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豪乳老师刘艳 > 豪乳老师刘艳 第二部(35)
    【第二部第三十五章自慰】2019-03-18不过刘艳穿好了内裤,想了想却没有继续戴乳罩,因为白天一直戴着乳罩,对乳房是一种束缚,平时刘艳回到家里总是会把乳罩给脱了,让乳房能放松一下,刚才犹豫一下也是考虑到今晚家里多了一个人,可随即一想马军也不是外人,而且自己的乳房也早被对方给摸过了,再遮遮掩掩的没意思,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他看呢。

    刘艳穿上睡裙,回头看到马军有些失望的表情,不由心中暗笑,刚才她是故意没有关门,还当着马军的面换睡衣,一方面是因为马军已经看过了她的裸体,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另外一方面却是为了打消马军的好奇心。

    有句话说距离产生美,越是神神秘秘的不让人看,越会让人有窥视的欲望,刘艳想着趁着这两天和马军单独相处的时机,索性让他看个够,也许他就不会总是惦记自己的身体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这番苦心马军能不能领会,刘艳微微叹息一声,走出了卧室对着马军说道:“马军,今晚你先在沙发上凑合一晚上,等明天我把客房收拾出来,你再过去睡。”

    刘艳家里有两间卧室,刘艳现在住的主卧室比较大,还有一间面积很小的客房,但却一直没人住,堆满了家里的杂物,这两天上班刘艳也没时间收拾,只能等周末再收拾了。

    马军没说话,却盯着刘艳看着,刘艳刚才换了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裙,那睡裙质地极好,如同绸缎一般光滑,柔软贴身,显露出刘艳凹凸有致的玉体,黑亮顺直的秀发散落在雪白香肩上,散发着好闻的洗发水味道,两条玉臂光洁如玉,柔若无骨,随意垂落在腰间,睡裙的领口开口比较大,可以看到两座高耸玉峰丰满挺拔,呼之欲出,中间被挤压出一道深深的乳沟,随着呼吸那饱满乳肉微微晃动,睡裙下摆很短,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那浑圆高翘的肥臀更是肉感十足。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刘艳穿睡裙的样子,可马军依然无比痴迷,和张丽、曹梦或者李雯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会下意识的和刘艳比较,可面对刘艳的时候,他心里却想不到任何其他女人,在他心里,刘艳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吭气呢?”

    刘艳瞥了马军一眼,一双杏眼顾盼生辉,樱唇娇艳,越发让人想入非非。

    马军瞥了一眼主卧的大床,笑嘻嘻的说道:“表姐,这沙发太软了睡着不舒服,你床那么大,要不我和你一起睡得了,反正也没人知道。我们晚上还能聊聊天。”

    “你想的倒挺美的。要么你就睡沙发,要么你就回家睡去吧。”

    刘艳当然知道马军在想什么,她可不敢让马军和自己睡一起,她自己是久旷之躯,马军又是刚尝到性爱滋味,简直是干柴烈火,到时候真要发生了关系,她不但对不起丈夫,更没办法和马军的母亲交代,宋萍让自己照顾她儿子,那是对自己十分信任,自己可不能监守自盗。

    “得了,那我还是睡沙发吧。”

    马军也知道自己睡卧室的希望不大,垂头丧气的说道,瞟了一眼卧室那张诱人无比的大床,哎,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睡到那张床上去。

    刘艳拿了一个枕头和一床毛毯放在沙发上,然后笑眯眯的对着马军说道:“好了,你就老老实实在这儿睡吧,待会洗个澡早点休息,我回卧室了,祝你做个好梦。”

    说完便扭身回了卧室,还把门轻轻掩上。

    能睡好就见鬼了。

    马军无奈的想着,抱着毯子歪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脑中想着刘艳那乳挺臀翘的身材,下体不觉有些发涨,心里琢磨着怎么才能爬到刘艳的床上,要不就说自己胆小,不敢一个人睡,或者说自己睡不惯客厅,似乎理由都不是太充分。

    忽然马军眼睛一亮,想到下午放学时张丽和自己说过的话,找到一个不错的借口,便马上从沙发上跳起来,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说道:“表姐,你睡了吗?”

    “没睡呢,你进来吧。”

    里面很快响起刘艳有些慵懒的声音。

    马军推门走进卧室,看到刘艳躺在大床上,背靠着靠垫正拿着一本书在看,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迭放在一起,在灯光的映衬下,散发着象牙般白皙的光泽,睡裙里面一对大奶子高高耸立着,倔强的想要从领口钻出来,因为没有戴乳罩,马军透过单薄的黑色真丝睡衣能够看到那两粒红艳艳的乳头,如同花生米一样顶起两个凸起,让人很想扑上去吮吸几口。“马军,怎么了?”

    刘艳放下手里正看着的一本《呼啸山庄》,有些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马军。

    “表姐,这么早我睡不着,我想和你借本书看看,最好是作文方面的。”

    马军眼睛在刘艳凹凸有致的身上逡巡着,嘴里说道,“张老师说过段时间学校有作文比赛,我想找点资料看看。”

    “哦,我帮你找找吧。”

    刘艳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作文比赛的事情,前几天陆启航还专门开会提过,让各个班的语文老师都要精心准备。

    她起身走到对面书柜前,找了一会翻出一本高中作文辅导集来,递给了马军说道:“你看这本吧,这里面都是全国各重点中学优秀作文,而且每篇作文后面还有分析和点评,应该是最适合你这个阶段看的,张老师说你的文笔已经很不错了,就是还欠缺一点深度,你可以找一些写的比较有深度的文章好好琢磨琢磨。”

    马军接过书,却没有马上离开,反而笑嘻嘻的说着:“表姐,我能不能在你这儿看书啊,客厅的灯光有点暗,而且要是有不懂的地方我也可以随时问你。”

    “那好吧。”

    刘艳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同意了,当然她心里很清楚马军的用意,不过马军找的这个借口让她无法拒绝,而且刘艳也希望能用这种手段引导马军去学习。

    刘艳家的主卧面积比较大,一进门正对的就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右手边是一排衣柜,左手边则是梳妆台和电脑桌,马军要想看书要么像刘艳刚才那样躺在床上用床头灯看,要么就要去电脑桌前用台灯看。

    马军当然是想去床上看了,可以他对刘艳的判断对方肯定不会答应了,所以干脆没提,直接去了电脑桌前打开那本作文集,认真看了起来,最起码也要做个样子出来,不过打开书看了几页,马军发现这本书的内容的确很不错,慢慢的竟然看了进去,嘴里也下意识的念念有词起来。

    刘艳回到床上继续看自己的书,时不时的用余光打量着马军,见到对方果真在认真看书,芳心有些惊讶,她还以为马军要借书看只不过是装样子呢,看着马军那认真学习的脸庞,刘艳露出欣慰的笑容,这孩子懂事的时候还真的挺让人喜欢的。

    平心而论,张丽能够和马军发生关系,恐怕更多的是因为马军的确有一种让女人心动的气质,而不仅仅是他那根比成年男人还要粗大的阴茎。

    自己有时候觉得马军幼稚,那是因为她不自觉的把马军和成年人来比较。

    其实在马军同年龄的男生中,马军已经算是够成熟稳重了,在冯昆骚扰自己的那段时间,也只有马军一直站在自己身前保护自己,却从没有奢求过自己的回报,对这样一个男生,刘艳忽然觉得自己过去对待马军是不是有些苛刻了。

    想到这里,刘艳看着马军的眼神也透出一丝温柔和内疚,马军想要得到自己的身体其实机会很多,那几次刘艳和马军亲密接触的时候,刘艳几乎已经放弃了抵抗,只要马军态度再强硬一点再坚决一点就能占有自己,可他却害怕自己生气,而不敢越雷池一步。而在那个让刘艳刻骨铭心的晚上,面对昏迷不醒完全赤裸的刘艳,马军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整整一晚上守护着对方,就冲这一点,刘艳相信没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刘艳内心深处对马军的戒备和怀疑才慢慢放下,真正接纳了马军,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结婚了,而且自己又是马军表姐这层关系,刘艳也许已经和张丽一样半推半就的让马军彻底占有了自己的肉体,毕竟和马军这样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做爱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单纯从性爱角度考虑,男性年龄比女性小一些其实是最佳组合,毕竟随着年龄增长,男性的性功能是在不断衰退,而女性的欲望则是在不断增加,这也是很多中年夫妻性生活不和谐的原因,虽然刘艳和丈夫刚结婚没几年,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可两人也不再像一开始那么激情如火了。

    想到昨天中午张丽和自己描述她和马军做爱的细节,刘艳也不由有些动情,感觉小腹处一阵火热,两条雪白大腿不安的轻轻摆动着。

    她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正在认真看书的马军,轻轻咬了咬红润的嘴唇,从旁边拽过毯子盖住了自己的身子,然后把手伸进了毯子,撩起了自己的睡裙,隔着内裤在肉缝上用手指轻轻揉动起来,这个寂寞难耐的性感少妇,竟然当着马军的面开始偷偷自慰起来。

    可隔着内裤总是觉得不过瘾,刘艳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马军,这家伙怎么还不去睡觉,要不然自己就能脱了内裤痛痛快快的发泄了,看对方看的入神的样子却又不忍心催促对方,早知道如此刚才就不应该让马军留下来看书,现在搞得自己不上不下的难受。

    刘艳本想忍耐一会,等马军离开后再继续自慰,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里有异性的原因,她体内那澎湃的欲望久久不能平息,反而越发强烈,刺激着她的神经,大腿根部也越来越痒,身体也下意识的开始扭动起来。

    看到马军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刘艳终于忍受不了体内浴火的刺激,轻轻伸手把床头灯调暗了,然后又把毛毯盖在自己身上,侧过身去这样即便是马军无意中抬头也很难察觉自己在干什么。

    做完这一切,刘艳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到已经有些湿漉漉的内裤里,用手指揉着肥厚的阴唇,那一瞬间酥痒消失的美妙感觉让她几乎要呻吟出来,她强忍着阴唇被拨弄时传来的快感,把手指慢慢伸进了肉穴中搅动起来。

    刘艳一边揉着自己丰满的乳房,一边用手指扣着肉穴,也许是因为马军在自己身边的缘故,感觉比往日自慰时更加敏感刺激,肉穴里涌出一股股淫水很快打湿了手指,而那澎湃起伏的快感也将她逐步推向了巅峰。

    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喷发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椅子一阵响动,似乎是马军站了起来,顿时心里一惊,赶紧把手指从肉穴中伸了出来,身子却一动不动,闭上眼睛装睡,希望马军发现自己睡着了能够赶紧离开。

    只是半天却听不到马军的动静,刘艳心里觉得奇怪,难道马军看到自己睡觉便悄悄离开了,正要起身查看,却听到马军站在自己身后小声喊着自己,刘艳赶紧屏住呼吸,等着马军离开卧室,其实刘艳并没必要装睡,就算她醒了马军也未必会发现她自慰的事情,只不过她做贼心虚,不敢面对马军,却反而给了对方可趁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