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644章 死骨傀再现!
    夜歌黑着脸走上金阶,东陵鳕在阶梯之上等她。

    身着红袍的男子,温文尔雅,冷峻倨傲,一双眼湛清如水。

    夜歌的心疯狂跳动。

    这般温润如玉的男子,谁人不想拥有?不想成为他的妻?

    夜歌呼吸骤然急促,双眼紧盯着东陵鳕,再也无法去看其他的男子。

    如若东陵鳕回头看她,她可以不计前嫌,摒弃杂念,当一个凤仪天下的青莲王后。

    夜歌期待地望着东陵鳕的背影,怀揣着雀跃的心情,激动地提着喜袍衣摆,戴着珠钗凤冠,一步一步走上去。

    眼前男子颜如冠玉,俊逸似风,像是冬日里最大的寒潮,猛烈撞击她的心弦。

    夜歌眼眶微红,走至东陵鳕身旁,正要伸出手挽住东陵鳕的臂膀,怎知东陵鳕丝毫没有与她并肩而走的意思,在夜歌跟上的瞬间,快步往前,转眼就把夜歌甩出了一大截的距离。

    夜歌望着落空的手,眼眸微微睁大,适才的欢愉盼望,须臾便被愤恨取代。

    那恨意在骨子里流动,阴暗毒辣的像是生活在夜里的蛇蝎。

    夜歌一怔过后,昂首挺胸,戴着沉重的风光,披着大红的喜袍,企图走出凤临江山的架势。

    千族来贺,万人目光,在她期盼已久的这一天,绝不能狼狈落魄。

    她要风光,她要告诉这全天下人,她李翠花来自山野又如何,还不是人人敬拜的青莲王后?!

    终有一日,她要将那些与她为敌的贱人,全部踩在脚下,狠狠踏碎他们的骨头,放干了鲜血!

    夜歌涂脂抹粉的脸部微微抽搐扯动了几下,她挑起细长的眉,踩着莲花步,步步生莲去往更高层。

    夜歌的手轻放在小腹上,走至第十阶时,夜歌停下脚步,俯瞰这片大地,睥睨着千族之人。

    夜歌的唇角勾起了属于胜利者的微笑,轻抚小腹的手有节奏的拍着,纤细的长指上戴着象征着尊荣的玉戒。

    最后,夜歌的目光与轻歌交汇,俩人的视线,在风静的一瞬,碰撞!

    夜歌笑容满面,轻歌轻晃酒杯,忽而,轻歌笑了,那笑容里是毫不掩饰的不屑。

    那一瞬,夜歌几乎维持不住自己的雍容,几近狰狞。

    “如何?”轻歌低声问。

    神女坐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夜歌,良久,答道:“快了,你要他来揭穿李翠花的真面目?”

    轻歌手握酒杯,清贵优雅,唇角微勾,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非也,是要他来给灭顶一击。”轻歌不再望着夜歌,她嫌辣眼睛。

    轻歌低头垂眸,看着杯中酒水,微起涟漪,倒映出九十九曾金阶,和那金阶上的男子。

    “神女。”

    “嗯?”

    “他太美好了,以至于,只有你在他身旁,我才安心。但这一番话又很自私,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去劝说你……”她怕耽误了神女,与其找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倒不如成为青后。

    神女微微一笑,“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他眼里,只有你。”

    神女的眼神,像是被熄灭的烛火,一刹那便暗淡了下去。

    ……

    不知不觉,夜歌已经走上三十层金阶。

    当走到九十九道金阶,这漫天的飞禽灵兽,都会来舞蹈助兴,无数青莲人,都要下跪臣服。

    东陵鳕非常积极,健步如飞走的很快,他巴不得一口气飞上去,走完之后,就可以去找轻歌看大宝贝了。

    谁能想到,世人崇敬的青莲王,竟这般天真。

    四十层……

    五十……

    七十……

    八十……

    夜歌眼眶微红,蓄满了热泪。

    激动的心情无法控制。

    还有十九层金阶,踏步之后,便是她人生的转折点。

    她要开启新生了,要彻底丢弃李翠花的身份。

    她是夜歌,是青莲王后,她将要以此在征途之初,书写她的一代传奇。

    夜歌走的速度慢了下来。

    她要好好欣赏这天地的风景。

    黎明即将破晓,淡淡曙光笼罩下的云霞,那般绚丽多姿。

    金阶下方,神女眉头愈发的紧蹙,她有些焦急,转头看向轻歌,却见轻歌从容镇静,淡然若初。

    她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在下怎样的一盘棋,如今她能够做的,唯一等待。

    且,相信夜轻歌!

    “到了!”神女说道!

    轻歌摇晃着酒杯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去,夜歌已经走到九十八道金阶,距离最后一道,只差一步。

    轻歌扬起俏脸,眼底绽放了极致摄魂的笑。

    在夜歌迈起右腿的一瞬间,轻歌红唇微张,玉手轻抬,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咽喉滚动,醇香在齿。

    魇,祝我好运。

    轻歌笑靥如花。

    ……

    夜歌望着那最后一道金阶,右脚抬起落下之时,突然妖风大作,喜袍鼓荡。

    夜歌站在高空,瞳眸紧缩起来。

    她的喜袍之上出现了许多裂缝,一道道红光从身体里迸射而出。

    红光之中,一根根森白的骨头搭建在一起,直到成为了一个人形。

    定睛看去,是轻歌此前遇到的死骨傀,那个小女孩的模样。

    “那是个什么东西!”轻歌大喊。

    神女怔了之后,急忙反应过来,惊呼:“那不是死骨傀吗?”

    “死骨傀?怎么可能是死骨傀,死骨傀怎么可能在准王后的身上?!”轻歌惊讶。

    神女倒吸一口凉气,“谁能想到准王后光鲜亮丽之下,竟然圈养死骨傀。”

    “……”

    旁人还来不及震惊,轻歌与神女一唱一和倒是把话给全部说完了。

    死骨傀的出现,叫所有人震惊骇然。

    当年,颁下规矩的人可是青莲太祖,禁止千族内所有人沾染与死骨傀有关的一切。

    而今众目睽睽之下,一个死骨傀竟然从青莲准王后的身体里跑了出来。

    “死骨傀……”夜歌望着面前的死骨傀,嘴巴张大,惊得说不出话。

    “不……不……我不知道什么死骨傀。”夜歌失声喊道。

    怎么会怎样,第九十九道金阶分明就在眼前,可任由她如何使力都走不上去。

    她当然知道死骨傀,用来杀害姬美丽的。

    可她怎么都不明白,这死骨傀为何在她的身体里?

    并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知不觉跳出来?

    阴谋!

    绝对是阴谋!

    夜歌双眼赤红的可怕,突然瞪向金阶下方盈盈而笑的轻歌。

    是她!

    是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