后是胖子、明和我老公的,我猜对了没?”

    “宾果,真聪明!好,自己来拿奖励吧,你懂的!”这是杰的声音。

    “哈,明和胖子恢复得真快!”我扫视着面前再度精神焕发的两根肉棒,满意的伏上明那沾有我乳汁的身躯,找准位置将下体一落,然后和他接着吻,享受起他在我小穴中耕耘的快感。

    闷骚呢,看来得再适当的引导她一下……”我这么想着,抬起头,用眼神将我的意图传递给杰。

    不愧是我的老公,他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点点头,转脸面向小涵:“小涵,看得很激动吧?你是不是也想要男人了?来吧,和姐夫玩玩!”

    “不要……”小涵看看屋里的两个陌生男人,怯生生的低语,“不可以在他们面前……”

    “好吧,那我们出去做。”杰对明和胖子分别打了个眼色,从我嘴中撤出肉棒,拉起小涵的手就出去了。

    才过了一小会,客厅里就传来他们交合的啪啪声和小涵刻意压低了音调的呻吟。

    渐渐的,这混合的声音离得越来越近,中间还夹杂着小涵的惊呼——杰以抱小孩尿尿的姿势,从身后举着已经被剥成小白羊的小涵,慢慢的走回了主卧。

    杰面对着我们走来,肉棒在小涵的菊穴里缓缓抽送,而右手的两根手指正在轻轻搅动她的小穴。

    小涵一定是没料到杰会这么做,让她在其他男人面前展示出如此羞耻的模样,她发出的声音都在颤抖:“不要在这里做啊,快点出去……”却又浑身酸软得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另两个男人对她暴露无遗的胴体投去色迷迷的目光,从正被玩弄的菊穴口上移到泛起光泽的花唇,再打量起粉色的小巧乳头,然后扫视她媚意未消的俏脸。

    胖子轻浮的吹了一声口哨,评价道:“小妹妹,你的姿色不比你姐差嘛,这嫩白肌肤上的三点粉让我看得肉棒更硬了哟!你的小穴和菊花一定都很紧,对不对?”

    小涵闻言,羞耻的扭过头去。她很小声的对杰说:“讨厌……我怎么都算是你的半个老婆了吧,你就这么故意让他们看光我。”

    我一边体味被两穴齐插的快感,一边暗暗想道:“半个老婆算啥,你难道没见我这个明媒正娶的老婆都被他大方的分享出去了?”

    “有着这么美好的身体,就大方点给他们发发福利嘛,反正你又不会掉块肉。”

    杰继续着肛交的动作,嘴上无耻的回应小涵,“而且,我乖巧的小情人,你的身体好诚实啊,我的手指能感觉到,全裸着被两个初次见面的陌生男人狠狠视奸,你兴奋得温柔洞都开始流水了。”

    屋里的另两个男人直勾勾的盯着小涵的湿润下体,发出了不怀好意的嘿嘿怪笑。

    不顾小涵那副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样子,杰抱着她坐到床的另一侧,将她摆成趴姿,再绕到前面,把刚从菊穴抽出的肉棒放到她的嘴边。

    这次小涵不敢看旁边正在3P的我们了,她一口吸进肉棒,闭上眼伺候起来。

    我坏心眼的调戏她:“你终于也忍不住脱掉衣服下场了啊,这样的性爱方式很刺激对不对,小涵?还想不想再多寻点更大的乐子?”

    小涵叼着杰的肉棒,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闭着眼一个劲的摇头,那样子很是可爱。

    趁着她看不到,杰对明努努嘴,指向小涵的翘臀,然后用左手比出一个圆圈,右手两指并拢插进了圈里。

    明理解了杰的意思,从我身下退出,轻轻迈上小涵的纤腰,把湿润的肉棒抵着她的腰肢蹭来蹭去,同时低下身将她那两团已经很饱满的乳肉握入手掌慢慢揉捏。

    初次被陌生男人触碰敏感处的小涵一个激灵,身体变得僵硬,为杰做着的口舌侍奉也随之停了下来。

    插我菊穴的胖子见状,也抽出肉棒挪了过去,跪到小涵身后,抚摸她的翘臀,玩弄两片娇嫩的花瓣,再把那小小的阴蒂剥出来,用宽厚的舌尖来回挑逗。

    小涵的反应很有趣,她似乎是忘记这时需要反抗,浑身颤抖起来,两腿发软,下体流出了越来越多的淫水。

    在他们的合力爱抚之下,从未被复数男人同时玩弄过的小涵很快就失神了,她的两粒乳头坚挺的硬起,溢出小穴口的淫水已经顺着大腿内侧流成了一道小溪。

    ↓记住发布页↓https://4w4w4w.com她急促的喘着气,睁开吞吞的对两男说:“你们都温柔点,人家小妹妹只经历过我和她男友两人!”

    这句话的潜台词再清楚不过了。明和胖子对视着点点头,眼睛里闪动出兴奋的光彩,看样子是准备开动今天的正餐了。

    胖子站起身来,让红得发黑的肉冠亲吻小涵的花瓣。

    明后退了一些,将憋得发胀的龟头抵上小涵的菊花。

    而杰还在乐呵呵的享受小涵已经慌乱得毫无章法的口交。

    “小涵,你保重吧,好好享受你的第三和第四个男人,姐会从精神上支持你的!”看到这一幕的我在心里默念着,有些不舍的起身离开大床,去给暂时安放在次卧的小宝宝喂奶了。

    我掂了掂已经没有半小时前那么沉甸甸的双乳,心想:“唉,两边的奶水被这两个家伙又吸又挤的弄掉不少,要不是我及时叫停,剩下的这些怕都不够给宝宝喝了……”

    才刚走出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小涵大叫了一声,看来他们的乱交游戏已经正式开始了……************怀里抱着小宝宝,我在次卧里竖起耳朵,听着那边的声音从最初女人带有哭腔的反抗,渐渐转变成开始动情的呻吟,接着升级为压抑不住的轻啼,我才刚得到满足的下体又一次变湿了。

    好不容易喂完奶,再哄宝宝睡着,听得心痒痒的我正准备回去观战,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嗯,应该是明约来的人到了吧。

    我谨慎的从门镜里确认了一下,哦,门外是以前和我玩过群交的瘦子和黄毛。

    我打开家门,将他们让进屋里。

    看见我赤裸的身体和还悬着奶滴的乳头,他们的眼睛简直亮得像天上的星星。

    我比了个“嘘”的手势,指指正在传来女人快乐声音的方向,低声对他们说:“今天的女主角可不是我。”

    带领他们来到主卧门口,一起悄悄的往里看。好家伙,里面玩得挺激烈的嘛,都干到地上来了!

    杰两眼放光的坐在一旁观战,小涵整个人被胖子托着屁股悬空抱起,一边和胖子贴着下巴,一边被明从背后用力侵犯菊花。

    不知是害怕掉下去,还是被激发出了强烈的性欲,小涵紧紧搂住胖子肥壮的身躯,承受他对小穴一下接一下的耕耘。

    她的小嘴被胖子的大嘴吻住说不出话,只能从鼻腔里发出阵阵满足的低哼。

    被我长期熏陶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看来,她已经开始享受这次与陌生男人的3P了。

    我把看得眼热的瘦子和黄毛拉回客厅,低声说:“怎么样,挺不错的妹子吧?

    别急,一会就轮到你们上她了。来,先和我预热一下。”

    为他们脱掉裤子,我轮流骑到两根肉棒上玩了一会,直到听见主卧里的动静平息下来,我才又走过去观察里面的情况。

    哟,小涵正被明摆成羞耻的狗趴式,她圆溜溜的屁股翘得老高,小穴和菊花都在往外溢出精液,也不知哪一边的是来自明,哪一边的是来自胖子。

    她带着明显喘息的声音揭开了答案:“死胖子,真讨厌……霸王硬上弓……也就算了,我都说了……今天不安全,你还故意……射在里面。”

    胖子闻言,一脸得色的抚摸起自己软绵绵的肉棒。

    看得性起的我返回客厅,招呼还没得到满足的瘦子和黄毛:“可以了,进去好好享受吧!这可是才19岁的软妹子哦!温柔点,小妹妹才刚刚完成人生的第一次乱交。”

    随我进屋的两人见到这副淫靡的光景哪里还忍得住,黄毛飞快的扑到小涵身后,对准小穴就顶了进去,动作慢了一拍的瘦子退而求其次,跨上小涵的身体,再半蹲下来,插入她的菊花。

    “才刚射完,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又硬了啊?”看来小涵还有点迷糊呢。

    “不对!”她突然反应过来,回头一看,发出惊呼,“啊,怎么又来了两个人!”

    明揉着她的胸揶揄道:“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多学学你姐,她最疯的时候让十一个男人都玩得很开心。”

    胖子挪过身,把还没恢复过来的肉棒塞进她的嘴里,堵住她接下来的话:“就是!刚才你不是被我们这两个陌生人肏得很爽吗,现在再换两个陌生人肏你又有什么关系?来,给我吸硬了,等会我也要试试你的菊花。”

    一切顺利!我笑着对刚加入的两个男人说:“可爱的小妹妹玩起来很爽吧?

    这次就便宜你们了,但是记得,等会要再“如果来的是个女人,她肯定不好意思确认你是谁;如果来的是个男人,我们就邀请他也来一起肏你,怎么样?”黄毛和胖子并不理会她的抗议,反而又向前迈了几步,然后停在了楼道中央,开始专心的对她前后夹攻。

    担心被左邻右舍发觉的小涵不敢再发出声音,娇躯却扭动得更厉害了,然而哪里挣扎得过抱着她的这两个壮实男人。

    黄毛坏笑着,悄悄的对她说:“这么想回去啊?可以!那你主动点,快些伺候我们俩射出来,就带你回去。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该怎么主动。”

    小涵的俏脸胀的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好半天没有响应他的建议。

    胖子催促她:“快点快点,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被人发现之前让我们做完,不就没事了?”

    小涵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站在不远处门内的我,却看到我对她耸耸肩——抱歉了,小涵,我区区一个弱女子可拉不动这两个正在发情的男人,再说了,我也好想看看这有趣的进一步发展呢。

    僵持了十秒钟之后,仿佛自暴自弃一般,小涵突然快速的扭动起她的屁股。

    黄毛和胖子得意的对视了一眼,也随之加快了抽送的动作。

    将托住翘臀的任务转交给黄毛,胖子把空出的双手伸到前面去捏住小涵的乳头,还贴到她耳边低语:“小妹妹,我之前的判断很准,你的小穴和菊花果然都很紧,听说你在今天之前只有过两个男人?看你现在主动的扭得这么风骚,是不是很喜欢你新老公们的大鸡巴?”

    生怕一张口就会发出呻吟的小涵闭紧了嘴唇,并不回话。

    黄毛在她的翘臀上用力抓了几把:“说啊!你要是说得好听,新老公们才会更快的射出来,要不然我们可就要减速,慢慢的干你了。”

    似乎是豁出去了,小涵认命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喜欢,我很喜欢新老公们的大鸡巴!你们都再快点干我,不要减速!”

    哇塞,真想不到啊小涵,才刚刚接触群交呢,你就能说出这样放浪的话了!

    我发现,今天的意外惊喜还真是一件接着一件。

    此刻临近晚上九点,在随时可能有人出没的楼道里,一个洋溢着青春活力的裸体美少女被两个男人抱成羞耻的体位,脸上挂着心惊胆战的表情,小嘴不敢发出呻吟,身体却在积极配合前后两根肉棒的奋力打桩。

    这么刺激的暴露游戏连我都没玩过!看得双腿发软的我有点无力的倚住门框,幻想着自己才是这淫荡游戏的女主角,把两根手指插进湿漉漉的小穴里,安慰起我那随之骚动起来的心灵。

    楼下传来一阵清晰而又缓慢的脚步声,还伴随着一两声含糊的咳嗽,似乎是个老人正在爬楼梯。

    胖子和黄毛毫无紧张感的对话起来:“好像是个老头诶,你说,他还肏得动这妞不?”“肏不动才好玩呢,由她主动那不更刺激!”“哦,好主意,哈哈!”

    小涵却着急了:“嘘!别玩了,这次真会被发现的,快点回去!”

    黄毛耍赖:“那你先告诉我,老公们肏得你爽不爽?”

    小涵急切的说:“老公们肏得我很爽!”

    黄毛又问:“哪里爽啊?”

    小涵更急切了:“小穴和菊花都很爽!”

    胖子也戏弄她:“你是爽了,可是我们还没有爽够啊。”

    听着这上楼的声音离得越来越近,可牢牢夹着自己的两个男人还是没有要进家的意思,小涵都要哭出来了:“求求你们了,回去再做吧,我会很主动的配合你们,随便你们怎么爽都可以!”

    两个无耻的男人趁机提出要求:“哦?那等会射完以后,你先给我舔干净,再好好为我舔菊花!”“让我想想……好,你这对奶子挺嫩的,就给我做乳交吧!”

    “可以,我全都给你们做!快走啊!”小涵已经快虚脱了。

    黄毛和胖子这才停下抽送的动作,夹着她不紧不慢的往回撤。

    不过,这三人才刚回到我家门口,楼梯处的脚步声就在楼下停住了,然后传来钥匙开门声,再接着是关门声。

    小涵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紧张的表情舒缓下来,那样子就像是刚刚从鬼屋里“劫后余生”。

    黄毛和胖子也停下了脚步:“这衰老头可真没眼福。”“还没屌福呢,哈哈。”

    也许是这种偷偷摸摸的刺激让黄毛更加兴奋,他用力挺动着下体,低声对小涵说:“干,真他妈爽快,刚才你最紧张的时候,屄屄夹得我好紧。我就快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