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19)
    【第十九章和风骚女教师的肉体接触】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被自己压在身下,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对方穿着一件低胸吊带裙,硕大坚挺的乳房和雪白的大腿都暴露着,蛮腰纤细,臀部圆翘,更要命的是两条丰满浑圆的大腿上还穿着性感的黑色丝袜,显得格外风骚撩人,而自己的大手正抓着一只蜜桃型的饱满雪乳,还下意识的揉捏了两下,顿感弹性十足。

    马军的身体紧紧贴在女老师丰满娇躯上,感觉到对方火热的身体扭动着,大鸡巴顿时勃起了,硬邦邦的顶到了对方那柔软肥美的私密之处,巨大的龟头隔着单薄的衣服摩擦着女老师的阴唇,跃跃欲试想要一探那神秘之地。

    这女老师正是李雯,第三节有她的课,她抱着教桉匆匆下楼,却不想被马军给撞到在地,还被对方死死压在自己身上,见到对方是一个学生,便要张嘴痛骂对方,可被马军的大鸡巴一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刚才帮陆启航口交射精,自己竟然也有几分兴奋,心中有些渴望和男人性交,却没想到会被一个学生的大鸡巴给顶到自己肉穴口上。

    感觉到对方阴茎惊人的长度,李雯心中震撼不已,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厉害吗,居然比自己丈夫的阴茎还要长,也不知道被这根大鸡巴插进去会是什么感觉,心里一阵兴奋,竟然下意识的抬起雪白大腿在马军身上磨蹭起来,一双杏眼水汪汪的看着马军,似乎很享受对方的侵犯。

    马军却很快回过神来,赶紧从女老师身上爬起来,又伸手拉起了对方,红着脸说着对不起,只是裤裆里阴茎却依然勃起着,鼓鼓囊囊的吸引着女老师的眼球。

    “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李雯却没有计较刚才马军的侵犯,反而笑吟吟的打听着马军的情况,似乎对马军颇有几分兴趣。

    马军虽然有些着急去见刘艳,可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撞到了对方,只能老老实实把自己情况告诉了李雯。

    “哦,原来你是张老师的学生啊,你这是准备去找张老师吧。”

    李雯玩味一笑说道,“怎么这么毛毛糙糙的,以后上楼要小心点,快去吧。”

    说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大有深意的看了马军一眼,扭动着丰满娇躯向楼下走去。

    马军有些尴尬的点点头,迈步往楼上走去,学校的女老师除了张丽,他只认识刘艳,其他的都很少注意,却没想到还有一个如此性感诱人的女老师,虽然长相不如刘艳那般美艳出众,但也算的上是美女一个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老师,通过刚才的身体接触,马军发现这个女老师绝对是个风骚淫荡的女人,说不定有机会能搞上床,不过他现在心里只想着刘艳,很快便抛开其他念头,快步来到了语文教研室门口。

    “报告!”

    马军看到语文教研室的门开着,却没敢直接进去,而是敲了敲门,喊了声报告。

    “进来。”

    一个男老师走到门口,看到马军随口问道,“你哪个班的,你找谁?”

    马军有些犹豫了,刚才他光想着尽快见到刘艳,却没有想到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毕竟自己和刘艳毫无关系,如果直接说找刘艳的话,肯定会让其他人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说来找刘艳。

    “哟,是你啊。”

    忽然冯昆也走了过来,认出了马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来找你表姐的吧。你们表姐弟关系可真好啊。”

    马军愣了一下,才想起上周五放学时自己碰到冯昆在超市门口纠缠刘艳,自己谎称是刘艳的表弟才赶走了对方,正好找到了一个借口,便点了点头说道:“我找我表姐有点事。”

    说着便不理睬冯昆往里走去。

    刘艳也听到了马军和冯昆在门口的对话,很快站起身来迎了过去,克制着自己有些紧张的心情语气平静的说道:“马军,你来了。”

    说完又觉得语气有些生疏了,不太像是表姐的态度,又伸手在马军头上摸了摸说道:“几天不见,好像又长高点啊。”

    “表姐好。”

    看到刘艳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马军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却也只能继续把戏给演下去,继续扮演着表弟的角色。

    “我妈让我问你晚上去不去家里吃饭?”

    “去家里吃饭?”

    刘艳顿时愣了一下,见到马军冲着自己使了个眼色,才醒悟他是在胡说八道,看到旁边人都盯着自己和马军看,赶紧拉着马军往办公室外门走去。

    两个人来到门外,走到走廊的尽头才停了下来,四目相对一时间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马军来之前觉得有千言万语要告诉刘艳,可真正面对刘艳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傻乎乎的的看着对方。

    刘艳却忽然噗嗤一笑,有些抱怨的说道:“你怎么又不说话了,昨天晚上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现在一声不吭了。变成哑巴了。”

    想起昨晚马军说的那些话,又忍不住有些生气。

    “刘老师,我错了。”

    马军心里十分愧疚,刘艳本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真的不该那样说,简直是在刘艳的伤口上撒盐一样,“你批评我吧,我可以给你写检查。”

    “算了,我又不是你的班主任,你干嘛给我写检查啊。”

    刘艳抿嘴一笑,顿显露少妇妩媚风情,忽然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马军,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是我已经结婚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不过老师答应你,我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你有什么烦心事都可以告诉老师,而且……”

    刘艳忽然脸色微红,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有些难以启齿。

    这便是刘艳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她被马军的深情感动,也被马军所吸引,可是一来她毕竟是有夫之妇,和丈夫的感情也不像张丽那样已经澹漠了,不愿意背叛丈夫,二来马军还只是一个高一学生,她不愿意影响对方的学习,耽误了对方的前程,所以想把两个人的关系限制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畴,而且这样的安排马军也可以接受。

    本来刘艳还想着如果马军真的有生理需要的话,自己甚至可以用手帮他手淫,可一方面她的确还有些顾虑,虽然她可以委曲求全给李建军手淫,但马军和李建军不同,李建军是成年人,而马军还是未成年人,从法律角度上说自己如果这么做不但有悖师德,而且还触犯了法律,另外一方面今天她意外发现张丽和马军可能有不正当关系,心想如果张丽能够帮马军发泄欲望的话,自己就更没有必要多此一举了,她更愿意和马军保持一种纯粹精神上的交往,而非单纯肉体的接触。

    听到刘艳的话,马军有些失落,但也知道这是最合适的安排,毕竟刘艳和张丽情况不同,张丽四十多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对性生活的需求十分旺盛,而且又和丈夫感情不和,所以自己才有可趁之机,而刘艳才结婚三年多,只是因为丈夫去南方打工才不得不忍受寂寞,很难彻底放开自己的身心,能够答应和自己做朋友已经是极限了,想到这里,马军无奈点点头说道:“刘老师,我听你的,那我以后还能来找你吗?”

    “当然可以了,反正我们是表姐弟关系嘛,也不怕别人说长道短,”

    刘艳见到终于解决了和马军的关系,心里觉得十分轻松,妩媚一笑说道,“马军,你和张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

    “刘老师,你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马军顿时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刘艳发现了自己和张丽的秘密不成,结结巴巴的解释着,“我和张老师就是普通的师生关系啊,还能有什么关系?”

    看到马军还在嘴硬,刘艳板起脸说道:“马军,既然我们是好朋友,就不能彼此说谎,朋友之间要做到坦诚相待,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张老师是不是已经做过那种事了,放心吧,张老师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其实刘艳这么说完全是在试探马军,她现在并不确定张丽和马军到底有没有发生关系,如果马军坚决否认,刘艳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可马军见到刘艳神态和蔼,笑语盈盈,似乎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咬牙便点头承认了。

    “好啊,马军,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是这种学生。”

    刘艳却是脸色一沉,语气冰冷的说道,“上次在阳台上那个人也是你吧,你说哪个女人到底是谁,还有你是不是用手段威胁张老师和你做那种事的。”

    听到马军亲口承认,刘艳顿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对着马军连声质问,想要逼问出一切详情。

    她没想到自己的猜测是真的,想到马军才刚刚高一,就和两个成年女人发生了关系,心中十分不舒服。

    马军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刘艳的当,顿时傻眼了,可事到如今他再想抵赖也没用了,只好老老实实的把自己和张丽发生关系的过程都告诉了刘艳,而关于曹梦的事情却避实就虚,只说是对方是一个已经离婚的单身女人,现在自己已经和对方不来往了。

    听到马军诉说自己和张丽发生关系的经过和细节,即便刘艳是已婚少妇,却又不免脸上有些发烧,啐了一口说道:“你们可真不要脸,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也不怕被人发现,马军,张老师的年龄都可以当你母亲了,你怎么能做得出来?太让我失望了。”

    马军被刘艳质问的脸色赤红,出了一身热汗,他也知道自己和张丽的事情见不得人,听到刘艳鄙夷的语气,把胸脯一挺说道:“刘老师,这事都是我的错,和张老师无关,是我强迫她的。”

    “你倒是挺男人的,还知道维护自己的老师了。”

    刘艳冷冷一笑,也不知道是肯定还是挖苦,不过见到马军没有把责任都推到张丽身上,还算是有点担当,心里觉得舒服了一些,想着张丽最起码没有找错人,如果马军是那种连责任都不敢承担的男人,刘艳绝对会把马军视为一个不可靠的人,永远都不会再让他接近自己。

    虽然马军和张丽干了不可告人的丑事,不过刘艳这段时间和张丽接触较多,也多少知道一点张丽家里的情况,也很同情张丽的遭遇,尽管刘艳不太认可张丽和自己的学生发生性关系,但她却能够理解张丽的苦衷,男人结婚了可以在外面找女人,即便被发现了也没事,而女人结婚后想要偷情的代价就太大了,搞不好就身败名裂,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张丽这个年龄的女人不敢冒这个风险,而找自己的学生相对比较隐秘,而且不会有什么后患,毕竟马军三年后考上大学,两人的关系也会自然结束。

    想到这里,刘艳甚至有几分羡慕张丽,能够有勇气迈出这一步,难怪最近感觉张丽变化挺大的,皮肤娇嫩了许多,穿衣服也变得时尚性感起来,原来是得到了马军的滋润,想起马军的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刘艳脸色不由一红,也不知道张丽和马军做爱时是什么感受,改天一定要好好问问她,这个女人可真是沉得住气,刚才自己试探她,她还瞒得死死的,可惜却不知道马军已经被自己打开了缺口。

    马军看着刘艳娇艳欲滴的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心里忐忑不安,也不知道对方知道自己和张丽的事情后会是什么态度,是劝自己和张丽分手,还是会向学校举报,或者干脆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好了,你先回去上课吧。”

    刘艳回过神来,看到马军还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你和张老师的事情我会替你们保密的,以后你自己也要小心点,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哦,我知道了,刘老师,那我先走了。”

    马军顿时露出尴尬之色,本来还想解释什么,可又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能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刘艳,扭身匆匆向楼梯口跑去。

    看到马军离去的高大背影,刘艳才叹了口气,露出一丝幽怨的表情,如果马军是和其他女人维持这种不正当关系,刘艳绝对会和马军保持距离,渐渐疏远,这种脚踏两船的男人是她最厌恶的,可偏偏马军找的女人是张丽,刘艳便有些矛盾了,毕竟张丽和马军的关系更近一些,日久生情发生关系也在所难免。

    不过自己和马军虽然没有发生关系,但也超越了普通师生的界限,如果让张丽知道了,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和她抢男人呢,刘艳可不愿意稀里煳涂的当了这个第三者,而且以刘艳的矜持,也不屑于和其他女人抢男人,她想找个机会和张丽说清楚,可不知道该如何向对方开口。

    刘艳回到办公室,看到冯昆还在和几个男老师闲聊,也不理会他们,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想着自己和马军还有张丽之间错复杂的关系,有些头疼,以前觉得言情小说里总写什么男女三角恋太过俗套,可没想到自己现在也会深陷其中,如果没有这几天发生的种种风波,刘艳绝对不会插足马军和张丽的关系,可现在她一缕情丝已经拴在马军身上,难以自拔了。

    “刘老师,刚才那个学生是你的表弟啊。”

    旁边张扬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都没有听你提起过,上个学期好像他也从来没来办公室找过你吧。”

    “哦,是我嘱咐过他,让他没事不要来办公室找我,毕竟这是在学校。”

    刘艳有些慌乱的解释道,“刚才他是有急事才过来找我。”

    张扬哦了一声不再追问,也不知道是否相信了刘艳的借口,刘艳松了口气,却又有些无奈,现在越来越觉得没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很不方便,像张丽有自己的办公室,中午可以在办公室休息,甚至还能偷偷和马军幽会,刘艳不觉想到自己有时候到张丽办公室会闻到古怪的味道,原来还以为是张丽昨晚和丈夫亲热残留的气息,现在才知道说不定马军和张丽刚刚进行过一场激烈的性爱,张丽体内也许还流淌着马军新鲜的精液。

    想到马军挺着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张丽赤裸的身体上驰骋纵横,刘艳忍不住也有些浑身发痒,两条浑圆丰满的美腿交织在一起轻轻磨蹭着,自从丈夫过完年离开古县,她已经有几个月时间没有过性生活了,一直靠着自慰发泄欲望,只是不管是手指还是自慰棒都根本无法和丈夫火热坚硬的阴茎相比,反而每次都让刘艳不上不下的更加难受,渴望着能像新婚时来一场酣畅淋淋的性爱。

    只是张丽是在已经对丈夫彻底死心的情况下才最终跨出了那一步,即便是如此也要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刘艳才和丈夫结婚三年,感情基础还在,还准备过一两年要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为了一时情欲,背叛家庭投入到别的男人怀抱,所以不管冯昆还是其他男人威逼利诱,刘艳都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她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允许马军和自己保持暧昧关系,也是因为马军还是一个高中生,自己具有较大的心理优势,而且对方也不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婚姻。

    可是刘艳也知道自己这样只是自欺欺人,马军已经是有过性经验的男人了,怎么会心甘情愿只和自己保持单纯的朋友关系,而自己的身体也渴望得到男人的滋润,只要自己依然保持现在单身的生活状态,说不定哪天就会和张丽一样沦陷,除非丈夫能够马上回到古县,刘艳叹息一声,露出一丝忧虑,每次和丈夫打电话让他早点回来,丈夫都是很不耐烦,嫌自己拖后腿,刘艳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刘老师干嘛叹气啊,是不是在担心上职称的事情?”

    冯昆忽然凑到了刘艳身前,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听说今年教育局的名额有限,三中只能分到十个名额,竞争很激烈啊,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疏通疏通,让我舅舅给李建军打个招呼。”

    “不用了,我相信学校领导会公正对待的,如果我竞争不过别人,那也是我能力有限。就不劳冯老师费心了。”

    刘艳冷冷的看了冯昆一眼,知道对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自从那晚被冯昆在家门口假扮面具男侵犯后,刘艳就看透了这个无耻之徒,这是一个毫无底线的男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和冯昆相比,李建军虽然也对自己有所企图,可至少李建军做的堂堂正正,不会用这种卑鄙无耻的小手段。

    “刘老师你不要太傲气了,到时候上不了职称,可别后悔。”

    见到刘艳不动心,冯昆心中暗怒,他在乡镇中学时对付女教师无非是威逼利诱两种手段,总能让对方乖乖屈服,可刘艳却是软硬不吃,如同一朵带刺的玫瑰,让他无从下手,只能丢下一句狠话,悻悻离开了办公室。

    “刘老师不用和这种人计较,冯昆就是个仗势欺人的小人。”

    张扬无奈摇摇头说道,“犯不上和他生气,以后自己小心点,实在不行可以和学校反映一下,我就不相信李校长会袖手旁观。”

    刘艳却是心中一阵苦涩,自己已经够天真了,没想到张扬比自己还单纯,冯昆背后站着的可是教育局副局长,李建军和自己非亲非故,又怎么会为了自己去得罪那些大人物,除非自己能答应李建军做他的情妇,可是刘艳实在不愿意出卖自己的尊严,沦为男人的玩物,如果那样刘艳宁可辞职离开三中。

    下课铃声在校园里响了起来,宣告周一上午的课程全部结束了,学生们都簇拥着离开了教室,三三两两的结伴往校门口走去,少数住校生则拿着饭盒往学校食堂走去,马军却拿着作文本在黄国新无比同情的眼神下向办公楼走去,大家都以为马军肯定会被张丽狠狠教训一顿,可却不知道马军是要去勐操熟妇班主任的肥美骚逼。

    想到张丽此刻说不定已经趴在床上,翘起雪白丰满的大屁股等着自己插入了,马军的大鸡巴就亢奋的挺了起来,想到课间操时在楼梯间不小心撞到了那个风骚老师,差点把阴茎插入到对方的肉穴中,马军本来急促的脚步放慢了,现在正是下班时间,下楼回家的老师很多,他可不想再发生一次尴尬的事情,可他刚走到拐角,却见楼上一个曼妙的身影快步走了下来,似乎没有看到马军,直接冲到了马军面前,等发现眼前有人已经来不及了,娇呼一声向马军直挺挺的撞了过去,马军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把对方那火热丰满的娇躯结结实实的抱在怀中。

    马军抱着对方又香又软的娇躯,胸部和对方那高耸饱满的乳房紧紧挤压着,大鸡巴再次顶到了被内裤包裹的肥美阴唇上,低头看到对方的脸顿时一愣,心想怎么会这么巧,自己居然又碰到了那个风骚淫荡的女老师,不过这次自己可是无辜的,是对方主动扑到自己怀里的,两只手本来搂着对方苗条纤细的腰部,忍不住顺势往下滑动在对方那浑圆挺翘的臀部轻轻摸了起来。

    李雯看到面前的马军也是十分惊讶,她刚才接到丈夫电话说是单位有事不回家了,婆婆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忙不过来,让她赶紧回家做饭,李雯便收拾好东西匆匆下楼,结果不小心又和马军撞到一起,感觉到马军的大鸡巴又顶到了自己的肉穴口上,不由浑身一阵酥痒,眼神也变得有些意乱情迷。

    想着今天已经两次被这个男生的阴茎碰到自己的肉逼,难道是缘分不成,芳心不由跳动起来,忽然听到楼上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李雯只得赶紧从马军的怀中挣扎出来,脸色绯红的瞪了对方一眼,扭动翘臀蹬蹬走下楼去,胸前两个高耸硕大的乳房随着步伐一抖一抖的,十分诱人。

    还真是个迷人的风骚老师啊,马军有些恋恋不舍的往楼上走去,心想这个女老师和曹梦有点类似,都是那种让男人一见就想操的淫荡骚货,只不过曹梦长得娇小玲珑,更容易激发男人的保护欲望,而这个女老师却只想让人狠狠蹂躏,发泄自己的冲动,而不会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

    而张丽虽然现在越来越淫荡了,可骨子还是那个一本正经的班主任,在床上少了点那种放浪形骸的味道。

    楼下很快走下几个四十多岁的女老师,说笑着往楼下走去,对旁边的马军视而不见,这也是大部分老师对学生的正常态度,只要不是自己班里的学生,这些老师根本不会在意的,她们只关心校领导和自己周围的同事,有些责任心不强的老师甚至自己班里的学生都记不全。

    马军上了二楼正要往张丽的办公室走去,却见三楼到二楼的楼梯上走下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器宇轩昂,神态稳重,正是三中的校长李建军,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说了声:“校长好。”

    “哦,你是马军?”

    李建军看到马军迟疑了片刻,很快说出了马军的名字,露出温和的笑容点点头说道,“放学了怎么还不回家啊?是去找你们班主任的吧。”

    “我找张老师有点事。”

    马军赶紧解释着,心里却是百味杂陈,之前李建军在他心里只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校领导,除了有时候学校开会讲话,很少在学生跟前露面,马军也不关心李建军的活动,只是经常听别人议论李建军是个很厉害的校长,这几年三中的高考成绩直追一中,可以说完全是李建军的功劳。

    不过昨晚李建军在办公室露出粗大阴茎诱骗刘艳的情景却还历历在目,马军对李建军充满厌恶愤恨,这个老男人明明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还能够拥有舒美玉这样高贵典雅的气质美妇做妻子,却依然还不满足,把魔爪伸向了自己学校的女老师,简直是下流无耻,贪得无厌。

    只是现在面对李建军,感受到对方浑身上下自然流露的上位者威严,又不免有几分气馁,不管自己如何痛恨对方,也无法否认李建军能够执掌三中十几年,在古县教育系统独霸一方,确实是一个有能耐的男人,马军也不知道如何才能从李建军的魔爪下将刘艳拯救出来,心里忽然一动,想到了李建军的女儿李婷,也许她会是李建军的软肋。

    李建军却不知道眼前这个男生正在琢磨如何对付自己。

    本来他很少关心女儿在学校的情况,毕竟女儿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成绩优异,从来没让他操心过,可是舒美玉却是十分上心,不停和丈夫打听马军的情况,搞得李建军十分心烦,只得从侧面打听了一下马军的情况满足妻子的好奇心。

    不过对于李建军来说,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自己对刘艳的威逼利诱也不过是工作之余的调剂,发泄一下欲望,自从仕途受挫之后,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超越一中,让三中在自己手里变成古县的最强中学,想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要有一批骨干老师能够尽快成长起来,成为学校的顶梁柱。

    虽然这几年李建军一直大力引起高学历人才,可因为历史积弊和学校大环境的影响,这些高学历人才却一直受到排挤打压,没有能够真正得到重用,而原来那些老师仗着关系和资历却能够占据重要的岗位,其中虽然也有像张丽这样的优秀老师,但大部分都无法适应现代化教育改革的需要,李建军准备利用这次职称评选的机会彻底扭转这一局面,让真正的人才享受到应该有的待遇。

    当然这样大刀阔斧的行动必须得到县教育局的全力支持,而冯昆的舅舅,县教育局分管中学教育的副局长曾树青是自己绕不过去的重要人物,虽然李建军对冯昆这样的老师很不认可,但出于大局考虑,也不得准备捏着鼻子提拔冯昆做语文教研室的副主任,换取曾树青对自己改革方桉的支持。

    李建军走出办公楼,开上自己的桑塔纳驶出学校大门,准备去县宾馆参加一个教育系统同僚的聚会,忽然看到路边刘艳正低着头心神不宁的走着,见到对方那婀娜多姿的性感身影,李建军心中一热,想到昨晚刘艳用娇嫩白皙的小手帮自己手淫的诱人模样,胯下沉寂的阴茎也不禁有点勃起的欲望。

    昨晚自己差点就要在刘艳的撸动下射精了,可惜却被人给破坏了,后来李建军不得不自己用手接着手淫了好久才勉强射了出来,却完全没有体会那种满足的感觉,到了他这个年龄对于单纯肉体性交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即便是看到女人的裸体也很难和年轻人一样很快勃起,反而更渴望心理上的满足,有着普通人无法理解的性癖好。

    比如现在李建军对于妻子的身体已经无法产生任何反应,即便是舒美玉穿着性感内衣躺在床上,他也不会有任何性冲动,反而每次在学校见到漂亮女老师的大白腿会感到小腹火热有勃起的欲望,而见到刘艳这种性冲动更加强烈,甚至可以在不用手刺激的情况下自行勃起,这也是他想让刘艳心甘情愿和自己做交易的原因,只有刘艳主动配合自己,李建军才能获得更强烈的生理快感。

    不过李建军并不准备利用这次职称评审的机会来要挟刘艳,刘艳是自己亲自引进来的高学历人才,这几年教学水平提高很快,得到了语文教研室主任陆启航的肯定,多次在自己面前表扬刘艳,李建军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不会因为刘艳没有屈服就刻意打压对方,那样只会让三中失去一个优秀的骨干老师,也会让和刘艳条件相似的那些老师离心离德,对自己的目标没有任何好处。

    想到这里,李建军嘴角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容,脚下一踩油门,开车从刘艳身边急驶而过,征服这个高傲冷艳的女老师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来玩这个游戏,李建军相信早晚有一天,刘艳那丰满性感的肉体会落到自己手中,任凭自己肆意玩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