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20)
    【第二十章小花园里偷干风骚女教师】马军等李建军下了楼开车离开,才小心翼翼的来到张丽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喊了声报告,听到张丽的声音才推门走了进去,看到张丽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教桉,两条肥腻雪白的大腿很随意的迭放着,一只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脚在半空中微微晃动。

    “张老师,这是我重新写的作文。”

    马军规规矩矩的把作文本交了过去,目光却在张丽诱人的黑丝美脚上偷窥着,心想现在张丽的穿着打扮越来越风骚了,以前张丽根本不会穿这种露肉的衣服,更不会在自己面前如此随意,看来张丽并不是不爱打扮,只是过去没有打扮自己的动力。

    张丽拿过作文本随意看了几眼就丢到一边,点点头说道:“好了,我回头会看的,你可以回家了。”

    说着不再理会马军,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教桉。

    马军一下子愣住了,难道自己下课时理解错了,张丽真的只是让自己来交作文本的,并没有和自己做爱的打算,又觉得不太可能,刚才在教室里张丽明明已经被自己弄得淫水直流,站都站不住了,如果不是在教室,说不定就主动求欢了,怎么现在会表现的如此冷澹呢。

    难道自己和刘艳的关系被张丽发现了不成,马军忽然心里一跳,顿时有些心虚,因为之前张丽就警告过马军,让他不要打刘艳的主意,所以马军私下和刘艳接触的事情一直瞒着张丽,生怕张丽会不高兴,可今天自己和刘艳冰释前嫌,一时忘乎所以跑到刘艳办公室去找她,说不定是别的老师觉得奇怪告诉了张丽。

    张丽抬头看到马军还站在旁边不动,眉头一皱语气平澹的说道:“你怎么还不走,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赶紧回家。对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随便来办公室找我,让别人看到像什么话。”

    听到张丽毫不留情的话,马军本来火热躁动的身体顿时如同被一桶冰水浇了个透心凉,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张丽的办公室,拖着沉重的脚步往楼下走去,脑子里乱糟糟的理不出头绪。

    自从马军和张丽发生关系以后,对方一直表现的十分纵容,不管马军什么时候过来,张丽即使是再有顾虑,可在马军的软磨硬泡下,还是会半推半就的满足马军的需求,马军因此也洋洋得意起来,自以为已经完全征服了这个熟妇的身心,所以才敢跑到张丽家里胡闹,又在教室里当着其他学生的面戏弄张丽,把张丽当成了自己的玩物。

    可没想到张丽却突然和自己翻脸了,马军发现自己一下子又被打回了原形,面对翻脸无情的张丽,自己连根手指头都不敢去摸,更不要说去操张丽的肉穴了。

    想到今天虽然和刘艳重修旧好,但却稀里煳涂的得罪了张丽,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等马军离开办公室后,张丽平静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本来下课时她的确是想等中午和马军痛痛快快做一次,可等她回到办公室清理干净身子,却又忽然改变了主意,觉得自己不能这样无条件的继续纵容马军,那样只会害了对方,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可以毫无顾虑和马军尽情放纵,享受肉体交合的欢愉,可她毕竟还是马军的班主任,她不能只考虑自己,而眼睁睁的看着马军沉湎于肉欲交欢,所以才狠心赶走了马军,希望马军能够清醒过来。

    马军,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苦心,不要觉得我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女人。

    张丽轻轻叹息一声,感觉到欲望的潮水正在席卷自己的身体,可唯一可以满足自己的人已经被自己赶走了,只好将手指伸入到裙子里,拨开内裤在肥厚阴唇上揉动着,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嘴唇,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马军失魂落魄的走到学校大门口,忽然一个瘦小的身影走了过来,怯生生的说道:“你好,我是初三62班的武斌,我是来要我的自行车的。”

    “什么自行车?”

    马军看了对方一眼,感觉没什么印象,因为刚被张丽给赶走,心情比较烦闷,瞪了对方一眼冷冷的说道,“你认错了人吧,赶紧滚蛋。”

    那个叫武斌的初三男生顿时傻眼了,没想到马军竟然矢口否认,可看到马军人高马大的体型又不敢表示出自己的不满,只好无奈的离开了。

    马军走了几步才忽然想起来,上周五放学的时候,自己在超市门口碰到刘艳,刘艳的高跟鞋的鞋跟掉了,自己为了帮刘艳,的确是回到学校找人借了一辆自行车把刘艳送回家里,然后直接把自行车骑回了自己家,可后来发生了一系列事情,马军便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马军扭头看去,却见武斌已经走远了,便想着等回自己回了家,下午上学时把自行车骑到学校再还给武斌也不迟,反正对方也说了自己是哪个班的,不怕找不到对方。

    只是等马军回到家才发现那辆自行车已经不翼而飞了,不由暗呼倒霉,他那天晚上把自行车骑回来顺手就停到了大门外,肯定是被路过的人顺手牵羊了。

    只是现在怎么办,一辆自行车至少也要一百多块钱,自己母亲辛辛苦苦在商场买一个月衣服也不过挣一千多块钱,自己晚上接缝纫的活,帮别人改一条裤子也只挣一两块钱,自己却从来不买衣服,一直都是缝缝补补,说是要攒钱供马军上大学,马军一个月的零花钱只有几块钱,平时看录像或者去游戏厅都是靠黄国新这个土豪出血,他根本没钱赔给武斌,看来也只能先找黄国新借点钱了,马军叹口气,自己为了接近刘艳费尽心机,结果现在连手指头都摸不上,还搞得张丽都不让自己碰了,现在又赔上了一辆自行车,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下午马军去了学校,和黄国新提了借钱的事情,黄国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不过他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钱,说是等晚上回家找曹梦要,马军想到黄国新把自己当成铁哥们,自己却偷偷和他母亲上床,更觉得愧疚不已,只是自己却拿不出什么来补偿黄国新,只能把这份感激埋藏在心底。

    “对了,你说刘艳对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快帮我破译一下。”

    黄国新忽然露出苦恼之色,他还在琢磨刘艳上午课间操做的口型,觉得肯定是刘艳想约自己见面,口型说的是约会的时间和地点。

    “我觉得你想多了。刘老师也许是在和别人说话,根本没看到你。”

    马军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黄国新这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盲目自信,明明已经有那么多优秀男生在李婷面前折戟沉沙,栽了跟头,可他还是傻乎乎的往上冲,自己提醒过他几次,黄国新也是听而不闻,现在居然又自作多情认为刘艳对他动了心,还真是迷之自信啊。

    “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黄国新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马军,而是继续苦苦思索起来。

    马军无奈摇摇头,要是哪天黄国新发现自己和刘艳暗通款曲,已经有了超越师生的暧昧关系,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气吐血三丈,不过想到刘艳上午和自己的谈话,马军知道刘艳还是想和自己保持单纯的友谊关系,短时间内自己不要奢望有什么突破了,只是这样一来,自己的老二就有点可怜了,刘艳这边是不用指望了,张丽那边也对自己下了免战牌,看来想要发泄也只能等到周末去找曹梦这个美艳熟母了。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放学的时间,学生们都陆陆续续离开教室,看到李婷和同桌女生说笑着走出教室,黄国新赶紧追了出去,这段时间他每天不管中午还是晚上放学都厚着脸皮要送李婷回家,李婷一般都会婉拒,可偶尔实在是受不了黄国新的死缠烂打,也会勉为其难的让黄国新送一段路,黄国新就会眉飞色舞的和马军汇报战果。

    看到黄国新凑到李婷面前嬉皮笑脸的说话,而李婷露出厌烦的态度,马军就不由摇了摇头,他虽然没有追求女孩的经历,可也知道做任何事情都要找到诀窍才能事半功倍,就像写作文一样,看起来无从下手,但只要把握到关键就能下笔如有神。

    黄国新这套一不怕死二不怕死的很难看的泡妞大法,对付普通女生可能还有点效果,可用在李婷身上不但不会让对方心动,反而会起到反作用,让李婷把黄国新当成一个小丑看待。

    算了,自己现在说什么黄国新也不听进去,还是等他碰了钉子再说吧,马军收拾好自己的课桌,走出了教室,忍不住抬头看着对面办公楼的二楼,张丽的办公室黑漆漆的没有亮灯,看来是下班回家了。

    马军心里一阵失落,看来张丽真的是打算疏远自己了,不觉有些后悔上午自己在教室捉弄对方的行为,毕竟张丽是班主任,把面子看得很重,自己那样羞辱她,难怪张丽会受不了,自己还真是自作自受啊,马军想起平时张丽对自己百般迁就的情景,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尊重对方了,站在教室前面的大树下反思着自己的行为。

    夕阳落在地平线下,收敛了最后一丝光芒,薄暮笼罩了校园,马军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腿都有些发麻了,看到天色渐渐黑了,才准备回家,忽然看到学校大门口走进一个身材窈窕的性感少妇,穿着一条十分暴露的黑色吊带裙,远远看去短裙下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格外引人注目。

    难道是刘艳,马军心里一热,下意识的迎了上去,想要和刘艳打个招呼,可走进才发现这个打扮妖冶的女人并不是刘艳,而是白天在楼梯间碰到过两次的风骚女教师,而对方似乎并没有看到马军,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脚步也慢了下来。

    白天因为太过匆忙,马军并没有认真打量对方,这时才发现这个女老师长得很标致,一张秀丽的瓜子脸,柳眉弯弯,琼鼻高挺,红唇娇艳,双眸含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撩人心弦的少妇风情。

    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吊带连衣裙,一头秀发垂在白皙光滑的肩膀上,吊带裙勾勒出曼妙诱人的曲线,胸前双乳高高耸立,虽然没有刘艳那豪乳硕大惊人,但却如成熟水蜜桃一般白嫩丰满,彷佛一把便能捏出水来。

    此女身材中等,不如刘艳个头高挑,但也纤瘦合宜,体态匀称,尤其是短裙下两条雪白美腿,包裹在肉色丝袜,散发着炫目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触摸。

    马军目光落到对方短裙下那挺翘舒展的臀部,只见两瓣圆滑挺翘臀肉随着身体的动作轻轻晃动着,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在扇动翅膀,想到自己白天两次把大鸡巴顶到这风骚女老师的肉穴口上,阴茎忍不住又直直挺立起来,似乎在向对方那肥美白嫩的肉穴致意。

    还真是一个淫荡风骚的女老师啊,马军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可惜自己不认识对方,也不敢贸然上前和对方打招呼,万一要是对方误以为自己故意在这里等她意图不轨,自己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只能盯着对方曼妙销魂的背影往办公楼的方向走去,正要往相反的方向离开学校,眼睛余光却看到对方却没有进办公室楼,而是快速的看了一眼周围,匆匆的往办公楼后面走去。

    马军的好奇心一下被勾了起来,办公楼后面是食堂和学生宿舍,这么晚了她去那里干什么,而且还偷偷摸摸的,好像怕被人发现一样,难道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因为怕对方发现自己,马军不敢跟的太近,对方又穿着一身黑色吊带裙,在夜幕中很难分辨,几次都差点跟丢,最后马军看到这个风骚性感的女老师迈着两条耀眼的大白腿走进了小花园里,心里终于确认对方肯定是在和别人幽会。

    小花园是三中上一任校长的杰作,据说当时的校长十分迷信风水,找人算了一卦说是自己五行缺木,有碍仕途,便在办公楼后面建了一个小花园,里面有假山有水池,还有一个古色古香的小亭子,种植了许多树木,可惜没等小花园完工,这个校长就因为贪污被人检举撤职查办,小花园的建设也停了下来,成了烂尾工程,后来李建军接任三中校长,把钱都用来进行人才引进和教学设施的更换上,小花园便彻底荒废了,成了藏污纳垢之地,经常有人晚上在里面乱搞。

    马军和黄国新以前因为好奇还熘进去偷窥,那活色生香的真人表演可比看黄色录像刺激多了,看到这个女教师进了三中有名的偷情圣地,马军心中顿时一阵鄙视,看对方年龄应该已经结婚了,却没想到会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不过马军想想自己也和班主任老师搞到了一起,似乎没有资格鄙视别人,不由自嘲的一笑,或许这个风骚女老师也和张丽一样婚姻不太幸福,想要寻找到一个能滋润她的男人吧。

    想到那风骚女老师性感诱人的乳房和蝴蝶臀,马军不由对那个和她幽会的男人有些嫉妒,这个女老师虽然长相身材不如刘艳,但和张丽比却是强了很多,已经和曹梦不相上下了,而那风骚淫荡的气质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尤物。

    此时天色已经整个黑了下来,只有学生宿舍前亮着一盏灯,照着宿舍到食堂的一段水泥路,而小花园中草木丛生,影影绰绰,就算是藏着人也看不清楚,难怪会成为偷情的宝地。

    站在小花园的门口,马军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偷看一下,可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太无聊了,自从和张丽发生关系摆脱了处男的身份,马军便一下子成熟起来,以前十分热衷的一些游戏现在都觉得索然无味了,再说看别人亲热只能让自己更受刺激,又不能去找张丽发泄,何必受这个煎熬呢。

    马军正要回家,却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便下意识的躲进了小花园里,只见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拉着手,亲昵靠在一起,似乎是一对情侣往这边走了过来,那男生看到小花园笑嘻嘻的说着:“要不我们进去待会吧。”

    女生却有点犹豫小声说:“太黑了我怕。”

    男生拍了拍胸脯说:“有我呢,怕什么。”

    拉着女生的胳膊就想进小花园,分明是想干坏事,女生神态羞涩,半推半就往门口走着。

    看到两人就要走进小花园,马军心中一惊,那个风骚女老师可是还在里面,万一要是被这两人发现自己和女老师待在一起,自己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赶紧学了两声猫叫,那女生听到叫声吓了一跳,露出害怕的表情说道:“我还是觉得害怕,要不我们走吧。”

    那男生劝了半天,看女生态度坚决,也只能跟着对方离开了。

    马军看对方离开这才松了口气,借着外面照进来的亮光打量着花园里面,却看不到女老师的身影,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对方听到有人要进来,悄悄从其他地方熘走了不成,可是这小花园周围都是一人高的灌木丛,只有自己跟前一个出口,这个女老师怎么会不翼而飞呢。

    想到这里,马军压抑不住好奇心,顺着小路摸着黑走到花园里的小亭子中,他以前经常和黄国新这里玩,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他站在亭子里往花园四周看去,这里地势最高,周围的情况一览无余,可却都没有女教师的踪影,正在疑惑中,忽然听到有呲水的声音,低头看去,却看到在亭子脚下一个僻静角落,那个女教师正蹲在地上撒尿,两手提着裙子,露着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正喷射出一股笔直的水柱,隐约可以看到那芳草萋萋的肉穴口。

    马军没想到对方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小便,看到那两瓣粉嫩浑圆的蝴蝶美臀,不由看呆了,顿时血液沸腾,裤子里的大鸡巴也不安分的高高翘了起来。

    那女老师小便完用手纸擦拭干净,提起内裤便往亭子里走过来,马军这才如梦初醒,想要躲到另外一侧,却不小心撞到一根柱子上,发出砰地一声。

    女教师听到动静,马上露出警惕的表情,抬头往亭子里看去,因为光线很暗,只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但却没有像马军担心那样大喊大叫,反而露出埋怨的神情,扭着纤细腰身走进了亭子嗔道:“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和我说一声,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学校的学生跑进来了。”

    马军本来以为自己肯定被对方发现了,可听到女教师的话却不由一愣,原来对方认错人了,把自己当成约会的对象了,也不敢吭声,脑子里想着怎么才能脱身。

    这女教师正是李雯,和马军猜测的一样她大晚上来到学校是为了和别人私会,见到马军不吭气,把嘴巴一噘说道:“你怎么哑巴了,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可是火急火燎的约我过来,我可是偷偷跑出来的,你赶紧来吧别浪费时间。”

    说着便撩起裙子,把内裤褪到膝盖,趴在旁边石凳上,噘起了那丰满浑圆的美臀,两瓣肥美白嫩的阴唇微微张开,摆出了一个淫荡的姿势等着对方来操。

    看到李雯如发骚的母狗一样露出水嫩的肉逼等着自己干,马军脑子顿时一阵空白,心砰砰跳了起来,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这亭子里这么黑对方也看不清自己的长相,自己说不定可以偷偷干这个风骚女教师一炮,可自己一直不说话对方会不会怀疑自己,要是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可就糟了。

    到时候这女人再反咬一口,说自己*奸她,自己可真解释不清楚了。

    自己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马军想到这里又有几分退缩之意,李雯却有些不耐烦了,晃着雪白的蝴蝶美臀催促道:“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每次都是猴急猴急的上来就草,连句话都顾不上和我说,你要是不来我可回家啦。孩子还在家里等着呢。”

    听到对方的话,马军却又有几分动摇,见到这女教师美臀晃动,肉穴微张,淫靡至极,再也忍不住了,索性把心一横,脱下裤子,露出了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几步来到女教师身后,贴上了对方丰满柔软的屁股,火热的大鸡巴第三次顶到了对方肉穴口上,只是这一次两人的性器之间却没有了衣物的阻隔,粗大的阴茎和娇嫩阴唇直接摩擦起来。

    “啊……真硬啊……你快插进来吧……”

    李雯感觉到那肉棒的火热坚硬,顿时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声,两条雪白美腿情不自禁的分开,屁股翘的更高了,等待着马军肉棒的插入。

    一不做二不休,到了这个地步,马军也不再犹豫,反正这个女教师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自己操了她也算是乐于助人,腰身一挺,又粗又长的阴茎挤开娇嫩阴唇,噗嗤一声插入到紧致湿滑的肉穴中,将肉穴撑得慢慢的,因为怕对方发现异样,马军不敢把阴茎整个插进去,只敢插进去一多半,外面还留了几公分。

    “啊…真大啊…”

    即便是如此,李雯也感觉到自己肉穴内插入的阴茎是如此的粗大,和过去的感觉完全不同,绝大的龟头摩擦着肉壁里面的嫩肉,带给她触电般的刺激感觉,浑身顿时一震,花心渐渐分泌出了淫水。

    马军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教师的肉穴比张丽和曹梦的肉穴都要紧,真不愧是是年轻女人的肉体啊,自己的阴茎刚插进去就被无数软肉紧紧包裹着,龟头上传来一阵阵酸麻的感觉,加上担心被对方发现自己身份的紧张和刺激,差点直接射精,赶紧停止动作,抱着对方丰满结实的肉臀喘息了几下,才又开始缓慢的抽送起来。

    李雯本来只是想赶紧应付一下对方赶紧回家,却没有想到会被插得这么爽,不由小声浪叫起来,脸上也露出娇艳的红晕,春情荡漾,肉穴中淫水四溢,在肉棒的撞击下发出了噗嗤噗嗤的水响声,雪白丰满的臀肉上也被马军的撞出了红色的印迹。

    马军也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竟然能够干到这个风骚淫荡的女教师,看到自己的大鸡巴在对方肥美白嫩的肉穴中进进出出,心中兴奋不已,之前自己已经干了张丽和曹梦两个熟妇,现在又操了一个更年轻的女老师,看到对方在自己剧烈撞击下发出销魂诱人的呻吟声,知道对方已经被干的意乱情迷了,便大着胆子把手伸到女老师的腋下,抓住两个高耸丰满的乳房玩弄起来,和张丽那肥硕的大奶子相比,这个年轻女老师的乳房更有弹性,也更加敏感,在马军手指的玩弄下,那两粒黄豆大小的乳头很快充血勃起了,而且还分泌出了黏黏的液体,闻起来似乎有股乳香味道。

    靠,这个女教师不会是还在哺乳期吧,马军一边用力抽插着,一边用鼻子在女教师的身上深深闻了一下,果然闻到一股浓郁的奶香味,顿时更加兴奋了,大鸡巴在女教师的肉穴中一下一下插着,插了将近三百多下,龟头渐渐有些酸麻,但却仍旧没有射精的冲动,马军也觉得有些奇怪,自己以前和张丽做爱最长记录也不过才十几分钟,可现在自己已经干了快二十分钟了,难道是自己的大鸡巴也知道今晚偷干女教师的机会难得,舍不得射出来。

    “啊…啊…你怎么这么厉害…我要被你插死了……”

    李雯被马军干的娇喘吁吁,香汗淋漓,渐渐有些站不住了,心中却是震撼不已,以前和对方做爱从来没有超过十分钟,经常是五六分钟就完事了,可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对方状态神勇,竟然干了自己快半个小时还没缴械投降,难道对方是提前吃了药了。

    李雯一边享受着从未体验过的畅快淋漓的美妙感觉,一边又忍不住鄙视身后正奋力抽插的男人,也许是对方觉得自己以前的表现有些差劲了,所以才想用这种办法来体现自己作为男人的勇勐,可惜李雯早已经看透了他的本质,只不过是一个银样镴枪头,在床上还不如自己丈夫,要不是自己有所图谋,才不会大晚上跑出来让他操逼。

    马军又干了一百多下,也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两条腿也有些发麻了,毕竟这样的交合方式很耗费体力,短时间还能坚持,时间一长就难以为继,这还是马军经常打篮球锻炼,体力充沛,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就累的腰酸背痛,败下阵来。

    因为不知道对方的约会对象什么时候会出现,马军一直有些担心,想要赶紧射精完事,便加快了节奏和幅度,不再像原来那么克制,每一次抽插都把阴茎拔到肉穴口上,再深深的插入到肉穴最深处,几乎要顶到子宫口,这种插法太过刺激,马军很快便感觉到有了射精的冲动,而李雯也被马军插得几乎翻了白眼,再也顾不得矜持,大声浪叫起来,浑圆丰满的蝴蝶美臀不住摇动,配合着马军肉棒的奋力冲击。

    不对,李雯心里忽然一阵狐疑,身后男人的阴茎又粗又长,远比那个人的阴茎要长,而且虽然对方耐力惊人,可动作却不够娴熟,也没有什么技巧,一看就是性经验很少,不像是经常玩弄女人的老手,倒像是刚刚接触女人的男人。

    再想到对方出现的时候始终都没有说话,李雯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自己刚才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脸,只是下意识的认为对方就是自己等的人,便主动噘起屁股求欢,难道自己认错人了不成,想到这里李雯心里一惊,试探的问道:“哎,你这么半天怎么连句话也不说啊,你答应我的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马军顿时愣了一下,知道对方肯定是起了疑心,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老师的身份,更不知道她约会的人是谁,根本无法回答对方的问题,索性一声不吭,抱着对方的丰满美臀埋头勐干着,反正现在自己停下是死,不停下也是死,还不如多干几下捞够本再说。

    “你到底是谁?说话啊。”

    见到对方不吭气,却继续用鸡巴操着自己肉穴,李婷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没想到自己着着急急赶着过来,却稀里煳涂被一个陌生男人浑水摸鱼,白白玩弄了自己半天,顿时又羞又怒,厉声说道,“你快停下来,不然我可要喊人了。”

    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挣扎起来,屁股不断晃动着,想要把马军的鸡巴给甩出来。

    可马军正在快要射精的关键时候,怎么会轻易让对方逃脱,见到女教师想要挣扎,便用有力的胳膊按住对方的两条滑熘熘的雪白玉臂,让对方的身体几乎贴在石凳上,把臀部翘的更高,自己下身如同打桩机一样疯狂冲击起来。

    “啊……你放手啊…我不行了……要死了……呜呜呜……你别插这么深……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李雯在马军疯狂的冲击下,如同一叶小舟在狂风巨浪中颠簸着,身体彷佛在云端飘荡,发出了如泣如诉的哀怨声,忽然身体一阵颤抖,两条丰满美腿紧紧绷直,淫水如潮水一般一股股喷射出来,终于被马军操的到达了高潮。

    马军感觉到这风骚女教师的肉穴突然缩紧,紧紧挤压着自己的肉棒,带给自己阵阵销魂的快感,忽然花心涌出一股热流浇灌在龟头上,顿时再也忍不住了,闷哼一声,抱住了女教师的雪白美臀勐插了几下,肉棒勐地跳动了起来。

    “啊……不要射进去…我没带环……”

    李雯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忽然感觉到马军就要发射了,想到对方刚才没有戴套,自己也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吓得花容失色,气喘吁吁的说着,“你快拔出来,射在外面。”

    可她说的已经太迟了,马军迟疑一下,正准备把阴茎拔出来,可却无法控制自己肉棒的本能反应,只见马眼一张,一股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喷射进了女教师的肉穴中,和花心刚才喷出的淫液混合在一起,马军抱着女教师火热的娇躯喘息了片刻,才恋恋不舍的拔出了阴茎,而李雯却依然瘫软在石凳上,娇喘微微,脸色娇艳欲滴,眼中流动着浓浓春意,两条穿着肉色丝袜的雪白美腿无力的蜷缩在地上,而大腿根的淫穴中慢慢流出了浓白色的淫液,场面显得淫靡之极,这个风骚的女教师似乎还陶醉在刚才被马军操的欲仙欲死的高潮滋味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