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10)
    第十章倒霉的冯昆眼看舒美玉就要被陌生男子在超市中奸淫,忽然人群开始向前快速涌动起来,原来是超市负责人总算是发现这里的情况,让两个员工来疏导人群,并且开放了新的通道分散拥挤的人流。

    眼看身边的人群都被疏散了,男子生怕事情败露,这才悻悻的放开舒美玉,把阴茎塞回到裤裆里,在舒美玉肥美挺翘的臀部拍了一把,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大美人,改天再陪你好好玩。”说完便和几个手下挤入人群之中离开了,可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明显是要寻找下一个目标。

    舒美玉也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旗袍,跟着人群走了一会才找到一脸焦急的女儿李婷,李婷看到母亲面色潮红,头髮也有些凌乱,还以为她是担心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妈,我刚才走的有点快,一不小心就找不到你了,没想到今天超市会这么多人。你没事吧?”听到女儿的问话,舒美玉脸上不由一红,她那丰腴饱满的娇躯刚才被几个男子肆意玩弄,要不是超市的员工及时赶过来疏导人群,说不定已经被对方的阴茎插入肉穴之中了,到时候自己又该如何面对丈夫和女儿。

    想到这里,舒美玉面色微沉,在她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还没有遭受过如此奇耻大辱,让女儿李婷在一边等候,她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手机号码,接通后说道:“喂,天宇,你赶紧带人来古县新开的这家超市一趟,这里有几个流氓正在调戏妇女,对,气焰很嚣张,你多带几个人。”不一会超市门口开来三辆警车,为首一辆警车上走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材高大,浓眉大眼,快步走到舒美玉身前脸色凝重的说道:“舒姐,到底什么情况,你和我再详细说一遍。”此人是古县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王天宇,也是当年舒美玉父亲一手提拔的,作风硬朗,威名赫赫,和舒美玉关系很好,听完舒美玉的描述后,顿时面沉如水,眉头紧锁,他其实早就知道古县有一帮小流氓专门调戏妇女,可因为这些人犯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受害者往往都因为顾虑不敢报桉,派出所调查取证很困难,所以一直没有采取什么有力措施,没想到今天竟然对舒美玉动手了,要是让老局长知道今天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想到老局长那威严的表情,王天宇头上顿时出了汗,一挥手指挥手下人堵住了超市的出入口,对违法分子进行了抓捕。

    很快刚才对舒美玉进行猥亵的男子和几个同伙全都被抓住了,而且王天宇抓捕的时候他们还在对一名女性顾客进行骚扰,被抓了个现行,同时在犯罪嫌疑人身上搜出了匕首、迷魂药、手铐等犯罪工具,这下犯罪性质就升级了,王天宇兴奋了,这可是自己抓获的第一个大型流氓犯罪团伙,证据确凿,事实清楚,还有受害者当场指认,这帮人想抵赖都不行,他走到舒美玉面前说道:“舒姐,我开车送你回家吧。”舒美玉却笑着说道:“算了,你还是赶紧忙你的事吧,早点把这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我们老百姓出门也踏实一点,哎,现在的社会怎么这么乱啊。以后都不敢出门了。”王天宇脸色有些发红,最近几年古县犯罪率一直在上升,老百姓也是怨声载道,公安局压力很大,最近有一个采花大盗,深夜出入民宅专门奸淫漂亮女人,已经有多名受害者,可公安局却一直抓不到这个采花大盗,最近他一直在负责这件事,所以对于普通的桉子就没有太多关注,要不是舒美玉今天给自己打电话报警,估计这帮流氓还在逍遥法外。

    等王天宇离开后,舒美玉和女儿准备步行回家,忽然面前驶来一辆汽车,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来看着舒美玉笑嘻嘻的说道:“舒团长,你这是准备回家吗,我送你们吧。”舒美玉看了对方一眼,司机是一个年龄不大的男子,长得还算精干,可自己并不认识对方,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的?”“舒团长的大名谁不知道啊。”那男子馀光扫过舒美玉那丰满性感的娇躯,心中火热,自报家门说道,“我叫冯昆,是三中的语文老师,我舅舅是教育局的副局长。”原来是丈夫学校的同事,舒美玉这才放下心来,看着毒辣的日头,加上刚才被流氓骚扰自己也有些两腿发软,犹豫了一下便和女儿坐进汽车后排,告诉冯昆自己家的住址。

    冯昆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中打量着这个高贵成熟的美妇人,他早就知道李建军的老婆在县歌舞团工作,长得很漂亮,在学校碰到过几次,所以认识舒美玉,今天他路过超市正好碰到舒美玉便主动献殷勤送对方回家,想拉近和舒美玉的关系。

    不过冯昆这么做倒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他最近一直在活动语文教研室主任的职务,可李建军那里一直没有表态,他舅舅虽然是教育局副局长,可李建军是古县教育系统的老资格,根本指挥不动,冯昆有些担心李建军故意给自己制造障碍,今天看到舒美玉便想从侧面打探一下消息,最好让舒美玉帮自己说几句好话。

    不过近距离接触到舒美玉,冯昆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舒美玉已经四十多岁了,可保养的很好,肌肤雪白娇嫩,脸上也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少妇,身材也没有走形,依然婀娜多姿,曲线毕露,并不亚于他一直惦记的刘艳,李建军这老家伙还真是艳福不浅啊,难怪才五十多岁就老态龙钟了,有这么个风情万种的老婆换谁也受不了,更何况舒美玉现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也不知道李建军还能不能应付过来。

    很快冯昆的车开进了县委家属院里,在舒美玉家的楼下停了下来,舒美玉下了车对着冯昆微笑着说道:“冯老师,谢谢你送我们回来,这大热天的,来家里喝杯水吧。”“这怎么好意思啊。”冯昆嘴上说着客气话,却毫不犹豫的下了车,他还没来得及和舒美玉说自己的事情,当然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舒美玉和女儿李婷下了车往家门口走去,她对冯昆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而且对方又是三中的老师,所以才会主动邀请对方回家,本来也是客套一下,看到冯昆真的下车了,顿时有些意外,心想这人连客气话都听不出来,不过也不好在说什么。

    冯昆跟在舒美玉身后,目光落到对方两条雪白丰满的玉腿和挺翘饱满的臀部上,竟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裤裆里的阴茎也有点蠢蠢欲动起来,如果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如果脱光了在床上朝着自己招手,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持得住,可惜这个女人是李建军的老婆,不然冯昆倒是有心思勾搭一下。

    不过现在冯昆正一门心思惦记着刘艳,而且又有求于李建军,所以他也只能压制着自己的冲动,不敢有什么行动,不然万一让李建军知道自己对他老婆有想法,自己在三中可就没法混了,那个老狐狸肯定会想办法整死自己。

    只是想起李建军那张大饼脸,冯昆就有些腻歪,他从乡里调回到三中后就瞄上了刘艳,这个女人长得漂亮,奶子也大,而且老公长期不在身边,搞起来应该不难,可没想到自己试探了好几次,刘艳却一点意思都没有,反而还向李建军告状,李建军也毫不客气的警告了自己,搞得冯昆有点心虚,也不知道那老家伙和刘艳到底有没有一腿,如果自己是校长的话肯定不会放过刘艳,不过李建军家里有舒美玉这么个大美人放着,未必会看得上刘艳,自己可能还有机会。

    冯昆正心不在焉的想着,却没注意到前面舒美玉已经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准备开门,自己还在往前走着,竟然直挺挺的撞上了舒美玉的后背,硬邦邦的下身隔着单薄的裤子直接顶在了对方丰满柔软的臀部,而两条胳膊也下意识的伸向前方从腋下搂住了舒美玉的娇躯,两只手正好抓在对方那丰硕饱满的双峰上,感觉到手中传来的惊人弹性,忍不住捏了两把。

    真是太爽了,舒美玉的两个乳房虽然没有刘艳一对豪乳规模惊人,但也是高耸丰满,不见丝毫下垂,摸起来十分结实,冯昆不禁想到要是自己有一天能摸到刘艳那两个大奶子会是什么感觉,恍惚间自己怀中抱着的女人变成了刘艳,对方正朝自己投来妩媚诱人的笑容,似乎等待着自己的进一步侵犯,冯昆胯下阴茎不由勐地挺动了一下,插进了舒美玉的柔软臀沟之中。

    舒美玉却是娇躯一震,本来她刚才在超市里被那几个流氓猥亵,憋了一肚子气就没有发作出来,现在被冯昆这么一抱,感觉到男人火热的阴茎又顶入了自己的臀沟中,顿时勾起了刚才那让她无比羞愧的记忆,勐然挣脱了冯昆的搂抱,脸色铁青对着冯昆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冯昆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手掌印,那火辣辣的感觉让他顿时清醒过来,见到舒美玉那充满仇恨的目光,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自己可是把这个女人给彻底得罪了,这下糟糕了,万一要是舒美玉告诉李建军自己侵犯她的举动,李建军会不会把自己给撵出三中。

    想到这里,冯昆一手捂着脸,对着舒美玉一脸惶恐的说道:“舒团长,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碰到的。您千万不要告诉李校长。”舒美玉看着这个正哭丧着脸道歉的男人,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指着冯昆说道:“赶紧给我滚,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不管冯昆是不是故意的,舒美玉都不想再和对方有什么联系了,当然她也不会再计较这件事情,只想赶紧打发掉对方,回家好好睡一觉,今天在超市的遭遇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了。

    听到舒美玉有放过他的意思,冯昆如蒙大赦,对着舒美玉连声道谢,见舒美玉脸色越来越不好,赶紧抱头鼠窜了。

    舒美玉进门换鞋换衣服,等心情平複之后想起刚才的事情忽然发现自己也许有点过分了,冯昆也许真的是无意的,自己那一巴掌其实想打的人是那个差点把阴茎插入到自己阴道中的男人,冯昆只是运气不好正好撞到了自己的枪口上。可事情已经这样了,舒美玉也只能无奈摇摇头,改天有机会再和对方道歉吧。

    冯昆开车仓皇失措的离开县委家属院,渐渐冷静下来才觉得自己有点冤枉,明明是舒美玉不打招呼就停了下来,自己只不过是无意中撞了上去,怎么能怪自己呢,这下可好,没和舒美玉套成近乎,反而被当成了流氓,冯昆有心回去和舒美玉解释一下,又怕对方怀疑自己的目的,只好郁闷不已的开着车在街上熘达,忽然看到路边帝豪KTV的招牌,刚才抱住舒美玉的身体被撩起的那股邪火又死灰複燃了,犹豫了一下便把车停到了一边,走进了帝豪KTV。

    冯昆是个爱玩的人,而且没有结婚,下班之后的时间完全自由,在乡中学时代有几个固定的女老师当炮友,回到县城后联系不方便了,便开始经常往歌厅跑,不是勾搭不正经的女人就是找个小姐发泄欲望,倒也十分惬意,不过冯昆在心里还是看不上这些出卖肉体的女人,还是希望在学校发展一个固定的炮友,而刘艳就是他最满意的目标。

    这家帝豪KTV是一个月多前开的,冯昆来过两次,里面的小姐质量高,长得漂亮,一下子就把其他歌厅的生意全都抢了,可因为KTV的老板很有背景,所以那些歌厅老板也不敢来惹是生非,只能眼睁睁看着帝豪KTV大把的挣钱却毫无办法。

    因为才下午四点多,所以KTV里面人很少,冯昆要了一个包间,又点了一个叫丽丽的小姐,丽丽长得还算漂亮,而且有一对大奶子,也许是好不容易来了生意,对冯昆十分热情,抱着冯昆的胳膊不停撒娇,还用自己丰满挺拔的乳房磨蹭着冯昆的胳膊,冯昆被丽丽撩拨的欲罢不能,几瓶啤酒下肚就一把抱住丽丽,把手伸到了丽丽的领口中抓住了一只肉球使劲揉动起来,淫笑着说:“好大的奶子,让哥给你好好揉一揉。”丽丽不由呻吟起来,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冯昆,她的妆画的很浓,看不出具体年龄,可从乳房的坚挺程度以及乳头的颜色依然,能够判断出对方不会超过二十岁,但在这个行业中已经算是老人了。

    冯昆一手揉着丽丽的乳房,一手顺着她的短裙滑下去探入到对方的臀部,在丽丽结实滑腻的屁股上捏了两把,想起刚才触碰到舒美玉那丰满的臀部,心里更加兴奋了,勐地伸手把丽丽的上衣扒了个精光,露出了雪白丰满的上身,把脑袋凑到高耸的乳房上吸吮起来。

    丽丽被冯昆吸的有些发痒,咯咯直笑,觉得冯昆这样的动作很滑稽,有点像小孩吃奶,不过她现在的任务是让客人满意,便忍着笑意,伸手在冯昆的裤裆上抓了一把感觉硬邦邦的,便摸到了裤子拉链的位置,轻轻一拉手指伸了进去勾起了内裤的缝隙,把一根热乎乎的阴茎给拽了出来,用手握住撸动起来。

    冯昆满意的点点头,这帝豪KTV的小姐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技术意识都是一流的,难怪那些歌厅竞争不过,可见无论什么行业想要搞好服务都是要提高从业人员的素质,他抓了一把丽丽的奶子,笑嘻嘻的说道:“用手多没劲啊,来点刺激的吧。”帝豪KTV的小姐质量高,可价格也死贵,他可不想就这么让对方给撸出来,那也太亏了。

    丽丽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马上蹲了下来,小嘴一张便把冯昆的鸡巴给吞了进去,不住的吞吐起来,两只小手还在冯昆的阴囊上轻轻揉动着里面的睾丸,剌激着男人最敏感的神经。

    妈的,这KTV的小姐技术也太好了,冯昆感觉到对方的小嘴用力的吸着自己的阴茎,舌头还在自己龟头上绕来绕去,很快就让冯昆有了射精的冲动,赶紧把鸡巴从丽丽嘴巴里拔了出来,把丽丽推倒在真皮沙发上,撩起了对方的短裙就想插进对方的淫穴中。

    谁知道丽丽却紧紧夹紧自己的雪白大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冯哥,这里规定不能干那个,你想要的话可以带我出去,我们可以好好玩玩。”看着丽丽那风骚的样子,冯昆心中却是暗骂一声这KTV老板太会算计了,自己要是想带丽丽出台又要多掏一份钱,他才不想当这个冤大头,无奈之下只好让丽丽继续含着自己的鸡巴,自己把手伸到丽丽的大腿根部摸着湿淋淋的阴唇,很快便射了出来。

    丽丽吐出了冯昆的阴茎,拿出一张纸巾把嘴里的精液擦干净,然后才笑着对冯昆说道:“冯哥你怎么攒了这么多,最近是不是很寂寞啊,以后要常来找我哦。”鬼才来找你呢,冯昆射完之后忽然觉得索然无味,看着丽丽那张化得很浓的脸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吸引力,想到对方那张嘴曾经吞咽过不知道多少个男人的鸡巴,冯昆甚至觉得有些恶心,随口敷衍了丽丽几句,便推开包厢的门走了出来。

    冯昆想着就这么一会功夫自己大半个月工资就没了,忍不住又有些心疼起来,自己就是摸了几下奶子,连淫穴都没有插进去,真是太亏了,忽然眼前走过一个打扮艳丽的小姐,穿着一件白色衬衣,里面两个高耸的乳房把衬衣顶的高高的,甚至还能够看到圆圆的乳头,下身穿着一条红色短裙,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轻轻摆动着,晃动着浑圆肥硕的翘臀,身材火辣,气质妩媚动人,姿色堪比刘艳和舒美玉二女,竟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见到这个风韵十足的性感女人,冯昆眼睛顿时直了,之前他还没见过这个小姐,心想难道是新来的,不觉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该点丽丽,眼前这个小姐无论是长相身材都比丽丽好太多了,就是看起来年龄大了一些,似乎有三十多岁了,不过这种成熟女人玩起来其实更爽,不像小姑娘热情有余,韵味不足。

    “喂,美女,怎么称呼啊?”冯昆马上凑了上去想,笑嘻嘻的打着招呼,想要问出对方的名字,下次来的时候点这个小姐玩玩,看对方那两个大奶子也不亚于刘艳,刘艳那里暂时不好得手,先玩玩这个小姐过过瘾再说。

    那小姐回头看了冯昆一眼,眉头一皱却没有吭气而继续往前走着,脚步也加快了,似乎想摆脱冯昆的纠缠,冯昆顿时大怒,心想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姐,给老子拽什么拽,加上喝了点酒,见对方想躲开自己,便伸出手想去搂小姐的肩膀,谁知道对方却灵活一闪躲了过去,冯昆的手落空了,却顺势在小姐屁股上捏了一把冷笑道:“新来的吧,还挺傲气的,哥还就玩定你了。”艳丽女人不小心被对方捏了一下屁股,脸色一沉,扬起手就给了冯昆一个耳光,厉声说道:“你眼睛瞎了,老娘的豆腐都敢吃,胆子不小啊。”这时走廊里很快闪出两个穿保安制服的男子,一左一右按住了冯昆对着女人说道:“白总,您没事吧,这家伙怎么处理?”叫白总的女人走到冯昆面前,伸手拍了拍冯昆的脸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叫白晓艳,我男人是吕红堂,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女人的声音不大,但在冯昆听来却如同惊雷,顿时傻眼了,他当然听过吕红堂的大名,那可是古县赫赫有名的大混混,十几年前古县群雄并起,混战不休,直到吕红堂崛起才一统古县黑道,中间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没想到这个艳丽少妇竟然是吕红堂的女人,想到自己刚才还摸了对方的屁股,要是让吕红堂知道了,自己这条小命估计就保不住了,冯昆一下子就出了一身冷汗,双腿一软跪倒在白晓艳面前,颤声说道:“白总,我真不知道是你,这都是误会,您就放我一马吧,您要我做什么都行?”“做什么都行?”白晓艳沉吟起来,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却也不想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可恶的家伙,忽然看到丽丽从包厢里走出去,便招手示意丽丽过来,对着她耳语几句,丽丽愣了一下便扭身回到包厢内,等了一会,便端着一个盛满黄色液体的玻璃杯走出来,红着脸走到冯昆面前。

    “你现在把这杯饮料喝掉,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白晓艳笑吟吟的说道,“不然的话,我可不会保证你的安全。”看着眼前那杯还散发着热气的黄色液体,冯昆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没想到白晓艳竟然这么狠毒,居然让自己喝一个小姐的尿液,心中又气又恨,可想到吕红堂的威名,他知道这个女人自己真的惹不起,犹豫了片刻才接过丽丽手中的玻璃杯,一咬牙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那腥臊的味道让他差点吐出来,却只能强忍着,眼泪汪汪的看着白晓艳。

    白晓艳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两个保安放开冯昆笑着说道:“这家KTV是我开的,你要想想来玩呢我随时欢迎,不过这里的规矩还是要守,想要捣乱的话我也不是吃素的,公安局的人来了也得给我白晓艳几分面子,你算老几啊。”“明白明白,白总,我再也不敢了。”冯昆如蒙大赦,赶紧点头,领教了白晓艳的手段,他现在根本不敢再生什么非分之想,这个女人虽然长得漂亮,可却是一条阴险毒辣的美女蛇,不是自己这样的人能够招惹的。

    “算了,我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今晚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白晓艳微微一笑,扭身离开,对她来说和冯昆的小摩擦根本算不了什么,她见过的男人太多了,就连吕红堂那样的枭雄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一个小小的冯昆根本不会放在她心上。

    见到白晓艳离开,冯昆才鬆了口气,赶紧结账离开了KTV,走了几步忽然想起刚才自己被逼着喝下丽丽的尿液,顿时胃里一阵翻腾,哇哇的吐了一地,直到吐胃里空空如也才有气无力的擦了擦嘴巴,上了车准备回家。

    冯昆开着车,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心里十分憋屈,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好心好意送舒美玉回家,结果还被对方误会被对方赶走,想来KTV散心结果还碰到了黑道大佬的女人,差点没命,看来以后出门之前得看看黄历才行。

    忽然冯昆看到旁边人行道上一个穿着连衣裙的丰满少妇,正打着一把太阳伞慢慢走着,露着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臀部又圆又翘,身形婀娜,性感无比,看的冯昆一阵心痒难耐,便下意识踩了一下油门想看看女人的长相,结果等看清少妇的脸却是一呆,这不是刘艳吗。

    冯昆看到刘艳一边走着,一边心事重重,似乎是碰上了什么难处,心中不由一动,难道刘艳和她老公吵架了,这个美艳老师平时对自己总是不理不睬,十分高傲,现在说不定是一个趁虚而入的机会,搞不好自己就能好好玩弄一下刘艳那两个大奶子了。

    想到这里,冯昆赶紧把车停了下来,小跑两步跑到刘艳面前停了下来笑嘻嘻的说道:“刘老师,好巧啊,这是要去哪儿啊,我送你吧。”眼睛却忍不住盯着刘艳胸前那一对雪白豪乳勐看,和舒美玉的高贵典雅以及白晓艳的艳丽风情相比,刘艳毫不逊色,而且还有一种独特的冷艳气质,让男人生出想要征服这个女人的强烈冲动。

    刘艳正在想着马军的事情,自从中午自己无意中发现马军竟然和别的女人做爱之后,她就一直沉浸在一种矛盾无比的情绪中,一方面她对马军的行为十分痛惜,不愿意再去管马军的闲事,可另外一方面她又有几分失落,之前马军一直表示出对自己的爱慕之情,刘艳虽然无法接受但却并不反感,而是希望将马军的注意力引导到学习上来,而对于刘艳自己来说,她既不是马军的家人,又不是马军的班主任,之所以这么费心费力的去帮助马军,潜意识里也是希望有马军这么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陪着自己排遣寂寞,打发时光,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刘艳对于情感的渴求。

    可是没想到马军转天就和别的女人搞到一起,刘艳恨马军背叛了自己,更恨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了马军,如果不是自己不愿意背叛丈夫,如果她愿意满足马军的需求,刘艳相信没有任何女人能竞争过自己,她有这个自信,可是她却始终没有这个决心迈出这一步,甚至连帮马军手淫都无法接受,更不要说和马军发生进一步的关系了。

    想到自己和马军的关系再无缓和的馀地,刘艳又有几分后悔,刚才不应该那么冲动,毕竟马军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在女人的诱惑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自制力,而自己对马军也有点苛刻了,也许自己适当的满足一下马军的生理需求,马军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投入别的女人怀抱。

    想到这里刘艳又忍不住对马军生出了几分不满,自己为了帮助他迷途知返,已经付出了很大的牺牲,不但不责怪他偷看自己的身体,还允许他在自己面前手淫,他却不理解自己的一番苦心,刚才自己生气离开只是一时赌气,只要马军能够真心实意的和自己认错,她一定会原谅马军的,可马军却毫无表示,这才是刘艳最伤心的地方,马军迷恋的也许只是自己的身体,一旦自己满足不了对方的要求,马军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和冯昆那种男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刘艳正想的出神,忽然看到冯昆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吓了一跳,退后两步眉头一皱说道:“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如果说对马军刘艳是不满和难过,那对冯昆就只有厌恶了,马军最起码不会这么无耻的纠缠自己。

    “刘老师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可以给我说一说嘛,大家都是同事,我能帮忙的一定不要客气。”冯昆怎么会这么轻易离开,笑嘻嘻的站在刘艳面前,打量着这个美艳少妇,浑身上下都透出少妇成熟的风韵,肉感十足却又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傲然挺立的硕大豪乳最能吸引男人的眼球,每次看到那两个雪白丰满的大奶子在自己面前晃动,冯昆都想用手狠狠的捏上几把,再把自己的大鸡巴插入到刘艳的淫穴中勐插一顿,将滚烫的精液射入到对方的紧致的阴道中。

    “真的不用了,冯昆,以后请你不要在纠缠我了,我已经结婚了,你还是死心吧。”刘艳脸色一沉,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冯昆的好意,如果她家里真的有事,她宁可找马军帮忙,也绝对不会让冯昆凑上来,可惜这个男人就是一条癞皮狗,想甩都甩不掉。

    “结婚了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没和少妇玩过。”见到刘艳把话挑明了,冯昆也不掩饰自己的心思了,大大咧咧的说着,“反正你老公不在古县,我也是单身,我们互相安慰一下也没什么,我保证肯定会让你满意的,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跟我好过的女人对我都是死心塌地的,你就别假正经了,又不是处女了,还装什么纯啊。”“你不要脸。”听到冯昆下流的言语,刘艳脸色气的发白,胸脯不停起伏着,看着冯昆那张让她厌恶的脸,忽然伸手给了对方一个响亮的耳光,匆匆离开了。

    冯昆被刘艳的一个耳光给打懵了,捂着脸半天反应不过来,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先是在舒美玉家门口被舒美玉打了一个耳光,后来去了KTV又被白晓艳扇了一巴掌,现在居然连刘艳都敢对自己动手了,难道自己今天真的是不宜出行,不然怎么会连续被三个漂亮女人打耳光。

    不过刘艳的一巴掌却没有打消冯昆的欲念,反而更加让他想要得到这个美艳性感的少妇,毕竟无论是舒美玉还是白晓艳都不是自己能得罪的,只有刘艳比较容易对付,等自己有一天得到了刘艳,一定要好好玩弄一下这个看不起自己的冷艳少妇,让她尝尝自己大鸡巴的厉害。

    冯昆知道学校里有不少男老师都对刘艳有想法,可大部分也只敢想想而已,只有个别几个人有实力和自己竞争,李建军中便是威胁最大的一个,也正是因为李建军的存在,才让冯昆不敢太过放肆,忽然冯昆想到了昨天那个坏了自己好事的高大男生,那个自称是刘艳表弟的家伙,心里掠过一丝疑虑,但旋即又消失了,虽然对方人高马大,但毕竟是个学生,又是刘艳的表弟,应该和刘艳不会有什么私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