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04)
    第四章刘艳的凌辱回忆之后的几天,马军几次去找张丽,都会在张丽办公室里碰到刘艳,只好找借口灰熘熘的离开,心想这刘艳是不是故意的,不然怎么会天天去和张丽聊天,难道是用这种方式含蓄的警告自己不要再去找张丽了吗。

    其实刘艳并没有这个意思,她在学校里一直被人排挤,本身朋友不多,好容易和张丽关系走进,便忍不住想要和对方分享自己的内心世界,有什么好东西也是想第一时间给张丽留一份,可以说把张丽当成自己的姐姐看待。

    张丽很清楚刘艳的想法,因此也无法拒绝对方的好意,更不能让刘艳以后不要来办公室找自己,那样只会欲盖弥彰,让刘艳更加怀疑自己和马军的关系。

    这天中午马军按捺不住自己的浴火,又熘到了张丽的办公室外面,看到窗帘拉着,心中一喜,知道刘艳肯定没来,正要敲门,却看到门虚掩着,便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却看到张丽正背对着自己在换衣服,上身的T恤已经脱了下来,正反手解开胸罩,裸露的背部白皙光滑,两条胳膊也十分丰腴白嫩。

    张丽没有发现有人进来,脱下了自己的胸罩,顿时一对丰满的雪白奶子跳了出来不停晃动着,她用手托着自己的乳房在镜子前端详,不时用手捏着,嘴里微微叹着气,自己毕竟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了,这一对本来坚挺结实的乳房也渐渐下垂了。

    马军看的心头火热,阴茎顿时发硬,几步走了过去,伸手从后面探到张丽身前,一把握住了那一对肥硕大奶,大力揉搓起来,阴茎隔着裤子硬邦邦的顶在张丽的肥臀上使劲磨蹭着,这几天一直没机会和张丽做爱,快把他给憋坏了。

    张丽被人从背后偷袭,吓了一跳,正要挣扎,扭头看到是马军才鬆了口气,却忍不住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嗔道:“你怎么鬼鬼祟祟的,想吓死我啊。我刚才差点喊救命了。”马军也知道自己有些鲁莽,嘿嘿笑着,手上动作却依然不停,一只手揉着张丽的奶子,另外一只手却伸向了她的小腹。

    张丽却按住了他的手说道:“今天不行,我来那个了。”马军不相信,伸手一摸果然张丽那里鼓囊囊的显然是垫了东西,只是他好不容易找个机会和张丽亲热,不甘心这么回去,缠着张丽不放,嘴巴在张丽双乳上乱啃。

    忽然外面响起了清脆的脚步声,张丽脸色一变低声说:“坏了,是刘艳来了,你快躲起来。”马军也吓了一跳,扭头左右看着,可办公室就这么大,他又能躲到哪里呢,还是张丽急中生智,到床上把被子抖开,让马军脱了鞋钻进去,又把鞋踢到床下,就听到门口响起刘艳的声音,“张老师在吗?”“哎,我在,你进来吧。”张丽扯过旁边的T恤套在身上,只是来不及穿胸罩,胸前两个突起十分明显。

    刘艳走了进来,看到张丽衣衫不整,头髮凌乱,又看到床上堆着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张老师,你在休息啊,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张丽用余光扫了一眼床上的被子,里面鼓鼓囊囊的越看越像藏了个人,便走了几步挡住了刘艳的视线,有些心虚的说道:“是啊,我刚才觉得有些困,就想睡一会,你有什么事吗?”心想赶紧让刘艳离开,免得发现马军藏在自己这里。

    刘艳却似乎没听懂张丽的逐客之意,脸色微红说道:“张老师,我还是觉得我乳房里有肿块,要不你再帮我看看,不然我总是不放心。”“那好吧。”张丽犹豫片刻,却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好无奈答应了。

    马军躲在被子里一会便觉得闷热无比,出了一头的汗,听着张丽和刘艳在旁边说话却也不敢动弹,最后实在憋住了便用手悄悄掀起一个缝隙,想要透透气,结果却看到刘艳背对着自己正在脱掉胸罩,顿时呆住了。

    虽然他经常对刘艳那一对雪白豪乳想入非非,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亲眼目睹到这美妙风光,顿时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刘艳脱掉了胸罩,露出了那颤巍巍的硕大双峰。

    刘艳的乳房果然比张丽的更加丰满圆润,也更加弹性十足,就连乳晕也是一圈粉红色,不像张丽已经有些发紫,身上的肌肤雪白晶莹,光滑细腻,看的马军阴茎暴胀,连连跳动,差点射出了精液。

    刘艳却没想到居然有人躲在被子里偷看自己,不停扭动着身躯,方便张丽检查,结果反而让马军能够更好欣赏自己那傲然挺立的豪乳。

    张丽和上次一样用手捏着刘艳的乳房帮她检查是否有肿块,余光却看到被子里露出一条缝隙,知道是马军在偷窥,心中暗骂让这小色鬼占了刘艳的便宜,便匆匆检查完让刘艳穿好衣服说道:“好了,我检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自己没事多揉一揉就好了。”刘艳见张丽有些不耐烦,以为她是困了,也没有多想,便匆匆离开了。

    马军这才从被子里爬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气说道:“快闷死我了。”“你活该,谁让你大中午不回家睡觉。”张丽骂道,“还不赶紧滚蛋。”马军却一把将自己裤子拔下来,露出了硬邦邦的阴茎苦着脸说道:“我这怎么办?我总不能这样出去吧。”张丽看着马军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直挺挺的耸立着,马眼里已经流出了晶莹的液体,似乎正在蓄势待发,也知道马军这几天肯定憋坏了,在光滑的龟头上点了一下无奈说道:“等一下,我帮你弄出来。”张丽走到门口把门插好,转身走了回来,让马军躺在床上,自己也脱了鞋上床用手握住了那火热的阴茎上下套弄起来,竟然是帮马军打起了飞机。

    马军以前打过无数飞机,可没想到有一天会让自己的班主任帮自己打飞机,感觉到张丽那柔嫩的玉手在自己阴茎上滑动着,顿时感觉无比刺激,加上好几天都没有和张丽做爱,在张丽用手套弄了几十下后,很快就感觉龟头一阵酸麻,喷射出了白花花的精液。

    张丽躲闪不及,胸前被喷了一片,甚至脸上也被喷了几滴精液,赶紧下床拿着卫生纸擦乾净,看到马军依旧躺在床上回味,笑骂道:“臭小子,这下满意了,赶紧穿衣服走人。”马军无奈穿好衣服,虽然张丽用手帮他打飞机很刺激,可总是感觉和真正的做爱差了许多,没有那种水乳交融的美妙感觉,看来也只能等张丽身体方便了再说。

    “对了,刘老师刚才过来干什么了?”马军忽然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美妙景色,有点奇怪刘艳为什么会让张丽摸自己的乳房,难道她还有这种特殊癖好。

    张丽简单解释了一下,见到马军眼珠乱转,便一脸严肃的警告他说:“刚才你是不是偷看刘艳换衣服了,我告诉你,不要打刘艳的注意,她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小心惹火烧身。”“呵呵,怎么可能呢。我有丽姐就够了。”被张丽说破心事,马军干笑两声,看来无论年龄大小,女人都是小心眼,见不得别的女人比自己优秀。

    “算你嘴甜。”张丽表现的像是个爱撒娇的小女孩,也许是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毕竟和刘艳比起来,她没有任何优势,马军对刘艳有那种想法也能理解,不过还是语重心长的说着,“别怪我没提醒你,盯着刘艳的人可不少,你还是不要给自己惹事了。”马军这才有些清醒过来,知道张丽说的不假,自己能得到张丽,是因为张丽平时行事低调,给人感觉是那种比较稳重的女人,加上长相普通,所以才没有人惦记。

    而刘艳却不一样,她长得漂亮,身材又性感火辣,而且每天还穿的十分暴露,估计学校惦记的人不少,搞不好真的有像校长这样的实权人物在打她的注意,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学生,家里又没什么背景,搞不好真的会栽个大跟头。

    想到这里,马军很诚恳的对张丽说道:“丽姐,我知道了,我不会冲动的。”刘艳虽然诱人,却不是自己能染指的,还是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学生吧,再说他已经有了张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好了,回去上课吧。”见到马军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张丽欣慰的笑着说道,“过几天,等我方便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到时候你想怎么弄都行。”“真的?”马军顿时眼睛一亮,有些不敢相信,他从三级片里知道了做爱有很多姿势,不但有正常的插穴射精,还有口交、乳交和臀交,他曾经尝试和张丽提过,却被张丽断然拒绝了,大概是觉得那些动作太过下流了,没想到张丽却又改变了主意。

    “当然是真的,老师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张丽抿嘴一笑,心里却是叹息,她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之前拒绝马军的请求,是因为自己失身太快,生怕马军看轻了自己,所以才不愿意用那些下流动作取悦马军。

    可今天忽然发现马军对刘艳有想法,张丽却没有更好的办法消除马军的念头,毕竟刘艳对任何男人都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更不说马军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了,如果想让马军彻底放下刘艳,自己也只能做出牺牲了,希望他不要真的迷恋上刘艳,否则马军必然会万劫不複,葬送了自己的前途。因为张丽很清楚,刘艳是那种红颜祸水的女人,哪怕她没有任何恶意,也足以毁掉一个男人。

    马军离开张丽的办公室,回到教室,正好李婷要出去,看到马军进来,李婷哼了一声,把脸扭到一边,显然是对昨晚马军拒绝自己的邀请有些生气。

    看到不远处黄国新正在和自己招手,马军心里也有些无奈,自己本不想招惹李婷,可昨晚真的是没办法。

    马军走到黄国新跟前问道:“怎么了,李婷的生日你想好了没有?”黄国新说道:“我倒是想了几个方桉,不过还没有最后敲定,这样吧你明天来我家里帮我参谋一下,我最近在网上找了点好东西,顺便和你分享一下。”说完冲着马军使了个眼色。

    马军心中一动,他当然明白黄国新的意思,以前他们经常一起去录像厅看三级片,可后面翻来覆去就是那几部,两人都看腻了,要不是因为录像厅老板娘有几分姿色,早就不去了。

    后来黄国新的父亲见儿子经常往录像厅跑,觉得不是回事,便花钱给他买了台电脑,让他在家里玩游戏,免得在外面惹是生非。

    只是黄国新却不喜欢玩游戏,在网上偷偷摸摸找一些色情网站,那资源可比录像厅里的丰富多了,有日本的,还有欧美的,还拉着马军看过几次,可是却再也找不到那种躲在录像厅里看三级片的刺激感觉了。

    马军本不想去,他现在可是真刀真枪的和张丽干过,对三级片没那么大兴趣了,可架不住黄国新的苦苦哀求,加上昨晚的事情也有点觉得对不住黄国新,还是答应了对方。

    晚上放学时,李婷早早就收拾东西和几个女生结伴离开了,不知道是害怕再碰到小流氓,还是和马军赌气。

    马军也有些意兴阑珊,走出教室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二楼张丽的办公室,黑漆漆的没有开灯,想起今天是星期五,张丽肯定是早回家了,而且张丽来了那个,就算在自己也做不了什么。

    想来想去,马军决定直接回家,最近几天自己每天中午都不回去,晚上也回的很晚,母亲对自己已经有点不满了。

    离开学校,马军一边沿着马路边走着,一边想着张丽中午对自己的告诫,不管张丽是出于嫉妒,还是关心,但她的话却没错,如果说刘艳是一只诱人可口的小白羊,那么周围必然潜伏着无数贪婪的恶狼,无论谁想要吃掉刘艳这只白羊,都会被群起而攻之,自己就是想做这个护花使者也是有心无力。

    想了好久,马军才下定决心和刘艳保持距离,其实说来可笑,他和刘艳的距离从来就没有真正接近过,除了那一次亲密接触之外,两个人还没有过一次对话,也许刘艳根本就对他毫无印象吧。这才是最让马军感到郁闷的事情。

    忽然马军看到马路对面,刘艳正亭亭玉立站在一个电线杆的旁边一动不动,脸色有些焦急,似乎正在等待什么人,她依然穿着中午那身汗衫加短裙,露出修长圆润的雪白大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不时有行人回头打量着刘艳,贪婪的目光在她丰满性感的娇躯上扫过。

    马军远远望着这个让自己迷醉的丰韵少妇,心砰砰的跳动着,此刻他把张丽的告诫抛到了脑后,他只知道自己想要靠近刘艳,想要得到对方的青睐,更想占有她那成熟的少妇胴体,把自己滚烫的精液注入到对方的淫穴之中。

    可是自己已经答应了张丽不再打刘艳的注意,而且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不切实际,马军想离开,可两条腿却和抹了胶水一样动弹不得,索性站着不动,想看看刘艳等的人是谁。

    刘艳没有注意到马军,她下班后想着去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可刚从超市出来被人挤了一下,结果一只脚上高跟鞋的鞋跟就掉了,而跟前又没有修鞋的,她只能站在路边看看有没有熟人帮忙,可等了一会也看不到有人经过,心里不免有些焦急,实在不行只能回超市临时买一双鞋穿着,可回头看看依然熙熙攘攘的超市大门,又有些犹豫了。

    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不方便和别人挤,而且最近老有小流氓在超市人多的地方占便宜,自己刚才出来的时候就有人趁乱在自己大腿上摸了几把,幸好她今天穿着丝袜,可即使是这样,她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着待会回家把丝袜脱下来好好洗一洗。

    这已经不是刘艳第一次碰到这种龌蹉事了,上周末刘艳坐公交车去市里办事,车厢里人满为患,刘艳一上车,就感到无数双炙热的目光扫射过来,这也怪她穿的太暴露,身上只穿着一件低胸吊带裙,把一对雪白豪乳露出了大半个,裙子也很短,差不多只能遮挡住大腿根部,两条雪白浑圆的美腿露出外面,而且还穿着性感的黑色丝袜,更加撩人,就连开车司机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刘艳也没有想到周末有这么多人坐公交车,可已经上了车也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里面走,身体不免和旁边的人相互摩擦,心里有些后悔自己穿的太少。

    汽车开动了,没过一会刘艳就感到身后有人贴了上来,借着汽车的颠簸不停用自己的下体顶着刘艳挺翘的臀部,刘艳心里一惊,知道碰到了色狼,可左右都是人想躲也没地方多,只能咬着牙忍受着,想着赶紧到了市区就下车。

    可背后那人觉得隔着裤子不太过瘾,见到刘艳没有反抗,胆子也大了起来,伸手把自己裤子拉链悄悄拉开,掏出了已经勃起的阴茎,又撩起了刘艳的短裙,隔着薄薄的丝袜顶进了刘艳的臀沟,开始慢慢抽插起来,彷佛是在进行真正的性交。

    刘艳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无耻,扭过头狠狠瞪了那人一眼,本想揭破对方的丑恶嘴脸,见那人三十多岁,一脸络腮胡子,脸上有一条刀疤,看起来像黑社会,怕对方恼羞成怒,做出更可怕的事情,只好忍气吞声,忍受着对方的淫辱,心中宽慰自己,反正这在公交车上,对方也不可能真的对自己做什么,就当是自己被狗给咬了。

    只是刘艳的身材高挑,臀部又十分挺翘,那人的阴茎比较细长,居然能够直接顶到刘艳的蜜穴口,如果不是有丝袜和内裤挡着,那人的阴茎就能直接插入到她的蜜穴中,真正意义上和刘艳进行性交。

    络腮胡子也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居然能碰到一个如此性感美艳的丰韵少妇,而且车上人多正好方便自己下手,他的阴茎在刘艳被丝袜包裹的丰臀中慢慢的抽插着,感觉着少妇柔嫩细腻的臀肉紧紧夹着自己的阴茎,彷佛是在对方狭窄紧致的阴道中抽插一样,这种巨大的刺激让他很快就有些受不了了,差点射了出来。

    络腮胡子赶紧放慢动作,想要多玩弄一会这个美艳少妇的臀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现在射精就太可惜了,他深深呼吸了几口,慢慢的在刘艳的臀沟中抽插着,有几次因为角度的关系几乎要顶入对方的蜜穴中,可惜却被丝袜给挡住了。

    该死的丝袜,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偏偏女人都喜欢穿,络腮胡子心中懊恼,刚才那一下他龟头已经感觉到了对方蜜穴的娇嫩,要是能直接插入这性感少妇的蜜穴才是不虚此行。

    络腮胡子把有些疲软的阴茎从刘艳臀沟中拔了出来,伸手探了进去想要在丝袜上扯出一个洞来,可刘艳买的这件连体丝袜弹性十足,他用力扯了几下都没能扯破,心一横,竟然将手伸向刘艳短裙内,想要整个将对方的丝袜脱下来。

    刘艳本来正在竭力忍受着对方的凌辱,不时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只要再坚持几分钟就要到站了,感觉到男人的动作,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赶紧伸手拉着自己的裤袜,不让对方得逞。

    可惜她本身力气没有对方大,而且地方狭窄没办法使劲,经过最初的僵持,裤袜还是被对方从腰间很顺利的扒了下来,露出了两瓣丰润挺翘的饱满臀部,一条窄窄的黑色蕾丝陷在深深的臀沟之中。

    居然还穿丁字裤,看来这女人其实属于闷骚型的,怪不得不反抗呢,大概她也十分享受吧,络腮胡子眼中露出一丝兴奋之色,忍不住伸手在刘艳结实滑腻的臀部抓了几把,感觉到对方弹性十足的臀肉在自己手指间滑动,本来已经软下去的阴茎顿时又勃起了。

    感觉到对方那火热的阴茎再次插入到自己臀沟中,刘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留下了晶莹的泪水,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公交车被一个陌生男人凌辱,而且现在对方的阴茎正在靠近自己的蜜穴,而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她不敢动弹,生怕被别人发现男人的恶行,毕竟这车上乘客大部分都是县里的,万一有认识自己的,自己以后在学校就没办法做人了。

    没有了丝袜的阻碍,络腮胡子这次很顺利的把阴茎插入到刘艳臀沟的深处,感觉到阴茎和对方滑腻冰凉的肌肤直接摩擦的舒爽,让他飘飘欲仙,几乎要喷射出来,赶紧用手按住阴茎,另外一只手拨开对方的丁字裤,露出了粉嫩饱满的蜜穴。

    想到马上就要被对方奸污,刘艳心中无比羞愧,下意识的扭动着臀部,想要躲避对方的侵犯,可她的动作反而刺激的男人的阴茎更加坚硬,眼看火热的龟头距离刘艳的蜜穴只有几公分,马上就会完成真正的交合。

    可忽然汽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然后车门大开,原来汽车已经到站了,络腮胡子正全神贯注想要占有这个美艳少妇,没有防备,一个趔趄向一旁倒去,阴茎也从刘艳的臀沟中拔了出来,跳动了几下,忽然喷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刘艳赶紧提起了自己的裤袜,一脸厌恶的看了对方一眼,趁乱跟着人群下了车离开了车站,这才鬆了口气,想起刚才差点被对方奸污,又有些心有余悸。

    事后刘艳不但反複洗了好几遍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蜜穴口上更是认真洗了几遍,生怕留下一点男人的污秽,而且那条丝袜和丁字裤也都被她给丢掉了,毕竟穿着那条丝袜她就会想起那天的事情,想起男人细长阴茎在她娇嫩臀沟中抽插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只会让她感到无比羞耻。

    没想到今天又会遇到这种龌蹉的事情,刘艳无奈的叹口气,在学校里那些男老师虽然也时不时趁机吃点豆腐,可毕竟有所顾忌,不敢做的太过分,可出了学校,社会上鱼龙混杂,难免会碰到这种无耻之徒,前几天还听说有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晚上出来上厕所被人给强奸了,到现在都没有抓到那个色狼,搞得附近住的女人人心惶惶。

    可眼前的困境如何解决,刘艳两条腿站的都有些酸了,可还是没有看到熟人经过,这其实也怪她自己,平时太过清高,在学校也没什么朋友,心里想着再等一会,实在不行只能回超市看看了。

    马军等了一会,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刘艳似乎不是在等人,看她站的也有些奇怪,仔细一看她只有一只脚穿着高跟鞋,另外一只脚踩着高跟鞋的鞋面,大概是鞋跟掉了。

    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马军的心跳加速了,在学校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刘艳,像那天的接触只能有一次,不然肯定会让刘艳怀疑自己是故意撞她的,可现在自己如果过去,就能顺理成章的搭上话。

    只是张丽的告诫又回荡在他脑海中,马军心中挣扎了一下,可还是没有抵御住接近刘艳的诱惑,看了一下路上没车,小跑着来到刘艳面前,控制着自己有些兴奋的情绪有些结巴的说道:“刘老师好,我是马军,你需要帮忙吗?”刘艳愣了一下,很快认出了这个叫马军的男生,毕竟上次在张丽办公室中给自己留下的印象比较深刻,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摇摇头,有些冷澹的说道:“我没事,你回家吧。”马军没想到刘艳居然毫不犹豫的拒绝自己,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脸上露出了十分尴尬的表情,满腔热情顿时被对方的冷澹给扑灭了。

    刘艳倒不是对马军有什么看法或者戒心,毕竟马军只是一个学生,只是她一般都不愿意接受陌生人的好意,特别是来自异性的好意,更何况她总觉得马军和张丽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下意识的不愿意和马军过多接触。

    马军见刘艳说完之后不再理会自己,心里有点无可奈何,不过想想这才是正常女老师对待男学生的态度,自己得到张丽的过程太顺利了,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女老师很容易接近,其实如果不是张丽有心配合,马军根本没有可能和对方上床。

    马军正要离开,忽然一辆轿车停在旁边,车里走出一个二十六七的男子,乾乾瘦瘦的,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对着刘艳笑眯眯的说道:“刘老师怎么在这儿啊,想去哪儿,我送你吧。”刘艳看到此人,脸上露出厌恶之色,乾瘦男子名叫冯昆,也是三中的语文老师,还没有结婚,以前在镇中学做副校长,后来和学校一个已婚女老师搞到一起,结果被对方丈夫捉奸在床,痛打了一顿,副校长也干不下去了,被他在教育局的亲戚调回了县城,塞到三中当了老师。

    只是冯昆仍旧是恶习不改,每天骚扰学校有些姿色的女老师,和别人吹嘘自己在镇中学搞了十几个女人,刘艳进了三中后便被冯昆盯上了,刘艳丈夫在的时候还比较收敛,等刘艳丈夫出差之后,冯昆便经常窜到刘艳办公室找她,刘艳不堪其扰,最后不得已告诉了校长,在校长的告诫下,冯昆才不得不低调起来,可依然对刘艳贼心不死。

    见到来人是冯昆,刘艳俏脸含霜的说道:“不用了,我在这儿等人。”“刘老师在等谁啊。”听到刘艳的话,冯昆却依然笑嘻嘻的凑了过来,目光在刘艳高挺丰满的乳房上扫过,“你老公才走几个月,你就忍不住想偷汉子了。

    有需求可以找我呀。”“冯昆,你不要血口喷人。”刘艳气的粉面煞白,瞪着眼睛说道,“我等谁用得着和你汇报吗,你给我让开。”见到刘艳因为气愤而剧烈颤抖的一对豪乳,冯昆心中一阵火热,他虽然上过不少女老师,可那些女人和刘艳比起来显得黯然失色,每天看着这个美艳性感的靓丽少妇在自己眼皮子下面晃荡,展示着那丰盈圆润又充满活力的躯体,他就心神不宁,欲火焚身,总想找机会把刘艳狠狠操一顿,好好玩弄一下她那对大奶子。

    在镇中学的时候,他一旦看上哪个女老师,便会以副校长的名义把对方叫到办公室,威逼利诱一番,那些女老师畏惧他的权势,害怕被他打击报複,也就半推半就,让他玩弄几天,还能得点好处。

    可在三中自己不过是个普通老师,刘艳虽然老公不在身边,但却不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冯昆一直找不到办法,只能看着刘艳每天挺动着那对性感撩人的豪乳出入校园,自己却无计可施,不过他最近正在活动,想当语文教研室的主任,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管理刘艳了,到时候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对自己。

    见到冯昆和苍蝇一样缠着刘艳不放,马军心头顿时火起,闪身挡在刘艳面前对着冯昆毫不客气的说:“冯老师,刘老师等的人就是我,你还是赶紧走吧。”“你是哪个班的?”看到马军穿着一身校服,冯昆冷笑一声说道,“放学不回家在这儿干什么,刘老师怎么会等你呢,分明是信口开河。刘老师,你去哪儿,还是让我送你吧。”“刘老师为什么不能等我。”马军脑中一转,马上说道,“她可是我的表姐,对吧,表姐。”刘艳愣了一下,看到马军冲着自己使了个眼神,这才明白过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没错,马军就是我表弟,我等他一起回家,冯昆你赶紧走吧。”“真的假的。”冯昆有些怀疑的看着马军,可刘艳亲口承认了他们之间是表姐弟关系,他也没办法去验证,见到刘艳态度坚决,只好灰熘熘的开车离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