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 > 女友莹莹的华丽蜕变(番外篇)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下)
    2018-12-19番外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下)刚刚完成内射的黄毛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捂住小涵那即将发出尖叫的小嘴,抱着她飞快的冲回了屋。怀里一鬆后胖子才反应过来,也赶紧跟上。

    守着门框的我本能的想要关门,却心念一闪:“不行,这样会完蛋,必须得封住他的口!”

    不顾自己也裸着身体,我飞快的冲出家门,把还在发愣的他拉了进来,这才反手关门。再回头一看,玩过头了的三人已经进了主卧。

    “哎哟!”两声呼喊同时响起——这男孩被我拉进来,随着我突然一停,来不及收脚的他一下撞到了我身上。

    好机会!我顺势抱住了他。

    此刻他靠在我一丝不挂的身体上,脸红得像熟透了的大虾,双手都不知该往哪放。

    这个邻居家的男孩相貌平凡,正读高二,来自随父的单亲家庭,他爸长年出差在外,一个月里难得能有两三天在家。

    因为就住在隔壁,我经常在相遇时和他热情的打招呼,也算是混了个眼熟。

    或许在他的眼里,我是个端庄的美人吧,怎么都想不到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继续抱住他,故意把脸贴上去,在他的耳边气吐如兰:“有女朋友没?还是处男?”

    他的身体有点僵硬,好一会后才硬邦邦的回答:“没有,还是。”

    我松开怀抱,抓起他的一只手,按到我的胸前,问他:“有没有觉得姐姐很漂亮?”

    他盯着我洁白的乳肉,眼睛睁得老大:“有,你很漂亮!”

    我开始用乳头轻蹭他的掌心:“那你有没有偷偷意淫过姐姐?”

    感受着掌中的细腻,他舍不得把手抽开,只是脸色更红的摇了摇头。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我故意露出不相信的表情:“真的没有吗?”

    他不说话了,脸色有些尴尬。看来果然有过啊!不过很正常,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嘛,对经常见到的美女没有性幻想才奇怪呢!

    我继续诱导他:“刚才你在楼道里见到的事很刺激,对不对?”

    他回想起了刚才的惊人一幕,眼睛眯了起来,嗓子里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不要把你刚才和等会要见到的事说出去,姐姐就满足你那偷偷摸摸的性幻想,怎么样?”好直白啊,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正在提出契约的恶魔。

    我可不相信,由我这个美女主动提出这么诱人的提议,有哪个小处男会有理由拒绝。

    果然,对面的小处男只是考虑了几秒钟,就再次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自己的艳遇似的,激动得拼命点头,那急切的样子就像生怕我立马反悔一样。

    轻松搞定。我满意的点点头:“那就跟我来吧。”

    拉着他的手走进客厅,我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坐好,然后像伺候主人的女僕般在他身前跪下。

    一件又一件的,我解去他的衣物,他的身体还有些僵硬呢,是在为了接下来要体验到的未知而激动吗,呵呵。

    他的身上现在只剩下内裤了,里面明显的鼓起了好大一坨。我又听到了他吞咽口水的声音。

    抬起头来,我看到了他那火热的目光,明显是希望我继续下去。

    “很精神嘛。”我埋下头,隔着布料亲吻那鼓胀的顶端,没想到,才只是这么一下,那一带的布料就变潮了。

    “好敏感哦,这样就出水了啊?”我调笑着,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把他拉站起来,我调整好姿态,用牙咬住他内裤的边缘,然后头部慢慢的往下降落。

    虽然那一坨鼓胀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阻力,内裤还是慢慢的被我用小嘴扯了下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感觉他的小腹起伏得很厉害。

    最后的阻力突然消失,年轻的肉棒随之弹出,两粒鲜活的睾丸一下打在我的额头上。

    我松开嘴,抬头把侧脸压上去轻轻摩擦,感受着这根还没品尝过女人滋味的肉棒。再看看他的眼神,两团欲火已经遮掩不住。

    唉,真是个老实的孩子,我都做到这份上了,他还是不对我说些骚骚话,连手都不敢伸出来抚摸我的身体。

    好吧,那我继续!我像小狗一般叼起掉落在地上的内裤,还抬起他的小腿,故意放慢动作,一分又一分的,让内裤完全脱离他的身体。

    唉,这样子勾引一个小处男,我真是越来越淫荡了。

    大功告成。我松开嘴,顺势在他的脚心里舔了几圈。抬头发现他的脸上挂满了难以置信,我又俏皮的眨巴着眼,把他的脚趾一根根的放进嘴里吮吸。

    “哦,姐姐,你……”他欲言又止。

    “怎么样,你有过这样的性幻想吗?”我继续跪在他面前,在他充满征服感的目光中,舌头从他的脚背开始往上攀爬。

    感受着他身体的微微颤抖,我慢慢来到他的三角区,不过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着急的马上开始口交,而是用小手轻轻的替他按摩阴囊。

    他把一只手轻搭在我的肩上,嘴里发出享受的声音。

    我笑眯眯的欣赏他眼里的欲火,准备让他变得坦率一些:“这只是刚开始哦,还想要更舒服吗?”

    他的眼睛更亮了,老实的回答:“还想。”

    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充满了骚气:“那就别再这么畏手畏脚了,好好摸摸我,然后主动点、霸气点,像个男人一样命令我伺候你!”

    他一下就憋住了,虽然肩上那只手开始不老实的滑向我的胸部,嘴里却半晌没有发出声音。

    我故意用不满的语气发问:“怎么了,不想命令我?”

    他赶紧摇头。

    我装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你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接连点头。

    “好吧,那我教你怎么说才像个男人,听好啦——”我慢慢的、清楚的说道,““骚货,快点用嘴伺候待会就要肏翻你的男人,好好的吸龟头,舔尿道口,再把肉棒都含进去!”好了,说给我听!”

    他男人的荷尔蒙终于爆发了,被这话里的信息刺激得握紧了捏住我乳房的手,兴奋的大声说:“骚货,快点用嘴伺候待会就要肏翻你的男人,好好的吸龟头,舔尿道口,再把肉棒都含进去!嘶……哦!”

    那个“去”字的话音才刚落下,他的龟头就已经进入了我的口腔,第一次体味女人的他快活得发出了嘶嘶的吸气声。

    果然是小处男啊,尿道口的粘液才刚被我舔掉,马上又源源不断的渗了新的出来,让我的口腔里充满了骚骚的味道。

    抛着媚眼,我慢慢的卖弄着口技,时而转圈,时而轻点,时而浅吸,时而深含,让他把所有的感受都汇聚成了简单的三个字:“好舒服……”

    从我嘴角泄出的媚哼与来自主卧的女人娇吟混到一起,他听得耳朵都竖了起来,火热的肉棒在我的舌头包裹下越发坚硬如铁。

    不过这小处男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不行了,我,我要射出来了!”

    我立即深喉,用嗓子眼的嫩肉夹紧他的龟头,嘴唇紧咬他的棒身根部,硬生生的把他的射精欲望憋了回去。

    “呼……”他发出一声幸福的长呼,看那样子,简直就像刚才是去天堂旅游了一圈。

    我吐出肉棒,舔弄他的阴囊,对他媚笑:“玩女人的感觉爽不爽?亲爱的,想肏你胯下的这个骚货吗?”

    他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再迫不及待的把我拉起:“太爽了!姐姐你不是骚货,你是女神,我真的忍不住了!”

    我指着自己的下体给他泼冷水:“可是女神的肉洞里有三个男人刚刚射进来的精液呢,你会不会介意?”

    他虽然露出惊讶的表情,却哪里还顾得上这个:“不会,我不介意的!来做吧!”

    原本就选定了将沙发作为我给他破处的场所,我正要对准他的肉棒落下身体,却听到从主卧传出的女声越来越高亢。

    脑子里灵光闪过,我改变了主意:“等等,你觉得刚才楼道里那个女孩漂亮吗?”

    他一边亲吻我的身体,一边回忆起来:“没看到脸,不过皮肤挺白的,身材超好。”

    我指向主卧:“告诉你,她的姿色不比我差哦!你进去和他们一起玩吧,先做好接受刺激的心理准备,别被吓到了!”

    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却没有迈步:“可是我想和你做,你刚才答应我的……”那表情明显的不舍。

    好可爱,有点像黏人的小狗狗呢。

    “乖,我没说不可以哦,但是得晚点!你先去那边玩一轮吧。”在我的连哄带轰下,他将我的身体亲了个够,又把初吻也送给了我,才终于几步一回头的走进传出诱人声音的主卧。

    小涵,看看,我这个做姐姐的多为你考虑,想到你还没有这种经历,把未成年小处男的第一次都让给了你!

    反正啊,我以前就已经品尝过五个小处男了,也不缺现在这一次。

    呼,哪怕已经出了月子四周,我这精神头还是不行啊,经历了几番性爱,又这么挑逗了一番小处男,这才九点出头我就要熬不住了,看来是等不到男人们的下一发精液了。

    所以,小涵,今晚要辛苦你啦,年轻的肉体就应该这样累并享受着啊。

    话说,她留在这过夜应该没问题吧,不知有没有提前跟家里打过招呼?啊,好困好困,算了,不用我操心,她自己会解决的。

    我把杰叫出来,让他转告几个男人悠着点,别把小涵真的累瘫了,然后打着哈欠朝厕所走去,准备洗洗睡……************把小宝宝安放在身边,我在次卧里香香的睡着了。

    半夜第二次起来喂奶时,主卧里还在传出男女混合的声音。不错嘛,小涵的精力真是旺盛。

    我好奇的过去看了下,屋里的灯还亮着呢,小涵那放荡的表情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我从未见过她浪成这副模样,不过我对此还是十分熟悉,因为以前和男人对着大镜子做爱时,我在自己的脸上也见到过完全一样的情形。

    那是肉体被男人征服到忘我,舍去了女人应有的一切廉耻,只想纯粹追求性爱的快乐时才会露出的表情。

    小涵嘴角挂着不知是谁的精液,正与明玩着后入式。

    黄毛走了过来,转身向她示意,于是她掰开面前的臀瓣,舔上了藏在里面的菊花。

    哦,这是她之前在楼道里被迫答应下来的,没想到真做起来这么干脆。难不成,在我没看到的时候,她就已经为黄毛做过一次了?

    一小会后,明发出低声的闷哼,抓紧小涵的纤腰,停止了抽送。

    “又是内射啊,”我坏坏的想着,“也不知,今晚小涵危险期的子宫是被第几发男精灌溉了?”

    黄毛转过身,轻轻对小涵说了些什么,于是小涵将身体调转方向,让他以后入式接力。而明像黄毛刚才那样转过身去,于是她毫不犹豫的舔起了明的菊花。

    好样的,看来她已经乐在其中了,连用小嘴伺候陌生人的菊花都可以欣然接受,看来不用担心明天她下面肿了以后会埋怨我啦。

    我打着哈欠,回去继续睡觉……好像还没睡多久,就感觉有人伏在我身上挺动,还听到轻轻的嘀咕:“姐姐,你好美,可惜嫁的是别人。不过我真的肏到你了,这次不是在梦里……没想到你老公不但不介意带绿帽,反而还鼓励我过来爬上你的床,我真后悔没有早些天……”

    哦,原来是那个小处男。哦不,他现在应该已经不是小处男了。我轻轻笑了起来。

    发现我醒了,他的动作犹豫了一下。

    我伸臂抱住他,还将他的头压向我的胸部:“现在也不晚嘛,别停,继续干!”

    见我这么主动,他放下心来继续抽送,还在我的乳沟里拼命吸气:“姐姐,实话告诉你,我以前就多次意淫过你是我的老婆,在床上和我整晚整晚的做爱。”

    我奖励般的把大腿绕上去盘紧他的腰:“承认了?不错嘛,破处之后,你变得坦率多了!那现在呢,我的小老公~你得逞以后的感觉怎么样?”

    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感觉出他的声音带着满足:“做爱的感觉真美好,尤其对象是一直心仪的你。”

    “虽然进入了我的身体,可你还没有完全得逞哦。”我把嘴唇贴到他耳边,吸着他的耳垂又一次撩他,“你知道不,占有一个女人的最好方法是,把精液统统射进她的肉洞里,再让她翘着屁股趴下来,慢慢的给你把肉棒舔干净。想和姐姐试试吗?”

    他身躯一抖,抽送的动作停了下来。我感觉有一股热流正在涌进小穴,于是将他抱得更紧了,还把双唇也送了上去,随他品尝……黑暗中静悄悄的,看来小涵那边终于消停了。

    暂时没了睡意的我和这个足足比我小八岁的男孩继续对话:“我的引诱太刺激了是不是?你射得好快。”

    “对不起,我憋不住……”

    “没关系,刚开始缺经验时都这样,熟练以后时间就长了。反正你就住在隔壁,嗯?”

    “我懂了,好期待啊,哈哈,姐姐你真好!”

    “你先别拔出来,就这么抱着我休息会。”

    “好。你的身体这么软,这么香,我可舍不得离开呢。”

    “贫嘴。和我说说,刚才你和那屋里的小姐姐做爱没?”

    “做了。”

    “几次?”

    “就一次。那边……人很多。”

    “内射的?”

    “嗯。”

    “那你比较一下,是她的少女之身让你更舒服,还是我的人妻肉体让你更享受?”

    “当然是你的了。”

    “呵呵,你摆明在说谎哄我呢,姐姐因为顺产了孩子,肉洞被扩松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恢複,现在哪里比得上她。不过姐姐的后门没有变松哦。”

    “后门,你是指……?”

    “小色狼,就是你正在摸的这里。刚才没和她玩这个吧,想不想在我身上试试?”

    “想!刚才我看到她被好几个男人轮流插这里,玩得好刺激。”

    “那就拔出来吧,我给你再吹硬,然后教你怎么玩肛交。”

    “好啊,我们开灯做吧,我想看清楚点!这次我想试试你刚说的那个占有女人的最好方法,行吗?”

    ……************凌晨又喂了一次奶后,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小宝宝的啼哭闹醒。身旁的小处男不见了,窗外的天色已经大亮。

    照顾完小宝宝,我到客厅和主卧转了一圈,发现四处都没有人影,连杰也不见踪迹。哦,对了,他说过今天得去加班的。

    厕所的门没有关严,从里面传出轻轻的说话声,是哪个男人和小涵在快活吗?

    我决定过去看看。

    无声的推开一道门缝,我偷偷的往里瞧。不错,这视角正好。

    被男人们滋润了一个晚上的小涵面色越发娇艳,身体湿漉漉的显得很性感,应该是刚洗完澡。

    同样身上未干的小处男从背后贴住她,两手不安分的揉搓她的双乳,嘴唇在她的脸颊和脖子上游移。

    哦,他已经不是小处男了,昨晚连续经历了两个女人呢。不过暂时还是这么称呼他吧!他现在这副急色的样子可比昨晚主动多了。

    玩得性起的小处男把小涵推到墙边,蹲下身分开她的两腿,对准她的菊花就舔了上去。

    小涵发出有点颤悠悠的声音:“哦,别……别舔那里,里面有你射进来的精液,也不知道我刚才彻底洗干净没有……”

    哦,原来在我起床前他们来过一发肛交,看样子小处男昨天半夜和我玩得食髓知味了嘛。想想看,他才刚破处就嗨得很尽兴,居然把两朵姐妹花的前后门都给采摘了。

    就像个电灯泡一样,我竖起耳朵,偷听这对亲热中男女的对话——“没关系,你长得这么水灵,我不介意!再说了,昨晚你不也给我舔了那里吗?我都没想到你会把舌头顶进来。”

    “讨厌,昨晚我被他们弄得整个人都迷迷煳煳,没察觉到你当时还是处男,不然我才不会给你口交呢,更不会为你做那个,太羞人了。”

    “不光是口交和那个,接下来的做爱更让我难忘呢。你自己坐了下来,没等我从第一次插入女人身体的陶醉感中清醒就开始扭腰,还扭得那么主动,两只漂亮的奶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真是像在做梦一样的享受啊,我想尽力憋住好享受久点,但才过两三分钟你就开始风骚的叫床,听得我马上就射了。内射美女的感觉真好!”

    “别说了,好羞!你真坏,直到射完了才告诉我这是你的第一次,让我彻底当了一回女流氓。”

    “不好吗?像你这样优质的女流氓,肯定深受处男们欢迎啊。诶,别掐我!

    好吧,那换个话题,刚才插你小菊花的时候我就想说了,它长得很漂亮呢,要不是昨晚我亲眼看到你和他们玩的过程,我都想不到你会让不同的男人轮流插这里。

    特别是那个黄毛射进你菊花后马上就让你给他吸肉棒,看得我心痒难耐。”

    “能不能再换个话题……”

    “好吧。摸着你这充满女人味的滑嫩皮肤,我就回想起,昨晚你好几次被两个男人一起干上高潮时,那浑身白里透红的迷人样子。”

    “讨厌,你怎么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这么喜欢用尴尬的事来调戏我吗?”

    “是啊,谁让你是夺走我处男身的大美女呢?来,你转过来一下。”

    “干嘛?唔……嗯……”

    “嗯……啧……你的阴毛下面真够粉嫩,小妹妹好香!”

    “唔……嗯……”

    “和我说说,你身体最敏感的地方是在这里吗?”

    “……”

    “不是?那我换个地方试试。”

    “……”“也不是这?那肯定是这边啦。”

    “……”

    “哈哈,听你喘得这么诱人,就知道我找对了。”

    “不行了,你别舔奶头了,我……”

    “你下面开始流水了哦。”

    兴奋的玩弄着小涵的敏感部位,小处男也憋不住了,抽出在她小穴里搅动的手指,扶稳肉棒对准流水的肉缝就顶了进去:“哦,你现在里面不像昨晚那么黏,插进来更舒服了。”

    “唔……你怎么又插进来了……”小涵嘴上这么说,胳臂却轻轻搂住了他,“算了……你轻一点,我那里好像有点肿了。”

    小处男继续哪壶不开提哪壶:“也对,昨晚你玩得那么疯,被每个男人都内射了一两次呢。”

    小涵有些不好意思的向他解释:“你别把我想成那种很随便的女人啊,以前我从来没这样过,昨晚那是被我姐下套算计了……还有,要不是刚巧被住在隔壁的你见到我在……为了堵住你的嘴,我才不给你这么多好处呢。”

    “嗯,知道你很大方啦。昨晚男人太多,我只轮到和你做一次,有点美中不足,正好今天没人妨碍我们,等这次做完了,休息过后你再给我一次吧。”小处男厚着脸皮提出要求,在小涵的身体里慢慢抽动起来。

    “你好贪心!”小涵思考了一下,“好吧,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等会再和你做一次也可以,不过除了不说出去之外,你还得再答应我一件事。”

    只见她对小处男轻轻耳语了几句,小处男听完后贼兮兮的笑起来,下体用力顶了她几下:“原来是这事啊……好吧,没问题,毕竟我也有份!”

    “笑什么笑!你的脑子里除了猥琐还有别的东西吗?”小涵的样子竟然有几分娇羞,真让我好奇刚才她究竟提出了什么要求。

    小处男不服气了:“哇塞,美女你也太小瞧正在和你做爱的男人了,我可是很有才的!告诉你,我曾经写过情诗向校花表白,虽然被无情的拒绝了。”

    他又笑起来:“没想到我的第一个女人竟然会比校花还漂亮,作为纪念,我也给你写一首情诗表表心意吧?”

    小涵撇嘴:“去去去,我才不需要呢,我有男朋友的。”

    “别啊,你先听听再说嘛,我现在即兴创作。”小处男开始装模作样的沉吟,“嗯……我心中的女神啊,你洁白无瑕的身躯挂着点点水珠,就如沐浴着晨露的玉像一般圣洁。”

    我心想:“嗯,这写得还可以嘛。”

    小涵虽然说着不需要,小脸却红扑扑的,上扬的嘴角流露出女孩子被男人称赞外表之后的欣喜。

    然而小处男冒出的下一句是:“你的双腿之间却涌出一汪清泉,就如馋得流下口水的孩子,正在渴望喝饱我的牛奶。”

    “讨厌,你怎么这么坏啊!”小涵的高兴表情僵在了脸上,伸出手掐他。

    “噗!”我笑出了声。想不到啊,这个平时看起来挺老实的小家伙在打开话匣子以后,居然会这么骚气。

    这下,肉贴肉连在一起的两人发现了我。我干脆大大方方的走进去:“哟,真不好意思,在你们打情骂俏得正甜蜜的时候冒出来一个电灯泡。”

    小涵看看我说着“不好意思”却一点愧色都没有的脸蛋,气不打一处来:“明明只是他在自顾自的调戏我好不好!哼,姐你好过分,你自己没羞没臊的和多个男人乱搞就算了,干嘛非要把我也拖下水?弄成现在这样糟糕的局面,全都是你害的!”

    我没理她,靠上前去,从背后抱住小处男,在他的耳旁吹气:“小老公~告诉我吧,刚才这个漂亮小姐姐要你答应什么事啊?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我会再给你些甜头哦。”

    小涵连忙捂住他的嘴:“别说。”

    哈,她还不好意思,那我就更加好奇了。

    我拉掉小涵的手,把饱满的双乳贴到小处男背上蹭来蹭去,撒娇的说:“告诉我嘛~”

    “她……”小处男才说出了一个字,小涵就勐然抱住他的后脑勺,用小嘴堵上了他准备发出的声音。

    不错嘛,很香艳的封口方法。我嘴角上扬。

    加重的鼻息暴露出小处男的心情,他感受着背部传来的柔软触感,却更加迷恋于正面亲密接触的小嘴与小穴,再也没有功夫回答我的问题。

    看来得再加一把火。好吧,给他做毒龙。我松开怀抱,蹲下来将鼻尖塞入他的臀沟,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闻到股臭臭的味道呢,你刚才没洗这里对不对?”听到我这么说,他不好意思的把屁股往前挪了挪,脱离我的鼻子。

    我却又一次贴上前去,像为若干男人做过的那样,轻舔他的菊轮,让舌尖滑过一道道粗糙的褶皱。

    他的菊棱一张一缩,舒服得颤抖的身体一下下的往后顶,让菊花和我的舌头产生更加亲密的接触。

    “很舒服吧?”我突然停下动作,抬头问道,“告诉我,她刚才到底要你答应什么,我才继续给你做。”

    小处男终究还是屈服在了我的诱惑之下,他结束和小涵的热吻,一口气说了出来:“是要我待会帮她买事后避孕药,她自己不好意思去。”

    原来是这事啊,哈哈!我又回想起了小涵昨晚的放纵。

    小涵的声音好无奈:“坏蛋,我都对你这样了,你就不能为我保密嘛?”

    好奇心得到满足的我用力掰开小处男的菊花洞,将舌尖挤了进去,开始搅动。

    毕竟是经验尚浅,他舒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对小涵抽送的节奏变得杂乱无章。

    也对啊,昨晚之前他还是处男呢,现在却享受到了娇美少女和漂亮人妻的前后夹击,这从天而降的艳遇带给了他足够的惊喜。

    ……呼,果然是好久没玩都生疏了,才做了三分钟的毒龙,我的舌尖就有些发酸。

    我歇了口气,站到小处男身旁,对高兴得满面红光的他提出一个问题:“姐妹俩你都玩过了,说说看,你更喜欢和谁做爱?”

    他色迷迷的扫视我的全身,双手却一直流连于小涵的翘臀,犹豫了好半天,最终还是诚实的回答:“好难选……”

    我笑道:“果然很贪心!好吧,那待会的下一炮,姐妹花随便你换插,怎么样?”

    估计是听得过于激动,他不小心动作太勐,肉棒一下掉出了小涵的身体。

    “哦~这样正好,那就别等下一炮了,我们直接开始吧。”我阻止了两人的再次结合,在小涵还没提出抗议之前,将小处男推倒到坐便器上,朝着那根竖得高高的肉棒径直坐下去……************这一次,小处男坚持的时间明显长了,他将我从厕所干到主卧,又更换了好几个姿势,现在正坐在床沿,将我反抱在怀,用肉棒贯穿我的菊花。

    我转过脸来亲亲他的嘴唇:“弟弟,你昨晚从他们那学来了不少姿势嘛,肏得姐姐好开心。姐姐的两个肉洞让你玩得过瘾吗?”

    小处男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满意:“很过瘾!姐姐你真是太棒了,我都没想过还可以这样玩女人,刚才在你小穴和菊花里来回换插的玩法好有征服感!”

    之前被我打断,没能得到满足的小涵眼巴巴的盯着我们,见我已经舒服得两腿发软,却还没有要将肉棒还给她的意思,小嘴中发出不满的念叨。

    我喘着气安慰她:“小涵,马上就轮到你了,再让我爽一小会。你先……过来给他舔舔……”

    既像是在渴求男人安慰,又像是要和我争宠,总之小涵放开了矜持,她走到我们面前,对着小处男大大分开的双腿,蹲了下来。

    轻轻的“哧熘”声从我的屁股下方传出,我微微低头,发现她正在伺候小处男那不久前沾满我口水的菊花。

    小处男的鼻息沉重起来,他握紧了我的腰,侵略我直肠的肉棒变得更加火热。

    小涵的鼻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看来她的舌尖顶进去挺深的。一旦放开了心态,她还是可以做到的嘛。

    小处男的鼻息更加沉重了,两手攀上我的双乳,下体奋力向我的菊穴深处突刺。

    小涵脸上泛起一丝丝性感的晕红,手托那两只被淫水润得透湿的睾丸,将它们轮流放进嘴里轻轻吮吸。

    小处男发出舒爽的赞叹,把性事的主动权移交给我,腾出一只手来摩挲胯间小涵的俏脸。

    或许是他情人一般的抚摸带给了小涵安慰,或许是由我们泥泞下体传出的骚骚味道刺激了小涵的情欲,我感觉一团湿漉漉的软肉触上我的菊花,在我和小处男的结合处打起转来。

    嗯,菊花的内外一硬一软、一热一温、一快一慢,这样的双重享受让我好舒服,继续啊……好一会了,小涵的服务还在继续。我回头瞄了一眼同样感觉很舒服的小处男,想让小涵为他做到更进一步,于是使坏的将身体用力往上一抬。

    菊花一松,坚硬的肉棒完全掉落出来,直勾勾的拍向来不及反应的小涵,正好击中她小巧的鼻子。

    面对这根沾有我肠液的肉棒,就像以前为杰和小光所做那样,小涵不假思索的直接将它纳入口中,然后卖力吞吐。

    小处男应该是从没体验过这种非凡的伺候吧,他又一次发出爽到极点的呢喃:“哦……你含得好深,裹得好紧,让我好舒服……连从别的女人肠道里拔出的肉棒也不介意舔,我真没想到美女你会这么开放……”

    “那姐姐我呢,我是不是比她更开放?”我从他身上下来,弯低了腰,把抬高的屁股凑向他的脸,让他从最近的距离欣赏我湿漉漉的花唇和故意冲着他一张一缩的菊洞。

    是我的听觉越来越敏锐了吗,他吞口水的声音大得就像贴着我耳边发出的一样。哇哈哈,调戏这个小弟弟真的好好玩。

    “好不好看嘛?”我骚骚的把双手向后探去,两根无名指用力掰开菊花洞,两根中指大大分开小穴口,将我的腔道内部以最羞耻的姿势展示给他看。

    初尝女人味的小处男哪里禁受得住这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强烈刺激,马上就喊了起来:“不行了,停一下让我缓缓,我快要射出来了!”

    闻言的小涵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吞吐的速度,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小弟弟,你还没试过口爆对不对?射在女人嘴里很舒服的哟~”我还想再刺激下小处男,便又转回身来,“姐姐再送你个福利吧,看好了哦。”

    我捧起一只乳房,用三根指头往胸部的方向下压,然后夹住乳晕向前推,片刻之间,几股分量十足的奶液像高压水柱般飚射而出,径直落到他的胸口。

    小处男这下再也憋不住了,他托起小涵的下巴,浑身哆嗦着,勐的喷发了出来。

    小涵牢牢的合拢嘴唇,将他的男人精华汇聚在口腔之中,然后两颊内陷,从嗓子眼处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

    小处男仰着头、眯着眼,无声的享受极乐,过了小半晌,他紧绷的身躯才开始放松下来。

    打量着身前男人那副爽得快要虚脱的样子,小涵俏皮的忽闪她的大眼睛,继续含着正在变软的肉棒慢慢套弄。看来她是想就这么让肉棒在嘴里恢複元气,然后再和它来上一发。

    我在心中暗笑——不出我之前的预料,深受我影响的小涵果然不再排斥与陌生人玩性游戏,还带着这个邻居男孩也正式融入了我们的精彩生活。

    看样子,今后的乐趣又多了几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