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33)
    【第三十三章野心勃勃的李雯】周五的中午阴云密布,不时刮过一阵狂风,似乎正在孕育着一场暴风骤雨,路上几乎看不到了人影,几个穿着短裙的女孩簇拥在一起竟然有些瑟瑟发抖,似乎没有想到上午还艳阳高照的天气一瞬间就变得清冷了。

    只是此刻在三中办公楼二楼的一个办公室内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淫靡景象,在一张干净整洁的大床上,一个丰乳肥臀的中年熟妇正仰躺在床上,浑身上下不着寸缕露着雪白丰腴的诱人肉体,胸前两个雪白的大奶子随着身体上下移动而随意的摇晃着,荡出一阵乳浪,嘴里不时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而丰满熟妇的身前正跪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大男生,身上也是一丝不挂,把床上这个性感熟妇的两条白嫩丰满的大腿扛在肩上,几乎将对方的肥硕臀部给抬起来,正用自己比成年人还要粗长的大鸡巴在熟妇那肥美白嫩的肉穴中进进出出,发出一阵阵清脆的撞击声,忽然熟妇的身体开始剧烈抽搐起来,两条大腿蹦的紧紧的,硕大肥臀不停的摇摆着,两只手使劲抓着床头的铁杆,与此同时那个大男生也加快了频率,阴茎一下一下的深深在肉穴中抽插着,性器结合处淫水四溢,湿透了床单,很快男生发出一声呐喊,扑倒在那丰腴熟妇的雪白娇躯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脸上却露出无比舒爽的表情。

    那中年熟妇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看着依旧趴在自己丰满胸部回味的少年,心中涌起一阵疼爱,拿起旁边的一块毛巾擦着少年头上的汗水,有些责怪的说道:“你看你出了这么多的汗,累坏了吧,这几天学习这么辛苦,我说等到晚上吧,你偏偏现在就要,你现在可是长身体的关键时期,要懂得节制明白吗?”

    少年把脸埋在熟妇两座丰满的乳峰之间,一只手抓着一只大奶子肆意的玩弄着,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我知道了,张老师,你都说了好几十次了,我这不是高兴嘛,而且你说过我期中考试考好了要奖励我的。”

    这两人自然便是马军和张丽,今天上午刚刚宣布了期中考试的成绩,马军名列全班第八名,算是稳住了自己全班前十的位置,而且语文成绩是全班第一,全年级第二,算是没有给张丽丢人,但和李婷的成绩比起来就黯然无光了,李婷的成绩是班级第一,年级第一,而且除了语文之外,其余课程全都是年纪第一名,从此学霸的名号不胫而走,逐渐取代了班花的称号。

    苏建新这次考了第二十名,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成绩,而黄国新则一鸣惊人,从第四十名一下子蹦到了第十一名,几乎要挤入第一集团中,可以说是这次考试中57班最大的黑马,中午已经被一帮人拉着出去请客了,而马军则趁机偷偷跑到张丽的办公室索取奖励,张丽万般无奈下只好宽衣解带,和马军行那云雨之事。

    不过张丽也不是一味纵容马军,这个星期马军的确表现的很好,上课能够认真听讲,下课及时完成作业,自己给他辅导时也没有小动作,算得上是十分刻苦,自己也得适当给他一点甜头吃,免得这家伙闹情绪。

    为了不影响马军的学习,同时也出于保护好他身体的目的,张丽和马军反复扯皮了几次,最后不得不翻脸的情况才和马军定下了规矩,每周两个人最多只能做三次,如果马军表现好可以视情况奖励一次,如果表现不好则要扣除一次,结果马军为了多做,一天晚上竟然先后在张丽身上射了四次,搞得两腿发软几乎下不了床,张丽不得不又加了一条,每次最多只能射两次,幸好现在马军每次的时间最多只有十几分钟,不然张丽还要限制射精的时间了。

    想到自己当了二十多年老师,制定过无数严厉的班规,可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和自己的学生制定这样让人听了脸红的规矩,张丽有些感慨的抱着马军说道:“马军,你的第一次给了老师,你后悔吗?老师可是一个生过孩子的老女人了,没法和那些年轻老师比,你不会觉得吃亏吧。”

    “张老师,你可不老啊。我怎么看你越来越年轻了。皮肤也越来越嫩,这奶子也越来越挺了,我都快抓不住了。”

    马军笑嘻嘻的说道,现在他也有点摸着了张丽的脾气,张丽的脾气其实比刘艳的好琢磨,是不是生气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面冷心热,只要多说几句好听的慢慢的也就消气了,他怎么可能后悔呢,如果不是碰到张丽,自己又怎么会这么早就摆脱处男生涯,过上现在这样逍遥的性福生活呢,而且张丽在学习上还如此尽心尽力,马军对张丽只有感激之情。

    “你这家伙嘴巴越来越甜了,就会哄老师开心。”

    张丽果然眉开眼笑了,毕竟自己现在都四十多岁了,还能够让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如此迷恋,这对一个女人是最大的肯定,情意绵绵的看向马军说道,“老师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马军,我现在真的很满足,老师不奢望能一辈子和你这样下去,老师只想在这三年中好好陪着你,等你上了大学,会碰到很多合适的女孩,到时候你就把老师给忘了吧。”

    说着说着竟然有些伤感起来,眼圈也有些红了。

    “张老师,你别哭啊。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

    马军赶忙劝慰着张丽,动情的说道,“不管我将来去哪儿,您都是我最尊敬最爱的老师,我怎么可能把你忘了呢?”

    “马军,你能这么说,老师真的很高兴。”

    张丽眼中闪动着泪花,和马军亲吻在一起,两条滑腻丰满的雪白大腿和马军的粗壮大腿纠缠在一起,不住摩擦着,享受着男女肌肤相亲的快感,很快马军插在张丽肉穴中的大肉棒又开始勃起了。

    “你这家伙怎么又不老实了。”

    张丽马上感觉到肉穴内的变化,嗔道,“赶紧出来,下午还要上课呢,要不你下午又没精神了。”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丽姐,让我再弄一次嘛,我这次会很快的,不耽误功夫。”

    马军嬉皮笑脸的说着,长长的肉棒却已经在张丽湿滑的肉穴中开始用力抽插起来,感觉到张丽肥厚的肉壁包裹自己的龟头不断吮吸着,敏感的神经上传来一阵阵曼妙的快感。

    张丽被马军大肉棒插得花心舒爽,只得无奈再度迎战,用力抬着肥硕的臀部,迎合着对方肉棒的抽插,让马军的大鸡巴能够插得更深,房间内顿时又响起了她压抑的呻吟声。

    为了加快速度,马军毫无保留的冲刺着,每一次都把龟头拔到肉穴口的位置,再勐地插进去,狠狠的撞击在张丽的雪白的大肉臀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这样飞快的抽插了五六十下,龟头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很快又摇头摆脑喷出一股精液,当然这次的精液要少了很多,而且也没有那么粘稠。

    因为第一次做的时候,张丽已经被马军弄得泄了两次,所以这次她没有达到高潮,完全是为了满足马军的欲望,看到马军又趴在自己身上喘着粗气,有些心疼的说道:“你看你都累成这样了还逞能,每回都要射两次才肯罢休,你要是再这样,以后我们只能一个星期做两次了。”

    “张老师你别这么狠心啊。”

    马军从张丽身上爬起来,把软绵绵的肉棒拔了出来,在张丽面前晃动着龟头,笑嘻嘻的说道,“您要是不喂饱它,到时候它万一出去偷吃怎么办?”

    “你现在还长本事了,老实说你是不是把刘艳给偷吃了?”

    张丽脸色一沉一把揪住了马军的肉棒,冷哼一声说道,“难怪刘艳最近来的越来越少了,原来是心虚不敢见我。”

    “冤枉啊,丽姐,我们什么都没做。”

    马军被张丽抓住要害,动也不敢动苦着脸解释道,“我那是和您开玩笑的,我倒是想偷吃,可刘老师不肯啊,刘老师的脾气您也知道,她可没您这么好相处。”

    原来马军一直觉得张丽性格严厉,而刘艳温柔可亲,可接触时间长了才发现刘艳其实脾气也很大,只不过和外人从来不表露,所以给别人一种假象,自己一句话没说对就生气了,反倒是张丽看似严厉,可自己真想做点什么,最后张丽总是让步的那个人。

    张丽知道马军没有骗自己,她也算是比较了解刘艳了,很清楚刘艳现在矛盾的心态,既想迈出那一步,可还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所以才会表现的犹犹豫豫,难以捉摸,说白了刘艳就是太要面子了,放不下自己那高傲的身段,想到自己当初厚着脸皮勾引马军,张丽心中感叹,有时候女人就得不要脸一点才能得到幸福,患得患失只能是折磨自己。

    也许这个时候需要有人在背后推她一把才能让刘艳下定决心,只不过这个人绝不能是自己,张丽虽然和刘艳关系不错,可这种事情她也只能冷眼旁观,毕竟刘艳是有夫之妇,拉良家女人下水这种事有点缺德,她自己和学生偷情已经是荒唐了,如果还要帮马军去勾搭其他女老师那也太无耻了。

    想到这里,张丽放开抓着马军肉棒的手,叹了口气说道:“马军,我说过你和刘老师的事情我不过问,但不管将来你和刘老师发展到那一步,希望你能够好好对待她,不要让她为难,我们女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这一步,老师这么做也是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刘老师还年轻,她有顾虑也很正常,你对她要有耐心,明白吗?”

    “丽姐,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马军抱着张丽亲了一口说道,“您和刘老师都是我最爱的人,我会好好珍惜的,不会让你们失望,更不会让你们难过。”

    看时间不早了,张丽赶紧穿衣服整理被弄乱的床铺,看到床单中央那湿漉漉的一大片,心想自己昨天才换的床单又得拿回家洗了,看到马军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不由瞪了他一眼嗔道:“有什么好笑的,还不是你干的好事,赶紧回教室去吧,对了,晚上我有事,你别过来找我了。早点回家。”

    马军刚离开张丽的办公室,迎面刮来一阵狂风,吹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心想这是要下一场大暴雨啊,赶紧小跑着往楼下跑去,结果他前脚刚进了教室,就听到云层里滚过一阵闷雷,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三中的教室大部分都还是陈旧的老房子,一下雨屋顶就会漏水,老师和家长一直在呼吁改善教学条件,后来教育局拨了一笔款子用来建教学楼,却被上一任校长给挪用盖了办公楼,李建军上任后一直想再建教学楼,可却一直筹措不到足够的资金,只能一直搁置,把有限的资金用来引进人才,添置教学设施。

    马军的头顶上正好有一个漏水的地方,水落下来正好滴在他的课桌上,马军最后没办法干脆在课桌上掏了一个洞,让水穿过洞直接落到地上,心想等到下学期升到高二,换教室的时候自己一定要挑一个不漏雨的座位。

    窗户外正下着倾盆暴雨,讲台上头发花白的数学老师正在大声讲着一道题目,马军听着听着却有些心不在焉起来,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天和刘艳激情热吻的情景,本来他以为自己和刘艳之间的关系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白纸,只要自己用力一捅就能捅破,可却没想到挡在他和刘艳之间的不是白纸,而是一张弹性很好的薄膜,就像女人穿的丝袜一样,自己一用力觉得已经穿透过去,可一松手一切又回到了原状,让他怎么能不焦躁不安。

    不过张丽的话却让他顿时冷静下来,或许刘艳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吧,正如张丽所说的,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学生,无论是和张丽还是刘艳发生关系,将来一旦事发,大部分压力都会落到身为老师的张丽和刘艳身上,而马军更有可能被认为是无辜的受害者。

    想到这里,马军觉得自己太自私了,从来都没有替张丽或者刘艳考虑过,只是一厢情愿的想要得到对方的身体,满足自己的性冲动,嘴上说爱对方,可行动上却只为自己考虑,张丽并非没有看到这一点,只是一直在包容自己的自私和任性,而自己却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只要靠着一根大鸡巴,就能够彻底征服这个熟妇的身心,可自己真正为张丽做过什么呢。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马军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自己只知道一味索取,不懂得牺牲,那张阻挡在自己和刘艳面前的膜就永远不会消失,刘艳也永远不会对自己真正放心,更不会轻易把自己的清白之躯交给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两人的关系也只能永远停留在这种暧昧阶段,而无法真正实现零距离的突破。

    古县教育局的大会议室内,此刻正坐着几十名来自全县各中学的女教师,大部分女老师都来自于乡镇中学,年龄偏大,而且穿着打扮也很土气,相比之下年轻漂亮又穿着时尚的李雯和刘艳就更显得鹤立鸡群,引人注目了,就连台上头发花白的老教授的忍不住会多看两人一眼。

    县教育局显然很重视这次骨干女教师的培训,专门从市里请来了长期从事中学教育研究的老专家朱学文给学员讲课,朱学文是市师范学院的老教授,在教育系统名气很大,不过现在已经退休了,来古县做培训也算是发挥余热。

    “喂,朱教授刚才好像在看你啊。”

    坐在第一排的李雯悄悄捅了一下旁边正认真听讲的刘艳的胳膊,小声说道,“你的魅力可真大啊,连老教授都被你给迷倒了。”

    “哪有啊,你别胡说八道了。”

    刘艳脸色微红,皱着眉头看了李雯一眼,手上的笔却依然在飞快的记着笔记,有些担心的往台上看了看,生怕李雯的话会被朱学文给听到。

    自从职称评选之后,刘艳和李雯的关系和缓了很多,李雯的态度也没有原来那么刻薄了,每次见了刘艳都会热情的打招呼,刚开始刘艳还有些戒备,可渐渐的也觉得李雯是真的想和自己搞好关系,便也逐步改变了态度,没有原来那么冷漠了,毕竟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关系能处好自然是最理想不过了。

    虽然心里不齿李雯背着丈夫和冯昆偷情,但刘艳有时候也有点羡慕李雯的洒脱不羁,至少对方活的很真实,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而刘艳的高傲冷艳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手段,而非真的不介意,她无法做到马军的母亲宋萍那样一个人苦苦坚持,但也无法像张丽或者李雯那样勇敢的寻找自己的性福,始终挣扎在堕落的边缘。

    “好,这一部分就先讲到这里,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

    台上正在讲课的朱学文停了下来,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向台下的女教师门扫视着,可大部分人碰到自己的目光都有些难为情的低下了头,朱学文有些无奈,正要继续讲下面的内容,忽然第一排的一个漂亮女老师举起了白生生的胳膊,还冲着朱学文微微一笑说道:“朱教授,我可以提问吗?”

    “当然可以。”

    朱学文眼睛一亮,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胆大的女教师,问道,“你是哪个学校的?”

    “朱教授,我是古县三中的一名高中语文老师,我叫李雯。”

    李雯站起身来笑吟吟的说着,还故意把丰满胸部高高挺了起来,展示着自己曼妙的身段。

    纵然是年逾花甲的老教授朱学文也不觉有些目眩神迷,呼吸急促起来,轻轻咳嗽一声垂下眼帘说道:“好好好,你想问什么问题?”

    “朱教授,您刚才说老师不能高高在上,要把学生当做朋友一样交流。”

    李雯声音清脆,如同百灵鸟一般动听,“可是老师和学生距离太近的话,也容易产生不应该有的感情,对于这个问题您觉得应当如何处理?”

    台下的女教师听到这个问题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觉得李雯的问题有些出格了。

    旁边刘艳心里忽然一跳,李雯这个问题正好问到了她的心坎上,她现在和马军就属于这种情况,难道李雯发现了自己和马军的关系,有些慌张的看了李雯一眼,却又好奇的想要听听朱学文会怎么说。

    “李老师这个问题提的很敏感啊,当然我一时也很难回答。”

    朱学文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漂亮的女老师竟然提了一个很另类的问题,沉吟了片刻说道,“中学的学生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正处于人生中最懵懂也最好奇的年龄阶段,他们渴望探索一切未知的东西,当然也包括感情,我们不应当一味的认为这种感情是错误的,不健康的,而去简单机械甚至粗暴的制止,这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必然需要经历的阶段。”

    台下本来正在议论纷纷的女教师们也都露出了反思的表情,因为她们平时对于类似的问题的处理正如朱学文所说的一样,总是把学生当成了冷冰冰的机器人,不应该有人的感情,不要说学生对老师产生了感情,就是学生之间的早恋也都是当众训斥,把本来也许很单纯美好的感情扼杀在摇篮里。

    朱学文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当然了,作为老师我们也不能一味的纵容学生去探索,而要积极的引导,让学生明白感情是美好的但又是十分脆弱的,只有当他们长大以后思想成熟了才能更好的呵护这份感情,目前还是需要把重心放在学习上,所以我的观点就是在尊重学生人格的基础上正确引导其思想观念的成长,当然了要做到这一点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大家在平时的教学过程中慢慢摸索,逐步体会。但是要记住一点,你们都是为人师表的人民教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个道摆在第一位,道指的是道理,也包括道德,我就说这么多吧。”

    “谢谢朱教授。听了您的话我真是受益匪浅。”

    李雯妩媚一笑,轻轻坐了下来,看到周围的女老师还在对自己指指点点,心中不由冷笑,这些土包子懂什么,她故意提这个问题就是想在朱学文心中留一个深刻印象,虽然朱学文已经六十多岁了,比宋启航还要大很多,可人家毕竟是教育界的泰山北斗级人物,据说市教育局局长都曾经是朱学文的学生,要是自己能和这个人拉上关系,不比每天和冯昆这样的男人混在一起强吗。

    刘艳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同事会有如此深的心机,只是觉得李雯这个人爱出风头,但心眼不坏,她还想着朱学文刚才说的话,自己和马军的关系经过那天晚上的一个吻已经明朗化了,只要一个小火苗就能点燃两人心中的欲望,这几天刘艳内心一直在躁动不安,犹豫着要不要踏出那一步,可听了朱学文的话,她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很可耻,不配做一名人民教师,李雯再不要脸,人家也没和学生偷情,自己要是和马军发生关系,岂不是比李雯更加不堪。

    发邮件到<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培训结束后,朱学文起身在几个教育局的工作人员簇拥下往门外走去,李雯咬了咬牙追了上去,片刻之后手里拿着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神采飞扬的走了回来,心想今天这个培训班还真是大有收获,如果自己能搭上朱学文这条线,以后就不用总看冯昆的眼色了。

    学员们也都纷纷走出会议室,刘艳和李雯两人也跟着人群往外走着,看到教育局办公楼里陆陆续续有人下班回家,李雯有些感慨的说道:“还是人家局里上班的好啊,每天这么清闲,哪像我们当老师的,收入不高还这么辛苦,刘艳,你就没想过找找关系调到局里来,以你的条件到时候肯定是局里的一枝花啊。”

    刘艳却笑着说道:“我可没这么想,我觉得当老师挺好的,每天都和学生打交道,反而比较简单轻松。”

    这是她的心里话,即便是三中,老师之间的勾心斗角也是常有的事情,要是到了教育局这种情况只会更严重,自己又不是那种爱琢磨的人,根本适应不了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还是简简单单做个老师就挺好的。

    李雯却撇了撇嘴巴,似乎不太相信刘艳的话,以刘艳的长相身材怎么会甘心一辈子当个普通老师,至少自己是不想再过这种掰着指头过日子的生活,可是老公只是个普通上班族,老实本分,不懂得投机钻营,看起来熬到退休也当不了一个副科长,也只能靠自己想办法了。

    对于冯昆,李雯已经有了甩掉对方的念头,虽然她这几年从冯昆身上也得到了一些好处,可冯昆毕竟也只是个普通老师,就算他有当教育局副局长的舅舅帮忙,五年内他最多也就是混个三中的副校长,自己真想调到教育局还不如直接找冯昆的舅舅上床管用。

    不过从李建军身上李雯也吸取了教训,自己太过主动只会降低自己的身价,让男人觉得自己是廉价的货色,看人家刘艳一直端着架子,从来没有好脸色,可那些臭男人却舔着脸往跟前靠,要说起来这男人就是贱骨头,越是吃不到越惦记。

    两人走出教育局大门,外面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刘艳没有带伞正发愁怎么回家,李雯却笑着说道:“回什么家啊,你忘了今晚咱们教研室的人一起吃饭了,我们正好打车去饭店。”

    刘艳啊了一声才想起来,上午的确听张扬说了一声,说是陆启航想请教研室的人吃饭,地点在天府饭店,只是当时刘艳正准备去上课,所以没留心,便随口问道:“陆主任怎么想起来请大家吃饭了,这不年不节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那还用说嘛。”

    李雯得意一笑,神秘兮兮的凑到刘艳身边说道,“据可靠消息,学校领导正在考虑调整中层管理人员,陆启航这个教研室主任有点危险,他这是想收买人心啊。”

    “不会吧,陆主任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换掉他?”

    刘艳顿时大吃一惊,她平时不喜欢和同事谈八卦,所以学校里很多消息她都不知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教研室主任可不是你干的好就能一直让你干的。”

    李雯一面看着路上有没有出租车,一面和刘艳解释道,“第一要上面有人罩着你,第二还要手底下这些人捧着你,而且还不能挡了别人的道,陆启航肯定是上面的关系没走通呗,所以临时抱佛脚想笼络一下咱们这些老师,可惜没什么用。”

    “可我觉得陆主任当主任挺好啊。李校长应该很了解他的。我看肯定是谣言。”

    刘艳忍不住说道,心里感慨说起来这教研室主任根本算不上什么官,就这样大家还争得头破血流,无非是看重那点隐形的权利,很难想象如果更高的职务那种争斗会是什么情形,从这个角度看,李建军能够稳坐三中校长十几年确实有他的能耐。

    “切,你以为李建军是什么好人嘛。”

    李雯瞟了一眼刘艳,心想这个女人不知道是真单纯还是假正经,冷笑着说,“他们这些当领导的和我们普通老百姓想的不一样,你觉得谁有能力谁上,人家想的是谁能给我好处我让谁上,明白吗?这调整干部的风声放出去,大家还不赶紧去给校长送礼啊。我看今天晚上校长家门口肯定人很多。”

    这时忽然一辆桑塔纳缓缓在两人身前停下,李建军从车窗探出半个脑袋笑呵呵的说道:“培训班结束了吗?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李校长…”

    李雯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对方听到自己的议论没有,赶紧陪笑着说道:“我们刚从教育局出来,正准备打车去天府饭店,我们同事聚餐。”

    “那上车吧。”

    李建军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旁边没吭气的刘艳很随意的说道,“我正好也去天府吃饭,现在下雨不好打车,我顺路送你过去吧。”

    “那谢谢校长了。”

    李雯笑嘻嘻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又伸手招呼刘艳,刘艳本不想坐李建军的车,可看到李雯已经上去了,也不好表现的太不近人情,犹豫了一下也上了车。

    “对了,你们今天培训班感觉怎么样啊?”

    李建军踩下油门,缓缓驶离教育局门口,看到李雯和刘艳都显得有些拘谨,便随便找了个话题。

    “李校长,我感觉自己今天的收获特别大。”

    看到刘艳没有说话的意思,李雯顿时觉得机会来了,笑吟吟的说道,“人家专家讲的的确是鞭辟入里,发人深省,李校长以后再有这样的活动,能不能还让我们两个参加啊。”

    “呵呵,这个就要看你们以后的工作表现了。”

    李建军透过后视镜看到刘艳低头不语,却更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味道,没有正面回答李雯的问题,“只要你们表现好了,以后这样的培训机会只会越来越多,只不过是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提供的,就看谁能抓的住了。”

    同样一句话,但不同的人听了却有不同的感受,李雯是感同身受,她便是那种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的人,不管冯昆也好,陆启航也好,还是朱学文或者李建军,只要对她有帮助的,她都会想办法去接近利用,自己不往上靠,自然有别人会靠,可旁边的刘艳却觉得李建军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再犹豫了,自己不愿意,可像李雯这样的女教师还有很多,说不定他哪天就改变主意了。

    “好了,你们先进去吧,我找个地方停车。”

    李建军把车开到天府饭店的大门口,扭头对着两人笑道,“待会我有时间的话,过去和大家喝一杯。”

    “那我们就恭候校长大驾了。”

    李雯笑嘻嘻的说道,和刘艳下车了往饭店大门里走去,忽然旁边一个人匆匆走过,撞了李雯的胳膊一下,差点把她背的包给撞掉,李雯眉头一扬说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走路不看人啊。赶着投胎啊。真是的。”

    说着用手轻轻揉着胳膊,旁边刘艳也是微微皱起眉头,觉得那人太鲁莽了。

    那人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听到李雯的话正要发作,回头看到李雯却是愣住了,再看到刘艳更是眼前一亮,马上换上笑脸说道:“两位美女,不好意思,我刚才想事没看到二位,真是抱歉,不知道两位美女芳名啊,这是我的名片,改天我请两位吃饭赔罪怎么样?”

    说着拿出两张装饰精美的名片递给刘艳和李雯。

    “古县城建局副局长兼城建公司总经理黄守业。”

    李雯拿着名片小声念着,见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中年人竟然是城建局的副局长,顿时态度大变,笑吟吟的说道,“原来是黄局长啊,没关系,您太客气了,我叫李雯,是三中的老师,这是我同事刘艳。”

    这几年古县正在进行县城改造,城建局可是很有油水的单位,尤其是城建公司更是承揽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县城改造工程,作为城建公司总经理的黄守业每天经手的资金经常有几百万,可以说是炙手可热,相比而言同样是正科级单位,教育局就显得寒酸多了,一年的办公经费也不过几十万。

    黄守业正想着怎么和两个漂亮女老师要联系方式,忽然看到饭店门口停下一辆奥迪车,车门开启,一个穿着白衬衣黑裤子的中年男子快步走进大厅,后面跟着一个秘书打扮的年轻人,两人都是目不斜视,匆匆往电梯方向走去,黄守业一见脸色大变,顾不上和美女搭讪,弯着腰小跑着追了上去。

    李雯和刘艳面面相觑,不知道刚进来的中年男子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让堂堂一个城建局的副局长如此紧张,李雯却是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彷佛是一条美女蛇遇到了更为诱人的猎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