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21)
    第二十一章风骚女教师的秘密情人看到女老师趴在石凳上半裸着雪白下身的淫荡模样,马军真想扑上去再美美的干一次,以后恐怕很难再碰到这种好事了,不过又怕对方回过神来认出自己,便提起裤子匆匆熘出了小花园。

    李雯趴了一会才觉得身上有了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却看到对方已经跑了,一双美目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自己被对方的大鸡巴干了半个多小时,却没有机会看到对方的真面目,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胆大妄为,竟然敢借着自己认错人的机会偷偷占便宜,也不怕自己万一发现了报警。

    不过李雯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去报警,自己本来就是偷跑出来私会别人,事情要是闹得沸沸扬扬,自己不但在学校呆不下去了,更无法面对自己的丈夫,也只能无奈接受被人奸淫的结果。

    李雯仔细清理完对方留在自己肉穴中的体液,想到对方那又粗又长的巨大阴茎,脸色又有些发烫,其实刚才她发现对方不是自己约的人,完全可以挣脱出来,只是被对方的大鸡巴插得欲仙欲死,体会到从未有过的畅快感觉,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顺从了对方,后来更是翘起雪白丰臀主动迎合着对方的抽插,完全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可是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呢,李雯整理着自己有些散乱的头髮,心中暗暗猜测着对方的身份,这个时间点能够出现在小花园里的除了校工就是住校学生,李雯觉得校工不太可能,学校的校工她基本上都认识,平时做事都谨小慎微,不可能冒险来侵犯学校的老师,难道是住校的学生吗,这个年龄的男生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又无处释放性冲动,做事往往不计后果,也许是无意中来小花园中撞到自己,一时冲动下犯了错误也说不定。

    不过李雯也觉得学生的可能性也不大,一来是觉得学生胆子再大,可强奸老师这种事情未必敢干,二来普通学生还没发育成熟,而那个人无论是身高还是阴茎的长度都完全是成年人的规模,不然自己也不可能认错对方,稀里煳涂的失了身子。

    难道自己碰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色魔不成,李雯娇躯顿时一震,露出惊恐的表情,据说那个色魔最喜欢奸淫少妇,而且心理十分变态,经常把受害者折磨的遍体鳞伤,不过想想刚才那人的表现虽然有些粗暴但却不像是那种虐待狂,李雯又觉得色魔的可能性也不大,不然对方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忽然李雯脑海中闪过白天在楼梯间,两次碰到的那个叫马军的男生,无论是身高还是阴茎大小,都符合刚才侵犯自己的那个家伙的特征,难怪对方后来被自己发现了也是一声不吭,原来是怕自己听到他的声音认出对方。

    想到自己的肉穴竟然被一个高中生给插了,而且最后自己还达到了高潮,李雯心里又羞又怒,脸上不由露出怨毒的表情,自己的便宜没那么好占,自己非要给这个叫马军的男生点教训不可,让他知道自己可不是那种好惹的女人。

    马军从小花园里出来,正要顺着小路往大门的方向走,忽然看到前方一个人影闪动,赶紧躲到一边,想等对方先过去,等那人走到近前,马军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冯昆,见冯昆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马军有些疑惑,这家伙大晚上来学校干什么,便悄悄跟在冯昆后,见到冯昆走进了小花园,才突然恍然大悟,原来那个风骚女教师约会的对方就是冯昆,却不知两人是情人还是单纯的炮友关系。

    也不知道冯昆为什么来迟了,才白白让自己捡了这个便宜,想到自己刚刚把那个风骚女教师给插得浑身瘫软,马军心中一阵畅快,因为刘艳的关系,马军一直看冯昆不顺眼,却又无可奈何,现在自己操了他的女人,给他戴了半顶绿帽子,也算是帮刘艳出了口恶气。

    冯昆轻车熟路的走进小花园,来到中间的小亭子里,看到李雯正在不耐烦的等待着,便悄悄从后面一把抱住李雯,双手在李雯丰满乳房上揉捏起来,笑嘻嘻的说着:“宝贝,等着急了吧。我有点事给耽误了。”李雯被冯昆一把抱住,吓了一跳,刚要喊救命,听到冯昆的声音才鬆了口气,语气冰冷的说道:“你还知道来晚了啊,你看看都几点了,我足足等了你一个小时。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心想要不是你迟到了,我也不会把马军当成是你,白白让他给操了半天。

    冯昆见李雯生气了,赶紧解释说自己晚上和在教育局当副局长的舅舅去参加聚会,碰到别桌的熟人应酬起来,一时脱不开身耽误了时间,后来还是趁着别人都喝多了才偷偷熘了过来。

    说着便把手伸到李雯裙子里摸到她内裤湿漉漉的嘿嘿一笑说道:“小骚货怎么湿得这么厉害,是不是想我的大鸡巴操你了。”哪里知道李雯刚刚被一个高中男生给干了一炮。

    想到刚才自己被马军干的淫水狂喷的淫荡情景,李雯不由脸上一热,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说道:“你别废话,想操就快点,我还要赶紧回家看孩子呢,太晚了我老公会怀疑的。”冯昆一听便赶紧脱下裤子,掏出一根不大不小的阴茎,让李雯趴在石凳上对准大屁股中的肉穴插了进去,感觉里面润滑无比,又十分紧致,咬的他的大肉棒好不舒服,两手搂着李雯的纤细腰身不紧不慢的挺动起来,享受着这个淫荡少妇的性感肉体。

    刘艳来到三中当老师之前,李雯便是语文教研室最漂亮的女老师,结婚时间也才两三年,散发着少妇成熟的风情,自然被冯昆给盯上了,后来便趁机占有了李雯,变成了他的固定炮友,经常私下幽会,只是后来冯昆又看上了刘艳,才渐渐冷落了李雯,而李雯生了孩子后,重心也放在了家庭,和冯昆来往次数也变少了,经常一两个月才跑出来和冯昆做一次。

    “对了,你晚上和你舅舅吃饭,有没有提一下我的事啊。”李雯噘着屁股让冯昆的阴茎慢慢抽插着,因为刚刚高潮过,所以没有那么兴奋,趁机问起了让冯昆帮自己调动工作的事情,她一直想从三中调到教育局去工作,毕竟当老师太辛苦了,到教育局地位高,而且还很清闲,当然想进去难度也很大。

    “这事我帮你问了,我舅舅说今年局里人员都满了,县里还让压缩编制呢。”冯昆正美美的操着李雯的嫩逼,想着要是刘艳哪天也能这样噘着屁股让自己操逼那该多爽,听到李雯的话呆了一下,随口解释道,“要不等明年看情况再说吧,这事急不得。要慢慢来。”“慢慢来?每次问你都是慢慢来。”李雯这下不乐意了,冷笑着说,“我看你不是办不到,是不想给我办吧,怎么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老娘这几年就让你白白睡了,我算是看透你了,你就是个骗子。”冯昆有些尴尬的笑着,伸手在李雯丰满的大奶子上摸着嘴里说道:“你胡说什么,我哪有什么新欢啊,我不就你一个人嘛。”心里却也有点腻歪,李雯这个女人虽然这几年让自己玩了无数次,可自己也没亏待过她,经常带着她去市里又买衣服又买鞋,一买就是好几百,几年下来自己在她身上也花了有几万块钱了,这要在农村都够娶一个媳妇了。

    冯昆觉得自己还挺亏的,花钱帮别人养老婆,说不定李雯的丈夫早就知道自己和他老婆的关系,只是不吭气罢了,反正只不过让别人操操他老婆的骚逼,也没什么损失,何乐而不为。

    李雯却撇撇嘴说道:“你那话哄鬼去吧,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是不是想打刘艳的主意,你就别做梦了,人家可是贞洁烈女,不像我这么随便。”一边说着一边往后噘了噘屁股,让冯昆的阴茎能够插得更深,毕竟刚才被马军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过之后,便觉得冯昆的阴茎有些短了,怎么也挠不到自己的痒处,更没有那种把自己肉穴撑得满满的那种充实感。

    冯昆却以为是李雯被自己干的有些发情了,伸手在李雯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用力挺动起来,笑嘻嘻的说着:“刘艳怎么能和你比呢,我就喜欢你发骚的样子,怎么样,是不是被我干的很爽,我看你老公现在恐怕也很难满足你这个小骚货了吧。”“啊……你最厉害了……用力啊……”李雯被冯昆操的渐渐有了感觉,肉穴里又开始淫水泛滥起来,要说冯昆的性能力和自己丈夫差不多,时间也不过七八分钟,可技巧却强了很多,而且还懂得很多玩弄女人的花样,甚至只靠一根手指都能弄得李雯欲仙欲死,也不知道冯昆到底玩了多少女人才练就的技术。

    不过冯昆也是因为女人搞得太多了,现在对李雯这样风骚淫荡的女人有些腻烦了,缺少了那种征服对方身心的快感,而像刘艳那样冷艳高傲的少妇更容易激发他的征服欲望,他想着刘艳胸前那一对雪白豪乳,一边在李雯肉穴中抽插着,一边用手使劲揉捏着李雯的乳房,嘿嘿笑着说道:“骚货,爽不爽啊,我操死你这个小骚货,让你再发骚。妈的,刘艳我看也是假正经,骨子也是骚货一个,早晚老子要好好操她一次。”李雯被冯昆操的气喘吁吁,听到他的话,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贱骨头,越是吃不到越想吃,早知道我也应该和刘艳一样让你看得见吃不着,省的你不把我当回事。刘艳再骚人家不想让你吃,你有什么办法,说不定早就便宜别人了。”冯昆一听顿时停住了动作,有些紧张的问道:“你每天和刘艳在一个办公室呆着,她到底有没有情人,有没有别的男人来找过她?”他可是纠缠了刘艳很长时间了可一直没有得手,要是让别人先拔头筹,占有了这个美艳少妇的身心,冯昆非郁闷死不可。

    “你怎么停下来了,赶紧继续啊。”李雯正被干的舒爽,见冯昆不动了有些不满的说道,等冯昆再次抽插起来,才满意的一笑说道,“刘艳应该是没有找男人吧,她这个人很傲气的,平时也很少和其他男老师来往,好像就和张扬谈得来,而且我感觉张扬对刘艳也有意思,还经常给刘艳写诗。你可要小心喽。”冯昆却不屑的说道:“就张扬那个窝囊废连个高级职称都上不去,还想和我争刘艳,等我当了教研室主任,他要还是敢往刘艳身边凑,我非整死他不可。”学校里这些老师,冯昆还真没觉得谁能有机会得到刘艳的芳心,他唯一忌惮的人就是校长李建军,所以才会暗中故意制造李建军和刘艳的绯闻,想让李建军有所顾虑,不敢轻举妄动。

    马军跟在冯昆身后进了小花园,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偷听着冯昆和李雯在亭子里边操边聊,这才知道被自己偷干的女教师竟然是刘艳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而且似乎对刘艳有很大的敌意,心中冷笑这两个人还真是般配,一个无耻色鬼,一个淫荡骚货,自己回头要提醒刘艳小心这个风骚女老师。

    见到冯昆和女人偷情时还忘不了惦记刘艳,马军不由心中暗怒,想要教训对方一下,便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对准冯昆正在不停耸动的大屁股砸了过去。

    “哎呦,什么东西?”冯昆被石头砸到尾椎上,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赶紧站起身来用手在屁股上摸了一把,抬头望亭子上看去,以为是这亭子年久失修,不小心掉下来的石头碎块,可又感觉那石头像是被人给扔过来的,提着裤子惊疑不定的看向周围,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李雯见冯昆忽然从自己肉穴中拔了出来,忙问:“怎么了,是不是要射了,没关系,今天你射在里面吧。”心想反正之前已经被马军给射进去了,回头自己买颗毓婷一吃就行。

    “哦,没事,我站的有点腿抽筋了。”冯昆也不好意思和李雯解释,心想也许是附近住的小孩子捣乱,想要继续操李雯的骚屄,可这么一折腾鸡巴已经有些疲软了,怎么也插不进去。

    “我来吧。”李雯见状便回过身用手握住冯昆的阴茎熟练的撸动起来,嘴里抱怨着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当教研室主任啊,去年你就和我说上了,结果到现在都没动静,你不会又是骗我的吧。”冯昆干笑着说:“这次是真的,我舅舅已经和李建军打过招呼了,等这次职称评审完了就会正式宣布的,到时候你只要把我伺候好了,教研室我说了算,什么好事肯定少不了你的。”一提到职称,李雯就更生气了,气呼呼的说道:“你要是早当这个教研室主任就好了,害的我上职称还要去求陆启航那个老家伙,白白让他占了便宜。”冯昆一听有些不太乐意了冷哼一声说道:“你去找陆启航干什么?让他帮你上职称?你是不是让他给操了?妈的,就知道你是个小骚货,主动送上门去让男人操。”李雯听到冯昆有些酸熘熘的话,心里反倒得意起来,看来冯昆还是挺在意自己的,不甘示弱的说道:“我就是骚货怎么了,我让谁操那是我的自由,你又不是我老公,谁让我每次找你帮忙办事总是推三躲四的,人家陆启航帮了我的忙,我就让陆启航操怎么了。哪天我高兴了还要让李建军也操我。”冯昆一时无言以对,暗骂李雯真是个骚货,和刘艳比起来这个女人做事功利性太强,自己当初勾搭上李雯也是因为对方一直想调到教育局,自己舅舅是教育付副局长才半推半就的,不过想到李雯那白嫩湿滑的肉穴被李建军和陆启航两个老家伙的大鸡巴勐操,冯昆竟然又有些兴奋,鸡巴也慢慢硬了起来,自己当初看上李雯,不就是喜欢她这个骚浪劲吗。只不过和李雯操的多了,难免日久生情,渐渐把李雯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乍一听说李雯让别的男人干了有些不舒服。

    李雯见冯昆脸上阴晴不定,也怕对方万一嫌弃自己,自己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毕竟以后她还指望着冯昆能帮自己,扑哧一笑说道:“怎么了,我气你的话你还真信啊,你也不想想陆启航都五十多岁了我能看得上他吗,只不过是给了他一点甜头,这几年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我老公,我可是只让你一个人操过。”忽然想起自己刚刚还被马军给操了,顿时有些心虚。

    不过冯昆听了李雯的辩白倒是心里舒服了点,他当然很清楚李雯虽然看起来风骚,整天和男老师嘻嘻哈哈的,可却从来没和哪个男老师真的发生过关系,就连自己当初想勾搭李雯,李雯嘴上说的很放浪,可却不肯让自己真的碰身子,后来还是自己借着同事聚会灌醉了李雯,开车送对方回家途中在车里奸污了她,事后李雯还又哭又闹,寻死觅活的,冯昆只好抬出自己做副局长的舅舅,说将来会帮她安排工作,李雯见状也只好接受了被冯昆侮辱的事情,和冯昆做起了地下情人。

    李雯为了讨好冯昆,又主动搂住冯昆热烈拥吻起来,下面还用湿漉漉的阴唇摩擦着冯昆的阴茎,很快冯昆再次勃起了,李雯噘起了雪白翘臀媚笑着说道:“来吧,老公,快来操我的骚屄啊。”冯昆见状也兴奋起来,扶着李雯的屁股把阴茎再次插入了肉穴中勐干起来,嘴里还说着:“干死你这个骚货,看你还敢不敢发骚了。”“啊……太舒服了……人家再也不敢了……老公……人家以后只让你……一个人操……啊啊……”李雯说着淫词浪语,不停晃动着自己的翘臀,脸上露出淫荡的表情,冯昆抽插了几十下终于忍不住了,把浓浓的精液也射进了李雯的骚穴中。

    李雯喘息了一会才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光洁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细小的汗珠,身上也是香汗淋淋,连续被马军和冯昆两个男人操完,李雯也有些体力不支了,两条腿也觉得酸软无力,想到冯昆这次没有十分钟就射精了,中间还中断了一会,还不到马军时间的三分之一,心里对冯昆忽然生出一丝厌烦,拿出纸巾在阴唇上擦干净,语气冷澹的说道:“我得回家了,孩子还等着我呢。我先走了。”说完便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出了小花园。

    冯昆看到李雯刚才还热情如火,转眼间就冷若冰霜,心里也有点郁闷,他十几岁就破了身,十几年中玩了无数女人,从来不知道节制,现在还不到三十岁就感觉经常头晕耳鸣,和李雯做爱的时间也越来越短,甚至有时候还有勃起障碍,面对着越来越显得淫荡风骚的李雯竟然有些力不从心了,要不是他经验丰富,知道如何挑逗女人的敏感点,早就无法满足李雯的需求了。看到李雯毫不留恋的离开,想到对方回家后还有丈夫和孩子陪伴,自己却只能回到冷冰冰的宿舍,忽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自己晃荡了这么些年,似乎也该找个人结婚了。

    马军看到冯昆二人战斗结束,便提前离开了小花园,原路返回跑出了学校大门,才停下脚步慢慢走着,脑中闪着无数个念头,想到自己刚才虽然没有说话,可毕竟白天和那个风骚女教师碰过两次面,还有过亲密的身体接触,会不会被对方给认出自己来,万一对方怀疑到自己怎么办。

    又想到这个女老师既然和冯昆勾搭成奸,肯定不愿意让冯昆移情别恋再去找别的女人,自己也许可以和对方合作,想办法让冯昆放弃占有刘艳的念头,只是问题是自己又该怎么说服对方和自己合作呢。

    而且冯昆这个家伙对刘艳执念很深,即便是自己说服这个女老师帮自己,恐怕也很难让冯昆放弃得到刘艳的想法,自己还必须有第二套方桉,让冯昆狠狠栽一个跟头才行。

    马军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母亲宋萍依然在做着针线活,看到儿子回来忙起身说道:“小军,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快去洗洗手吃饭吧,怎么礼拜一也回来这么晚,是不是你们班主任又帮你辅导功课了?”因为和风骚女教师在小花园里大战了一场,马军早就饥肠辘辘了,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抓起桌子上的馒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听到母亲的问话有些内疚的说道:“妈,以后我要是回来晚了,你就别等我了,白天还要站一天呢,晚上早点休息吧。别累坏了身体。”“好孩子,妈不累。”宋萍微微一笑说道,“而且妈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你也帮我参谋参谋。”原来宋萍白天当售货员,晚上缝补,辛苦不说也挣不了多少钱,最近一直想着辞去商厦售货员的工作,自己开一个服装店,可又拿不定主意,毕竟开服装店要花一大笔钱,竞争也很激烈,而且宋萍也怕自己要是到时候忙起来,就没有时间照顾儿子的生活了。

    “妈,这是好事啊,我支持你。”马军听完母亲的想法,眼睛一亮,拍着胸脯说道,“我都这么大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以后我就在学校食堂吃饭,周末有空还能去给您帮忙,您就大胆的干吧。”其实马军早就想劝母亲别在商厦当售货员了,挣钱不多,工作辛苦,还经常被人呼来喝去,一点尊严都没有,而且母亲虽然学历不高,但起码也是高中毕业,又能吃苦耐劳,随便干点什么也比当售货员强。

    看到儿子的表态,宋萍十分欣慰,原本有些犹豫的想法也逐渐坚定起来,只不过真正想要开服装店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资金、店面、货源,自己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似乎自己还需要找一个合伙人。

    马军又和母亲聊了几句,去卫生间冲了澡便回房间睡觉了,睡梦中迷迷煳煳梦到自己正在一张舒适柔软的大床上和张丽做爱,自己正抱着张丽肥硕雪白的大屁股奋力冲击,忽然曹梦出现了,全身一丝不挂,露出丰满雪白的成熟胴体,扭着翘臀走到马军身前,用手托起一只丰满挺拔的玉乳送入马军的口中,马军贪婪的吮吸着那如嫣红玉珠一般的乳头,曹梦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趴在床上同样噘起了丰满浑圆的臀部,用手掰开两瓣娇嫩阴唇,等待着马军的宠幸。

    看到床上两个丰满熟妇如同发情的母狗一般噘着大屁股,露出淫荡风骚的表情,马军顿时欲火焚身,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忽然黄国新又出现自己面前,指着自己鼻子气冲冲的说道:“马军你太过分了,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妈。

    我要和你绝交。”马军顿时羞愧无比,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黄国新却又说道:“想让我原谅你也可以,除非你让我操一次张老师。”马军有些为难的看向张丽,张丽却满不在乎的说着:“国新,来操我吧,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学生,我会对你们一视同仁的。”黄国新闻言兴奋的走过去,将阴茎插入到张丽的肉穴中抽插起来,看的马军目瞪口呆。

    “马军,你还在等什么,快来和阿姨快活啊。”曹梦看到马军一动不动,忍不住催促起来,马军也赶紧抱着曹梦滑熘熘的肉臀美美的干了起来,大床上顿时响起了张丽和曹梦两个性感熟妇此起彼伏的呻吟声,彷佛在进行一场做爱竞赛。

    “马军,黄国新,你们在干什么?”李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床边,看着床上淫靡的景象,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她不敢相信黄国新正在操班主任张丽,而马军却在和黄国新的母亲做爱。

    床上四个人都露出尴尬之色,忽然一个高贵典雅的成熟美妇走了进来,正是李婷的母亲舒美玉,她穿着一件透明的轻纱睡衣,雪白成熟的玉体若隐若现,两座饱满玉峰高高耸立,浑圆修长的大腿根部丛林茂密,两片娇嫩玉唇紧紧闭合着,如同画中神女。

    “婷婷,马军他们正在帮两位阿姨治病呢,你要好好观察啊,看看谁才是表现最出色的那个。将来妈妈如果病了,也许还要找他们来治病呢。”舒美玉嘱咐着女儿,目光却落到了马军正在曹梦肉穴中抽插的巨大阴茎上,露出一丝渴望的神情。

    听到舒美玉的话,马军和黄国新不约而同的奋力抽插起来,把张丽和曹梦干的淫声连连,似乎在向舒美玉证明自己的能力很强,希望能够得到这个高贵典雅的贵妇的青睐。有机会可以享用她那丰腴成熟的诱人胴体。

    正在马军和黄国新奋力表现之际,房门忽然大开,两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抬着一座轿子走了进来,而轿子里却坐着一个美艳性感的赤裸少妇,胸前一对硕大雪白的豪乳正在上下晃动,手里却拿着一根长长的皮鞭,面色冷峻,不时用皮鞭在赤裸男人身上抽打着,赤裸男人被皮鞭抽打在身上,却露出兴奋无比的表情,胯下粗大的阴茎也高高勃起。

    马军回头看去顿时惊呆了,轿子的赤裸少妇正是刘艳,而两个抬轿子的赤裸男人却是李建军和冯昆,结结巴巴的说道:“刘老师,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刘艳看到马军却是俏脸一沉,举起鞭子对着马军语气冰冷的说道:“马军,你是我的人,竟然背着我和其他贱女人私通,来人,给我处以宫刑。”马军正要解释,忽然感到胯下一凉,低头看去只见那个风骚女教师正用白皙粉嫩的手指握住自己的肉棒,慢慢的用红润娇艳的嘴唇吞了进去,对着马军露出一个妩媚妖娆的笑容,忽然张开嘴用力向肉棒上咬去。

    啊……不要啊……马军顿时吓得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浑身上下出了一身冷汗,床单都湿透了,想到梦中那些诡异之极的情节,心中感叹,真是一个香艳又恐怖的梦啊。

    第二天马军到了学校,和黄国新站在教室门外聊天,想起昨天晚上做的荒诞不经的梦,想到自己和黄国新分别抱着曹梦和张丽在大床上奋力驰骋,心中竟然有一丝兴奋,不过却知道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在现实中发生。

    “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啊。”黄国新正在和马军说着昨晚送李婷回家的经过,却见到马军盯着自己一声不吭,心里有些发毛,赶紧在自己脸上摸了几下。

    “哦没事,你继续说。”马军使劲晃了晃脑袋,想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晃掉,自己最近还真是够荒唐的,连续搞了三个女人,难怪张丽会冷落自己,其实后来马军也明白了张丽的苦心,她是想让自己冷静一下,不要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搞女人,只是自己还是辜负了张丽的良苦用心。

    黄国新这才又说起了昨晚的事情,原来李婷破天荒的允许他送自己回家,而且还邀请黄国新回家做客,甚至还见到了李婷的母亲舒美玉,舒美玉问了黄国新很多个人情况和家庭情况,似乎对黄国新很满意。

    “你是没看到啊,舒阿姨人真是太好了,又美丽又温柔,对我那个热情啊,差点就让我留下吃晚饭了。”黄国新得意洋洋的说道,在他看来能够得到李婷妈妈的肯定简直比李婷接受自己更让他感到意外。

    马军有些惊讶,没想到黄国新还真是有了重大收获,不过舒美玉对黄国新热情招待也许只是出于她作为长辈的客气,倒是李婷会主动邀请黄国新回家做客让马军有些想不明白,难道黄国新这种锲而不捨的精神真的打动了李婷,李婷会是这么浅薄的女生吗。

    想到昨晚梦中舒美玉那香艳性感的穿着以及那丰腴妖娆的成熟胴体,马军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想入非非起来,如果黄国新真的和李婷谈恋爱,舒美玉可就成了他的准丈母娘了,以后黄国新要面对两位美艳性感的熟母,自己也不知道该羡慕他还是同情他。是天堂还是地狱就看他自己如何看待了。

    “刘艳来了。”黄国新忽然喃喃自语道。

    “行了,大早晨你发什么神经。”马军耸了耸肩膀,无奈摇摇头,这家伙真是贪得无厌,李婷这边刚有了点眉目,他又惦记上刘艳了。

    “刘……刘艳……不…刘老师……她真的过来了。”黄国新的眼睛忽然瞪大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指着马军的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

    马军愕然转身,果然看到刘艳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衣,下摆掖在紧身牛仔裤里面,袖子卷到胳膊肘,露出一截雪白的玉臂,黑亮秀髮扎了一个马尾巴垂在脑后,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下,两只手很随意的插在裤兜里,显得明艳照人同时又不失青春靓丽,如同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女生,看到马军回头看她,冲着马军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