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643章 给你看个大宝贝
    七族老在寒气凉风里抱着冰冷的墓碑,许久过后,才梳洗一番,走出府邸。

    却说武道场,东陵鳕站在玉台宣布武道比试的前十人。

    切磋比试结束后,是订婚宴,等订婚宴完成,才颁布奖赏。

    隋灵归与诸位青莲人物,合力打开武道登天烽。

    一层一层的金色台阶从玉台开始往上延伸,九十九曾金阶之上,是武道登天烽的入口。

    订婚一宴,东陵鳕与夜歌需要披着喜袍,牵着红绳,一同踏步九十九道金阶,在武道登天烽,接受千族的贺喜,观望灵蝶飞舞。

    隋灵归劝说东陵鳕穿上喜袍,东陵鳕固执的很,不肯换掉。

    “订婚之宴,你身为喜宴之主,应着喜庆红袍。”隋灵归道。

    东陵鳕:“喜宴不喜,何得喜庆?”

    简简单单四个字,听得隋灵归微微怔愣,听在轻歌耳中,心脏却是不由自主微微下沉。

    喜宴不喜……

    他不高兴。

    那侧,夜歌凤冠霞帔而来,听见东陵鳕无情冷酷的回答,才扬起的唇角,刹那间又垮了下去。

    “我没见过你穿红袍,你去试试。”轻歌说。

    “好。”

    东陵鳕一抬手,转而望向隋灵归,“红袍在何处。”

    隋灵归:“……”她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东陵鳕也不为所动,这姑娘轻轻松松一句话就能解决吗?

    夜歌见东陵鳕去换红袍,心内高兴,可知道是轻歌所劝,夜歌的心再次扭曲。

    若她所言东陵鳕都会听,隋灵归亦会是她的依靠,她又何必出卖肉体虚与委蛇?

    夜歌眼眸红了一大圈,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攥着。

    今是大喜之日,她怎能悲哀?

    她不能让千族看了笑话,她要高高兴兴,仪态风光。

    这是她踏步巅峰的开端,她一定要博得满堂喝彩,叫以往所有看不起她的人大跌眼镜。

    一侧,轻歌与神女坐在一起。

    “如何了?”轻歌问。

    神女点头,“很快就好,你打算公布了?”

    轻歌双腿优雅交叠,端起一杯酒,轻呷了一口。

    轻歌砸了咂嘴,道:“不急,好戏,这才刚刚开始。”

    听到轻歌的声音,神女情不自禁打了个抖儿。她有种预感,夜歌要遭殃了。

    到现在,她都没有摸透夜轻歌到底打算在这一场订婚宴上做什么事。

    “万幸,我们不是敌人。”神女轻声打趣儿。

    “若有朝一日,我们为敌呢?”轻歌问道。

    神女蹙眉,睁大淡绿翠玉般的眼眸望着轻歌,放在权杖上的手加重了力道。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请你,杀了我,不要犹豫。”神女苦笑。

    “为何?”轻歌挑起眉尾。

    “因为,我也会杀了你的。请你在我下手之前,摧毁我的生命。”

    “……”

    静默。

    死一般的寂静。

    俩人相视,彼此无言。

    轻歌握着酒杯的手顿住,凝滞在半空。

    片刻,轻歌英姿飒爽,和煦的笑,把剩下的酒水一饮而尽,“不要有那么一天。如果有,我不会留情的。”

    “我也不会,留情,是对对手的侮辱。”神女说道。

    不知为何,轻歌只觉得这话题格外沉重,超乎了想象的沉重。

    二人谈话时,换上一袭红袍的东陵鳕从武道场外围走来。

    “青莲王!”有人高呼。

    轻歌与神女同时间看过去,便见俊美妖孽的男子,徐徐而来。

    血红的袍子,衬得他明艳妖冶,五官精致,眉目如画。

    那一双眸,像是盛满了寒冬的雪,只剩下无尽的冷。

    他跨步而来,踏碎一夜的星光,成了无数少女的梦中情郎。

    他站在武道场的中央,一眼就看向了人群中的女子。

    东陵鳕咧开嘴笑,山河日月,半壁天下,皆在他的身后。

    数千人中,他犹如晨星夜月,是最瞩目的那一个。

    这一刻,他惊艳了千族人。

    就连隋灵归呼吸都是一窒。

    轻歌放下了酒杯……

    东陵鳕身着红袍,与姬月、墨邪全然不同。

    墨邪潇洒恣意,姬月邪佞乖戾,东陵鳕则穿出了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感觉。

    夜歌看见东陵鳕,满眼都是惊艳之色,激动到呼吸急促,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东陵鳕看。

    她还记得,初见之时,这个男人神志不清,坐在无人的宫殿,怀里抱着一只猫,神情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她一见钟情,奈何他冷漠无情,故而让她走上错路。

    夜歌想起了那张脸,睡在她身边的男人,一脸的油腻,满下巴的胡渣,在她身上翻来覆去……

    夜歌忽而想干呕。

    夜歌沉住气。

    她看见东陵鳕正朝她走来。

    近在咫尺的那一刻,夜歌心脏好似都忘记了跳动,她笑得开心,朝着东陵鳕伸出了手。

    然而,东陵鳕彻彻底底的无视了她,快步径直走向轻歌。

    站在轻歌的面前,东陵鳕展开了双手,湛清的眸望向了轻歌,“好看吗?”

    “好看。”轻歌点头,由衷称赞。

    旁侧,神女这一眼,再也挪不开了目光。

    才沉寂的心,又开始躁动。

    这样美好干净,如一块翡玉的男子,谁人不喜?谁人又不想嫁?

    神女失魂落魄,眼神黯淡,在心里轻轻回了一声:好看。

    她知道,东陵鳕只在意夜轻歌的目光,并不愿知道她如何想。

    “王,该踏步登天烽了。”隋灵归笑道,感激地看了眼轻歌。

    东陵鳕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可怜巴巴地看着轻歌,“我腿疼,走不动了。”

    轻歌扶额,愈发无奈,都多大人了,还找这么蹩脚的理由。

    “王……”隋灵归脸都变了,又看了看轻歌,希望轻歌继续劝说东陵鳕。

    “等你下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好不好?”轻歌灵机一动,说。

    东陵鳕眸光微亮,“好。”

    说罢,东陵鳕朝金阶走去,走了数步,发现有人在喊他。

    东陵鳕停下来活头望向隋灵归,又怎么了?

    隋灵归干咳一声,指了指被遗落的夜歌,“王,你该与准王后一同上去。”

    东陵鳕冷冷地看着夜歌,“翠花姑娘自己没有脚?”

    众人:“……”

    这……是咋个回事呢?

    轻歌揉了揉眉心,真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