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27)
    【第二十七章刘艳的前尘往事】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消失了的刘艳,她怎么会突然跑到内衣专柜呢,马军赶紧停止在曹梦肉穴中的抽送,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服务员,这件内衣我可以试一下吗?”“当然可以,这间换衣间有人正在换衣服,您可以到隔壁的换衣间。”然后马军听到旁边换衣间的门轻轻开启和关闭的声音,这里的换衣间都是很薄的铝合金板做成的,并不隔音,马军甚至能够听到刘艳开始脱衣服的动静。

    “小坏蛋,你怎么不动了,是想故意折磨阿姨吗?”曹梦正被马军插得浑身舒爽,连连呻吟,忽然感觉肉穴中的大鸡巴不动了,顿时有些不高兴,回头催促着马军。

    马军赶紧做了个手势,凑在曹梦耳朵边小声说道:“曹阿姨,旁边换衣间有人在换衣服,我们会被听到的。”“那怕什么啊,反正对方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她换她的衣服,我们做我们的。”曹梦现在一点也不矜持了,只想让马军那粗长阴茎继续操自己的肉穴,晃动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笑吟吟的说道,“最多我不出声就行了。你快来吧。”看到曹梦的销魂媚态,马军也有些欲罢不能,听到曹梦的话犹豫了一下便继续在肉穴中抽插起来,只是力度不像刚才那么大,生怕曹梦忍不住会叫出来,让隔壁的刘艳听到。

    曹梦果然闭上嘴巴不再大声呻吟,只是在马军的撞击下鼻子里依然发出阵阵满足的闷哼声。

    刘艳刚才正在店里等着马军,忽然有些内急便去了一趟卫生间,可超市的女士卫生间只有一个坑位,什么时候都排着长队,刘艳等了好半天才解决了问题,回来后却发现马军还没结完账,觉得有些无聊便去旁边的内衣专柜闲逛,发现一件胸罩觉得还不错,便想试一下。

    进了还算宽敞的试衣间,刘艳关好门,解开胸前的扣子,脱下来身上穿的格子衬衣,露出雪白丰满的躯体,两座高耸丰满的豪乳被紧紧包裹红色蕾丝胸罩之中,露出雪白柔软的乳肉,甚至可以看粉红色的乳晕。

    刘艳又摘下胸罩,两个颤巍巍的大奶子便弹跳出来,如同成熟的木瓜一般垂在胸前,乳头红艳艳的如同玛瑙一般,她站在镜子前用手托起硕大浑圆的乳房,仔细查看起来,上次被面具人蹂躏留下的痕迹已经渐渐消散了,如果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刘艳鬆了口气,这几天她都不敢穿比较暴露的吊带裙,把乳房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被人发现。

    想到那天晚上被面具人侵犯的羞辱情景,刘艳还有些心有余悸,每天晚上回家都要仔细检查一下门窗有没有关好,不但如此她还把那把从面具人手中躲下来的刀藏在枕头下面以防万一,幸好那个面具人被自己刺伤逃走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刘艳才渐渐放下心来,只是半夜有时候会做噩梦,梦到面具人再次出现淫笑着将自己扑倒肆意玩弄,自己却无力挣扎,等刘艳从梦中惊醒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再也无法入眠。

    虽然不知道面具人是谁,但刘艳事后却觉得此人似乎有些心理扭曲,不完全是为了发泄兽欲,而是满足变态的心理需求,面具人对于玩弄刘艳那对豪乳的兴趣很大,如果不是对方想要玩弄自己的乳房让自己抓住机会反击,也许自己早已经被面具人给奸淫了。

    刘艳轻轻抚摸着自己饱满硕大的乳房,心中有些无奈,从少女时代她这一对远比同龄人发育成熟的乳房就带给她许多不便和烦恼,不但平时运动不方便,而且还会被人取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来异性关注的目光,让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甚至夏天也不敢穿鲜艳漂亮的裙子,总是穿着一件宽大的校服,把自己美妙的乳房紧紧藏在衣服中不见天日。

    直到她上大学之后才发现女人拥有丰满高耸的胸部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每次在宿舍里换衣服,刘艳都会引起舍友们的一致围观和惊叹,甚至会向她讨教丰胸秘方,让刘艳又是羞涩又是自豪,开始敢于在异性面前展示自己傲视群芳的丰满乳房,买的衣服也都是性感暴露的低胸装,似乎在弥补自己过去被苦苦压抑的爱美欲望。

    每当刘艳和同宿舍的女孩一起外出时,尽管她穿着打扮尽可能低调,可她仍然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那高挑的身材以及高耸挺拔的乳房总是能让路过的男生们目眩神迷,而在学校里组织的舞会上她也是当之无愧的女王,想和刘艳跳舞的男生排成了长队,而其他女生却无人问津。

    不过和其他女孩相比,刘艳也有她的烦恼,每天晚上都有男生在女生宿舍楼下向她表白示爱,一开始刘艳还觉得新奇有趣,可后来却觉得不堪其扰,想着赶紧找一个男朋友做挡箭牌,能够和刘艳交往的男生当然都是十分优秀,第一个是学校学生会副主席,家里更是官宦世家,而第二个男朋友则是富二代,家产千万。

    刘艳当然也不是那种爱慕虚荣之人,只是这两人自身条件都很优秀,又善于追求女孩,刘艳天真单纯,怎么能识破对方的手段,所以被轻易俘获了芳心。

    只是这两个男朋友都不是真心喜欢刘艳,完全是被刘艳的火爆身材和娇媚容颜吸引,想要在同学和朋友面前炫耀才会追求刘艳,交往没多久就都暴露出了丑陋嘴脸,用尽心机想要和刘艳上床,刘艳当然不会答应,在看清对方真面目后,便提出了分手,吸取了教训的刘艳便对这些官宦富豪子弟深恶痛绝,只想找一个普普通通的男生交往,结果偶然遇到了丈夫许志鹏,从此两人陷入爱河,一直相恋直到结婚。

    刘艳和丈夫结婚后便和班里的同学来往很少,只是偶尔和宿舍的舍友打电话联系,大家都觉得以刘艳的条件找许志鹏太亏了,为她感到惋惜,当初谈恋爱时就又有人劝她慎重考虑,不要感情用事,而刘艳却不为所动,在她看来自己如果嫁入豪门固然生活无忧,可以当一个养尊处优的少奶奶,可那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且以她单纯善良的性格也很难在勾心斗角的大家族中生存,还不如找许志鹏这样的普通人家觉得踏实。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的生活更不顺心,刘艳也不免有一丝悔意,对自己当初的选择产生了动摇。

    想到如烟往事已经随风而逝,刘艳也只能是心中感慨,拿着挑选的乳罩在自己胸前上比划了两下,因为她乳房尺寸惊人,所以平时想买到合适的乳罩并不容易,而且现在自己家里的乳罩款式都不太好看,所以想买几件新的乳罩替换,刚才和马军在一起的时候她没好意思过来挑选,现在正好趁着马军不在,自己先挑选好样式,改天再单独过来买,毕竟对于一个已婚女人,让男人陪着自己买鞋还说的过去,要是让他再陪自己挑选内衣,那就是赤裸裸的暗示了,刘艳可不希望马军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忽然刘艳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响动,心想也许是有其他客人在试衣服,便没有在意继续试着自己的内衣,可隔壁的动静却越来越大,连隔墙都有些颤抖起来,刘艳眉头微微一皱,心想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在换衣服,一点公德都没有,走到隔墙边想提醒一下对方注意点,可却听到对面隔间里隐隐传来女人压抑的喘息声,仔细一听还能听到有节奏的撞击声,声音沉闷,刘艳愣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脸色顿时绯红无比,耳根滚烫,没想到隔壁换衣间里竟然有人在偷偷做爱,真是太不要脸了。

    刘艳下意识就想把店员喊过来,让隔壁那对下流的狗男女当众出丑,可是又一想自己这么做倒是很痛快,可未免有些刻薄,说不定是人家是一对年轻情侣,年轻人比较冲动,胆子又大,一时控制不住也可以理解,自己当初和丈夫热恋的时候也是无时无刻不想和对方黏在一起,有机会便要亲热一回,再说这里又不是学校,人家店员都不管,自己又何必多事呢。

    想到这里,刘艳便放弃了原先的想法,只是听着隔壁越来越大的动静,她却很难继续试衣服了,听对方的动静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自己在这里偷听也有些不妥,便想拿着内衣离开换衣间,可听着那女人销魂的呻吟声,似乎正陶醉在和男人的美妙性爱之中,那是女人只有极度满足的情况下才能发出的声音。

    刘艳不由暗想,那男人要么是十分善于挑逗女人,要么便是阴茎粗大,即便不需要做爱技巧也能给女人极大的快感。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会饥不择食到冒险在换衣间内亲热,随便找个小旅店开房也比这里强。

    听着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动静,刘艳也情不自禁有些心痒难耐,久旷之躯似乎不堪这男女欢爱声音的刺激,一直被苦苦压抑的欲望逐渐荡漾起来,脸上也露出一丝渴望之色,几个月来自己都独守空房,没有和男人有过肌肤之亲,虽然可以通过自慰发泄欲望,可毕竟无法和男人那火热坚硬的阴茎相比。

    刘艳双眼迷离,有些无力的靠在隔墙上,听着那让自己春心荡漾的呻吟声,一只手揉着自己丰满雪乳,另外一只手却探进牛仔裤中隔着单薄的内裤用手指在肉穴口上轻轻抚动着,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嘴唇,脑中先是闪过丈夫那已经有些模煳的面容,但很快便被马军那灿烂阳光的笑容所取代了。

    而隔壁换衣间内,马军和曹梦的云雨之欢也到了关键时刻,马军充血暴涨的阴茎在曹梦湿滑紧凑的肉穴中不断插入拔出,每一次都深深的顶入了到了曹梦的花心软肉中,曹梦那如羊脂玉一般白净滑腻的娇躯上香汗淋漓,娇嫩雪臀之上在马军大力撞击下被压出两片红痕,脸上露出癫狂之态,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忽然曹梦身体一阵痉挛,两条雪白美腿紧紧绷直,喉咙里发出一声婉转悠扬的呻吟声,一股股淫水喷涌而出,而马军也感到自己的龟头再次被曹梦花心软肉紧紧咬住,疯狂的旋转起来,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袭上心头,再也顾不得会被隔壁的刘艳听到动静,挺动腰臀大力抽插起来,最后勐地一挺身将肉棒深深插入到曹梦肉穴之中,龟头喷射出一股股精液,滋润着美艳熟母的娇嫩花蕊,和曹梦一起达到了性爱的巅峰。

    马军抱着曹梦依然在颤抖不已的身子喘息着,而射完精的肉棒却没有马上软掉,依然硬邦邦的插在曹梦体内,似乎兴奋的想要梅开二度,曹梦沉浸在性爱高潮的余韵中不住抽搐着,眼神迷离,脸色娇艳欲滴,良久才长长出了口气,对着马军白了一眼说道:“小坏蛋,快把你那东西拔出来把,阿姨已经被你弄得没力气了。”听到曹梦的话,马军这才恋恋不捨的拔出了阴茎,曹梦转过身来搂住马军和他亲吻在一起,然后温柔的说道:“小军,是不是还没过瘾呢,你再忍耐几天,等周末来家里我们再好好做,好吗?”两人清理乾净做爱的残迹,穿好衣服,曹梦打开门看到门外没人,示意马军赶紧出来,然后神态自若的走到不远处的导购小姐面前说道:“这套内衣我要了,给我开票吧。”“好的,请您稍等。”导购小姐顿时心花怒放,赶紧跑去拿了一个袋子把内衣装好,可摸着那乳罩和内裤却湿漉漉的,而且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心里有些疑惑但又不敢多问,只能怀着深深的疑问开好票交给曹梦,在她看来只要自己能拿提成,顾客就算是做点出格的事情她也会当做没看见。

    结账的时候又让马军震撼了一下,那套黑色蕾丝内衣竟然要一千多块钱,而曹梦眼皮都没眨就买了下来,似乎对她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曹梦结完账想了一下又拿出五百块钱塞到马军口袋里有些关切的说道:“小军,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平时学习又那么辛苦,这钱你拿着,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别捨不得花,要是缺钱花了就和阿姨说。”“阿姨,这个我真不能要。我不缺钱花。”马军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把钱还给曹梦,毕竟刚才刘艳的高跟鞋就是曹梦结的账,自己口袋里还有五百块钱呢,这对平时只有几块钱零花钱的马军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你这孩子还和阿姨客气什么啊。再这样我可生气了啊。”曹梦瞪了马军一眼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学校吧,我走了。”马军无奈只好收下钱,和曹梦告别,自己回到买鞋的专柜却看到刘艳还没有回来,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刘艳去了换衣间后自己又和曹梦折腾了半天,刘艳也早该出来了,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想到这里赶紧来到内衣专柜的换衣间外,轻轻的敲了敲门问道:“刘老师,你在吗?”刚才马军和曹梦达到高潮之时,刘艳也想着马军的大肉棒达到了极乐境界,肉穴内泄出了一股股的淫水,打湿了她的手指,身体一阵无力瘫软在地,娇喘吁吁,大脑一阵眩晕,沉浸在极度的快感之中。

    自从第一次想着马军自慰之后,刘艳就再也难以自拔了,刚才听着隔壁男欢女爱,恍惚间竟然觉得自己和马军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忘情亲吻,主动献上自己火热丰盈的肉体,马军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抚摸着,掠过自己高耸挺拔的乳房,掠过平坦滑腻的小腹,落在自己那饥渴难耐的肉穴上用力揉搓着。

    不,她不能这样做,她已经结婚了,她不能背叛丈夫,刘艳心里忽然升起一阵强烈的负罪感,即便是自己并没有真正和马军有肉体接触,只是和马军幻想做爱,可依然是一种心理上的背叛,可是她的手指依然在自己肉穴中搅动着,想要留住刚才那销魂蚀骨的感觉,这一刻她只是一个享受肉欲的寂寞少妇。

    听到门外马军的声音,刘艳才清醒过来,赶紧穿好自己衣服,打开换衣间的门走出来,看着马军站在门口有些疑惑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马军见刘艳脸色红润娇媚,神色不太自然,心想不知道刘艳在里面干什么,解释道:“哦,刘老师,我在鞋柜那边等了半天没见到你,我就到旁边专柜去问,然后导购小姐说你在这里试衣服,我就过来了。”“好了,我们走吧。”刘艳赶紧拉着马军回到鞋店,取了高跟鞋说道,“你怎么刚才走了那么长时间?”“排队交钱的人很多,我等了一会,结果回来就看不到你了。”马军有些心虚的说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学校吧,别耽误了上课。”刘艳目光闪烁的看着马军,想到刚才自己幻想马军自慰的情景,不觉也有些不太自在,想赶紧把马军打发走。

    “哦好的,刘老师,你不回学校吗?”马军问道。

    “我有点事,想先回家一趟。”刘艳说道,其实是她刚才自慰把内裤弄湿了,黏黏的贴在肉穴上很不舒服,而且又出了一身汗,想赶紧回家洗个澡换一条内裤。

    马军只好和刘艳告别,一个人回了学校,想到张丽可能还在办公室等自己,便加快脚步去了办公楼,来到张丽办公室门口,忐忑不安的敲了敲门,却没人回应,心想难道张丽不在办公室,便凑到旁边窗户前往里面张望,却看到张丽正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似乎很不高兴。

    糟了,张丽肯定是因为自己中午没来生气了,马军心里咯噔一下,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撇下张丽去和刘艳逛街,可当时自己却下意识的觉得刘艳比张丽更重要,想到这一点,马军顿时有些愧疚,轻轻推开门走进来说道:“张老师,我来了。”“你还知道来啊。你看看都几点了。”张丽说道,“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足足一个小时,你说你刚才去哪儿了?”“哦,我放学就想过来找您的,可刚出教室就碰上刘老师了,她让我陪她去买双鞋,我也没敢说要来找您。”马军本来还想隐瞒,可想了一下搞不好回头刘艳会告诉张丽,乾脆一五一十的都和张丽说了。

    听到马军的解释,张丽的气便消了大半,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然自己和马军的私情已经让刘艳知道了,但依然不想让刘艳知道太多,哼了一声说道:“算你聪明,以后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少和她说,对了,刘老师除了买鞋,还和你说了什么?”“没什么,就是让我要好好学习,张老师,我现在明白了,只有认真学习,才能对的我自己,对得起您的谆谆教诲。”马军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能这么想那就好。”张丽点点头,心想刘艳还是比较上心的,上午刚和自己说了,没想到中午就去找马军谈话了,看来效果还不错,说道:“好了,你先回教室吧,我要休息一会。”说着便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一丝倦意。

    “张老师,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一下?”马军见状赶紧说道,想要表现一下。

    “算了吧,你看都几点了,等晚上再说吧。”张丽脸色绯红,这家伙让自己干等一个小时,现在又来撩拨自己,真是可恶。

    “哦,那张老师,我先走了。”马军刚和曹梦做完,其实也有点有心无力,生怕张丽发现异样,闻言如蒙大赦,赶紧熘之大吉,不过想到晚上还要应付李雯,顿时又头大了,现在自己和学校里三个女老师都有了某种暧昧关系,一下子觉得有些招架不过来了,只能到晚上看情况了。

    回到教室里,马军坐在座位上,伸手摸了摸口袋,里面整整装了一千块钱现金,心里砰砰跳着有些坐立不安,这对他来说可是一笔无法想像的巨款啊,马军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如果是以前自己有了这么一大笔钱马军肯定会想办法花掉,可中午刘艳在鞋品专柜和自己说的话他还记忆犹新,让他开始思索一些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张丽和刘艳都是学校的老师,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工作,每个月有固定的收入,可即便如此生活依然过得不轻松,自己母亲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人苦苦支撑着这个家,而曹梦只是一个家庭主妇没有工作,不但能买得起昂贵的内衣,还能随手给自己一大笔钱,这区别就在于她们所嫁的男人不一样。

    虽然国家一直说男女平等,可现实却是女人总是需要依靠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否强大决定了婚姻的质量,正如刘艳说的那样,不管自己今后要娶的女人是谁,如果没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怎么能够给对方优越的生活条件,难道要让自己心爱的人像自己母亲那样每天为几分钱几角钱和买菜的小贩讨价还价,不,马军决不能容忍自己喜欢的人过那样的生活。

    马军深深呼吸了一下,决定那一千块钱自己一分钱也不能花,不管怎么说曹梦也是有老公的女人,自己和曹梦上床已经是给对方丈夫戴了绿帽子,要是再花对方的钱就太过分了。

    晚自习的时候大家都在埋头看书,有几个调皮男生在窃窃私语,小声议论着什么,李婷提醒了几次都不管用,气的脸色发白,最后还是班长苏建新站起来大声说了一句,那几个男生才老实下来,苏建新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李婷,心想57班还是我说了算,就算你李婷是学习委员又如何,照样没我的话好用。

    李婷看到苏建新挑衅的目光顿时心里烦闷,本来苏建新在班里就十分嚣张,而且自从自己上个学期拒绝了他的追求之后,他便怀恨在心,事事和自己针锋相对,李婷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可毕竟是个女生,影响力不大,很难和苏建新抗衡,经常被苏建新欺负的掉眼泪,却又无可奈何。

    对于班长和学习委员之间的矛盾,女生多半是支持李婷的,而男生却分成两派,一派是苏建新的手下,经常在苏建新的怂恿下故意捣乱,一派是和苏建新不对付的男生,心里同情李婷,可却都没有勇气站出来和苏建新对抗。

    黄国新看到苏建新欺负李婷,气的牙痒痒,但是也不敢跳出来挑战苏建新的地位,毕竟自己父亲只是城建局的副局长,而苏建新的父亲可是财政局的一把手,县领导跟前的红人,在古县也是横着走的人物,自己得罪了苏建新不要紧,要是让苏建新的父亲知道了,给自己父亲穿小鞋那就糟糕了。

    这时马军却忽然腾地一下占了起来,大摇大摆的往教室门口走去,苏建新眉头一皱说道:“马军,你干什么去?现在是晚自习时间。不准随便走动。”马军摸了摸肚子一脸苦色的说道:“我肚子疼想去厕所拉屎,大班长,你管天管地,别人拉屎放屁你也要管啊。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我就不相信你光吃不拉。”班里顿时一阵哄笑声,一些平时苏建新不顺眼的男生甚至还吹起了口哨,苏建新气的火冒三丈,站起身来伸手指着马军寒声说道:“马军,你不要太过分,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晚自习不允许随便走动,这可是张老师定的规矩。你要有本事找张老师说理去。”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从门口走进来正是张丽,张丽看到苏建新和马军对峙,有些剑拔弩张,沉声说道:“怎么回事?马军你说?”“张老师,我肚子疼想去上厕所,可苏建新就是不让我去,我都快憋不住了。”马军捂着肚子,似乎已经快要拉出来的样子。

    “那你还不赶紧去。”张丽瞪了马军一眼,知道事情肯定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不过也不想询问太多,等马军离开后对着苏建新语气冰冷的说道:“以后注意一下,怎么能不让别人上厕所呢,你这个班长怎么当的,一点道理都不懂。”张丽倒不是专门为了马军出气,而是早就看苏建新不顺眼了,这个男生学习成绩一般,而且权力欲望很强,这个班长的职务还是让自己父亲专门给校长打了招呼才定下的,张丽虽然竭力反对却只能无奈接受这个事实,只是一旦碰到机会就会趁机狠狠敲打苏建新一顿。

    看到苏建新被张丽训得满脸通红,却又不敢吭气的样子,李婷顿觉心里十分痛快,而且她也知道刚才马军是故意挑衅苏建新,让对方出洋相,难道马军是在帮自己出气吗,李婷芳心一颤,白皙的脸上渐渐透出一层红晕,也许马军不像自己想的那么无情。

    马军跑到厕所里撒了一泡尿,他刚才那么做的确是看不惯苏建新的小人行径,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生真不要脸,而且他也不怕苏建新会报複自己,毕竟现在张丽和他关系匪浅,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苏建新的父亲就算是财政局的局长,总不能去找一个商厦售货员的麻烦吧,那要是传出去也太丢人了。

    不过想到晚上的事情,马军又有些头疼,李雯让自己放学后到小花园等她,而张丽又让自己去办公室找她,似乎两个女人自己现在都得罪不起,只是马军分身无术,不能变出两个身体分头去应付张丽和李雯,马军想的脑袋都快炸了,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办法,急忙离开厕所往教室走去。

    走到教室门口,正好碰到张丽要回办公室,马军赶紧迎上去笑嘻嘻的说道:“张老师,您回去啊。”张丽扫了马军一眼澹澹的说道:“你不是肚子疼吗,这么快就没事了,我看你是装的吧,以后尽量不要和苏建军冲突,有什么事情先来找我,知道吗?”她这么说也是为了保护马军,毕竟自己只是一个班主任,到时候如果马军和苏建军矛盾升级,像去年那样真的再闹出什么大的冲突,自己也根本护不住马军,到时候马军再背上一个处分就不好看了。

    “我知道了,张老师。”马军点点头,忽然凑到张丽耳边小声说道,“您是心疼我,怕我吃亏,对吧。”“别闹,小心让人看到。”张丽脸色微红,有些慌张的看了看周围,幸好这个时间校园里人不多,瞪了马军一眼故作随意的说道,“待会下了自习,到办公室来找我。你上次补交的作文我看了,有点问题,我再帮你辅导一下。”“对了,张老师,我刚想起来,中午刘老师走的时候说,让我晚上放学去找她,说是有事找我帮忙。您看……”马军露出为难之色,这便是他刚才在厕所想到的办法,拿刘艳做挡箭牌,张丽肯定不好意思去问刘艳,自己可以先去应付李雯,然后再回来找张丽,打一个时间差。

    “哦是这样。”张丽沉吟道,“那你先去找刘老师吧,完了之后再过来找我。”心里却在嘀咕,刘艳这女人搞什么鬼,不过又一想,她老公不在身边,确实一个人生活也挺不容易的,不像自己老公就算再不靠谱,也比没有强,马军平时能够多帮帮刘艳的忙也好,免得其他男人趁虚而入。

    “我知道了,张老师。”见张丽果然没有怀疑自己的借口,马军心中大定,赶紧熘回了教室,刚坐到座位上,同桌就凑过来一脸佩服的说:“马军,你可真行啊,敢和苏建新作对,不过也不奇怪,你有张老师在背后撑腰,你不知道刚才张老师把苏建新训得狗血淋头,真是大快人心啊。”马军这才知道自己离开后发生的事情,心中一阵感动,张丽虽然看起来对自己不客气,可心里却是很在意自己,自己这么骗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可李雯那边抓住了自己的把柄,不去应付一下的确不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等到放学铃声一响,马军匆匆收拾东西就往教室外面冲去,他已经想好了,李雯那个风骚女人无非是想再和自己春风一度,自己速战速决,争取半个小时搞定李雯,这样也不会耽误自己去找张丽。只不过中午马军刚和曹梦做过,晚上又要连续和两个女人做爱,任务的确有点艰巨,可事已至此,马军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只是马军刚离开教室,就看到刘艳在门口等着,看到马军出来,马上迎了上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马军,我家里的热水器坏了,你能帮我去看一下吗?”马军一下子愣住了,不是吧,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自己和张丽说刘艳找自己有事,没想到刘艳真的找过来了,自己什么时候变成预言家了,现在怎么办?

    一个自己心仪许久的美艳人妻,一个风骚淫荡的性感老师,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熟妇班主任,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