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小说 > 江湖路上颜如玉 > 江湖路上颜如玉(02)
    江湖路上颜如玉(二)2019-05-24从婉儿那儿出来,我独个儿回去财务公司那辨公室,反正贵利荣今天不在,不用看到他的死样,我身上没钱,也没别的地方可去。

    开门进去,贵利荣的手下都不在,我却惊喜的看到雯姐坐在办公卓后面。

    她看到我进来,朝我温柔的一笑。

    我看现在无人,连忙快步的走到她身边。

    我正要开口,雯姐已低声道:“我知道你想问甚么,这儿不方便。”

    说完在她的手机上拨了几下,又低声道:“我刚传了一个地址给你,你今晚八点到那儿,我再跟你说。”

    说完脸上一红,拿起手提包:“现在我先走了。”

    直到她优雅的背影在门后消失,我才回过神来。

    她的美不单是在样貌,连一言一颦都是那么充满了高贵的气质。

    光凭外表看,她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少妇,很难想像她会是古惑仔大佬的女人。

    看一看手机,果然是一条短讯,上面是一个地址,我赶紧把来电电话保留起来。

    突然想起,我从来没跟她说过一句话,她却早己知道我的电话,一定是一直有留意着我。

    想到她离开前脸上的一抹绯红,我心头一阵狂跳,制止自己再想下去。

    好容易等到晚上,我准时的去到雯姐发给我的地址。

    那是在西贡的一橦独立别墅,我按了门铃后,雯姐出来开门让我进去,里面房子颇大,但却出乎我意料的甚为零乱。

    我随口问道:“雯姐,这是妳家?”

    她摇了摇头:“这是贵利荣的秘密基地。他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租了这里藏起来,这个地方连他的亲信都不知道,不过有时候他带我来这里..这里过夜。”

    她顿了一顿,接着道:“他不常来这里,今晚他们社团有个例行的会议,他开完了会,会过澳门赌钱和叫鸡,不到明天下午也不会回来,就算回来也不会过来这里。”

    我惊讶于她的直接,尤其是在我这样一个可算是陌生人面前如此坦白。

    想到这一夜只有我们两人单独相对,而且看样子是她早己安排好的,我不禁心头急速跳动,但我知道她接下去一定会跟我说为何救我的事,连忙收摄心神。

    她为我倒了杯茶,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很自然的坐在我身旁,对我道:“你知道我是为甚么会跟了贵利荣的吗?”

    我把从阿健处听到的对她说了,雯姐叹道:“这是外人知道的,还有很多是外人不知道的。”

    “我本来也是生在富裕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援,家里只有父母、我、和我妹四人。我和我妹遗传了父母的优点,读书成绩都很好。”

    她说到这里,眼眶微红:“在我十六岁那年,父母亲出车祸过世了,虽然他们也留下了点遗产,但坐吃山空,加上妹妹又小,在我十八岁那年,我只好辍学到社会打工。”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打些散工,酒楼待应,售货员之类的,虽然收入不多,也足够我和妹妹生活。但几年后我妹妹考上了美国的有名大学,还拿到了奖学金。这本来是难得的机会,但我妹的奖学金只够交学费,而在美国生活,住宿,食用,机票旅费的都是很大的一笔开销,以我打散工的收入,根本不能负担。”

    说到这里,雯姐叹了口气:“我妹很懂事,知道我们的难处,便对我说:『姐,我不去读了。也不一定要读大学才有出色。我也出来工作,我们两姐妹一起努力,也会有好日子过的。』”

    “我妹是很懂事,但我这做姐的,怎能让她放弃这样的好机会。我对她说,我现在就算辛苦点也没问题,也不过辛苦几年,将来她大学毕业了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我妹终于被我劝服了去美国读书。”

    “唉,凭我的学历和工作经验,要是做正经工作,哪里有可能挣到我妹在美国的生活费?在无法可想下,我瞒着我妹去夜总会做舞小姐。”

    “贵利荣是其中一个经常来捧我场的常客,他很迷恋我,也常想买我钟,让我陪他过夜,可我从来不答应。不是因为他长得丑,而是我讨厌他的为人。他是那种欺软怕硬,又贪心,又好色,只想讨女人便宜的贱人。”

    “有一次他又mark了我的钟让我陪他,只是这次我进了房间后,却还有他的一个手下在…”

    我听她声音开始哽咽,眼中也泛起泪水,知道她下面要说的一定不是好事。

    我不想勾起她伤心的回忆,连忙道:“不快乐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雯姐摇一摇头,把身子挨到我身上,柔声的对我道:“抱我。”

    我受宠若惊,连忙双手围抱着她肩膀,从她身上传来馨香的气息,让我心魂俱醉。

    她的身体在我怀里轻轻颤抖,似乎想起了当时的事情犹有馀悸,但还是继续往下说:“他们迫我喝酒,我一向不会喝,只喝了半杯己经喝不下去。我站起来说我要去洗手间,谁知他的那个手下突然捉着我,我大惊,刚想叫救命,那手下己用手捂着我的嘴。贵利荣这时走上来,撕破了我的衣服,把我…把我强姦了。”

    她说到这里己经泣不成声,我紧紧的把她抱在怀中,心里对她又怜又疼,对贵利荣更是恨之入骨。

    雯姐回过一口气,继续道:“他一边强姦我,他的手下还一边用手机在拍。

    完事后他对我说,他很喜欢我,要我跟他,做他的女人。他威胁我说,我要是不答应,他会把片放上纲,又会告訢我妹妹,她有一个做舞女的姐姐。”

    “我就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妹打算,要是让她知道她有一个做舞小姐的姐姐,叫她如何自处?若是她的同学或学校知道了这件事,她又如何面对?我别无选择,只得跟了贵利荣。”

    “贵利荣虽然逼我跟了他,但他很喜欢我,尽力的讨好我,一般都不会违逆我的意思。”

    “那天我帮你们,本来只是想救小玉,不希望有另一个女孩再受到和我同样的遭遇,不料贵利荣以退为进,竟然叫你去收丧狗的数。”

    雯姐说到这里,面上一红,把头藏在我的胸前,低声道:“我在夜总会这几年,什么男人都见过了,没有一个好的。我本来很爱一个男人,但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他出卖了我,在遇到你之前,我对男人已失去信心。”

    “但后来我听说,你拚了性命的在丧狗那里取到那四十万的数,我才开始对你…对你有好感。”

    “你可知道,听他们说,丧狗这人狠毒疯狂,从来没有人在他手里得到好处的。贵利荣要你去丧狗那儿收数,只是一个藉口,没有人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够从丧狗那儿取到四十万。你为了小玉,竟然连命都不顾,我…我才知道,原来世上还是有好的男人。”

    她说到这里,抬起头来,亮丽的双眼幽幽的望向我,热情的道:“吻我。”

    我如聆仙乐,立时深情的吻向雯姐的樱唇。

    雯姐的唇瓣柔软而温暖,我仔细的舔了一会,便把舌头伸到她的口腔里去。

    雯姐一开始似乎还有点保留,但在我的舌头灵活的挑逗下,她终于把舌头度到我嘴里。

    我如飢似渴的吸吮着雯姐的舌头,那是一条柔软灵活的丁香小舌。

    我一边与雯姐舌战,一边品嚐着雯姐的香津,渐渐的我感觉到雯姐的身体越来越柔软,浑身无力的倚在我身上。

    我用手轻轻的抚着雯姐柔软的玉背,但却不敢更进一步,虽然雯姐的暗示已很明显了,但我既然知道她发生过那样的事,我便不敢太急躁,害怕她会反感。

    我们湿吻了一会,雯姐似乎发现了我的犹豫,看了我一眼,嘴巴分开,脸上微红的对我道:“抱我到房间里吧。”

    。

    我这才敢确定雯姐的意愿,连忙把她双手抱起,到了睡房,我轻轻把雯姐放在床上躺下,这时我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雯姐的绝世姿容和美妙的身材。

    雯姐的美貌是完美的,长长的秀髮,亮如繁星的大眼睛,鹅蛋形的小脸,高挺秀丽的鼻樑,红润柔嫩的脸颊,樱唇微开,眼波迷乱的看着我。

    她只穿着一件简单的衬衫,和一条最普通的白色长裤,但荆钗布裙,不掩国色天香,这么简单的衣服,却更能衬托出她无需修饰的自然美。

    她挺拔的双峰在薄薄的衬衣底下娇傲的凸起,蓬鬆的衬衣更突显出她纤细的腰身,修长雪白的美腿下是一双雪白柔润,线条极端优美的美脚。

    我觉得自己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讚叹道:“雯姐,妳真美。”

    雯姐浅浅的一笑,脸上微红,显得十分开心。

    我把她衬衣的下摆拉起,雯姐配合地举高双手,让我轻易的脱下了她的衬衣。

    雯姐穿的胸围只是最普通的纯白色的那种,但就是这样简单的胸围,也能充份展现出她胸脯的优美。

    坚挺的美乳在紧窄的胸围下呼之欲出,两乳当中一条深邃的乳沟更是撩人。

    我俯下身去,把手伸到雯姐的背部,雯姐微微把背挺起,我找着了胸围的釦子,轻轻把胸围脱掉,一阵甜美诱人的乳香传到我鼻端,雯姐那美不胜收的丰乳毫无保留的展露在我眼前。

    乳房是像雪一般的白,圆润挺翘,比小玉大了一点,骄小的乳头骄傲的挺立在两座山峰上面。

    我知道雯姐应该有过不少男人,但令我惊喜的是,她的乳头竟然还是鲜嫩的粉红色,被同是粉红色的细细一圈乳晕围着,衬托出一副令人垂涎欲滴的美景。

    这时雯姐身躯微抖,闭上双目不敢看向我。

    我心头感叹,雯姐虽然曾经做过舞小姐,但她性格明显是十分保守的,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觉害羞。

    我把鼻孔放在雯姐的乳沟当中,深深呼吸那诱人的乳香,再一手一个握着两个乳房揉捏,雯姐的乳房有少女的坚挺结实,又有少妇的柔软弹性,令我爱不释手的玩弄。

    双手玩弄了一会雯姐的乳房,我才摸向那两个娇小的乳头。

    我用食指和拇指捏着乳头玩弄,过了一会,嫣红的乳头在我手指的玩弄下慢慢的充血硬了起来,而雯姐也发出了『唔…唔…』的呻吟声。

    双手再玩了一会,我把乳头让给了嘴巴和舌头。

    闻着鼻孔里的乳香和雯姐越来越浓烈的体香,我有点不能自制,含着一个乳头大力的吸吮,好像要把乳头从雯姐的乳房上吸出来似的。

    雯姐眉头微皱,低声道:“痛。”

    我这才惊觉我太兴奋了,竟然有点管不住自己。

    我立时改吸为舔,用舌尖交互的在两个乳头上轻舐,双手摸向幼细的腰身,享受了一会柔软纤腰的触感,我把手滑落到雯姐的两腿间。

    我手从雯姐的外裤伸进去她双腿间,却没有伸到内裤里面,只是隔着内裤用中指在雯姐的蜜穴上按揉,感受雯姐那柔软蜜穴的形状。

    一如所料的,雯姐的内裤在双脚间的位置已是十分湿润,我左手的中指在外面慢慢的揉捏,右手则伸到后面雯姐的丰臀去,还是隔着内裤,感到雯姐的美臀弹性极好。

    在我双手的前后夹攻下,雯姐的呻吟声更大了。

    嘴巴享受完了雯姐的美乳后,我这才低下头去,把雯姐的外裤脱下来。

    雯姐的内裤是跟胸围同样款式的最保守的那种,把她的私密处完全包裹着,但她两腿间蜜桃的部位我却清楚的看到了一滩水渍,我不急着去探索内裤里面的美景,而是亲吻雯姐那双欺霜赛雪的美丽长腿。

    雯姐的大腿白得让人目眩,而且是我所摸过的最富弹性的大腿。

    我用嘴巴在上面不断的亲和舔,双手也不断的轻揉,雯姐两腿开始不耐的抖动,偶而还夹紧双腿,发自喉中的呻吟声也更是撩人。

    雯姐的小腿也是幼滑细腻,我又玩了良久,这才摸向雯姐的美脚,雯姐的玉足感觉比小玉的大一点,但仍是十分娇小可爱,线条优美,十隻足趾上没有涂任何的颜料,但那种白里透红的肌肤色却更是让人迷恋,我急不及待的把这美点放到嘴里。

    雯姐却好像吃了一惊,把脚一缩,失笑道:“你想做甚么?”

    我把雯姐的美脚重新拉到嘴边,用双手轻揉,又用鼻子在上面嗅,朝她笑道:“雯姐的美足这么诱人,我自然要好好品嚐一下味道。”

    雯姐不再缩回脚,却脸红红的朝我道:“你这人,怎么还会喜欢这个。”

    说完脸色更红,顿了一顿又道:“幸亏我知道你今天…幸亏我今天早已洗了澡,要不然那可有多髒。”

    我听她说熘了嘴,心头一阵狂喜,朝她笑道:“原来雯姐今天早已准备与我上床的,还特意先洗乾淨了等我。”

    雯姐这时的脸已红得像胭脂,我又道:“其实雯姐不用洗澡,我喜欢雯姐的味道。”

    雯姐微笑道:“那好,我下次不洗澡,臭死你。”

    我喜道:“雯姐是说我们还有下次囉?”

    雯姐脸上又是一红,低声道:“只要你不嫌弃我,自然会有下次。”

    我不再说话,却用行动来证明我对她的迷恋。

    我用嘴巴不停的在她的两隻玉足上亲吻,再贪婪的把她每一隻如珍珠白玉的足趾放到嘴巴里吸吮,直到雯姐两脚上都是我的口水,我才意犹未尽的重新向雯姐的大腿进发。

    雯姐结实弹性,却又柔软雪白的大腿是我的最爱。

    我在雯姐的大腿内侧,靠近蜜穴的地方左右吻遍,偶尔嘴巴接近她的内裤包裹的蜜穴时,我便向蜜穴吹一口气。

    只是我嘴巴却一直不攻击蜜穴,弄得雯姐难耐的双腿脚趾又夹紧又放鬆,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喉咙里的呻吟声越来越诱人,也越来越毫无顾忌的大声:“啊…好舒服…噢…”

    我不断的在雯姐的两条大腿内侧舔吻,有时候更轻轻的用牙齿咬啮一下,终于听到雯姐一声舒服的长叹,她双手抓着我的头髮,两条结实的大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头,我鼻孔嗅到一股浓烈的芬芳,看到雯姐那洁白的内裤上的水渍慢慢的往外渗透。

    我心里自豪,我不用碰到雯姐的小穴,已能够让她达到一次高潮了。

    我把雯姐早已湿透的内裤脱下,拿着它在雯姐的面前一扬,调笑道:“雯姐,全湿透了。”

    雯姐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神色,声音里却是无比的满足:“那是阿坚你太厉害了,弄得我舒服极了。”

    我一笑,轻轻的把雯姐的两腿大大的分开,好让我可以欣赏她最私密美妙的地方。

    雯姐的私处只有稀疏的柔软阴毛,这时因为被淫水浸湿了,软软的伏在她美丽的小穴上。

    雯姐小穴皮肤的颜色也像她身体其他地方一样雪白娇嫩,大阴唇饱满柔润,包裹着还是鲜红色的小阴唇,因为我刚才的努力,蜜穴现在微微张开,小花瓣上面还有几滴露珠挂着,极其性感。

    雯姐娇羞的问道:“好看吗?”

    我喘着粗气,兴奋的道:“好看极了,雯姐的蜜穴真美丽。”

    雯姐闻言,把自己的双腿再分开一点,用自己的双手勾着腿湾,把双腿拉向自己的胸前,喘息道:“你喜欢就好,那你好好的看清楚。”

    我见雯姐越来越懂得挑起我的性慾,不禁大喜。

    我捉着她的右手拉到她的小阴唇上,对她道:“那妳自己分开,让我可以更清楚的看到里面。”

    雯姐羞道:“这样还不满足,得寸进尺。”

    嘴巴这样说,却真的用纤细的食中两指拨开了两片小花瓣,暴露出里面嫣红湿润的阴道。

    我兴奋的无以复加,连忙把嘴巴凑上去,一口吻在雯姐的小阴唇上,更把舌头伸进去雯姐自己用手指张开着的阴道内,舔咂那些还留在里面的蜜汁。

    雯姐被我一舔,全身一震,舒服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继续埋首亲吻雯姐美妙的蜜桃,吻了一会,把嘴巴伸向上,把她的花蕊似的小阴核含到嘴里,用舌头挑拨了一会,又重新含着她的美穴,用舌尖挑弄着两片花瓣,时而又把舌头伸到雯姐的秘道内。

    雯姐被我吃的全身无力,双腿软软的想夹起来,我用双手推着她的两条修长大腿,不让她夹紧,埋头吸吮她的阴道,阴道内流出来的蜜汁越来越多,.我毫不浪费的把每一滴都吞下。

    过了一会,雯姐又是全身震抖,销魂盪魂的长长一声『唔…』后,全身软了下来,迎来了她的第二次高潮。

    。

    我在雯姐的耳边道:“雯姐,舒服吗?”

    雯姐无力的点点头,说道:“阿坚,你对我真好,我刚才舒服的像死了一样。我以前的男人只会在我身上发洩,你却让我这么快乐。”

    我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对雯姐道:“雯姐,妳舒服了,我却还没有舒服,怎么办?”

    雯姐瞟了我一眼,妮声道:“现在我都这样了,你爱怎么办便怎么办,我还能够反抗吗?”

    我奸笑一声,把早已坚硬无比的肉棒对准了雯姐的蜜穴,这时已不需要任何润滑,直接的一下插了进去阴道里。

    因为雯姐淫水的润滑,我的肉棒一插便已进去了大半根,雯姐被这突如其来的进入,弄得她又是快活的『啊』的一声。

    我把肉棒抽出来一点,再一次插进去,这次尽根而没,雯姐又是『啊』的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满足的快乐。

    我一面进出,一面感受着雯姐阴道的挤压。

    雯姐的蜜穴虽没有小玉的处女穴紧窄,但仍是十分紧凑,而且弹性极好。

    抽插了一会,我改为跪坐在床上,把雯姐的左腿搭在我的肩头上,把她的腿弯微曲,好让我可以把她的美脚含到嘴里。

    我一边轻舔,品味着雯姐的足趾,一边抽插她的小穴。

    从跪着的角度我能清楚看到我们交合的地方,我的肉棒插进抽出,雯姐的小阴唇便被翻了出来,阴道内不断的有蜜汁汩汩流出,随着我对雯姐丰臀的撞击,还溅起『吱吱唧唧』的水声。

    我在雯姐的穴内抽插,舒服得无以复加,雯姐虽不是处女,但她的阴道却是我进去过的所有女孩子中最美妙的一个,又柔软又温暖,最难得的是那种弹性,肉棒在里面进出时像被几团有力的肌肉在按摩。

    我想告訢雯姐她的肉穴是如何的美好,但我嘴巴在舔吮着雯姐的美脚和足趾,没空说话。

    雯姐在我的抽插下也是愉快的呻吟不断,喘息声夹着迷人的叫床声:“阿坚,噢,你真强,唔…好热,好胀,顶到…顶到我的最里面去了,啊…我死了。”

    雯姐又一次的愉快叫唤,她身体突然僵硬,脚趾在我口里屈曲,手指紧抓着床单,全新颤动,阴道里一阵收缩,紧紧的挤压着我的肉棒,跟着我龟头感到一股热流,我知道,这是雯姐今天的第三次了。

    雯姐软软的躺在床上,全身虚脱,我却惊奇的发现,我完全没有射精的迹象,只想继续抽插。

    又抽插了一会,雯姐在高潮中苏醒过来,感到我肉棒还在她阴道里活动,有点惊奇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意外我的持久。

    我有点尴尬,停下不动,俯身抱着雯姐温软的身体,这才想起刚才在小玉那儿已射了两次,难怪现在弄了这么久还没有要射的感觉。

    雯姐看了我两眼,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似笑非笑的道:“今天下午是去见小玉吧?你折腾了她很久吧?”

    我报以一笑,略觉尴尬:“雯姐,我跟小玉…妳不会介意吧?”

    雯姐浅浅一笑:“小玉才是你的女朋友,我怎么有权介意?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我只希望有人疼我,至于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我不会在乎的。”

    我抱着她感激的道:“雯姐,妳太好了。”

    又抽插了好一会,我感觉阴道里的润滑越来越少,而雯姐脸上的表情慢慢由享受变成了忍耐,我知道我是做得太久,雯姐已不堪承受。

    我心下怜惜,连忙停了下来。

    雯姐看了我一眼,似乎奇怪我为什么还没有发洩便停了,我在她嘴唇一吻,说道:“我够了。”

    雯姐明白了我是体卹她,深情的对我道:“阿坚,你对我真好。”

    我不语,只是温柔的抱着她。

    雯姐却道:“可是你还没有痛快呢。”

    我笑道:“没什么大不了,过一会就没事了。”

    雯姐朝我眨眨眼,说道:“我现在下面是很酸,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我心头一喜,问道:“雯姐,妳不介意吗?”

    雯姐微笑道:“我喜欢你,当然不会介意。”

    顿了一顿,说道:“我喜欢的男人,我为他做什么都不介意。贵利荣就不同了,他求了我很多次,我就是不肯为他含,有一次他想硬来,我便呕得很厉害,吐得他全身都是髒东西,他以后便不敢再搞我的嘴了。”

    雯姐说着让我躺下,她把头伏到我两腿间,朝我微微一笑,樱唇微张,把我的肉棒含了进去。

    雯姐小嘴温暖又潮湿,我舒服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雯姐先是慢慢的吞吐,继而用她的丁香小舌在我的马眼上扫荡。

    雯姐的技术比小玉的好,但也不算十分纯熟,只是我看着一个绝色美女用她的樱桃小嘴在吞吐我的肉棒,那种征服感和自豪感,比肉棒上传来的感觉更令我畅快。

    雯姐一边吸吮,乌黑灵动的眼珠却瞟着我,秀气的鼻孔急速的呼吸,迷人的小脸上上下下的移动。

    小嘴的吸吮令她的两颊都凹陷下去,更增加了性感。

    吞吐了一会,雯姐又把肉棒吐出来,用她那粉色的舌尖沿着龟头和柱身交界的棱线舔着,让我痛快的肉棒变得比刚才更大更硬。

    雯姐这样尽心的为我服务了一会,我感觉肉棒内一阵急剧的冲击,终于有了发射的趋势。

    我哼道:“雯姐,好。不要停,对,大力点吸。”

    雯姐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知道我要来了,更加急促的吞吐和吮舔。

    我屁股大力的往前顶,只想更深入的插进去雯姐喉咙的深处,雯姐脸上露出不适的神情,但还是尽量的把我的肉棒容纳到她咽喉深处。

    在这无边的刺激下,我终于精关一鬆,全身畅快淋漓,精液一波接一波的射到了雯姐喉咙的最深处。

    看着雯姐嘴巴慢慢鼓胀起来,我把慢慢变软的肉棒抽出,有点不好意思的道:“雯姐,对不起,我应该早一点抽出来的。”

    雯姐不语,只是深情的看着我,似乎内心在犹豫,跟着眼睛一眨,似乎下定了决心,听到她喉咙『_嘟_嘟』的两声,雯姐鼓胀的嘴巴慢慢回复原来俏丽的曲线,她已把我的精液全部吞到肚子里。

    我心头一阵感动。

    小玉与我相识多年,我们互相早已喜欢对方,小玉肯为我吞精我不奇怪,雯姐竟然也肯为我这样做。

    雯姐俏皮的朝我眨了眨眼,把嘴巴张开,我看她嘴巴里甚为乾淨,她已把我的精液全吞了。

    雯姐这才走向浴室,待她从浴室里漱了口出来,我抱着她爱怜的道:“雯姐,妳不用如此,妳肯为我含,我已很高兴了。”

    雯姐摇摇头,说道:“不要紧。我本来还有点犹豫,以为我会觉得很呕心,但真的吞了后,却也不觉得太难接受,可能这是我心爱的男人喷出来的东西,我便不会抗拒。”

    我看着雯姐雪白的俏脸,想到她坎坷的命运,不禁怜惜之念大增,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救她脱离苦海。

    我道:“雯姐,我…”

    还没有说完,她微微一笑,对我道:“以后不要叫我雯姐了,这称呼很见外。”

    我点头:“好,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叫妳雅雯,好吗?”

    她娇羞的点了点头,正想说话,突然听到门外开门关门声,跟着听到一个人大叫道:“阿雯,是不是妳在里面?”

    正是贵利荣的声音。

    (未完待续)